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Tuesday, 31 March 2009
Wednesday, 01 April 2009 00:00

White canes bend at two places, like fingers

 
Cities through fingertips inebriate me.
Everywhere I travel lies this pavement
defining the town with a kerb that may
or may not curve to where I go. Patient,
I like to try and see it with my cane,
slightly slanted in the hand. Not a stick,
a pen I use to trace my life again
as I walk and tap or touch stone or brick
or granite at my feet. No need to prove
God or splendour. If you don’t listen well
to night you may miss the bat that moves
with rubber wing, and flickers round walls
in a feeding frenzy. For the glory
of everything belongs truly to the night,
which holds day as dead retinas carry
light, to watch life with previous sight.


Tuesday, 31 March 2009 18:54

以永续善策,治台湾恶水

水患──无分城乡的共同危机

台湾因气候降雨、地形地质等自然特性,本就易受水患侵袭;加上长期经济发展挂帅、国土管理失控、城乡扭曲发展、迷信工程解方等因素,恶水已成为无分城乡、不分地方的共同危机。面临全球气候变迁等更巨大、更不确定因素,水患已如同一场不知谷底何在的巨大风险。
先来看看其他国家如何面对。以过去与海争地的荷兰为例,荷兰已经了解人定胜天不再是令人骄傲的信念,因此改从全球气候变迁角度研拟「全方位治水」策略。荷兰政府先迁移海埔新生地上的郁金香花田,把土地还给大海,并采取多管齐下的行动,出资补贴花农迁徙,再把盐化地区变成旅游观光地并进行水土保育。此外,荷兰也开始研究耐盐化的农作物,同时另寻水源改由地表取水,来为农业寻找出路;学者们甚至提出了可以随水位调升的绿建筑都市,未来荷兰的房子可能就像「水屋」般在水面上调升移动…

治水根源在于国土规划

以荷兰经验来看台湾,尤具启发性。西部沿海彰化、云林、嘉义、台南、高雄及屏东等县有近十分之一的面积、约一千平方公里因养殖业者长期抽取地下水导致地层下陷,近年来越来越严重,一年下陷超过十公分,彰化大城甚至下陷十八公分,地势低洼的村落甚至初一、十五涨潮就汪洋一片。政府每年编列大量经费建堤,但建堤速度永远赶不上地盘下陷,形成「不断投资,不断淹水」的恶性循环,在经济上更形成「公共投资远大于产业产值」的荒谬现象。
但此一水患议题,藉由水利工程或加高海堤将沦于徒劳。荷兰经验告诉我们,治水是一场整体战役,若无总体方案,法令及农渔业计画没有相应配合,云嘉南地区淹水问题只能持续恶化!
治水,其问题不在工程技术,而在国土规划。台湾社会发展失衡,城乡缺乏永续观点推动整体规画,都会生活环境恶化,农村生态保育功能消失,城市地区因不透水面积大幅增加导致水患威胁,乡村地区则因欠缺产业发展政策而使土地超限或扭曲利用,大型「豪宅农舍」或「休闲民宿」等农地转用情形随处可见,无论城乡均面临水患威胁。此外,高海拔山区农业及观光过度开发引发严重土石流,形成灾难源头、西部主要河川上游地区保育不足,中下游则长期与水争地,不只造成环境污染,也将自己置身于灾难之中;敏感区无管制开发,水库淤积已不是新闻、西海岸严重人工化,潮间带及近海生态破坏殆尽、环境资讯与资料库未整合、无法划定国土警备线(Green Front)…这些原本应纳入国家有效管理的公共机制,在台湾却已成为众人见怪不怪的乱象。但恶水来袭时,却总是全体社会共同买单。

该治的不是水,而是人

治台湾恶水,我们必须彻底改变思维,体认到水是无法被「治」的,该被治的不是水和河流,而是人们对于土地和河川的不当利用,何况我们不可能有无限预算去盖不断加高、永不淹水的堤防,或是不断加宽的区域排水设施。
该是「还地于河」的时候了。应改以顺应河川的方式来减低水患威胁,增大河川本身承载洪水的容量,给河流多一些空间,让河川可以像以往一样自行改道,在原本的洪水平原上溢流泛滥,或是降低堤防内河道旁平原的高度,以增加洪水来临时的行水面积和蓄容洪水,并将水患管理与都市发展与产业政策结合…因为,国土规划,才是面对台湾既存水患问题与未来不可测的气候灾难,最有效根本的防治办法。

全国总动员的公共战役

但国土规画不单是土地的合理开发、分配和利用,而是一套涵盖价值观念、法令制度、行动实践以及管理执行的体制。如果社会没有共识,永续发展只是无意义的名词。回到荷兰经验,荷兰清楚认知,全方位治水所涉及国土规画与国土复育是一场跨领域、跨部门、跨客群,甚至跨国家(如荷兰设计了与欧盟总体方案对话的机制)的公共战役。因此他们从科学界、产业界、政府到地方社区,全国总动员,进行了数千小时的对话,让所有人都了解国家的政策,也让政策获得公民的理解与认同。
透过对话,民众才有选择的机会。以我和西南沿海养殖业者的对话经验为例。当我们告诉那些业者,政府可以将他们的渔瘟租下,变成湿地生态公园,并辅导他们转型成为休闲产业时,他们都相当认同。过去他们以为自己只能从事养殖,所以不断超抽地下水,还得随时担心水患使他们血本无归。现在,对话带来了新的选择,因此他们非常开心,也期待产业转型早日来临!

让水危机成为改革契机

台湾花了数十年时间,该是扬弃单一工程手段迷思的时候了。防洪堤坝或许可以保护人们免于短期间的洪灾侵袭,但是也造成了安全假象,并进而错误的在洪泛平原进行大规模开发,忽略了洪水是不可能完全控制的道理。全球气候变迁加剧,大水已是随时可能上门的恶意访客,因此台湾目前最迫切的是建立跨领域对话机制,从科学界、产业界到政府充分理性沟通,形成对国家最有利的政策,并透过大规模公共对话与资讯透明等模式,花功夫和人民沟通,在互信的基础上形成有效公共计画。
「危机是凝聚共识的最好机会」,我们应把治水当成台湾社会再活化契机,因应治水全面启动的都市规画、产业转型、国土重画等各式改革,每一元件、每一过程除了都能成为治水的积极作为,也将成为让台湾社会更合理、更进步的动力。
最后,面对全球气候变迁,我们要这么说:「无恃恶水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以全面性的公共对话,研拟有效的国土规画,落实成为全方位治水方案,才是治台湾恶水的不二解方!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HongYuanLee_TPC2009April.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1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2726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