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Friday, 20 April 2007
Friday, 20 April 2007 10:12

「绿岛永续园区」规划者

想像岛屿过去、未来,倾听海潮声响,渐行渐远…

惊奇是最伟大的哲学情感

六年来因为规划「绿岛人权纪念园区」进出火烧岛(绿岛)无数次,陪伴政治犯前辈从空中俯瞰台湾东部山海,寻访火烧岛遗址、寻找户政旧籍、办理活动,或拜访宛如乡亲的岛上居民。岛上独特景致、美丽山海、迷人海洋,令人遐想哲人柏拉图的话语:「『惊奇』是世上最伟大的哲学情感。」
惊奇的确是探索生命与自然,令人难忘的第一道碰触的火花,它的光不断的并发,如果探索持续,岛屿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人、事、物,在大自然怀抱里,有著数不尽的惊奇发生,用现代的话说:那种惊奇是「永续」的本质之一:取之自然、用之自然。怎么说呢!

毁弃恶魔之岛的污名吧!

二○○一年五月初访绿岛,日正当中阳光辐射在一片如废墟般的围墙监狱,铜墙铁壁的钢筋混泥土监狱在大自然威力下,逐日败坏,梭巡在这曾经血泪交织的场域,仰望蓝天碧海闪过一念:让大自然恢复它的气息吧!毁弃这一切恶魔之岛的污名吧!
面海靠山封闭地形,成为孤岛绝佳的拘禁人类的场所,这是人对人监控、隔离的思维,不是人对大自然关爱的想法。这个地区从一九五一年起到一九八七年解严,拘禁政治犯超过三千人以上,被禁锢的不只是千万年岁月,被监视的众多灵魂,至今却仍然发光、发亮,足以表徵台湾二十世纪下半叶,人类受压迫、对抗,激发可贵精神的文明见证地,它的精神表徵有著冷战世界史的亚洲意义。如今,广大的海岸地还有许多不同时期的监狱、集中营房舍、咾咕石房、围墙等等,使用中的「绿岛技能训练所」仍然看得到法务部监管的人犯外出劳动。
到山上著名的观音洞抽到一支下下签,而后,理性思维常常穿越、回归感知的世界,激起心智的考验,预告规划的挑战从此开始,人需要敬畏、谦卑面对未知世界,再坏的环境,都不会比戒严年代台湾社会恐惧的世界,令人无助。

从根本解放人存在的意义

规划者常常不知不觉走向描绘图面的设计想像,无人能免,台湾规划界常常被讥为「规划规划、墙上挂挂」名实不符的形式主义,这种无形中被驯化的思维,更大的可能来自社会长期而集体的思想禁锢,自我划地圈限。规划设计的理性逻辑思维、计量想法,遮蔽了人们无穷无尽创意想像的可能,我们岛屿的大地处处留下这样的过去莫名建设形貌的伤痕,不就是今日我们必须勇于面对什么是「永续」生命、「永续」环境的现实挑战吗?
「绿岛人权纪念园区」规划本质的不同,在于反转思想禁锢年代的人类追求真理、善美的虚无、无助。从根本解放「人」存在的终极意义,这是生命哲学命题,更是生命实存的喜乐、丰盛的实践,需要从人、环境、场域的起源探索。
绿岛为什么没有原住民,而相近的兰屿却以雅美人著称,汉人移民绿岛两百年至今,南岛史前人类在岛上的遗址仍待探究,「绿岛人权纪念园区」碰上了诸种理想、现实的课题:南岛文化、历史人权、岛屿生态、永续愿景、观光现状,它考验关心永续思维的每一个人,梦想可以逐步实践,全然决定于内心的强烈意愿,集体作为。行政院正在研议将绿岛设为国家公园,我们更期待园区按照世界文化遗产高标准的操作、世界和平博物馆的理想,一步一脚印去实践。

永续台湾,就从绿岛开始!

您可以想像,五十多年前完成一把小提琴的取材,全部来自火烧岛上吗?我们也许会用「怎么可能」来质疑这是传说,恰如今天,我们怀疑「永续」想法和作法的可能性,现实困难重重。但是,故事不仅止于此,传说中著名小提琴家胡乃元幼年第一把琴是父亲胡鑫麟(眼科医生,在绿岛新生训导处十年)回到台湾后请仍在绿岛的难友所制作。我陆续看到了四把绿岛牌的小提琴,相貌各殊,却有如班雅明所指「灵光」(aura)般发出灵魂深处的光采,追索这样的故事轨迹,也需要「灵光」般的心智,就如同「永续」的志业,需要不懈的精神。
几年来,绿岛因著岛屿旅行的发烧,带来涌浪般的观光人潮(每年四十万游客)。如何使它成为一座兼具生态保育、人权发光的世界知名岛屿,绿色实践的永续概念——绿建筑、再生能源等等,应用于居住、交通、水电、观光所需的多种可能。绿岛有机会成为一个典范,西太平洋一个真正绿色、希望的岛。建设绿色永续台湾,就从绿岛开始吧!在绿岛山上漆黑的夜晚,人们会惊觉夜空如此的神秘又亲近,有多么久!人们遗忘了全黑的独处,岛屿大地的声音贯穿海洋,海涛渐近…
我们祈愿,我们承诺,我们行动。

-------------------------------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5_Tzao_Chin_Rong_ch.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10:10

「綠島永續園區」規劃者

想像島嶼過去、未來,傾聽海潮聲響,漸行漸遠…

驚奇是最偉大的哲學情感

六年來因為規劃「綠島人權紀念園區」進出火燒島(綠島)無數次,陪伴政治犯前輩從空中俯瞰台灣東部山海,尋訪火燒島遺址、尋找戶政舊籍、辦理活動,或拜訪宛如鄉親的島上居民。島上獨特景緻、美麗山海、迷人海洋,令人遐想哲人柏拉圖的話語:「『驚奇』是世上最偉大的哲學情感。」
驚奇的確是探索生命與自然,令人難忘的第一道碰觸的火花,它的光不斷的併發,如果探索持續,島嶼所曾經發生過的一切人、事、物,在大自然懷抱裡,有著數不盡的驚奇發生,用現代的話說:那種驚奇是「永續」的本質之一:取之自然、用之自然。怎麼說呢!

毀棄惡魔之島的污名吧!

二○○一年五月初訪綠島,日正當中陽光輻射在一片如廢墟般的圍牆監獄,銅牆鐵壁的鋼筋混泥土監獄在大自然威力下,逐日敗壞,梭巡在這曾經血淚交織的場域,仰望藍天碧海閃過一念:讓大自然恢復它的氣息吧!毀棄這一切惡魔之島的污名吧!
面海靠山封閉地形,成為孤島絕佳的拘禁人類的場所,這是人對人監控、隔離的思維,不是人對大自然關愛的想法。這個地區從一九五一年起到一九八七年解嚴,拘禁政治犯超過三千人以上,被禁錮的不只是千萬年歲月,被監視的眾多靈魂,至今卻仍然發光、發亮,足以表徵台灣二十世紀下半葉,人類受壓迫、對抗,激發可貴精神的文明見證地,它的精神表徵有著冷戰世界史的亞洲意義。如今,廣大的海岸地還有許多不同時期的監獄、集中營房舍、咾咕石房、圍牆等等,使用中的「綠島技能訓練所」仍然看得到法務部監管的人犯外出勞動。
到山上著名的觀音洞抽到一支下下籤,而後,理性思維常常穿越、回歸感知的世界,激起心智的考驗,預告規劃的挑戰從此開始,人需要敬畏、謙卑面對未知世界,再壞的環境,都不會比戒嚴年代台灣社會恐懼的世界,令人無助。

從根本解放人存在的意義

規劃者常常不知不覺走向描繪圖面的設計想像,無人能免,台灣規劃界常常被譏為「規劃規劃、牆上掛掛」名實不符的形式主義,這種無形中被馴化的思維,更大的可能來自社會長期而集體的思想禁錮,自我劃地圈限。規劃設計的理性邏輯思維、計量想法,遮蔽了人們無窮無盡創意想像的可能,我們島嶼的大地處處留下這樣的過去莫名建設形貌的傷痕,不就是今日我們必須勇於面對什麼是「永續」生命、「永續」環境的現實挑戰嗎?
「綠島人權紀念園區」規劃本質的不同,在於反轉思想禁錮年代的人類追求真理、善美的虛無、無助。從根本解放「人」存在的終極意義,這是生命哲學命題,更是生命實存的喜樂、豐盛的實踐,需要從人、環境、場域的起源探索。
綠島為什麼沒有原住民,而相近的蘭嶼卻以雅美人著稱,漢人移民綠島兩百年至今,南島史前人類在島上的遺址仍待探究,「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碰上了諸種理想、現實的課題:南島文化、歷史人權、島嶼生態、永續願景、觀光現狀,它考驗關心永續思維的每一個人,夢想可以逐步實踐,全然決定於內心的強烈意願,集體作為。行政院正在研議將綠島設為國家公園,我們更期待園區按照世界文化遺產高標準的操作、世界和平博物館的理想,一步一腳印去實踐。

永續台灣,就從綠島開始!

您可以想像,五十多年前完成一把小提琴的取材,全部來自火燒島上嗎?我們也許會用「怎麼可能」來質疑這是傳說,恰如今天,我們懷疑「永續」想法和作法的可能性,現實困難重重。但是,故事不僅止於此,傳說中著名小提琴家胡乃元幼年第一把琴是父親胡鑫麟(眼科醫生,在綠島新生訓導處十年)回到台灣後請仍在綠島的難友所製作。我陸續看到了四把綠島牌的小提琴,相貌各殊,卻有如班雅明所指「靈光」(aura)般發出靈魂深處的光采,追索這樣的故事軌跡,也需要「靈光」般的心智,就如同「永續」的志業,需要不懈的精神。
幾年來,綠島因著島嶼旅行的發燒,帶來湧浪般的觀光人潮(每年四十萬遊客)。如何使它成為一座兼具生態保育、人權發光的世界知名島嶼,綠色實踐的永續概念——綠建築、再生能源等等,應用於居住、交通、水電、觀光所需的多種可能。綠島有機會成為一個典範,西太平洋一個真正綠色、希望的島。建設綠色永續台灣,就從綠島開始吧!在綠島山上漆黑的夜晚,人們會驚覺夜空如此的神祕又親近,有多麼久!人們遺忘了全黑的獨處,島嶼大地的聲音貫穿海洋,海濤漸近…
我們祈願,我們承諾,我們行動。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5_Tzao_Chin_Rong_ch.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10:06

Tsao Chin-Jung: a Dream for Green Island

Graduate of National Chenggong University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department, studied at Taipei Art University Museum research department (2005). He is presently a director of the Professor Chen Wen Cheng Memorial Fund, Vice Director of the February 28 Memorial Museum, prepared the plans for the Green Island Human Rights Memorial Park “Plan for Long term Green Island Tourism.”

Tsao Chin-Jung was born in 1953 and grew up at Jilong Peace Island. In this fishing village, in the course of growing up, he was deeply affected by how the existence of the community was linked to the ocean, but he also saw that the seaports and ocean conditions were worsening. During his four years of college, he investigated Tainan’s historical ruins. He recalls “These recollections made a profound impression on my mind, making me always conscious of the traces of Taiwan’s beautiful history But in the Taiwan of the seventies. economy was rapidly growing, government officials had no cultural planning, and village life styles were gradually changing.”

In the 70’s and 80’s there were rapid social changes in Taiwan. In 1979 the Beautiful Island Incident happened. In 1980 the Lin Residence killing occurred, shocking every one here and abroad, including Tsao Chin-Jung. He began in his free time on his own accord to be concerned about Taiwan politics. After martial law was lifted, he and his wife started an industrial design company, and continued to participate in every kind of civil activity.

Beginning in 2001 Tsao Chin-Jung became spokesman for the Green Island Human Rights Memorial Park project. He was the main convener of “The road to human rights: a retrospect show of Taiwan’s democratic rights”. He also helped the Taiwan Democratic Movement Hall, offering advice for design and planning. Besides all of the above, Tsao Chin-Jung also participated in the 2005 Green Island Music festival.

About the future of Green Island, Tsao Chin-Jung believes that, Green Island having become a popular tourist site, the explosion in the number of visitors is rapidly deteriorating the environment. Because of this the future of Green Island depends on promoting the sustainability of buildings and environment. He hopes to create an international sustainable island demonstrating the preservation and renewal of oceanic ecology.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05_Tzao_Chin_Rong_ch.swf{/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05_Tzao_Chin_Rong.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08:57

他方

同样一个地方,不同的人看,有不同的意义。就拿野地来说,很多人认为那是个死寂的地方,但是对《野地协奏曲》的作者陈煌来说却丰盈而圆满。陈煌以珍视自然环境的观点,写下野地生命的互动,笔调清雅而抒情。他在书中说,野地对垦荒者而言是废物,对经济学家来说是非经济作物,对博物学家来说是生态,但是对野兔而言,野地是家 。
矛盾的是,人类和野兔都向往自己的家屋。野地让我们学习到生物的多样与热闹,但我们总想回到自己的家,可能是因为家屋能为人抵御天上的风暴与人生的风暴 。家象徵了安全感。有的人希望储存与安定,坚守自己的家;有的人希望乘风破浪,处处为家。然而,不管是安定人、悠哉人或是冲锋人,都梦想著一个属于自己的他方,也就是吸引自己背起行囊、探向未知的他方。

神秘岛

《绝地再生》 的时空背景带到二十一世纪的中叶。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大家都重复做著同样的工作,每个人的梦想,就是抽到乐透,前往神秘岛。凡是抽到乐透的人,莫不欣喜若狂,因为神秘岛可以让他们脱离沉闷单调的生活。没想到,抽到乐透却是踏上死亡之旅;没想到,他们只是复制人,提供真实世界本尊的备用器官;没想到,当男女主角找上本尊时,真实世界的人希望置他们于死地。
他方对这群复制人来说宛如香格里拉,让他们终日梦想著好运,他方变成了恶梦。

他方与宝藏

巴西作家保罗.科尔贺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这本小说里,告诉大家一个牧羊少年到他方寻宝而吃尽苦头的寓言故事。
牧羊少年原本很满意自己的生活。有一个晚上,当他带著羊群到一个荒废的教堂停留一晚时,就在一棵无花果树旁,他梦到有人对他说:「在埃及金字塔旁,你可以发现宝藏。」
经过几番挣扎,他卖了终日与他为伍的羊群,离开熟悉的栖息地与喜爱的书本,还有令他心仪的女孩。他坐船来到西班牙的对岸北非,才到港口不久,他的钱就全部给人骗走了。他又脑又怒。他想念以前的生活,不过还是想办法适应港口的生活,帮一个商人做生意。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他存够了旅费,千辛万苦地横越了撒哈拉沙漠。路上他认识了一位懂炼金术士,听得懂风的语言,也能和宇宙的心沟通。最后,他在金字塔旁的沙地努力地往下挖,想要挖到宝藏。他的举动惹来旁人的讪笑,有人对他说,说他经常梦到西班牙一个荒废的教堂,里面长著一棵无花果树,而且他还梦到这棵树下藏著宝藏。他还反问道:「你以为我会为了这个梦跑到西班牙吗?」
没想到,他的宝藏竟是风中的一句话;没想到,他辛苦来到异乡,原来宝藏在自己的家乡;没想到,他以前就在宝藏上栖息而不自知。不过,现在他懂得宇宙的心,懂得历练也是一种提鍊,懂得在沙漠上认识的女孩才是他等待的人。
因为梦想,牧羊人出发前往他方,裸身迎接风暴。他方充满了险恶、挑战与学习,摧毁单纯的幻梦。因为缘份,牧羊人停留。因为历练,牧羊人懂得自己的根与往后的驻足地。他方变成了这里。

到不了的地方

他方也可能是自我的投射。从影片《雾中湖》 第一幕横移的镜头,我们可以从环境的气氛了解男主角亚历山卓(Aleksandr)的归属。随著亚历山卓醉步前进,我们看到欧式的房舍,心想这里可能是欧洲;随后看到一只骆驼,难道是北非吗?又见到一只大象,应该是南非吧!再往前看,心中的答案换成了澳洲。到后来才发现都不对,原来是亚历山卓喝醉酒,把马戏团的动物放了出来。观者以为世界集中在亚历山卓这里,亚历山卓却不属于任何地方。
亚历山卓离开马戏团后,开著旅行车浪迹天涯。他是个精准的飞刀手,也是个希望脱离既有规则的人:表演时,他可以反抗地心引力,飘在空中,不需要任何支撑。
他找到当飞靶的助手,也找到风琴手配乐,在波兰一站又一站地演出,他的梦想是去巴黎。如果他的助手有足够的信心,如果在邮局上班的安娜(Anna)没有自愿上台,如果亚历山卓的车子没有忽然在她的窗前突然抛锚,如果两人没有在雾中的湖上谈心,那么亚历山卓和安娜就不会相恋。
一个漂泊的人,一个规规矩矩的人,两个人的爱情能得到祝福吗?即使安娜怀了孩子,还是绑不住亚历山卓的心,因为他还是要去巴黎。有一幕说明了亚历山卓与安娜生活轨道的不同属性:飞刀手与风琴手在避雨小屋聊到往事,小屋外是长长的铁轨;一边是暂居的生涯,一边是稳定的轨道。
他方让飞刀手成为目光的焦点,找到自我实现的地方;飞刀手一直要去而到不了的地方──巴黎,是飞刀手才华的栖息地,但也阻绝他与人真正的亲密。
* * *
我们梦想著他方,因他方而梦想。有人认为岁月可以累积历史,而土地可以储存荒野 。我们用什么储存对他方的想像?神秘岛的他方是一个乌托邦,牧羊少年的他方在于回归,飞刀手追寻自我的他方。不管地方对我们的意义有何不同,都希望会有一个你,也有一个他。

【本文图片由联影/联赢提供】
雾中湖》DVD介绍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TheMaster.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08:51

他方

同樣一個地方,不同的人看,有不同的意義。就拿野地來說,很多人認為那是個死寂的地方,但是對《野地協奏曲》的作者陳煌來說卻豐盈而圓滿。陳煌以珍視自然環境的觀點,寫下野地生命的互動,筆調清雅而抒情。他在書中說,野地對墾荒者而言是廢物,對經濟學家來說是非經濟作物,對博物學家來說是生態,但是對野兔而言,野地是家 。
矛盾的是,人類和野兔都嚮往自己的家屋。野地讓我們學習到生物的多樣與熱鬧,但我們總想回到自己的家,可能是因為家屋能為人抵禦天上的風暴與人生的風暴 。家象徵了安全感。有的人希望儲存與安定,堅守自己的家;有的人希望乘風破浪,處處為家。然而,不管是安定人、悠哉人或是衝鋒人,都夢想著一個屬於自己的他方,也就是吸引自己背起行囊、探向未知的他方。

神祕島

《絕地再生》 的時空背景帶到二十一世紀的中葉。在一個封閉的環境裡,大家都重複做著同樣的工作,每個人的夢想,就是抽到樂透,前往神秘島。凡是抽到樂透的人,莫不欣喜若狂,因為神秘島可以讓他們脫離沉悶單調的生活。沒想到,抽到樂透卻是踏上死亡之旅;沒想到,他們只是複製人,提供真實世界本尊的備用器官;沒想到,當男女主角找上本尊時,真實世界的人希望置他們於死地。
他方對這群複製人來說宛如香格里拉,讓他們終日夢想著好運,他方變成了惡夢。

他方與寶藏

巴西作家保羅.科爾賀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這本小說裡,告訴大家一個牧羊少年到他方尋寶而吃盡苦頭的寓言故事。
牧羊少年原本很滿意自己的生活。有一個晚上,當他帶著羊群到一個荒廢的教堂停留一晚時,就在一棵無花果樹旁,他夢到有人對他說:「在埃及金字塔旁,你可以發現寶藏。」
經過幾番掙扎,他賣了終日與他為伍的羊群,離開熟悉的棲息地與喜愛的書本,還有令他心儀的女孩。他坐船來到西班牙的對岸北非,才到港口不久,他的錢就全部給人騙走了。他又腦又怒。他想念以前的生活,不過還是想辦法適應港口的生活,幫一個商人做生意。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他存夠了旅費,千辛萬苦地橫越了撒哈拉沙漠。路上他認識了一位懂煉金術士,聽得懂風的語言,也能和宇宙的心溝通。最後,他在金字塔旁的沙地努力地往下挖,想要挖到寶藏。他的舉動惹來旁人的訕笑,有人對他說,說他經常夢到西班牙一個荒廢的教堂,裡面長著一棵無花果樹,而且他還夢到這棵樹下藏著寶藏。他還反問道:「你以為我會為了這個夢跑到西班牙嗎?」
沒想到,他的寶藏竟是風中的一句話;沒想到,他辛苦來到異鄉,原來寶藏在自己的家鄉;沒想到,他以前就在寶藏上棲息而不自知。不過,現在他懂得宇宙的心,懂得歷練也是一種提鍊,懂得在沙漠上認識的女孩才是他等待的人。
因為夢想,牧羊人出發前往他方,裸身迎接風暴。他方充滿了險惡、挑戰與學習,摧毀單純的幻夢。因為緣份,牧羊人停留。因為歷練,牧羊人懂得自己的根與往後的駐足地。他方變成了這裡。

到不了的地方

他方也可能是自我的投射。從影片《霧中湖》 第一幕橫移的鏡頭,我們可以從環境的氣氛了解男主角亞歷山卓(Aleksandr)的歸屬。隨著亞歷山卓醉步前進,我們看到歐式的房舍,心想這裡可能是歐洲;隨後看到一隻駱駝,難道是北非嗎?又見到一隻大象,應該是南非吧!再往前看,心中的答案換成了澳洲。到後來才發現都不對,原來是亞歷山卓喝醉酒,把馬戲團的動物放了出來。觀者以為世界集中在亞歷山卓這裡,亞歷山卓卻不屬於任何地方。
亞歷山卓離開馬戲團後,開著旅行車浪跡天涯。他是個精準的飛刀手,也是個希望脫離既有規則的人:表演時,他可以反抗地心引力,飄在空中,不需要任何支撐。
他找到當飛靶的助手,也找到風琴手配樂,在波蘭一站又一站地演出,他的夢想是去巴黎。如果他的助手有足夠的信心,如果在郵局上班的安娜(Anna)沒有自願上台,如果亞歷山卓的車子沒有忽然在她的窗前突然拋錨,如果兩人沒有在霧中的湖上談心,那麼亞歷山卓和安娜就不會相戀。
一個漂泊的人,一個規規矩矩的人,兩個人的愛情能得到祝福嗎?即使安娜懷了孩子,還是綁不住亞歷山卓的心,因為他還是要去巴黎。有一幕說明了亞歷山卓與安娜生活軌道的不同屬性:飛刀手與風琴手在避雨小屋聊到往事,小屋外是長長的鐵軌;一邊是暫居的生涯,一邊是穩定的軌道。
他方讓飛刀手成為目光的焦點,找到自我實現的地方;飛刀手一直要去而到不了的地方──巴黎,是飛刀手才華的棲息地,但也阻絕他與人真正的親密。
* * *
我們夢想著他方,因他方而夢想。有人認為歲月可以累積歷史,而土地可以儲存荒野 。我們用什麼儲存對他方的想像?神祕島的他方是一個烏托邦,牧羊少年的他方在於回歸,飛刀手追尋自我的他方。不管地方對我們的意義有何不同,都希望會有一個你,也有一個他。

【本文圖片由聯影/聯贏提供】
-------------------------------------------
《霧中湖》DVD介紹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TheMaster.swf{/rokbox}
Friday, 20 April 2007 08:48

Panzhihua’s dam of gangue

The photos and the accompanying article are available for purchase on
Tale Image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Panzhihua2.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81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