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this page

落難貴族和他的春之頌歌

by on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Comments

一首詩的背後,隱藏了詩人的萬千思緒和他最深的個人體驗……


Le Printemps

 

Le temps a laissé son manteau

De vent, de froidure et de pluie,

Et s'est vêtu de broderie,

De soleil luisant, clair et beau.

 

Il n'y a bête ni oiseau

Qu'en son jargon ne chante ou crie :

"Le temps a laissé son manteau

De vent, de froidure et de pluie."

 

Rivière, fontaine et ruisseau

Portent en livrée jolie

Goutte d'argent d'orfèvrerie ;

Chacun s'habille de nouveau :

Le temps a laissé son manteau.

 

春天

 

時間脫下了他的斗篷,

上頭盡是雨水和寒風,

他換上織錦的衣裳,

於是陽光燦爛、天氣晴朗。

 

穿梭林間的飛禽走獸,

沒有一個不高聲歡唱:

「時間脫下了他的斗篷,

寒風冷雨不再猖狂。」

 

所有泉水、河流和小溪,

都披上一層春意昂揚,

閃著點點銀色的珠光,

大地萬物盡是一片新氣象,

因為時間換了他的衣裳。

 


——查理一世‧奧爾良公爵(Charles d'Orléans, 1394–1465)


這首詩中呈現的是春回大地的典型意象:陽光燦爛、天氣晴朗,放眼望去盡是新鮮的綠意與盎然的生機,整個大自然顯得既漂亮又熱鬧。這首詩乍看之下,和一般以春天為主題的詩作並無太大差異,然而若將其對比作者大半生的遭遇,則詩中那股歡悅平和的口吻便顯得分外得來不易。

查理一世‧奧爾良公爵(Charles d'Orléans)是法國瓦盧瓦(Valois)王朝的貴族。小時他在法國中部羅亞爾地區的城堡裡,過著富有而充滿文藝氣息的生活。不過這樣的好日子在他十五歲時便倏然畫下休止符:他的父親遭到敵對貴族集團派人刺殺,母親過於悲痛而撒手人寰,連他年輕的妻子也因難產而過世。然而這還不是查理人生中最大的劫難——1415年,21歲的他參與英法百年戰爭中著名的亞金科特戰役(Battle of Agincourt),沒想到由大批法國貴族組成的精銳部隊卻不敵英國的步兵與弓箭手,一敗塗地。至於負傷的指揮官查理則硬是被英軍從堆積如山的屍體中找了出來,押解到英國,開始了長達25年的軟禁生涯。

嚴格來說,查理在英國的日子比起當時一般的牢獄生活要好上許多:他既是貴族,對方也待之以禮,雖然行動處處受限,生活資源倒是毫無匱乏,某些英國貴族還邀他到家中作客,享受音樂與文學的交流。即便如此,寄人籬下的生活畢竟苦悶,更別說他在與人飲酒作樂的同時,仍得暗自操心關於籌措贖金的問題。

在這樣的日子裡,查理少時的文藝訓練派上了用場:他不斷寫詩來排遣憂煩。雖然他從很早的時候就開始寫詩,後來回到法國直到七十歲去世前也一直筆耕不輟,但他大部分的作品都完成於被軟禁的這段期間。他熱愛玩文字遊戲,也不吝使用大量的意象和俗語。饒是詩的主題大多是貴族間的談情說愛,他的寫作技巧卻頗為前衛而高明;更重要的是,在那個以拉丁語為尊的時代,他不僅力求用法文寫作,還嘗試以英文寫詩,而且兩者都極富音韻之美。他的作品日後成為方言文學的濫觴,也讓他成為最偉大的宮廷詩人之一。

這首名為《春天》的詩,可以說是查理在眾多情詩外最著名的作品。其完成時間不詳,頂多只能判斷這是成年後所作。他是在軟禁生涯中寫下這首詩的嗎?當他描繪著生氣盎然的自然風光時,是否也在期盼著生命中的春天能夠再現?還是說他是在平靜度日的晚年歲月裡,看著戶外大地回春的景致,有感而發寫下的呢?無論如何,當詩中的敘述者以輕快的口吻描述大地萬物雀躍迎春的心情時,他的心中想必已然浮現了最美的春景。


攝影|Benoît Girardot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Si-Wei Wu (吳思薇)

Latest from Si-Wei Wu (吳思薇)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