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發聲」是民主的最基本價值

by on Friday, 03 September 2010 Comments

1980年代中期以來,台灣媒體日益開放,媒體的控制迅速地從「黨國」轉到「資本」之手。

 
媒體亟需改革

在缺乏多元、平等的媒體政策規劃下,市場成了叢林,媒體經營者必須面對市場小、媒體多的市場結構,不斷挑戰傳統媒體倫理的底線,同時降低成本以求生存。因此,我們看到部分媒體品質低劣、內容無創新,嘲弄與欺凌弱勢者,甚至在公共議題的監督與討論上,呈現近乎無能的狀態。

世界各國改革媒體的策略與行動大致可分為兩個面向,一是監督與改造媒體,另外則是公民自己作媒體。前者大多是由公民團體透過監督媒體表現與相關政策改革媒體;而後者則由發展另類或公民媒體,自己生產被主流媒體忽略或扭曲的訊息,不僅讓弱勢發聲,突破主流媒體的封鎖,甚至有機會促成主流媒體與社會對某些議題的關心。

台灣公民改革媒體的力量越發蓬勃,媒體問題雖未因此減少,但卻緩慢改進中。另一方面,隨著網路的發展,另類媒體與公民新聞近年來也日漸興起,不論是樂生保留運動、野草莓學運,以及近日苗栗大埔「怪手進入良田」等事件,公民媒體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公民媒體興起

不過,「公民新聞」並不是什麼太新鮮的玩意兒。在台灣資訊受制於黨政軍的年代,黨外雜誌、另類錄影帶、第四台、地下電台都是公民發聲的另類或非法的管道。當時,這些公民媒體不僅冒著生命危險對政治體制提出嚴厲批判,也在街頭、在災區、在農村、在工廠,紀錄台灣底層生活及社會運動的發展,同時作為政治與媒體抗爭的工具,並呈現了邊緣與非主流色彩,讓不受社會重視的原住民、勞工、婦女、同性戀等群體自主發聲。

事實上,任何的社會改革運動都必須清楚知道,改革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什麼?而改革媒體不只是要讓媒體「更好」,更要透過媒體改革,實踐多元、平等的民主價值。

媒體問題多樣而複雜,不能只是監督、防堵或糾正主流媒體的不當作為。相反的,必須更戳力使媒體符合正義、民主、多元的基本價值。進一步來看,媒體批判與弱勢發聲,是分進合擊的媒體改革路徑。前者是針對強勢群體的意識形態控制進行批判與改革,但回到弱勢群體,則要強調爭取表達權,落實真正的多元與民主。其共同的目標在於尋求媒體與社會群體的多樣與自主面貌。因此,思考媒體多樣性與社會正義的問題,便不能忽略如何促成弱勢自主發聲,重返公共領域的重要面向。

 

確立改革目標

台灣媒體改革將往那裡走?最好的狀況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不同的位置、不同立場都能提出各自對媒體發展的看法。但無論如何,作為社會運動者仍必須不斷反思與釐清「改革的目的及終極關懷是什麼?」對我們而言,媒體改革不只是為了「媒體」,而是為了透過它,建立更符合多元、平等的民主社會。

「弱勢發聲」是民主的最基本價值。我們習慣於少數服從多數的思維,卻忘了多數尊重少數,尊重差異是民主社會最基本的條件。在黨國及資本控制的政治與媒體環境中,弱勢者被污名,人民被阻隔於公共之外,無法理解公共事務,更無權影響公共決策。媒體改革要讓人民有能力突破政商控制的媒體迷障,在平等的條件下有能力對公共事務發言,不僅能多元再現,還能影響公共決策,作自已及社會的主人。換句話說,媒體改革要透過文化鬥爭的方式,讓人民重返公共領域,這是未來該走的重要路徑。

 

攝影/kaurjmeb

本文亦見於2010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4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enla Kuang (管中祥)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74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