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Monday, 07 September 2009
採訪/張茵惠 攝影/Scott Robinson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10月號《人籟》月刊

受訪者
小毛,非訟律師,二十六歲的女性。

訪談內容
我是某知名國際律師事務所的受雇律師,屬於M&A(mergers and acquisitions,亦即企業併購)部門,負責「非訟」的業務。「非訟」顧名思義就是無關訴訟的意思,因此我跟一般人刻板印象中的律師不一樣,自從執業開始,一張狀子都沒寫過。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與各個政府單位周旋,假扮成各種身分、旁敲側擊試圖取得客戶需要的資訊。

進入企業併購部門並不是我的選擇,只是當初錄取進入事務所之後被分發的結果。工作內容其實跟一開始想像的不太一樣,跟在學校裡讀到的幾乎毫不相關。我每天必須打很多的電話,想盡辦法在期限內收集到上司要求的資料,內容千奇百怪,從某種類型的外商投資是否非法,到化妝品成分、濃度的相關法律規定都有。這些關鍵的情報大多掌握在政府機關手裡,但就經驗看來,承辦相關事宜的公務人員通常並不樂意跟律師講話,若透露自己的職業,對話很快就會不了了之,因此我會視情形假裝成寫報告的研究生、會計師、投資顧問、外商公司人員等各種身分去討資料。

不能洩露自己身分似乎是這一行心照不宣的規矩。當我一進事務所,就被上司諄諄教誨,在蒐集情報時千萬不要傻傻的洩漏自己的身分,不只不能說自己是律師,更不能洩露事務所的名字。公務人員抗拒提供資訊給律師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工作內容有些真的很敏感,遊走於白領犯罪的邊緣,諸如陸資進入台灣市場、外國資金轉投資項目與上限的問題等等,一不小心就會涉及違法而被罰錢。
我曾想過為什麼公務人員寧可提供資料給學生和會計師,卻對律師防備森嚴。我認為這跟律師給人的社會觀感有關,有些公務人員會有一種排斥權威的態度:「哦!你是律師,那你很厲害嘛!還來問我幹嘛!」然後就什麼都不告訴你。律師拿掉執照其實也只是一般人,對於各種法規的細節不見得比起其他人懂到那裡去,所以他們不肯提供分明應該是公開的政府資訊給我,我也很無奈呀!

直到現在都工作好久了,要騙對方自己不是律師還是會緊張。記得有一次我向某個政府單位要資料,謊稱是台北大學的學生,對方問我是什麼系的,我隨便說了一個,沒想到他又追問:「你的指導教授是誰?」我真的嚇得半死,只好亂編一個名字搪塞過去。經歷這次教訓之後,我一定會先查好偽裝身分的細節才打電話。

有時對方信以為真,說謊的人心裡反而不見得好過。像是有次為了任務需求,我跟同事偽裝成想要融資的客戶,向各個銀行索取表單。其中有個小銀行的業務不僅很熱心的把相關文件傳給我們,還一直打電話來,真的把我們當成客戶在經營,這就讓我感覺到有點難過,覺得糟蹋了別人。然而,比起說謊的罪惡感,無法完成工作的壓力恐怕更大一些,只要想到不能在時限內取得資料的下場,就硬著頭皮什麼都願意講了!



想知道更多謊言面具底下的告白,請看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zhangyinhui_liars.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06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