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福尔摩沙》第二回:年终盛宴后的突袭

by on Monday, 15 March 2010 Comments

12月31日.新竹科学园区

现在这个时刻,正是台湾人开始灌醉自己的红润时分。

晚宴在新竹一家极为气派的饭店举行,在 最高一层楼。新竹科学园区广纳台湾所有的电子产业进驻;在种满竹子的阳台上,人们可望见园区内的建筑群、停车场和仓库。因此,宾客一般偏爱与世隔绝的豪华包厢,铺上暗木色亮漆,装饰着的大片镜子如同幻象一样闪耀。而且,这里是大型事件上演的地方:晚宴。

包厢中央是一道旋转桌面,摆着或棕或红的餐前小菜(皮蛋、剥皮辣椒、只只能被一口吞下的银色小鱼等);在旋转圆桌外围的下层是大圆桌,围着圆桌的是保罗.阿贝堤尼(Paul Albertini)和二十几位台湾人。脸色红润、满脸通红、红光满面。

第一杯酒即能灌到脸红的本能自然是科学家研究台湾感兴趣的主题。博学之士因此试图阐述中国南部一带来台的人口之间有着基因的血缘关系。台湾人非常有礼貌地倾听,继而专注做着自己的事。然后,不管脸色红润与否,手肘再度扬起,那是因为他们的功力深。

格蓝戈威士忌(Whisky Glengold)的代表默菲(Murphy)在保罗身旁,保罗感觉他的情绪激动。

「我觉得,那个人会害我们。」默菲语带忧虑地宣告。

「那 个人」是一个八十几岁的活泼老先生,得意地炫耀他灰白色的浓密短发。在桌子的另一端,那位个子矮胖的开朗人士对他们深深地微笑。猎者以微笑吃得津津有味。「那个人」同样是奇普科技的创办人、总裁和主要股东,奇普科技是世界数一数二的鼠标制造厂商。而且是保罗.阿贝堤尼和他的公司佳士波(Gaspro)的重 要客户。

「才不会。」保罗说着谎言:「他是个朋友。他人很亲切。」

他见到李总裁(President Lee)敬大家第一杯酒

「敬保罗先生!敬佳士波!希望我们继续打拼,敬为未来的一千年!」

全桌的人都举起了酒杯。


晚宴的规则呼之欲出。

一场威士忌的盛宴正式登场。保罗知道李总裁欣赏他的作法:随着传统中国菜肴出场,品尝高粱,听着格蓝戈威士忌的驻台代表的品评。每出一道菜,一种新的饮料即被推出;每个人穿越了十岁,来到十二 岁,十八岁,过了成年的法定年纪,每个人过了二十五岁、三十岁,更多更多岁,直到烫金白帖。上甜点时,大家想要追赶落后的进度,默菲此时抛售他的终结威士忌(whisky finish)。

保罗见到李总裁举起他的第一杯,陷入自 我练习的快速心算。晚餐一般来说会有六到七道菜,但今晚的晚宴格外与众不同。的确,这比不上中国农历过年,那是台湾最大的欢喜节庆,唯有在这样的时刻商店 才能连续歇业两天。但不管怎么说,西式历法的最后一天总是个特别的时刻,带点外国风,有点像是法国人庆祝万圣节一样。因此这样的时刻也成了吉时良辰,趁机会对外国人宣示友谊或是永恒的爱,人们因此分外用心。十三道菜,接续着的是十三瓶酒,晚宴最终的甜点时刻另计。保罗觉得很气馁。

JLT_NoireFormose_ch202老实说到晚宴的真正目的。这像猎山猪,台湾人组成围猎队伍,而保罗.阿贝堤尼是猎物。总的来 说,可以这么形容:只要晚餐一开动,根本别想自在地品酒。当他有所渴求,每个人举起杯向他敬酒。不必说出一字一句,只须和另一个参与者交换眼神,然后举起酒杯;用大姆指和两只手指握杯,另外用无名指撑住高脚杯的内容物,然后呢,又喝了一口酒。只要说起响亮的「干杯」,一切自然引人入胜。当两位酒客把空杯摆回桌巾上,在场人士无不鼓掌。当然啰,随着菜一道道上,选择敬酒的对象跟着改变。一开始,人们争先抢敬高位人士,但随着菜肴增多,只要视线离开自己餐盘的人即成为箭靶。除非,有一位外国人同桌。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位可怜人即变成在场人士的唯一选择。只要他不看自己的膝盖,他总为自己招来敬酒人。

保罗.阿贝堤尼觉得自己被围攻,而李总裁刚刚才发出攻击的讯号。保罗这位年轻人实践以下的准则,那是到台北时默菲教他的:每喝一口威士忌后喝水,深呼吸,吃东西。他同时应该要喝下一汤匙的橄榄油,不过保罗.阿贝堤尼无法决心用这个极端的作法,只好尽心等待菜上桌来安抚他的胃。他觉得失望。

带酒的是保罗.阿贝堤尼,负责晚餐的是李总裁。他早点选了最昂贵最精致的菜色:鸭掌冻、焖鹅颈肉冻、海参。保罗叹口气。李总裁的脸上露出冷笑。年轻的保罗才明了他只有一个替代选项:吃饭时低垂 双眼如打哆嗦的童贞女,或是选择应战。

李总裁举起酒杯再度敬酒,这时 保罗的手机响了。

「喂,Stephen?没有,晚餐才刚刚开始。对,都很顺利。别担心。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再打电话给你。」

李总裁在桌子的另一端,正逢烧酒祭的盛举,显得恼火,打断他的话说:

「又是他?怎么可能呀。我的财务主任是全世界最胆小的人。他什么都担心,连我吃什么都在烦恼。叫他冻结账户,让我们尽情庆祝吧!」

保罗利用这个空档稍微喘息。不过,李总裁一点也不放过他。

「来, 我们喝到哪儿?重来,干杯。」

随着晚宴的进行,人们的讨论声越来越热络,人们的辩论声将盖过手机的来电铃声和Stephen的来电。再说,保罗和生产部门主任、营销部门主任、品管与研究部门副主任一一杯碰杯之后,他什么都算不清,甚至忘了他一整天手机不离口。

这时,默菲正在酣睡,睡在迎接醺客的绿色长沙发上。保罗觉得他混得还不错。虽然他常常结结巴巴,他身边的东西好像会自动易位,但他还是维持坐姿。直着背,双脚合拢在椅子下,像电动木偶,但是仍然坐着。其它的宾客继续谈话,但他们吞下保罗并吞的第二十一瓶酒。若不是保罗见到李总裁举起杯眼光注视着他,事情进展得可说再好不过。那位吝啬鬼推托说年纪的关系,稍稍退却围猎的脚步,现在他醒了过来。

「保罗先生,干杯吧!」

这时,保罗.阿贝堤尼快步冲向洗手间。



JLT_NoireFormose_ch203好一阵子以后,在新竹大饭店里,保罗先生被裹在浴衣里,全身干透。李总裁同样也是饭店(举办晚宴的地方)的所有人,他宽宏大量地为这位年轻的法国男子订了一间套房。两位服务生拉着在洗手间蜷缩着的保罗,把他拖往浴室。

当保罗走出浴室,两个同伙人以灿烂的微笑迎接他。他们对他说李总裁对他的业绩啧啧称奇,希望能够再邀请他续摊,前往KTV的方向。

合法经营的KTV在台湾处处可见。通常是十几层楼高的巨型建筑,大理石长廊分隔两边的包厢,大小不一的包厢可接待两到五十位宾客。业者提供的点唱歌本主要包括中文歌、台语歌以及广东歌。除了中文歌曲以外,点歌的选择有限,集中在日语歌曲和些许英语歌曲(主要是披头四和法兰克辛纳屈)。如果有人坚持唱法语歌曲,能点选的歌曲大概介于<枯叶>(Les Feuilles Mortes)和<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里面提供的中国菜色可口,服务生顾客至上;只要顾客开口,服务生马上换茶水或端进热腾腾的食物。

这是合法的KTV。接着,还有其它不一样的。保罗正在不一样的店家。

深色人造皮革铺面的软垫长椅曾经风光过,后面延伸一道灰色长墙。中央是两张黑色大理石茶几,立在大屏幕前,几朵缎带花点缀简陋的装潢。算是大包厢,但现在只剩奇普科技的五位主管、保罗和李总裁在这里,他们仍然精神饱满。保罗发现默菲也在场,觉得很惊讶。这位年轻的法国人以为他应该也同是被追捕的主角,或者说他惯于从某种职业得到好处;他对保罗打招呼,深深眨了一眼。

一个瘦长的男子,身上穿的套装早已磨损,手上戴着一排大戒指;他以谄媚的微笑毕恭毕敬地问候。默菲解释说他是屋子的主人。又对他眨眼。保罗对于这些表示默契的信号感到微微焦虑,索性翻起护贝过的选歌本;它被前面无数的访客翻过,塑料片呈现裂纹。他的选择只限于<纽约.纽约>(New York, New York) 和<属于我的方式>(My Way)。看来聚会根本无法长时间耗下去。默菲挽着他的手臂,咬耳朵对他说还有的看,还有的看。在这位同伴尚未解释以前,Stephen又打了一通电话过来,这次引起所有参与者的抗议声。

这时,一群六到七个女孩子平息室内的风波。虽是冬天,她们穿着轻薄的洋装,手上拿着几瓶香槟。随着职业的嗅觉,她们解散到在场人士边,年纪最长的志愿陪伴李总裁,其它人倒起香槟或是点歌开唱,通常是两三个人一组。保罗趁机观察,觉得她们唱得不错;一个女子早已往他身上扑去,贪婪地亲吻起他。然后全部的人沉醉在酒精的飙升里,保罗觉得是晚会第二部分的整人桥段。这些女子轻解罗衫,裸着身子,抚摸着保罗这位法国人、奇普科技的领导团队和默菲。李总裁继续发言,彷佛什么事也没发生;默菲解开自己的上衣,吻起女同伴的酥胸。有人剥开保罗的外衣,他令这些女子心醉魂迷,她们惊喜地发现他胸膛上的浓密毛发,不若大多数中国男子的平滑胸肌。她们轮番轻抚他的胸毛,抚拨他的乳头。有的男人也照做不误,对西方人在解剖学上的特色感到好奇不已。生产部主任的手在保罗的小腹上游移,保罗没表示反对。

忽然广播传来一阵声音,一瞬间,保罗不再是晚会的焦点。

保罗转过身问默菲,女子同样离他而去:

「发生什么事了?」

「乐透。」

「什么,乐透?」

「没错,她们玩乐透。」

她们吱吱喳喳的声音盖过法兰克辛纳屈歌曲的旋律,他像似在被遗忘在角落无声地死去。保罗看着这群情绪高昂的裸身女子最后一眼,然后睡着了。

JLT_NoireFormose_ch204_s当保罗醒过来的时候,晚起的他觉得新年、工作日,说不定连午餐时间都已经错过了。那些女孩子都走了。留下的这些男人半裸着,睡在软垫长椅上。只有李总裁仍然正襟危坐,骁勇无比,眼神 轻蔑。当他见到笨手笨脚的保罗头发四散,他大笑了起来。

「这样吧!我想您们也被我们整得够苦了。谢谢您们莅临晚会。更谢谢您们做的一切努力,谢谢您们陪着我。」

保罗坐回椅子上,揉揉眼睛。他还无法造出一个句子。李总裁因此继续说道:

「照您现在的状态来看, 开车是不可能的啦。我找人租了一辆车载您回台北。待会儿天一亮我的司机开车载您回去。我建议您穿好裤子。这样子比较能走路。」

保罗看了自己一下,发现他的裤子确实陷在脚边。在李总裁会心的微笑前,他快速地拉上裤 子。裤子滑落以前或以后的事,他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得好。

「一起走吧!让我搀您好了。」

保罗因此靠着这八十几岁人的不灭能量,踉踉跄跄走出这栋房子。

雨正在下着。路灯仍散发着的黄色光仍照着闪烁的碎石路面,但黎明不远了。停车场近乎空荡荡,只听见水滴滴进水洼的阵阵回音。李总裁叹了一口气。

「司机一定还在那个地方睡觉。我打个电话给他。」

他对下属丢出几句不留情的话,他为人有礼,但总是匆匆忙忙。

「五分钟。」

几分秒钟以后,一辆黑色礼车停在他们面前。正当李总裁二话不说 想把保罗推进车里,他忽然迟疑了起来。

「等一等,我不认得……」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两个蒙面歹徒跳出车子,朝两人的方向扑去。在保罗呼救前,其中一个黑衣人将胶带往他的嘴贴上,然后套上头套。保罗见到李总裁抵抗不从,但遭受到同样的待遇。后来这位陌生人背起他,把他丢进后车箱,很快地另一个也被丢入。李总裁吗?他无从得知。保罗试图抵抗。不过,他被揍了好几下。有人拿棍棒打他。

然后,一切都暗了下来。


摄影、翻译/沈秀臻

本文亦见于2010年3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69_small 想知道这本小说的完整内容吗?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Jean-Louis Tourné (杜睿)

Jean-Louis Tourné has lived in many islands. A native from Corsica, he works presently in Taiwan.

出生於科西嘉,曾經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工作過,包括臺灣。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9031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