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Renlai Issues 人籟論辨月刊

Tuesday, 01 May 2012

向天爭一口飯 布袋小鎮的百年追尋

有一塊土地,四百年前是淺海,隨著水文變遷,漫成一片海積地。漢人來了,待下了,開塭飼魚,築棚養蚵、闢埕曬鹽。又經歷日治、戰後,兩三百年的光陰,成就一處飽滿魚鹽之鄉。她叫布袋。

一如台灣許許多多的地方小鎮,打開布袋,我們看見交錯縱橫的歷史因果與五味雜陳的人情糾結。以布袋小鎮自然和人文環境的幾番變遷為借鏡,我們試著重新思考:地方發展與環境維護是一個互相影響的動態變化過程。

布袋曾經多角繁榮。除了豐厚魚鹽,在台海水路仍扮演重要角色的年代,它幾度占有地利之勢,是貿易往來的重要門戶,商賈往來,車水馬龍,鬢影交錯,夜夜笙歌,在戰後初年曾有「小上海」的美名。

布袋享有白金盛名。昔日鹽場規模勇冠全台,曬鹽是最親近大地的勞動,人以汗水潤澤土地,土地則回報以雪白晶亮的鹽,兩者曾經緊密依存。當曬鹽不敵時代潮流而遭淘汰,失去不只是凋零鹽工的悵然若失,要找回的更在於雙腳踏土的扎實感受。

布袋仍得魚金滿斗。過鹹不宜農耕的軟土之上,圍起塭池放養魚群曾經是既合理又和諧的土地利用。養殖漁業在鹽業消逝之後,本該獨領風騷,扛起布袋地方發展重擔,但一意追求產量的耗能形象,如今卻讓它背負地層下陷的禍首罵名。水車輕拍池面,濺起水花片片,魚金若要取之有道,生態循環或許是最終依靠。

布袋陷入發展徬惶。從「小上海」到海濱偏鄉,被壓抑的不只是繁華的記憶,更有地方光榮的志氣。在上世紀末鹽業即將走入歷史之際,一張應許石化工業設廠的政治支票,曾經掀起對立波瀾。事過境遷,如今工廠沒來,商港待開,布袋人還在追尋。「誰不想要地方發展?」一句話道盡抉擇艱難。

布袋未來峰迴路轉。廢曬十年,南布袋的閒置鹽田彷彿時光倒流般幻化為一片寧靜濕地,但無聲中這片低地環境卻仍在一寸一寸沉陷。曾取於自然的,似乎又將返還自然而去。從保育溼地環境和珍稀物種出發,布袋人能否穩健面對危機,找到魚鹽共生的另類發展之道?

愛恨都是地方,鹹甜都是土地。人與自然之間,並非總是人們介入、改變甚至破壞了自然;相反地,自然也可能在人類無法預期的情況下,因為某段時間的作為,或不作為,反過來產生更多變化,帶給人們思考發展的新挑戰。

本專輯特別感謝布袋嘴文化協會、邱健程生態級水產育成中心、長億蝦魚苗場、嘉義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台大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以及布袋、朴子地方多位熱情鄉親的鼎力相助。

 

Button_RED

cover93little

五月─ 向天爭一口飯─布袋小鎮的百年追尋

Button_RED_2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Tuesday, 01 May 2012

汗水滴土結成鹽 ─「鹽埕布袋」的興起、傾頹與再生

鹽業曾是布袋最重要的產業之一,鹽田上的勞動者以汗水潤澤土地,土地則回報以雪白晶亮的鹽,人與土地間因而建立起緊密的依存關係。但是當曬鹽不敵時代潮流而遭淘汰時,人們又該以何種方式與土地對話?本文試圖透過老鹽工蔡麗泉與地文史工作者蔡炅樵的訪問,拼湊出布袋鹽業的過去與未來。

Tuesday, 01 May 2012

滾滾魚金,取之以衡 ─「魚塭布袋」重築自然之道

 

歷史悠久的養殖漁業本該是布袋在後鹽業時代獨領風騷的特色產業,可是一意追求產量的耗能形象,卻讓它背負地層下陷的禍首罵名。在引進生態養殖法後,布袋的塭戶能否在合理利潤與尊重自然間求得平衡?

Tuesday, 01 May 2012

舊鹽灘,新生命 ─「溼地布袋」邁向永續未來

布袋鹽田廢曬十年之後,彷彿時光倒流般幻化為一片寧靜濕地。如今有人對她寄予生態保育與治洪的眾望。或許鹽田還需為當地養殖漁業投擲一道希望,才是最能共生共存。

Tuesday, 01 May 2012

我在…… 士林王家最後的夜與日

 


一家子的爭議遭遇,揪住百千位青年的身與心。不論你支持或反對,這些離開電腦、跨出家門去與彼此相遇的年輕人,正在用他們的青春,感受社會,「做」社會。

 

告急 傍晚6點,臉書上傳來緊急動員。趕赴、忐忑,王家真的難逃一拆?
夜往深沉裡去,人潮不散,熱情不減,必須與未知打一場耐力戰。

Tuesday, 01 May 2012

嘴角上揚,健康上揚 ─ 大笑治百病

笑是一種語言,一種能量,更是人類獨有的能力。當我們展開笑顏,我們和世界都將因此更美好。


萬惡「赢」為首,百善「笑」為先

這是一個有趣的對聯:

「萬惡『赢』為首,百善『笑』為先。」

壓力的指標之一,就是「不如人」的負面情緒,為什麼會有這種壓力?那是因為我們從小就想贏別人,要比同儕表現出色,久而久之,成為自己努力的標杆,也成為生活壓力的來源;不僅如此,贏了別人,也帶來許多人的不平、忌妒、憤怒、焦慮、沮喪等等,所以每一種競爭往往形成許多人的壓力,可說是「萬惡贏為首」。因此,也有人提出要製造「雙贏」,不管誰輸,他多少也會得到好處,這種Co-competition會讓「贏」的人不會讓有的輸者覺得他很可惡。但如果大家都能放開自己,一「笑」解千愁,把輸贏一笑置之,所有人便會降低壓力;因此「百善笑為先」是透過改變人生觀來紓壓的一個重要哲理,壓力越大,越要這樣去思考。

「笑」是人類特有的功能嗎?沒有人確實知道動物會不會笑、即使牠們有其他肢體語言或聲音來表達牠們的快樂,但總不像人類能因不同的「笑」來表達不同的喜樂。所以,不笑的人就不是那麼喜樂的人,也枉費了人類獨有的功能,白居易說得好:「隨富隨貧且觀來,不開口笑是痴人。」

大笑治百病有醫療根據

西方有句諺語說「笑是最佳良藥」。的確,大部分醫生都認為笑對病人的健康有幫助;心理專家更認為笑可以讓病人遠離負面的情緒和痛苦。人越老、越成熟懂事之後,似乎越不喜歡開懷大笑,但根據調查,每四名美國成人中有三名每天大笑四次以上;而超過65歲以上的人,每天會大笑的卻不到六成,這是很可惜的事。從文獻上的記載,「笑」可以提高抗壓性、增強免疫系統,是最佳有氧健身術,可以減緩憂鬱症和其他身心症候群,因此可以舒緩高血壓、心臟病,延緩老化、使人看來更年輕。

日本遺傳專家村上和夫做過一項有趣的實驗,他和一家娛樂公司合作,以笑療法讓糖尿病人聽脫口秀,笑過一陣子之後測他們的血糖,發現明顯降低了,與一些聽枯燥課程的病患相對照,發現這是有意義的療效;村上先生更發現有23種基因在笑療法中被激化,其中18種和人體免疫功能、細胞生命周期的訊息傳遞有關。2004年他在日本大阪產業大學結合體能訓練和笑療法來進行老人醫療,92位參加實驗的老人表示,他們一年的醫療費用減低了三成。

在人類大腦進化的過程中,笑比說話的能力更早被發現。我們都知道先逗嬰兒笑、再教他學說話,美國加洲洛杉磯分校醫學院教授彿萊德(Itzhak Fried)以癲癇女病人的腦部刺激,觀察她發笑的腦部區域,發現大腦裡主管「笑」的區域實際上離語言區很近。換句話說,人類的「笑」實際上就是一種出了聲的「語言」,也可以做不同正面情緒的連結;也許在將來,在更瞭解這區的某傳導化學物質之後,還可合成「笑」素來讓大家開心。

事實上「笑」的治病效果大部分來自精神層面,「笑」使人放鬆、使人際關係變好、有自信;「笑」不但解除了焦慮和壓力,轉移對負面情緒的注意力,還可止痛、安眠、舒緩慢性疾病中的關節炎、氣喘,或癌症、心臟病所造成的身體不適。

焦慮自己笑不出來?

問題是,怎麼讓自己笑起來?

當您開心時,您當然會笑;沒事時,記得幾個有趣的事吧,讓您隨時笑得起來。

如果您有任何歡笑的資源,包括相知的朋友、團體,可以讓您常常歡笑,也是很幸福的。最困難的是,當您壓力大、心情不好,沒有人可以逗您開心時,您還笑得起來嗎?

笑,其實是可以「訓練」出來的。

如果我們從「笑」的動作來分析,它包括臉部的肌肉運動和身體的呼吸及發聲;所以一個人在不開心、不想笑時,一樣可以做「笑」的運動,我們稱之為「假笑」也好、「皮笑肉不笑」也好,它還是在「笑」,而且是在「運動」。如果把這種運動當成體操、按部就班來做,那就是「 笑」的運動訓練;如果再加上呼吸勻稱、配合發聲,那就是一種「功夫」,有人稱之為「歡笑氣功」或「歡笑瑜珈」。


例如,以下摘錄自「 愛笑瑜珈」基本功的「笑臉訓練」,可運動臉部47條肌肉:

第一步:嘴巴張大,擺出「啊」的嘴型,要張到至少可放進三根指頭高。

第二步:嘴巴發出「伊」的音,再喊「大」,最後再變成「○」的嘴型。

第三步:嘴巴發出「啊」,接著將臉頰鼓起,喊出「補一布」的音。

第四步:揚起嘴角,發出「嘻」的音。最後張大嘴巴,讓舌頭「啦啦啦」的動一動。

sprit02

弄假成真的「笑笑功」

如果您做了「笑臉訓練」而不是真正的「 笑」,只會對臉部肌肉和呼吸有好處而已。然而,這種訓練的目的還是要讓一個人真正開懷大笑起來,所以在過程中,可以試著以三個階段來調整情緒,讓自己從「假笑」到「真笑」,這就是所謂的「笑笑功」,以來「 笑」練「氣」。

第一階段:在規律的「笑臉訓練」中沉澱自己,忘記憤怒、焦慮、憂鬱的

情緒,專心做臉部肌肉運動和發聲,調和呼吸、讓自己心平氣和。

第二階段:同樣做「笑臉訓練」的動作,但逐漸加深呼吸──深深吸一口氣,瞬

間鬆開,慢慢讓肌肉放鬆;每一步也加重動作,大聲「笑」出來。

想著,我吸氧氣做身體治療,吐悶氣做情緒治療。

第三階段:漸漸地,會想著這樣很好,越做越好玩,別人以為您瘋了,您卻如彌

勒佛一樣,「大肚能容委屈之事,開口笑盡可笑之人」,這個笑,就是「身心靈」喜悅的全人、開心之笑了。

「 愛笑」團體正風行

一個人練「 笑功」可能笑果不彰,如果和別人一齊練,笑果就大大不同了,一來是因為笑是很容易傳染的,二來是許多人在陪您笑,不笑也難。

我開始注意到這個團體是看到報紙報導台灣第一個「戶外愛笑俱樂部」,每天早上一齊在戶外練「笑功」30分鐘,這是源自於印度卡塔利亞醫師的「歡笑瑜珈」。後來在我的另類療法課程中,有一組醫學生去親身體驗、並在班上示範,把詳細資料提供給我參考,才知道透過陳達誠先生和黃貴帥醫師的推廣,台北已有許多團體在做這種有意義的「健身晨操」。卡塔利亞醫師於1995年在他家附近的公園創立愛笑俱樂部,由他帶大家笑,一開始他講笑話給別人大笑,後來發現笑話講盡了,要發展新的技術,便回家和她教瑜珈的妻子一齊研發「歡笑瑜珈」,目前全世界有超過六千個「愛笑俱樂部」,帶大家笑的「笑長」有培訓課程,陳達誠先生是第一位拿到他證書的「總校長」。如果要找尋「愛笑俱樂部」,可以參閱《大笑驚人力量》一書,由方智出版社出版,或參考網站:http://www.laughter-yoga.org.tw

「笑療法」成果顯著

台灣另外兩個「愛笑團體」:一個是高瑞協先生創始的「笑笑功」,把「笑」和「氣功」結合,配合吐納、發聲來笑,也是經由三階段從「乾笑」到身心喜悅的笑,最好藉由團體一齊來練功、開懷大笑。另一個則是把歡笑與戲劇遊戲結合的心理治療團體,對於壓力過大、憂鬱症的病人有特別療效。

用「笑」作為治療的工具,在台灣近年來才普遍起來;這些「愛笑」團體的形成原來定位在「俱樂部」,但事實上許多參與的「笑友」獲得了治癒身心疾病的好處。可惜這種療法目前仍停留在「另類療法」的層次,希望未來在台灣能有更多實證醫學的研究,推廣到正統醫療中,成為取代醫藥或輔助醫藥的一種療程。像這類經濟、實惠又沒有副作用的另類療法,能帶給病人、家屬、醫療人員更多快樂,形成更健康的氛圍,是人性化醫療必須有的思維。

開心果人見人愛

「大笑」有療癒的力量,它更基本的功能是人類的開心果。我曾對護理人員演講:

如果你能讓自己隨時笑起來,那你是紓壓高手;

如果你能讓病人隨時笑起來,那你比誰都能化解病人的病痛;

如果你能讓大家隨時笑起來,那你將是最受大家歡迎的人,更重要的是當你具備這能力,世界就變得有趣、美好,世人就不會那麼面目可憎。


人類的笑,不見得只有「大笑」才幫助生活;微笑、淺笑也都很美好,它塑造了一個人動人的魅力和形象,增長了人際關係,也讓自己心靈平靜、事事順意。為什麼不笑呢?不要因監視錄影才笑給別人看,要為自己笑。提醒自己常保笑容,就是提醒自己要快樂過每一天,經常如此,也就是生活在幸福中的人。

要讓生活充滿笑,其實是很高意境的一門學問。最基本的思考還是人生觀的豁達,人生不如意常是十之八九,能否「一笑置之」呢?凡事不要斤斤計較,不要千方百計想贏別人;這種老莊哲學的無為而治才有機會讓自己多笑。

對著自己笑一個!

要讓生活充滿笑的另一個方法是要改變嚴肅、「不苟言笑」的人格特質,讓自己到達輕鬆、幽默的境界。「幽默」是什麼?幽默是輕鬆看待任何一件事,讓人「會心一笑」,這樣的感覺是不是很好?嚴厲教訓別人,還不如讓人心領神會,幽默能讓一個團體歡樂起來、笑成一團,是不是更有凝聚力?我們要把幽默當成一種重要的教育課程,涵蓋在個人的素養之中,因為幽默會有「笑果」,如果每個人生活中多一點笑,我們的家庭、社會一定會更美好。有人說「幽默就是力量」,的確,它會使一個人做人成功,它會使家庭、學校或任何團體氣氛良好、工作效率高,更會潛移默化社會風氣,化干戈為玉帛,成為和諧進步的一個源頭。

要讓自己笑並不難,也不用準備,隨時就可以笑起來。問問自己,今天大笑過沒有?為什麼沒有?因為今天還沒什麼好笑的,那自己真可憐,為什麼我的一天乏善可陳,趕快找些好笑的事來讓自己笑吧!為什麼今天都沒有人喜歡我?好像都沒微笑過,看看鏡子,先微笑一個,還很正點嘛!出門後就保持這個樣子。

每個人要有一套讓自己笑的方法,從以上的心理建設到利用自己歡笑的資源,再不然,設計自己「歡笑瑜珈」的功夫,強迫自己笑起來;如果怎麼也笑不起來,尋求心理諮商或參加「愛笑團體」或許也是不錯的選擇。

 

Button_RED

cover93little

五月─ 向天爭一口飯─布袋小鎮的百年追尋

Button_RED_2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Tuesday, 01 May 2012

影評:為卑微生命尋出口─《溫心港灣》

如果,這世界上有人只用RGB三原色拍攝電影。那麼,他一定是芬蘭導演阿基‧

郭利斯馬基(Aki Olavi Kaurismäki)。他用豔紅、慘綠、靛青混合出一種奇特的抑鬱象限,在這個空間裡流動著小人物們的哀歌意志,他們用著天真又詭異的笑容告訴你:嘿!生活其實一點都不沮喪,抽根菸吧,吞吐瞬間的呼吸,即刻就是永恆。

Tuesday, 03 April 2012

海洋的感覺

海洋的感覺讓喜悅以某種原初樣貌,在我們的靈魂中升起;它是神賜與我們的,亙古常新的禮物。

Tuesday, 03 April 2012

智慧高價,自由廉價? ─談網路共享的價值角力

什麼天大的事,能讓世界最大的知識共享平台「維基百科」關閉24小時進行抗議?當智慧財產的龐大利益卯上資訊自由的桀驁不馴,一場不流血的世界大戰已蓄勢待發……


人人都成為嫌疑犯

想像一下,你是美國的公車司機,從今天起,法律規定你必須檢查所有上車的乘客。不管是冷門時段的一兩個乘客,還是尖峰時段的沙丁魚車廂,你都得徹底搜身,一個不放。如果你發現他帶有任何觸法嫌疑的物品,不管你是否知道那是什麼,你就得拒絕他上車。

萬一檢查不夠詳細,讓可疑物品上了車,但在路上你發現那東西被拿出來──再次強調,你並不確定那東西是否違法──你得立即要持有者下車,並把物品銷毀。否則一旦被舉報,不需要提出證據,你就得立即停業。若是累犯?你就等著坐牢吧!

如果你是乘客,就算沒有帶任何嫌疑物件,你還是得被搜身,並得時時注意其他乘客有無問題──即使你根本無從判斷──否則,只要公車司機坐牢,車子停開,車上所有人的物品都得一起沒收或銷毀,不管觸法與否。

就算你是別國的公車司機,別以為這樣就沒事了。只要你的乘客有人帶著美國政府認定的違禁品,美國法院就有權利阻止任何銀行跟你交易、任何廣告商在你的公車上登廣告。

你還想知道什麼是SOPA(Stop Online Piracy Act)跟PIPA(Protect IP Act)嗎?這就是了。

網路分享威脅了誰?

SOPA與PIPA分別是美國參議院跟眾議院的提案名稱,兩者的架構跟法條類似,字面上是指要阻止線上智慧財產權被「盜取」,或正面一點來說:「守護」智慧財產權。

美國是世界上靠智慧財產權獲得最多利益的國家,有著龐大的出版、電視、電影、音樂、軟體工業;更別說,這年頭幾乎沒有哪個產業不強調獨特設計跟形象。因此,若說有數百萬美國人靠著智財相關產業為生,可能都是低估了。

美國同時也是世界上網路產業最發達、最具蓬勃成長力的國家,以及無數成功網站的發源地:世界最大的搜尋引擎跟廣告商Google、入口網站界的霸主Yahoo!、超過9億使用者的Facebook、顛覆網路書寫習慣的Twitter、完全靠用戶貢獻內容與編輯的最大線上百科Wikipedia、每分鐘增加的影片長度,一個人幾個禮拜也看不完的Youtube……

這些身價上看數千億美元的網路公司或組織所提供的平台,已經徹底改變數億人類的生活方式。它們之所以能存在,就是憑藉不斷使用的網友。網友帶來內容、點閱率、廣告點擊、行銷活動,經由社群的凝聚跟重組,又帶來更多的內容、點閱率……,也正因如此,侵權內容在這些網站上可說到處都是。

連坐圍堵寧錯不放

美國的巨型文化工業視網路為敵人,嚴格一點來說,他們視「無法控制的網友」為敵人。

在你我還得待在電視機前才能看電視、進戲院才能看電影、緊追廣播時段才聽得到最新音樂的時代,文化工業的操盤者可以用簡單模式預測受眾的行為。現在情況大不同了,他們會擔心觀眾直接跳過廣告、跳過付費窗口、而且還跳過時空限制,幾秒鐘就找到志同道合的二次創作者,跟願意欣賞這些二次創作的觀眾。

因此他們推動過多次立法,並從失敗經驗中學習法該怎麼立。該具體規定哪些行為是合理使用,哪些行為是侵權嗎?不,這樣太麻煩了,因為得逐一判斷,還要交由法院裁定。雖然他們不缺律師,但再怎樣也比不上網友的數量啊!

於是他們逆轉了邏輯:從「揪出侵權者」,轉變為「從技術上禁止任何人用文化工業生產的內容做任何可能侵權的行為」。但即使如此步步逼近,依舊沒能扼阻網路上的資訊傳遞,畢竟技術上再怎樣限制,只要是數位格式,都有被破解跟複製的可能,因此才有SOPA與PIPA出現。

這次的立法邏輯更「先進」──或說更「復古」了──與其要大費工夫請律師找出犯罪證據,不如把責任丟給每個網路平台營運者,要他們自行擔保「我的網路使用者沒有犯罪」。假若法案通過,只要使用網路、有上傳資料的行為,部落格服務、臉書、Youtube,乃至於網路服務提供商(例如中華電信),都得負起責任審查你上傳的每個位元,不然他們就會像公車司機一樣被迫停業或斷絕金流。

權「利」戰爭一觸即發

好消息是,這兩個原本極有可能通過的美國法案,都在網民與網路業者的猛烈反擊下暫時進入凍結狀態。壞消息是,其他類似法案持續報到,如以保護兒童免於線上色情內容為名的H.R.1981法案、以及H.R. 3699 研究著作法案等;若是通過,都會嚴重打擊網路言論自由跟資訊分享。

更嚴重的是,許多國家正以美國為模範提出類似的國內立法,包括正在研擬修改著作權法的台灣在內。跨國的協定也蓄勢待發:惡名昭彰的 ACTA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 反仿冒貿易協定)已經獲得眾多已開發國家簽署,涵蓋範圍更超過文化產業。台灣政府也積極爭取參與。

這些法案背後由同一套邏輯運作:言論或資訊自由很好,但是要照他們的規矩來玩;否則就必須受罰。若說極權國家,如中國等,控制網路言論的方式是由上(政府)至下(商業);美國及台灣的作法就是由下至上,結果其實都是一樣。

網民不能置身於外

難道就一直抗爭、一直反對?沒有一個皆大歡喜的作法嗎?在有能力回答這個最終問題之前,其實跳過了太多得先處理的問題:為何政府要爭先恐後加入跨國協定,卻不先有效告知公民並接受審議?為何政府與國會那麼容易被企業遊說而修法立法?為何主流媒體不深入報導這些事件的利害?

所以,先耐住性子做點功課吧!行政院、經濟部、NCC、立法院的網站都有著作權和網路管理的相關資料。國外組織如EFF電子前鋒基金會,國內組織如台灣數位文化協會,也一直在關心這些議題。在我們的資料取用跟傳播權還沒被沒收之前,趕快保握機會,別讓自己就這麼模模糊糊地被綁架了。

 

 

 

以上精彩內容,請見2012年四月號,第92期《人籟》論辨月刊

banner

092cover150

buy_online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Tuesday, 03 April 2012

小米歸鄉路迢迢 ─重新種下部落作物與文化

小米是原住民部落中的靈魂作物,扮演著維繫文化的重要角色。它曾因時代變遷、權力更迭而消失不見,如今再度回到部落之後,卻又面臨了新的問題與挑戰……

2011年年初,在台灣大學種子研究室的奔走下,近百種於三十多年前被研究者帶至美國保存的台灣小米,終於重回母土,並計畫被帶回原部落種植。

Tuesday, 03 April 2012

落地為根,易客成主─從藝術史回溯台灣鳳凰木身世

鳳凰木被視為台灣的象徵之一,不少文人畫家皆曾以它為題,一抒土地的情感與認同。但令人意外的是,鳳凰木並非根源於本地。本文即嘗試透過不同時代的畫家筆觸,回溯鳳凰木引入台灣以及轉換為土地記憶的歷程。

 

Tuesday, 03 April 2012

留不住水鳥的濕地

一畝溼地,從生成到消失,需要多少時間?又經過多少轉折?無尾港水泊上離家萬里的千千水鳥,或許比人類更明白箇中道理……

靜躺在蘭陽平原最南端的邊角一隅,無尾港是一片靜謐的水泊溼地。相較於竹安、蘭陽溪口、五十二甲等其他水鳥群集的宜蘭沿海溼地,它的身世特別神祕,隨著時間遞移所發生的環境故事,也特別富戲劇性。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287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