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Friday, 29 June 2012

關曉榮 八尺門系列 1984(《人間》創刊號封面)

1985年創刊的《人間》雜誌,

揭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真相、打開了許多卑微的角落。

這種報導攝影的形式,不僅僅是介入社會,更撼動了人心。

二十幾年過去了,媒體形式日新月異,但報導攝影卻顯得日漸沉寂。

《人間》創刊號的封面故事報導者關曉榮,與剛開始嘗試報導攝影的林怡廷,

他們如何思考手上握住的相機和筆?

面對時代的轉變,他們又是如何看待自己?

一個30歲的年輕人,卻有著古典的心靈,

為了得到一本自己想讀的攝影刊物,押上身家辦雜誌,

堅持按快門前先有觀點,《攝影之聲》為思考的攝影魂而生。

李威儀

1982年生,《攝影之聲》雜誌主編,攝影創作者。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中山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碩士。2011年創辦《攝影之聲》,在台灣出版,並於香港、中國大陸、日本、法國設有發行據點。


 

 

雖然不少媒體都已問過,但還是請你介紹一下自己,以及《攝影之聲》的創刊。

撇下「人權醫師」的美譽光環,經歷大風大浪的陳永興,選擇以後山小鎮的天主教醫院做為醫者生涯的終站。在那裡,他正在逐步實現一個巨大的夢想:為台灣社會的年長者,打造一間最體貼的理想醫院。

 

chen07_copy

陳永興(配圖07)

羅東聖母醫院院長,精神科專科醫師。

70年代組織「百達山地服務團」,深入原住民鄉;於台北市立療養院服務期間,為全台第一批進行精神醫療機構與人力普查的先驅之一。80年代與鄭南榕等人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曾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第二屆國民大會代表、第三屆區域立法委員、高雄市衛生局局長、高雄市立聯合醫院院長、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院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副教授。

 

 

我是高雄人,是一位精神科醫師,但這輩子做過很多工作。

 

過去人們認識我,可能是因為我在八○年代投入政治民主化運動、推動二二八事件平反;在九○年代擔任過國大代表,又在花蓮當選過立法委員。後來,我回到家鄉高雄擔任衛生局長,執掌過公立醫院;此外也重返校園,教了幾年書。

 

現在,我是羅東聖母醫院的院長。如果沒有意外,這可能是我行醫生涯最後一分事工。

 

上帝帶來生命轉折

兩年半以前,天主教靈醫會會長呂若瑟神父來到台北醫學大學找我。他問我能不能到聖母醫院服務?一開始,我以為他們缺少一位精神科醫師;沒想到,他們要找的竟然是一位院長。

 

起初我有點猶豫,一來我不是宜蘭人;二來我近年雖然受洗成為基督徒,但畢竟不是天主教徒。這樣子的人,適合到地方上的天主教醫院,扛起院長的重責大任嗎?呂神父或許看出了我的顧慮,他知道我一直都很關注偏遠地區和弱勢族群的醫療問題,所以只建議我:「你來看看,也許會喜歡。」對於信仰,他則是笑說:「沒關係,其實我們有同一個上帝!」

chen03_copy

天主教靈醫會的外國會土,多年來無私守護台灣人的健康;如今他們逐漸凋零,急待年輕的本土醫護人員繼續接棒。(照片提供/羅東聖母醫院募款中心)

墓園見證無私奉獻

認識之後,我知道這些來自義大利的靈醫會神父、修士和修女,已經在台灣奉獻了六十年;除了開設醫院,也做很多社會服務的工作。在過去沒有健保的時代,聖母醫院幫助了宜蘭地區很多窮苦的病人和弱勢族群;直到今天,仍有巡迴醫療車到南澳、大同兩個偏遠的原住民地區,為居民提供醫療服務。

 

在羅東附近的丸山,除了有靈醫會過去照顧結核病人的療養院,還有一處小小的墓園。靈醫會的會士和修女從義大利來到台灣,幾十年一直沒回家,過世後,就埋葬在這片他們用愛心灌溉的異鄉土地上。墓園裡的景象讓我非常震撼,而且我注意到其中有一個空位,心想:「難道是上帝的呼召?祂希望我來這裡,將這個位置留給我。」所以回到家我就跟太太說:「我可能要到羅東去工作了。」

 

我太太一開始非常不解,她問:「你為什麼要跑那麼遠?」我回答說:「靈醫會的神父、修士和修女,從義大利到台灣都不覺得遠;我只是從高雄到羅東,又算什麼?只要有感動,就不遠。」就這樣,我來到了羅東。

chen04_copy

高齡醫療面臨挑戰

我來了之後發現,聖母醫院的服務對象中45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占67%;65歲以上的年長病患也高達37%。我每天一早在醫院裡巡視,總會看到許多坐輪椅的老人家在等電梯。他們要上五樓的復建科做復建,而坐輪椅當然沒辦法爬樓梯;但一部電梯最多只能容納兩部輪椅,既對老人家不方便,也對其他病人造成困擾。

 

台灣醫院的設計很少特別考慮老年病人的需要;現在社會快速老化,老年人口增加很快,勢必會開始出現問題。老人家就醫常常一次需要看好幾科,但他們也許不會使用電腦掛號,甚至不認識字,需要更多協助;此外,醫院內的動線和指示對老人家來說,一來或許不夠清楚,二來各門診和檢驗單位可能過於分散,讓他們疲於移動奔波。要在這樣的空間裡看病,確實太辛苦。

 

對此,聖母醫院近年來已做出不少改善,也通過了國民健康局的「老人親善醫院」認證。我們在醫院大門口設有愛心鈴和輪椅志工;在掛號櫃檯有老人特別窗口;對掛號系統也做了改進,不管老人家要看幾科,都只需要掛一次號;其他包括扶手、安全措施、急救措施,甚至降低高度的公共設施,當然也都俱全。

 

然而,為了更全面迎接高齡化社會可能帶來的醫療挑戰,我們決定更進一步,在聖母醫院邁入六十周年之際,蓋一座整合老人醫療需求,專為年長者而設計的老人醫療大樓。

 

台灣愛心溫暖回應

這座大樓將有五千坪左右的空間,其中包括完整的復建設施、老人整合性門診、老人特別病房、長期照護的護理之家,以及失智症患者的專門病房。我們企圖將老人的醫療需求都整合在同一棟建築物中,針對空間動線和安全考量,為老人家做最好的安排。

 

要興建這座大樓,總共需要五至六億的經費。聖母醫院雖然累積了數十年的好名聲,服務量一直很大,實際上卻長期處於虧損狀態。一年半前我提出這個構想,呂神父嚇了一大跳,他問:「雖然現在收支已能平衡,但也沒什麼盈餘,錢要從哪裡來?」

 

過去五、六十年,靈醫會以世界各地的捐款勉力撐住醫院的營運;但現在台灣已不是落後國家,不太可能再向海外募款,只能靠台灣人自己。為了這項計畫,羅馬總會甚至派了三位財務專家來台,他們也問:「在台灣,真的能做到這樣的募款嗎?」

 

當時我說:「我們很有信心。台灣社會有很多有愛心的人,也已經有能力去幫助需要被照顧的人。」結果讓人感動又感謝:天主知道我們的需要,台灣社會也給予我們溫暖的回應;到目前為止,我們已募到三億多元。今年七月聖母醫院慶祝六十周年的同時,老人醫療大樓也將破土動工。後續兩年多的時間,只要大家繼續支持,應該就可以順利完成。

 

記取貢獻回饋長者

台灣今日的繁榮是靠現在七、八十歲這一代人的貢獻。他們過去努力為台灣打拚,創造了經濟的快速發展;現在他們老了,卻被放在角落,好像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需要。我認為,台灣社會現在應該有能力回饋他們。

 

另一方面,包括聖母醫院在內,許多教會醫院過去靠外國人幫我們照顧病人。這些人如今都老了,就跟台灣社會一樣,一起老化。我們現在應該要扛起照顧自己老人家的責任,也是對這些人來台奉獻多年的一種回饋。

 

但是台灣目前並沒有老人醫療的專門機構。當然,我們也許不一定需要老人醫院,但我認為每家醫院至少都應設有老人醫療專區。聖母醫院這項計畫不只是為了宜蘭的老人家,也希望能為其他醫院起帶頭作用。例如花蓮、台東、澎湖、雲林、嘉義這些偏遠或農業縣市,青壯年外流很嚴重,老年人口比例都超過全國平均值,應該優先建立較好的老人醫療設施。

 

chen05_copy

醫療人才分布不均

好的老人醫療設施除了空間,還需要很多專業人力。不管是醫師、護理人員、照護員,聖母醫院目前也積極安排員工到一些做得很好的機構受訓、觀摩,看看別人怎麼照顧老人家。

 

儘管如此,人才仍是宜蘭地區醫療品質提升的一大隱憂。包括聖母醫院在內,宜蘭有兩家規模不小的區域型私立醫院;又有正在轉型為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的署立宜蘭醫院,如果單看病床數和人口的比例,可能覺得宜蘭醫療資源不虞匱乏,但是如果看醫師的數量,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過去宜蘭、花蓮、台東都叫「後山」,交通不便,醫療資源確實欠缺,要召募醫生也不容易。現在雪山隧道通了,到台北只要一個鐘頭,看起來很方便,可是要請一個醫生卻還是很難。台灣每年培養1300位醫學系畢業生,其中絕大多數都留在都市裡的大型醫學中心;更別說因為外在環境的制約,年輕醫生普遍不願意投入比較辛苦的科別。台灣的醫療人力資源並非「不足」,而是「分布不均」。

 

交通變方便了,反而是病人要跑出去比較簡單。現在的宜蘭人,如有就醫需求就能往台北跑,然而還是有許多地方是交通到不了的。南澳、大同這些偏遠鄉鎮到羅東仍得要數小時;碰上天候不佳,交通中斷,我們的醫護人員必須上山,常常三、四天都不回來。基礎醫療的城鄉差距,正在持續擴大。

 

外來本土終成一家

我們無法一廂情願期待年輕人犧牲奉獻,必須在制度上提供他們合理的工作環境。然而,身為一位研究台灣醫學史的人,我還是很尊崇許多偉大的前輩醫師,總希望透過他們的故事,來教育醫學院的新生代。

 

過去,聖母醫院有一位來自斯洛維尼亞的范鳳龍(Janez Janež)醫師──宜蘭人都叫他「Oki大醫師」──他在這裡服務了39年,開過八萬多台手術,每天在開刀房十幾個鐘頭,全年無休,也從來沒有回家。他過世之後葬在宜蘭,竟然有好幾千人前來悼念送葬。

 

如果要現在的醫學生以此為榜樣,恐怕是太困難了。但我們仍然要明白:正因為有這些默默奉獻、播灑種子的外籍人士,台灣的現代醫學才有今天的發展。台灣社會需要認識這些歷史,從這些「外來」者身上重新去思考「本土」,才能更深刻體會醫學的精神和意義,進一步提升醫療品質,甚至全體台灣人的生命品質。

 

圖一攝影/Alex E.Proimos

Button_RED

cover95little

七月─按下人間快門

Button_RED_2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伴隨著養生的風潮,進補在台灣社會也蔚為風尚。然而,現代人需要的不只是食補,而是從生活經驗、教育學習中得到更多資源,以充實人生的各種需求。

 

美國名總統約翰甘迺迪,1960年在哈佛大學演講時提到:「真理最大的敵人經常不是謊言,而是充滿說服力、牢不可破但卻不切實際的迷信(Myth)」。

每個社會都有難解的政治習題。一個保守反動的政團,竟能連續執政超過半個世紀,改變,從哪裡始有可能?1.0 → 2.0 → 3.0,大馬公民在街頭逐步自我更新,他們漸漸發現:選舉改革,不只為了選舉;族群攜手,政治才有希望。

 

馬來西亞是個族群多元、文化更多元的複雜社會。政治局勢雖相對穩定,但代表保守勢力的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簡稱「國陣」)(註1)自1955年成立,1974年改組後,就長期把持政權,終致政府弊端叢生。

 

2008年3月,大馬舉行第12屆全國大選,儘管國陣依然勝選,成績卻是前所未有的差,在野黨聯盟歷史性地取得五個州政權。事實上,大馬公民力量正在凝聚,近年來曾有過各種不同訴求的遊行集會。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2007年11月至2012年4月之間,先後三波,要求建立公平和乾淨選舉制度的「Bersih 運動」浪潮(註2)。

片名:《今晚誰當家》(Carnage)
導演: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 )
出品年份:2011年
上映時間:2012年05月

 

我們借自命運的火把終究要歸還給黑暗

和寂靜相比我們的聲音就像毛刺

像噪音沒有合法的權利,暴露了我們的存在

像陰暗的詛咒,來自無法探明的樹林內部

──馬永波〈山中談話〉

 

《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
2011年12月
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著
杜國清譯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我是不懂法文的,所以也不敢說自己讀過真正的波特萊爾。

對我來說,翻譯就是藉由微弱燈火投影在柏拉圖洞穴上的影子,我們無法目睹原詩的真正樣貌,只能藉由影子來揣測臆想。然而縱使真實不是我們所想,但詩意仍踏實地存在於我們內心,這種跨越語言障礙的感動是假不了的。

Friday, 29 June 2012 11:53

Got Beef with President Horse?


Is Ma Yingjiu truly the son of Satan?

Upon being reelected in the 2012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is January, Ma Yingjiu (or Horse England Nine1, as one of my former students called him), must have felt the calm satisfaction of a job well done. He had just defeated a fairly strong opposition by a very tight margin, and would have four more years of control to shape Taiwan the way he saw fit. Little did he know that just five months down the line, he would be the target of (almost) everyone’s criticism.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96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