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rror

[sigplus] Critical error: Image gallery folder stories/focustale/hui is expected to be a path relative to the image base folder specified in the back-end.

上海世博萬里長——排隊百姓的人間喜劇

by on Friday, 29 October 2010 Comments

打開地上的酒紅色行李箱,細細想著親友們提醒我的字句:「走路還好,逛逛看看隨時可以休息,排隊卡在那裡動彈不得,真的很累」。

 

1
自己從不能理解,為何人們要因為某事某物而大排長龍?笑著經過週年慶百貨的大門,慶幸自己不必為搶不到一瓶化妝水懊惱、享受熱潮過後幾個月,十秒鐘就可以帶著蛋塔回家的愉悅感,多好。排隊搶購日系名品休閒服?天哪,沒什麼事好做了嘛!

也許我是早已習慣一個人的人,因此,我更怕寂寞。隊伍中,無法安靜當世界的旁觀者,只因為自己身在其中,與其他人有著相同的目標,卻是陌生的臉孔,偶而視線的交錯,也僅能尷尬的笑笑,呆在那不知所謂的時空,手足所措。

而這樣的我, 竟也楞楞地辦了機票,訂好旅館,奔向有史以來最大、人潮最洶湧的上海世博!

 

2exhibition2
「既來之,則安之」。排隊擠進熱門場館,是到此一遊者避免不了的命運,耳邊總是不斷響起廣播:「XX館,目前排隊時間四到五小時,XXX館,目前排隊二到三小時,請遊客規畫您參觀的行程」。

而在我投身長長人龍之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首選「上廁所」。只是,當我走進廁所時,出乎意料地,這個數十萬人使用過的公廁,居然好乾淨!而且還出現了一套要價數萬元台幣的高級馬桶與洗手台。在我還沒走進世博場館之前,第一個讓我有「參觀」感覺的居然是廁所。離開公廁時,我居然還嘆了口氣。

該來的還是要來,排隊吧!

 

3
很快的,我從最後一個變成了中間集團,有趣的是,我站的位置其實沒移動過。個子小小的我,不停地向逐漸消失的隊伍盡頭張望,看著自己被後面自動延長的隊伍淹沒。

這時,我被圈在隊伍圍欄裡,活像是等著進入家畜拍賣場前的牲畜。看似是乖乖地定在原位,其實是根本動彈不得。飛越海峽而來,此時卻覺得自己像隻任君挑選帶回的小豬仔?排隊排出這樣的綺想,不由得讓我發笑。莫名的,心情竟然放鬆下來。

 

4
四處張望人群,有的人不停擦汗,有的人想盡辦法在立錐之地擺上小板凳。成群的年輕人三三兩兩說笑,老點的有一搭沒一搭閒聊,落單的,有人拿出掌上型電玩,更多的只能用手機排遣無聊,甚至靠著欄杆打起盹來。

卿卿我我的小倆口,男孩子會表現威武,讓女友靠著他休息;帶著小孩的夫妻,老忙著擒住小孩,擔心他們亂跑;套著黃金戒指的男人,大聲嚷嚷自己的豐功偉業,他那看來貴氣的老婆,則掛著等太久而疲累的眼袋,微笑附和著。人太多了,俯拾皆是一幕幕真實的人生短劇,我隱身在其中,靜靜觀看,無暇注意自己是否也成為一齣獨腳戲的主角,也忘了寂寞,用眼睛速寫著一則又一則的「人間喜劇」。

 

5
曾經聽說過,看世博的排隊人潮,原得連續站個數小時。但可能是有太多人因此體力不濟,所以後來在排隊的路線上,會有一段段安排好的細長型板凳,讓久站的人們,稍事休息。但在隊伍往前移動時,總是有人留戀座位,不想挪到沒板凳的位置,而後面的人,也總是頻頻催促,想快點坐下來。只是等到他們得站起來的時候,這樣的戲碼又會再上演一次!

我自己的經驗是,當坐著椅子,腿部壓力被釋放的一瞬間,真的會有漫步雲端的感動。大概也是因為可以稍微休息,插隊的情形,並沒有像之前傳聞中的那麼嚴重。不過在漫長的等待當中,人總是會冒起取巧的念頭,敢不敢做罷了。

 

6
exhibition3不知等了多久。大概是年輕夫妻終於疲累,或是小朋友的耐心猛然消失,他們的兩個小女兒,從欄杆之間的縫隙鑽了出去,直直地往隊伍的前方狂奔。父母親焦急地喊他們回來,一邊說抱歉,一邊在隊伍中前進。「真的對不起咯!小孩子沒耐性兒!」見他們看似真的擔心,還不少人說:「小心咯!快追回來啊!」倏地,那對夫妻不見了,消失在遙遠的人龍正前方,再也沒回來。剛剛好心安慰的人們沉默了,再次開口,說出來的是「怎麼這樣利用小孩插隊的!」剛剛還在的慈眉善目蕩然無存。我想我的臉色,應該也不自覺的扭曲了起來。

 

7
因為這個騷動,讓不認識的人們攀談起來。我身旁是一個來自福州的大姐。她打扮入時,利用假日跟男朋友兩人來上海逛世博。

「就人家說,不來會後悔一陣子,來了會後悔一輩子,累死我了,這是我看的第一個館,決定!看完就回旅館了。」這時,一個老婦從後方快步往前進,引起一陣譁然,只見她一邊喊著「我上廁所地!我位置在前面!讓讓!讓讓!」雖不知是真是假,但在這情況下看到有人飛奔到前方,總是令人非常不滿,罵聲連連。

默默的,我隔壁的大姐,話題圍繞在「要上廁所,怎麼辦?」「是不是講一下,出去再回來?你可不可以幫我問問?你要不要上廁所啊?」我回答:「不好吧!萬一像剛剛引起誤會就糟了!要是真的很急,你可以問問工作人員,我是不敢
離開位置啦!」

事情就可以這麼巧,我們這排隊伍的閘門開了,人龍一陣大亂往前衝,想趁關門前飛進場內。大姐拉著他的男友,留下一句「你到底要不要上廁所」,就跑向工作人員,要人家放他最後一個出去,好晉身前一個區塊的排隊人潮。身猶在此的我該說什麼?難道是「謝謝大姐,沒忘記邀我上廁所」?

 

8
經過了大搬風, 我頹然坐回木板凳,有點惱怒自己沒有快速穿越閘門,也沒那膽量,出去「上廁所」,甚至還惱怒自己沒早點結婚生小孩,好似過去的人生全都跟把這一刻的不幸感有關……

這時,只好再次觀察這批新的「隊友」。這次在我隔壁的是一個年約25、26歲的大個子帥哥,看來是跟母親一起旅遊,也著實讓我見識到一胎化之後,大陸父母對於孩子的細心呵護。

大個子帥哥背L牌包,戴C牌錶,腰上還繫著一條橘色H牌腰帶。才吃完冰棒,媽媽馬上拿出濕紙巾給他擦嘴;見天熱搧扇子,還不時詢問腿痠不痠。兩個人替換著坐椅子,兒子聲聲喊累,娘親不斷安慰。說真的,兩個不太像母子,倒是有點像是情人。時間是有趣的催化劑,無所事事的四目相望,讓我和大帥哥攀談起來。他來自天津,對南方的天氣很不適應,世博人又多又擠,直呼要命。我直覺他不過就是個受父母蔽蔭的大男孩,但沒想到,天津男後來竟成了這次排隊的重要恩人!

 

9
隨著隊伍接近門口,那焦躁不安的鼓動感越趨明顯。這怎麼回事?快看到終點,不是應該要歡欣鼓舞,大家以互相祝賀的心情進入場館嗎?畢竟曾是一起度過數小時難關的天涯淪落人啊!怎麼感覺──有股殺氣?

直至最後一道閘門打開的瞬間,我才第一次感受到,「人潮」也是可以洩洪的。被擠到欄杆角落的我,開始後悔自己平日缺乏運動,只能頻頻被衝撞,眼冒金星,無計可施。此時,天津男竟然出現,僅說了句「跟好!」便領著我,緊緊躲在他的背後,利用身型衝開人群,順利抵達館內。我想我看錯他了,天津男,你好man喔!

 

exhibition410
經過這一番波折,天色已從白晝變成黃昏。這一天所歷經的事,是我從未品嘗過的。那原本應該空白寂寥的心情,在一個廣大卻無法轉身的空間被填滿,因穿插的過客而感受良多,孤身卻不孤獨。

等到夜幕漸漸低垂,園區內的燈光一一點亮,霎時,世博絢爛的美迷惑了我的眼。燈光在不符常規曲線的建築物邊緣燃起,賦予它如同外星人般奇異的生命。這景象驅逐了疲累,我用眼睛,擁抱著被染色的天空。

直至深夜, 人群散去, 隔著黃浦江,望著對岸一樣無邊無際的燈景,想起了一個上海女郎對我說的話:「沒有人會像我們一樣的辦世博咯!」

巴爾扎克在1 9 世紀花了廿年的時間,寫了91部小說,留下一整套《人間喜劇》鉅作,內容精確描繪了當時法國社會的所有百姓面容。而見識過一天上海人間風景的我,就好似一口氣讀完一部中國版的《人間喜劇》。再累,也值得了。

 

圖片提供 / 羅懷慷

 

 

 

 

本文亦見於2010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荒城之戀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電子版紙本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Huaikang Luo (羅懷慷)

玩的時候瘋,靜的時候宅,傻氣小男孩與慵懶熟女的混合物。

Latest from Huaikang Luo (羅懷慷)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296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