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Friday, 18 December 2009
Saturday, 19 December 2009 02:31

复旧,即是重生

城市更新,为老旧小区重新找到活力,是一个国际性的课题,在欧美各国及日本已有五十年以上的历史。这不仅是单纯的空间改造工程,也是社会、文化的再造运动。随着改造成功而来的观光价值,不过是老街复旧的附加效益,真正值得重视的,是为一般市民营造充满魅力的生活空间,在地居民永远都是城市更新中最重要的主角。

三峡曾经是北台湾的重要河港,在清代利用当地山区出产的大菁为染料制成的染布,甚至出口到中国。日治初期,当地居民组成义军反抗入侵的日本军队,市街一度遭到焚毁,后来才在日本政府强力主导下重建,而这也是现在三峡老街的雏形。

三峡老街在复旧前,已经残破不堪,原先美丽的砖造建筑,被装上铁卷门、铝门窗。整条街中,约有一半人家已经空荡无人,街上只看得见零零落落几间棺材铺跟小杂货店还在营业。

因为残破的老街无法让居民感到往昔的荣光,加上年久失修及地震等因素,房子开始漏水、倾毁,在生命安全及经济发展的双重考虑下,多数三峡居民对老街保存,一度相当排拒。

与此相反,一群文化工作者、学者及部分民间人士,看到了三峡老街的价值,认为三峡老街是「城市中值得记忆的被遗忘的空间」。这两股力量经过十年左右的拉扯,最后在政府强力介入下,获得解决──政府决定保存三峡老街,并以三亿经费进行复旧。


一项信心重建工程

三峡老街复旧成定案后,居民的反对并未就此罢休。许多人认为政府勾勒的愿景不过是空中楼阁,此一质疑反映出台湾长期以来缺乏稳定的文化保存、旧城镇再造的国家政策,致使民众无法信任政府。因此,三峡老街复旧工程,不单为求老城风华再现,也是一项信心重建工程。

为此,台北县府不断举行小型说明会,展开各项游说行动。当时都市更新课课长黄金河,为了说服居民签工程同意书,足足两年每星期都到当地一家一户拜访说明,或者就在老街里的兴隆宫庙口与民众搏感情。政府更在当地设立长久的工作站,第一时间处理居民的问题及不满的情绪。

事实上,老街复旧也是公务部门执行力的一大挑战。政府单位除了要以极大的耐心处理民众的质疑,也要面对许多民众因居所改建所生的种种不适情绪。后来接 手老街复旧事宜的都市设计课课长陈智仁也曾提过:「有的改建关系到民众对风水的看法、有的街屋产权复杂,这些问题都不能单靠一纸法令来解决。政府必须站在居民的角度,试着体会居民的实际感受。」

此外老街复旧工程牵涉的事务复杂,关系到不同公务部门的协调及旧有法律的突破,这不仅仰赖政府单位发挥高度的统整能力,也需要公务部门发挥创意,以求有效的解决方式。

举例来说,为了使民众对老街复旧有更大的认同,在整建过程中政府即开放民众参与设计规画。由政府及施工单位先依据老照片、史料与耆老的访问,设计出几种招牌、立面及骑楼地坪的形式,让居民自行选择适合的样式。如此居民既有参与感,也觉得被尊重,开始认同自己的「家」;反抗的阻力变小,支持的力量也就提升了。


让老街活起来

XuYuJian_oldstreetrenew01而居民的参与设计,也使复旧后的老街,充满多元有机的色彩。相邻的街屋中,有的人家是磨石子地,有的人家是闽南砖,家家户户的招牌、立面既具有一致的历史感,又各具特色。其实,住宅、街道、城镇本来就是居民自行规画的生活场所,会随着不同需要有不同的设计,能反映出居民真实生活的建筑才是活的建筑。

此外,透过老街复旧,也展现了全新的公共美学。原先老街就像台湾其它地方,满布丑陋的人孔盖、水沟盖。透过许多的采访、调查,设计团队将三峡染布的发展历程、家家户户的老故事、曾经发生的抗日史迹等图象和解说,模铸美化为水沟盖、人孔盖,铺排在老街起点的广场上;又将出身三峡的著名画家李梅树生前为当地商家设计的各种广告画,做成人孔盖的装饰。以往需要到图书馆查阅的尘封历史,自此走入了生活;许多当地的中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过老街,看着一面面的铸铁,在旧建筑环绕中,体会先民的智慧与生活。


点亮城镇新希望

三峡老街在复旧的过程中重生了。当地居民不再把家园视为城市的没落边陲,许多离开家乡的三峡人重新回到故乡经营家传老店铺;更有附近的居民说,每天都要刻意往老街走上一趟,感受老街的氛围,感受三峡子弟的骄傲。这样的结果,也正是政府及工程团队对这项计划的深刻期待。

而对我来说,老街复旧不只是文化古迹的硬件重建工程,更是照顾在地居民的生命工程;老街不只是让人发思古幽情的观光景点,更是安顿当地老人、儿童、在城市中奋斗的苦闷青年的地方。我们要恢复的不仅是老街的外形,更是在地居民的自信;我们要营造的是充满魅力的生活空间。

三峡老街复旧是一个启示,事实上台湾四处都有犹如三峡一般充满故事、历史的城镇。我期盼政府能结合地方居民的智能,以超越一般工程的思维,更宽广的眼光为许多失去活力的地方找回他们独特的生命力。如此,一个一个小小的城镇,就像是一盏一盏小小的灯光,当所有的灯光点燃,台湾的公共空间自然就亮了起来,整个台湾也就成为富有魅力的所在。


口述/徐裕健     整理/林思慧    照片提供/台北县政府城乡发展局

本文亦见于 2010年1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67_small 想知道更多关于台北县老街兴建的故事,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Saturday, 19 December 2009 02:30

Grandma Li: Stay young by helping others

Grandma Li lives in the countryside of Taiwan, in a small town near Chiayi City called Dalin.

As I entered her house in the morning, her welcome really touched my heart. She is a very cheerful old lady, whose generosity and kindness reminds me alot of my own grandmother. Although she could only speak Taiwanese, which I do not understand, she tried all day to remember some Chinese to converse with me. Grandma Li offered the most beautiful and grateful smiles to Oliver and my camera as we photographed her.

Grandma Li spent her whole life taking care of her family. After her children left home, she took care of her sick husband until he died a few years ago.

Unlike alot of old people in Taiwan who are quite isolated and spend their days alone at home, Grandma Li decided to make her life more entertaining by participating in Hongdao Association activities.

Indeed, the whole day we spent with her was punctuated by her activities with the Hongdao Association.

In 2008 Grandma Li earned the Golden Award for her voluntary work at the Hongdao Association.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AK_grandmaLI/*{/rokbox}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AurelieK_GrandmaLi.swf{/rokbox}

Saturday, 19 December 2009 02:28

復舊,即是重生

城市更新,為老舊社區重新找到活力,是一個國際性的課題,在歐美各國及日本已有五十年以上的歷史。這不僅是單純的空間改造工程,也是社會、文化的再造運動。隨著改造成功而來的觀光價值,不過是老街復舊的附加效益,真正值得重視的,是為一般市民營造充滿魅力的生活空間,在地居民永遠都是城市更新中最重要的主角。

三峽曾經是北臺灣的重要河港,在清代利用當地山區出產的大菁為染料製成的染布,甚至出口到中國。日治初期,當地居民組成義軍反抗入侵的日本軍隊,市街一度遭到焚毀,後來才在日本政府強力主導下重建,而這也是現在三峽老街的雛形。

三峽老街在復舊前,已經殘破不堪,原先美麗的磚造建築,被裝上鐵捲門、鋁門窗。整條街中,約有一半人家已經空蕩無人,街上只看得見零零落落幾間棺材舖跟小雜貨店還在營業。

因為殘破的老街無法讓居民感到往昔的榮光,加上年久失修及地震等因素,房子開始漏水、傾毀,在生命安全及經濟發展的雙重考量下,多數三峽居民對老街保存,一度相當排拒。

與此相反,一群文化工作者、學者及部分民間人士,看到了三峽老街的價值,認為三峽老街是「城市中值得記憶的被遺忘的空間」。這兩股力量經過十年左右的拉扯,最後在政府強力介入下,獲得解決──政府決定保存三峽老街,並以三億經費進行復舊。


一項信心重建工程

三峽老街復舊成定案後,居民的反對並未就此罷休。許多人認為政府勾勒的願景不過是空中樓閣,此一質疑反映出臺灣長期以來缺乏穩定的文化保存、舊城鎮再造的國家政策,致使民眾無法信任政府。因此,三峽老街復舊工程,不單為求老城風華再現,也是一項信心重建工程。

為此,臺北縣府不斷舉行小型說明會,展開各項遊說行動。當時都市更新課課長黃金河,為了說服居民簽工程同意書,足足兩年每星期都到當地一家一戶拜訪說明,或者就在老街裡的興隆宮廟口與民眾搏感情。政府更在當地設立長久的工作站,第一時間處理居民的問題及不滿的情緒。

事實上,老街復舊也是公務部門執行力的一大挑戰。政府單位除了要以極大的耐心處理民眾的質疑,也要面對許多民眾因居所改建所生的種種不適情緒。後來接 手老街復舊事宜的都市設計課課長陳智仁也曾提過:「有的改建關係到民眾對風水的看法、有的街屋產權複雜,這些問題都不能單靠一紙法令來解決。政府必須站在居民的角度,試著體會居民的實際感受。」

此外老街復舊工程牽涉的事務複雜,關係到不同公務部門的協調及舊有法律的突破,這不僅仰賴政府單位發揮高度的統整能力,也需要公務部門發揮創意,以求有效的解決方式。

舉例來說,為了使民眾對老街復舊有更大的認同,在整建過程中政府即開放民眾參與設計規畫。由政府及施工單位先依據老照片、史料與耆老的訪問,設計出幾種招牌、立面及騎樓地坪的形式,讓居民自行選擇適合的樣式。如此居民既有參與感,也覺得被尊重,開始認同自己的「家」;反抗的阻力變小,支持的力量也就提升了。


讓老街活起來

XuYuJian_oldstreetrenew01而居民的參與設計,也使復舊後的老街,充滿多元有機的色彩。相鄰的街屋中,有的人家是磨石子地,有的人家是閩南磚,家家戶戶的招牌、立面既具有一致的歷史感,又各具特色。其實,住宅、街道、城鎮本來就是居民自行規畫的生活場所,會隨著不同需要有不同的設計,能反映出居民真實生活的建築才是活的建築。

此外,透過老街復舊,也展現了全新的公共美學。原先老街就像臺灣其他地方,滿布醜陋的人孔蓋、水溝蓋。透過許多的採訪、調查,設計團隊將三峽染布的發展歷程、家家戶戶的老故事、曾經發生的抗日史蹟等圖象和解說,模鑄美化為水溝蓋、人孔蓋,鋪排在老街起點的廣場上;又將出身三峽的著名畫家李梅樹生前為當地商家設計的各種廣告畫,做成人孔蓋的裝飾。以往需要到圖書館查閱的塵封歷史,自此走入了生活;許多當地的中小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走過老街,看著一面面的鑄鐵,在舊建築環繞中,體會先民的智慧與生活。


點亮城鎮新希望

三峽老街在復舊的過程中重生了。當地居民不再把家園視為城市的沒落邊陲,許多離開家鄉的三峽人重新回到故鄉經營家傳老店舖;更有附近的居民説,每天都要刻意往老街走上一趟,感受老街的氛圍,感受三峽子弟的驕傲。這樣的結果,也正是政府及工程團隊對這項計畫的深刻期待。

而對我來説,老街復舊不只是文化古蹟的硬體重建工程,更是照顧在地居民的生命工程;老街不只是讓人發思古幽情的觀光景點,更是安頓當地老人、兒童、在城市中奮鬥的苦悶青年的地方。我們要恢復的不僅是老街的外形,更是在地居民的自信;我們要營造的是充滿魅力的生活空間。

三峽老街復舊是一個啟示,事實上臺灣四處都有猶如三峽一般充滿故事、歷史的城鎮。我期盼政府能結合地方居民的智慧,以超越一般工程的思維,更寬廣的眼光為許多失去活力的地方找回他們獨特的生命力。如此,一個一個小小的城鎮,就像是一盞一盞小小的燈光,當所有的燈光點燃,臺灣的公共空間自然就亮了起來,整個臺灣也就成為富有魅力的所在。


口述/徐裕健     整理/林思慧    照片提供/台北縣政府城鄉發展局

本文亦見於2010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7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台北縣老街興建的故事,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551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