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天主子民的聲音

by on Tuesday, 27 March 2007 Comments
【一】
蘇耀焜(53歲,基隆人,任職於國營企業)
我現在祈禱,只會祈求天主賜我內心平安,
讓我懂得付出、懂得珍惜,不會祈求升官發財。

我是在前年(2005年)聖誕節領洗的。我會成為教友,主要是受到我太太的影響。
童年時期,我對基督宗教的印象很粗淺,印象中,基督徒家庭的孩子好像都比較守規矩、和善,而且乾
乾淨淨的。大學時代,跟著女朋友(現在的太太)一起去望彌撒時,感覺時間好長,半個小時就坐不住了,大概因為那時沒有投入吧!

為什麼會成為天主教徒?

年過五十,也算是人生的轉折點,自己不禁會想:我對這個社會能有什麼回饋?認識教會的朋友之後,我覺得教會的人都很善良、願意付出、有奉獻的心,和我在「外面」看到的一般人不同,這對我影響很大。我也會把這種價值觀帶到職場中,我常勸新進的同事:自己要做得正、要學習付出,不要老是斤斤計較,計較加班、計較薪水…什麼都愛計較。

您認為,天主教和其他宗教有何不同?

我是基隆人,從小接觸到的民間信仰不外乎「神明保庇好人」、「不能做壞事」之類的勸言。感覺上,大家拜神明無非就是求得護佑,所謂「有拜有保庇」。例如我的阿嬤,不管我要做什麼重要的事,例如考試、當兵,她都會先抓我去廟裡拜拜,就是求個心安。
現在想來,民間宗教的信眾好像都在向神明「要」些什麼:要升官、要發財。天主教徒卻常常想,如何才能多付出一點、多貢獻一點。我現在向天主祈禱,只會祈求天主賜我內心平安,讓我懂得付出、懂得珍惜,不會祈求升官發財。
在我童年的印象中,老一輩的人禁止我們接觸基督宗教,他們怕小孩子去了教會,長大後不會孝敬他們,當然他們的想法是錯的。我們有了信仰,反而會更懂得照顧長輩。

您認為,天主教人數無法增加的原因為何?


在傳教方面,我覺得天主教似乎太注重禮儀的傳統,比較受限。我認為應該花更多心思,讓彌撒和道理更加平易近人、融入社會,讓現代人能夠了解。
記憶中,民間信仰的節慶氣氛都充滿歡樂,像是迎媽祖、七月半…大家總是很期待。「節慶」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可是不知為什麼,我們的教堂裡就是少了一分歡樂的氣氛,很少看到年輕的面孔,教堂也總是大門深鎖。看看民間的廟宇,我們何時看過它關上大門?總之,如果我們能使上教堂成為大家每個禮拜所期待的事,就像小孩子盼望過年一樣,那我們就成功了!

【二】

吳蘭英(62歲,花蓮豐濱人,阿美族)
生活中的困難很多,
有時我想到不愉快的事情,就依靠天主。

請問您當年如何成為天主教徒?

我是十六歲領洗的。當我還是小孩子,村子裡已經有天主教了,那時是顧向前神父在我們村子裡傳教,他還編了一本《阿美語-漢語字典》,還有阿美族的彌撒經本。
我小時候常去天主教會。那時,想要領洗要先背「要理問答」,還要「口試」,很難!我第一次沒通過,神父說:「妳要加油,明天再來。」他好像故意考驗我喔(笑)!後來那天晚上我都睡不著,還做了一個夢,夢到穿白衣服的耶穌,長得跟教堂的耶穌很像囁!那時我想,耶穌都到我夢裡來了,怎麼我還考不上?第二次我再去考,好緊張喔!頭都昏了…後來神父說我通過了,可以領洗了,我好高興喔!很安心啦!沒有領洗好像心裡就沒辦法安心。我們那時聽了道理,就覺得耶穌在我們心裡,在照顧我們…

成為教友這麼困難,為什麼還是想領洗?

因為我很喜歡去教會,我們年輕人在教會一起打籃球、跳舞、參加活動…我不喜歡待在家裡,因為爸媽一直要我們工作,放牛啊、種田啊…那時候很苦,很窮啊!連國中也沒有去讀。神父會教我們天主的道理,還教我們用羅馬字讀阿美語!

您的家人也是教友嗎?

我領洗之後的幾年,我跟媽媽、姐姐們說:妳們也應該去教會,不然妳們要信什麼呢?後來我媽媽、姐姐們也跟著我領洗了。我先生是瀋陽人,已經過世很多年了,他雖然不是教友,可是他不反對我去教會。後來,我一直鼓勵他領洗,請修女到家裡來講道理,他說:「很好啊,我以後會領洗啦!」可是還是拖了很多年,直到後來他生病,才領洗了。

您何時移居台北?在台北,您如何參與教會活動?

我十九歲時,自己跑到台北來找工作。是偷跑的囁!
自從來到台北,我就是一直去南港成德堂望彌撒,那時已經有原住民團體,有住在南港的,也有住在汐止、內湖的,其中很多是我們家鄉豐濱來的,也有從光復鄉來的。彌撒後我們都會練歌,每個禮拜三晚上,我們輪流到不同人的家一起祈禱,如果誰家裡發生事情,像是生病、死亡,我們也會去他家一起祈禱。可是,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去教會了,沒有辦法啦!神父編的阿美語聖經和彌撒本,很多阿美族年輕人都看不懂了。

信仰對您的意義是什麼?

生活中的困難很多,有時我想到不愉快的事情,就依靠天主。我的小孩每天去上班,我也都為她們祈禱。我的家這麼好,就是因為依靠天主。有一陣子家裡遇到事情,我每天回家都哭,後來總算慢慢度過了,就是依靠天主,天天祈禱。

【三】
陳渝雯(21歲,輔大經濟系,曾任全國天主教大專同學會會長)
畢業後,我可能不會像以前那樣的投入教會。
我開始思考:到底信仰在我的生活中應該定位在哪裡?

您是如何成為天主教徒?

大專聯考放榜前的暑假,好友邀我去萬大路的玫瑰堂。在那裡,有位輔大的姐姐邀我們參與苗栗南庄的原住民服務,我們就去了。那次的經驗非常特別,我第一次發現我可以跟小朋友對話,可以帶領小組。
很巧的是,我後來真的考上輔大經濟系,但我常覺得跟系上同學有種疏離感。雖然有朋友,但是沒有非常契合的人,總覺得彼此的價值觀不太一樣。後來,學長姐安排我跟陳宗舜神父聽道理,到了大二,我就領洗了。
其實,我在領洗前也考慮了很多,比如說,我爸媽都不是教友,他們能否接受?領洗會不會只是一時的熱忱?那時候心裡有一點擔心。但是,玫瑰堂的神父、修女們告訴我,假如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去找他們,他們給我一種很安心的感覺。

請分享您參與天主教大專同學會的經驗。

參與大專同學會,使我得以擁有許多成長和學習的機會,我也希望這個團體帶給更多學弟妹同樣的美好感覺,因此,我後來接任輔大分會的副總幹事。後來,我也參加了陶成營,認識了許多其他學校的同學,也擔任北區區會的幹部。在隔年的全國大會上,當時的會長邀請我參選下一屆會長,我答應了。當選總會會長的那一年,我是三年級。
擔任會長的那一年,有好的經驗,也有不太好的經驗。其實在當選會長之前,我覺得自己的個性似乎缺乏領導的魄力或是清晰的思維。可是當我進入之後,發現團體的包容度很大,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來做事。但是,我有時還是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會否定自己,覺得我並不是那麼適合領導別人,開會時,常會有人不能來…總之,我感受到一些挫折。

您如何看待這些負面經驗?

或許我曾經遇到一些不好的人或事,但我告訴自己,我應該要用信仰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事情,其實不只是在教會裡發生,而是有「人」的地方都會發生。參與同學會,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價值和能力,這是我過去的成長經驗裡面所沒有的。
現在,我快要畢業了,也很少參加同學會的活動。當年跟我一起參加同學會的人,也比較少聯絡了。畢業後,我還是會參加彌撒,但很可能已經沒有機會像以前那樣的投入。於是我開始思考:到底信仰在我的生活中應該要定位在哪裡?信仰和生活要如何去連結?或許我需要常常去「充電」吧!

【四】
阿厚(34歲,嘉義人,非教友)
我覺得天主教很好,
但如果當初不是由國民黨帶過來的,就更好了!

請談談您對天主教的印象?

我是嘉義人。小時候,我們村裡沒有教堂,我對天主教也沒什麼印象。十二歲那年,我媽媽聽別人說教會辦的學校很好,而且不會打學生,就把我送去天主教中學就讀。但她錯了,因為我數學太爛,偏偏數學老師會打人。那時,我們全班只有一個教友,她的爸爸是山東人,而學校的修女都是外省人,所以我一直有一種印象:天主教徒都是外省人。
那時學校有安排宗教課,有一位修女在上課時告訴我們:天上的星星都是天主造的,這就是為什麼它們不會撞在一起。那時,我覺得她根本是在胡扯,因為我是從小讀百科全書長大的,她沒有辦法說服我。反而當我比較老了以後,開始覺得當時修女講的也有其道理…

您是如何開始讀聖經的?

大學時期,因為想把英文學好,就開始讀英文聖經。那時的感覺是:它實在太特別了!例如在新約福音中,耶穌到稅吏匝凱的家的那一段(《聖經‧路加福音》第十九章1-10節),講得實在是太好了!總之,福音中的很多章節都很有「煽動性」,不是街頭運動的那種煽動性,而是煽動到內心。更重要的是,它一直對當權者、有權力的人提出質疑,這是與同時期中國著作的最大差別。
在今天來看,福音還是很有意義。因為在台灣的某些關鍵時刻,天主教會也沒有站出來質疑當權者啊!比方說台灣在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長老教會就出來發表了一份「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天主教會卻是一片安靜,靜得像石頭一樣。當然,天主教做了很多社會、文化工作,創辦了很多醫院、慈善機構等等,但是這種社會工作和我說的那種又不太一樣,兩種都很重要。

您是否曾考慮領洗?

我曾經考慮過領洗,因為天主教的道理很吸引我,另外我也看到一些神父和修女為勞工、原住民等弱勢群體服務,使我覺得天主教真的很好。很多外籍神父到原住民部落去傳教,花很多時間學習當地的語言,我也很敬佩他們。例如在大學時代,有一位外國神父曾用台語問我:你覺得在台灣應該說台語還是國語?我回答:「國語,因為統一的語言比較好溝通。」他沈默了一下,又問我:「可是,如果台語不能在台灣說,那應該在哪裡說?難道是美國嗎?」當時,他的話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但是,我後來參與彌撒、教會活動的經驗,又使我覺得天主教好沉悶,好像什麼都很老,又好像什麼都不想做。更重要的是,我總覺得那裡的人都跟我不同,包括語言、文化背景都不一樣,總覺得格格不入。考慮之下,還是打消了領洗的念頭。總之,我覺得天主教很好,但如果不是由國民黨帶過來的就更好了。


 

June LEE (李禮君)

Former Managing Editor of Renlai Monthly (2004-2009). Board member of the Taipei Ricci Institute.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23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