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島嶼上的知識之聲

by on Thursday, 06 January 2011 Comments

從幾組破書架和一台舊打字機,到自己的電視節目研究計畫與數位圖書館,密克羅尼西亞學會(MicSem)以知識和行動來陪伴島嶼上的人們走向未來。他們謙稱自己「每樣事情都做一點」,但其成就卻遠過於此。

 

有個訪客問我:「密克羅尼西亞學會(Micronesian Seminar)多久開一次會?」一如往常,我開始解釋「MicSem」──這是我們給它的簡稱──是個學會而非研討會。我告訴她可以把這想成教育研究學會,或是社會學兼神職人員研究協會。

「嗯,如果密克羅尼西亞學會不是研討會,那它都做些什麼呢?」我的訪客想知道這點。「它都些做什麼呢?」在經營這個學會多年後,我在想:若問我們「不做什麼」,是否回答起來會比較簡單些?又過了幾年,我總算想到描述我們工作的說法:「每樣事情都做一點。」

 

源於無知的貧乏

密克羅尼西亞學會乃由密克羅尼西亞天主教教會於1972年創立。當年追求社會公義的呼聲正從四面八方響起,而那時剛完成事工再評估的教會,已花了數年時間大幅投資中等教育,至於耶穌會會士也獨力負責加羅林群島與馬紹爾群島中所有的教區;這些無疑都是對教會與社會偉大的服務奉獻。但對在喧騰的1960年代中反覆受訓的我們而言,這也產生了一兩個惱人的問題:就算教會致力教育青年,它又做了什麼準備,來減輕群島社群中成年人背負的、關於社會不公義的重擔呢?

我們知道,跟第三世界大部分的國家不同,密克羅尼西亞群島並未受到前者常見問題的侵擾,諸如赤貧、無家可歸的拾荒者以及貧民窟的居民;這裡沒有軍政府或少數獨裁者的政治壓迫,也沒有內戰的威脅或種族屠殺的危機。密克羅尼西亞就跟旅遊指南上的描繪一樣,自然資源豐富到奢侈的地步——食物可從樹上摘取、或從海洋獲得。當地的島民很難稱得上是「貧窮」,也很難指出他們受苦於什麼樣具體形式的「不公」。

然而,密克羅尼西亞這幾十年來卻一直陷入巨大變動的掙扎。人民似乎經常茫然失措,迷失在漫過整片群島的劇變浪潮中,而有助於掌握方向的熟悉地標全遭淹沒。他們的文化環境因為各種自己無法理解的原因與方式而遭到侵蝕;他們對舊習慣的消逝感到困惑,也無法完全理解在島上快速普及的新生活方式;他們對許多事情感到詫異:為什麼許多孩子一去美國就不復返?為什麼年輕人不上教堂?為什麼那麼多孩子自殺?為什麼酗酒與暴力如此常見?若說密克羅尼西亞的貧乏其實在於它的無知,我想這並不為過。

 

找出問題的根源

BNM06075

從草創開始——當時只有十幾箱關於太平洋的書籍、幾組生銹的書架、一台破舊的奧林比亞牌(Olympia)打字機——密克羅尼西亞學會便逐漸成長。起初很緩慢,每年一如預期地只能靠幾百元的美金運作,還要看負責人在教了一整天書後剩下多少的時間和精力。

我們舉辦年度研討會,吸引密克羅尼西亞各界領袖前來討論當下最迫切的議題:政治主權的意義何在?這對人類尊嚴又有多重要?未來的學校會是什麼樣的風貌?一個民族該如何兼顧經濟發展和傳統文化的維護?

在1980年代期間,密克羅尼西亞學會轉向社會研究,而在十年前開始爆發的自殺潮就成為首要研究對象。我們關心的課題尚有:年輕人的藥物與酒精濫用、似有成長趨勢的男性精神疾病發生率、兒童虐待與疏於管教,以及家庭暴力。不管我們研究什麼特定問題,最後好像都會導向同一個原因——大家庭的式微是主要的潛在因素。

 

挺身而出,對症下藥

不管在這裡,或在世上其他地方,現代化都必須付出代價。如果密克羅尼西亞學會要盡力服務這個嶄新的密克羅尼西亞社會,就不能光是興致昂然地談論一堆因文化快速變遷所帶來的苦痛,然後絕望地搓揉雙手、不知所措。學會必須參與——有時甚至是主導——相關研究,以便更清楚的解決這些困境及其根本原因。因為唯有我們理解問題,才有可能妥善處理並對症下藥。

於是,我和另一位耶穌會士Joe Cavanagh神父開始定期造訪密克羅尼西亞群島中的幾大主島,舉辦後來所謂「週末省思」(reflection weekends)的活動。如果我們無法再召來各界領袖參與那種像1970年代的大型研討會,就親自去拜訪他們。每年我們都會在每座主島上舉辦為期兩天的省思活動,議題則由民眾自行訂定。

至於密克羅尼西亞學會也開始舉行每月定期討論,吸引了大量政府公務員參加。其中討論主題就和參與者一樣多元,從群島區域的漁業狀態一直到改善學校的方法,而經過編選的摘要報告也會送給所有與會者,並在學會的網頁上公布。我們偶爾也會出版探討社會與發展議題的會刊。

 

發出反思的聲音

SQ01099密克羅尼西亞學會早期曾對媒體領域偶有涉獵,但我們在1993年時發展了更長遠的計畫:在一系列的獎助下,我們成立一間影音工作室,開始剪輯自製的紀錄片。在投入電視製作的初期,我們推出教育性節目系列《島嶼課題》(Island Topics),剛開始的某集討論女性傳統角色的改變,另一集則探討密克羅尼西亞人處理憤怒的方式;這些節目都配送到各地的地方電視台播出。

在將近四十年的歷史中,密克羅尼西亞學會搬了好幾次家,其計畫也因應時代需求改變,教育活動的形式亦然——從大型研討會變成週末避靜,再變成傍晚的討論會。它也不再只是面對面式的教育,因為我們除了涉足廣播外,近年來更在電視上推出實驗計畫。學會活動的範疇遍及數十種專門領域:政治情勢、經濟發展、公部門改革、地方歷史、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與心理疾病等,幾乎可謂無所不包。

過去密克羅尼西亞學會有過許多不同的面貌,或許走過這麼多年來,學會最強大的力量就是它的彈性,以及為了符合密克羅尼西亞人的需求而改變自身形態的意願。但有件事是永遠不會變的,那就是密克羅尼西亞學會對其根本使命的奉獻努力:「鼓勵大眾根據福音價值,對當前議題進行省思。」不管學會未來工作的形式為何,你都可以確信它將繼續從事最具廣度與深度的公眾教育。

 

 

 

翻譯|鍾長均

圖片提供:
(由上而下按順序排列)

1. Micronesian Seminar, Belau Nat’l Museum Collections

2. Micronesian Seminar, Belau Nat’l Museum Collections

3. Micronesian Seminar, Sidney Quinn Collections

 

相關連結:密克羅尼西亞學會 (micsem.org)

 

 

 

本文亦見於2011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島觀太平洋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Francis X. Hezel

耶穌會會士,自1963年起在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服務,並於1972年密克羅尼西亞學會創會時擔任學會主持人至今。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8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7739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