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氣父子‧快意人生──陶大偉談陶喆

by on Thursday, 05 August 2010 Comments

 

 

陶大偉,兒童節目主持人、歌手、演員、製作人。只要一提起他,大家總會想起二十多前的《小人物狂想曲》、《嘎嘎嗚啦啦》,還有數不清的兒童節目、喜劇和動畫。

不過這幾年,他的另一個身分更常被提起,那就是──陶喆的爸爸。

聽陶大偉說話,你得隨時扶好茶杯,因為不知道他下一秒又會蹦出什麼笑話。

在陶大偉的書裡,陶喆寫下了這段話:「我爸爸不只是一個說書大師,他也是一個趣味人、叛客、哲學家。」

現在,我們就來聽聽這個「小孩子」的「陶」氣哲學吧!

 

 

在螢光幕前,您總是將歡樂帶給大家。然而您也是個幽默的父親嗎?

 

是呀!哪個小孩希望自己的父親是一個老古板?但在華人社會,父親與小孩相處時不能笑,好像笑了就不莊重。

我很喜歡開玩笑,會搞笑的人比較受歡迎,在全世界都是如此。如果跟一個很「悶」的人在一起,悶到最後就會得膽結石。我的一些親戚長輩就很「悶」,一聽他們講話就想睡覺,跟他們聊天沒有話題,或者老是要在他的話題裡面聊,真的很慘。

我的幽默感有很大一部分是受到美國人的影響。在迪士尼動畫公司工作時,我發現,愛畫漫畫的人比較天真,像小孩子一樣,而且每個人都很愛開玩笑,連老闆也是如此。

記得有一次,我被老闆罵了一頓,從老闆的辦公室出來之後,一位同事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說:「被罵了?」我說:「老闆被我狠扁了一頓!」這時老闆正好走出來,他故意捂著嘴、望著地板好像在找東西似的說:「Where are my front teeth?」(我的門牙到哪裡去了?)像這種狀況,如果對方沒有幽默感的話,根本連不上!

當時陶喆大概只有四、五歲。從那時開始,他就會很驕傲的介紹爸爸給同學認識,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小孩子通常不願意介紹爸媽給朋友認識,因為怕被嘲笑。但是陶喆不會,或許因為他覺得我跟他的年紀其實相差不大!

 

taudawei_3難道您沒有嚴肅的時候?

 

當然有啦!例如陶喆唸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在廚房玩火,差點把屋子給燒掉,那時我一手拿著水盆滅水、一手拿著藤條,準備要揍人了嘛!

 

 

您長期製作兒童節目,經常與小孩子接觸。您認為現代的兒童需要什麼樣的父親?

 

我先分享一個例子:我有個很有錢的朋友,他曾經告訴我,他出國時,都讓孩子跟他一起坐頭等艙,因為他要讓孩子知道,必須努力工作才有錢,有錢才能坐頭等艙。如果沒有錢,只能坐經濟艙。我心想,這是什麼話?這種大人怎麼能夠調教出正常的小孩?

現代社會有很多「凱子爹」和「凱子娘」,他們的工作是「孝順子女」,替兒女做牛做馬,有時半夜還得加班。我說的加班當然不是起床餵奶,而是漏夜替孩子排隊買昂貴的喬丹球鞋!他們寵小孩,有的是因為覺得自己小時候很窮、很苦,所以現在要儘量給小孩各種生活上的享受,小孩要什麼就給什麼。這種爸媽我見過很多。

還有另外一種父母,總是把小孩搞得很忙,下了課還要去補習,補習完了還要去學一大堆什麼藝術,說是要陶冶孩子的心性。我說,陶冶心性不應該是逼他去學不喜歡的東西。我常跟這些爸媽說,小孩子喜歡做什麼就讓他們去做。如果他不喜歡數學,不要讓數學把他搞死。今天有很多父母看不到小孩真正的需要。

我小的時候,父親是不讓我們碰藝術的。我喜歡畫畫,但是他會叫我去念書。我說:「功課已經做完了啊!」他就會說:「那就去複習、預習!」可是我喜歡畫畫,我現在立刻畫給你們看(拿出紙筆開始畫)!

我第一個畫的就是這個「牛伯伯」,這是我們那個年代的漫畫人物。我喜歡畫這種東西,可是我爸爸看不到,我哥哥姐姐也看不到,只有我媽媽看到了,或許因為她也愛畫,所以她看得出來,所以她讓我去參加繪畫班和各種繪畫比賽。長大以後,我找到我喜歡的工作,也就是因為這小小的一個點,讓我的興趣有機會發芽、長大。

總之,我覺得做父母不要做凱子爹、凱子娘,而是要讓小孩去發揮他最喜歡、最快樂的部分。我認為大學裡應該開一個「現代父母系」,我要當系主任,然後把那些凱子爹、凱子娘都給「當」了,而且罰他們永遠不能畢業!

 

那麼,您如何教育孩子?是否希望他學習吃苦?

 

其實,在小孩子的想法中,根本沒有什麼所謂的苦不苦,這些都是大人灌輸出來的觀念。

陶喆在美國的時候,都去加油站、快餐店打工,若有客人吐了一地,他就得要趕快拿拖把去弄乾淨。為什麼?這就是生活!在美國,有很多高中生在暑假出去打工,,不論是男孩或女孩。如果他們想要買什麼東西,就用打工賺來的錢去買,大人不給錢的。因為生活本來就是這個樣子,而不是像有些人是活在象牙塔裡面。

 

taudawei可否談談您的父親?您了解他嗎?

 

我對父親瞭解不多。小時候,父親因為工作的關係,非常的忙碌。後來我父母離婚,我們有五個兄弟姐妹,三個跟媽媽,兩個跟爸爸,而我是跟媽媽。我父親再婚之後,我們就更疏遠了。

 

 

陶喆今天在音樂領域上的成功,是您過去曾經預料到的嗎?

 

陶喆今天的成就,是我過去完全沒有想過的。

在他十三歲時,我送了他一把吉他。那是他的第一把。他得到這把吉他之後,每天專心的練習,練到手指起了水泡。那時我為了拍戲,常常往返台灣和美國,每隔幾個月回到美國,就會發現他又學會了好多和弦或技巧。後來再回去,陶喆已經組了一個合唱團,但他好像也不想讓我知道。其實,我當時並沒有不准他走這一行,可是我很認真的跟他說,每一樣東西,它會往上走,也一定會往下掉,這就是地心引力定律。所以,在走上坡時就要開始想,降落時要用什麼樣的pose(姿勢)。


 

當然,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想那麼多!可是我當時給了他一個想法,那就是:演藝圈絕對不是一條很好走的路。It’s cruel, but it’s truth.(它很殘忍,也很真實。)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滑鐵盧」,失敗是不可能避免的,只有輕重之分而已。你要走這條路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不走這條路,你有其他的想法,那也很好。

在真正決定當歌手之前,其實陶喆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他在學校唸的是心理學,但他並不想當個心理醫生。有一陣子,他還偷偷地去當了警察。另外,他也有想過要當電影導演、攝影師等等。不過,他兜了一大圈,最後還是選擇當了歌手,因為他發現這條路比較適合他。換句話說,陶喆今天所走的路,不是我鋪給他的,而是他自己闖出來的。

 

對於陶喆的音樂,您的看法是什麼?

 

在我看來,陶喆很幸運,因為他成長的環境,使他的音樂裡面包含了很多東西,像Rock, Jazz…還有像是所謂A Cappella這種無樂器、純粹用人聲創造的音樂風格,這些東西都不是今天很多歌手可以做的,因為他們沒有那種背景。我說的並不是它好或不好,但這就是一種「多樣性」。

陶喆並不是一個ABC(American-born Chinese,美國出生的華人)。他有受到美國文化的影響,但另一方面,他不「哈日」、不「哈韓」,但卻很「哈中」。他會在腦袋裡權衡思考,某些部分可能中國人比較強,例如老子、文學等等;但在生活上,他會選擇美國的方式。

 

您有想過和他合作一張專輯嗎?

 

唔…我想大概在二○一八年吧!

 

為什麼?

 

因為陶喆算時間都是以十年為單位的。哈哈哈…

 

您覺得自己算是一個成功的爸爸嗎?

 

不能算是很成功。可是我的人生觀是「Easy Going」(隨遇而安)。我已經六十幾歲了,看過太多的星海浮沉。只要翻翻去年或前年的雜誌、海報,很多人已經不見了,曇花一現。

很多時候,人生並不是照著我們原先的計劃去發生,尤其在現代社會,你永遠不會知道要當一個爸爸會碰到什麼問題,很多事情都是在預料之外,預料中的事情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十。當然,做父母要有計劃,可是自己心中必須要先了解,很多事情總是會有變化,人生的路也不是只有一條。羅大佑有首歌是這麼唱的: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這句話真的很經典。

 

taudawei _1走紅的滋味您也嘗過,如何平心面對這些起落浮沉?

 

當一個人突然走紅,難免會有「大頭症」。越是一步步爬上去的人,越不容易有大頭症。如果原本沒沒無聞,突然之間大家都說你很棒,聽多了整個人就浮起來了。就像我在一九八○年跟夏玲玲、孫越做了一個「小人物狂想曲」節目,在大年初三晚上八點的黃金時段播出第一集,收視率一下就衝上去,突破了全年的紀錄。後來開始有人來找我:

「陶先生,我想請你拍戲!」

他問我片酬要多少,旁邊的朋友示意我說一百萬,我心想:這不瘋了!他聽了說不定白我兩眼就走了。不過,我也真的順勢說了一百萬,結果對方居然說:

「好好好,那我們明天就簽約吧?」

我聽了,差點兒當場從椅子上跌下來!

面對各種的變遷,宗教信仰對我有很大的幫助。我是個基督徒,不過我的信仰始終比不上那些被我帶領過的人,像是我的老朋友孫越。記得在一九八○那年,有一天,我跟孫越說我要請他吃中飯。他說:「孤寒幫主陶大偉終於要請吃飯了,我就是患急性腸胃炎、惡性膽結石也要先去吃了才去開刀!」你看他有多狠!

其實那是「藝人之家」的佈道會,餐後周聯華牧師的一席講道使孫越改變了他的下半生。現在孫越比我虔誠,他一個禮拜去三次,我三個禮拜去一次。哈哈…

 

您是否把信仰也傳給了兒子?

 

其實,陶喆比我更虔誠。以前在美國,他唸的是教會學校,每天放學回家就要我聽他背聖經目錄、聽他說聖經故事。一直到現在,他吃飯前都要禱告。每次吃飯時,我總是在拿起筷子準備吃的時候才發現他在禱告,叫我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所以我覺得,如果有一天他「降下來」的時候,一定能夠擺出很好看的pose,帥帥地降下來!

 


陶爸爸的話

 

我們經常問我們爸爸

怎樣的人才算偉大

他說我有一天會長大

這句話也不會有變化

爸爸說

你不要羨慕那有錢的人

有錢的煩惱你一定聽聞

也不要追求那虛榮名聲

爬得越高就跌得越深

 

──摘自《媽媽的話》,陶大偉1984年作品


 


 

【關於陶大偉】

國立藝專美術系畢業,1972年赴美,之後在迪士尼擔任動畫師。1980年返台投入演藝事業迄今,主演電影二十一部,灌錄個人唱片七張,主持及製作電視節目包括膾炙人口的《小人物狂想曲》、《嘎嘎嗚啦啦》等等,1986年的《小葫蘆歷險記》並榮獲紐約國際電視影展動畫片銀質獎。

陶大偉對兒童媒體教育始終執著,曾多次獲頒「金鐘獎」最佳主持人、最佳製作人等獎項,1998年獲新聞局頒發「兒童節目終身成就獎」。目前致力於研發3D動畫片,2000年赴上海發展動漫產業,製作動畫劇情片《黑皮冒險王》52集,獲各界好評。

 

本文亦見於《人籟》論辨月刊2008年3月號(47期)

您可選擇購買紙本版,或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June LEE (李禮君)

Former Managing Editor of Renlai Monthly (2004-2009). Board member of the Taipei Ricci Institute.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87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