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看世界,正視人生

by on Wednesday, 29 June 2011 Comments

一個從小就喜歡模仿,無須別人教便會倒立的小男孩,長大後是什麼模樣?體魄健美、談吐斯文,包裹著一顆熾熱純真之心的黃明正,用倒立細說著他的馬戲寓言。


專訪「當機劇團」團長黃明正

去年底(2010年11月)甫完成倒立環台攝影的黃明正,小時候很喜歡看武俠片,時常揮舞以竹籤削成的竹劍,模仿從武俠片學來的動作,演戲給神明看。此外,他還特別喜歡體能活動,好比拿籃球當足球踢,即使趾甲都踢翻了,仍樂此不疲。幸運的是,黃明正成長在充滿愛與自由的家庭,父母親希望孩子能順著天賦發展。因此,黃明正小學五年級即進入國立台灣戲曲學院(原復興劇校)就讀馬戲特技科班,直至高中畢業。


迷失自我後的尋覓

十八歲從學校畢業後,由於台灣並無適合演出的環境,黃明正空懷一身絕技,也只能到一般公司擔任業務。雖然賺到了錢,卻總覺得快樂不起來。三年後,黃明正毅然決然辭掉工作,考進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重拾學生生涯。大三那一年,他觀察到學院裡學戲劇或藝術的人,好像都與社會脫節。渾然不知如何為自己定位,以及缺乏存在感的他,又興起去工作賺錢的念頭。

直到遇見許芳宜(註1)、布拉瑞揚(註2)兩位老師,黃明正才編寫出不一樣的生命劇碼。「他們看到我還沒有被大環境污染,就問我要不要跟他們去紐約創作兩個月?去紐約後整個人一百八十度大轉換,我在紐約看到、學到很多東西,問題也得到解答,像是為什麼要學表演藝術、學表演能做什麼等等。」

在繁華、自由,匯集文藝、影視娛樂與表演藝術的紐約學習,對黃眀正產生爆炸性的啟發:「我學到了非常重要的四件事:一、興趣和天賦要自己經營。二、如果你要走的一條路是從來沒有人走過的路,會很辛苦;可是如果你願意的話,那就沒有時間抱怨。三、如何把生活的素材變成創作內容。四、所有理想實踐的基礎就是做人。」黃眀正在兩位老師鼓勵下,回到台灣完成大學學業。他發現台灣的現實環境,就如同表演工作者的荒漠,十八歲那年遇到的問題再度湧上心頭。於是,當兵時他便認真思考自己的專長、志趣何在,以及自己真正想做的究竟是什麼。


帶著作品環遊世界

「我訂出十五年環遊世界計畫,希望能夠到處去表演,計畫的前三年在台灣奠基,再由台灣出發航向全世界。第一年環台倒立拍照,已在2010年完成;接著將倒立環台的素材轉化為《透明之國》戲劇演出;另外還有演講、出書、教學等計畫。三年後我要帶著作品去環遊世界。」

迄今,黃眀正已啟動計畫一年半了。為了一圓環遊世界的夢想,黃眀正思索許多方法,終於發現一個可以由他獨立完成的方式──街頭賣藝。「我用賺到的六十多萬買了一台電腦和相機,就開始行動。」他在每個縣市各待一週,前五天四處倒立拍照,六、日則在街頭賣藝或到弱勢團體表演。黃眀正巧妙發揮了擅長的兩大表演區塊:雜技創作與倒立拍照。

「選擇倒立拍照是想紀念自己的天賦,因為我從小沒有人教就會倒立。」倒立環台是一共十三個月的計畫,前八個月籌備,後五個月真正環台。而屏東出生、長大的黃眀正,以此地為行動的第一站。他認為以往的表演藝術都在台北舉辦,因此希望台北以外的民眾,也能欣賞到好的藝術表演。環台的過程一共跑了兩萬多公里,包括幾個外島。「我並未預先設定要拍什麼,而是漫無目的地拍,感覺很像演奏一曲交響樂。倒立拍照時,通常看到的只有自己的手,不過因為貼近土地,所以能聞到平常聞不到的味道。在台北,通常是刺鼻的油煙味;在鄉下地方,就常聞到泥土、草地的淡淡香味。這是我之前完全沒有的體驗。」


走遍城鄉,感受土地熱情

除了倒立拍照,黃明正在街頭表演傳遞的即時娛樂,不僅現場觀眾看得很開心,也讓他賺到了錢。黃眀正也到偏遠地區的弱勢團體表演,他說:「我可以鼓勵原住民要勇敢追求喜歡的事物。到老人院表演,則可以提供他們『溫度』,讓老人們感到被關懷的溫暖。到喜憨兒去表演,一方面可以激勵小朋友要像我一樣勇敢追求夢想;另一方面也能鼓勵志工。」

這一路上遇過不少好奇的人們,也碰到不少感動的事。例如在嘉南平原的一處田邊,一個阿伯正好騎摩托車經過,看到他在倒立便停下來跟他聊天,還買飲料給他喝,臨走時阿伯還丟了一句:「你剛剛拍照的所在是我的田啦,真水厚。」又塞了五百塊給他,要他加油。還有一次,黃明正去弱勢團體表演,修女知道他經濟困窘,就給他一個紅包,打開一看裡面竟然有五千元。熱情的黃明正遇上熱情的台灣民眾,點點滴滴讓他體會到,要珍惜這塊土地以及在這裡生活的好人。


我還走得下去嗎?

upsidedown2

看到黃明正倒立攝影作品的人,最常出現的反應是忍不住讚嘆,鮮少人知道他環台倒立的每一張照片,平均要拍約九十分鐘。在呈現出倒立畫面的力與美時,背後有著十分痛苦的拍攝過程。「我十三歲時右手開過刀,所以倒立時右手很痛。但這是我想做的事,就不能抱怨。有些東西看到了不拍,就不會有第二次了。」尤其是拍不好又沒有體力的時候,對黃明正而言是非常痛苦的煎熬。

黃明正在倒立環台時,也曾遭逢到困境。環台到花蓮海濱時,他有種想跳海的衝動,因為車子壞了、相機也壞了,身上僅剩的七、八萬都花光了,凡此種種,都讓數月未能好好休息、體力也幾乎耗盡的他沮喪萬分。「當時想到自己沒什麼未來,也賺不到錢,我的意志力簡直快被體力摧毀。」

不過,這一路上所遇到的人此時卻悄悄湧現,包括育幼院小朋友的勇敢,偏遠地區老師的耐心,老人院的長者們看到他表演時感動流淚、喜憨兒的努力和原住民的純真樸實,在在鼓勵了黃明正,讓他堅持走下去。

這一走,不只走出了屬於黃明正的倒立、馬戲特技之路,也走出了台灣表演藝術的新向度。


打破界限創新演出

巧妙結合倒立攝影、馬戲特技與戲劇演出的黃明正,因在紐約看到一張代表藝術的空白畫紙,領悟藝術表演可以自己設定,不必多所設限。透過學習馬戲與戲劇,黃明正融合了強調效果、商業性的加拿大太陽劇團;講求生活化、藝術性的歐洲現代馬戲;技巧高超的中國雜耍團和傳統西方馬戲團等四種不同表演方式,並且將倒立拍照和馬戲特技擺放一起,創造出表演藝術界前所未有的敘事體。他將之歸類為「馬戲寓言體」,就是用馬戲的形式來說故事。

在完成倒立環台後,黃明正創立了「當機劇團」,成員只有他一人。當機有三個意思,一是「即刻」行動、另一是電腦的「當機」,如用台語發音,就變成「童乩」了。他運用自己創發的「馬戲寓言體」,自編、自導、自演《透明之國》。,希望透過這部戲,傳達出人要有擁抱自己的勇氣。「因為我在環台時發現很多人默默地堅持理想,卻缺乏信心。馬戲表演和倒立攝影能共構出我想傳達、鼓勵他人的意念。」

當人擁有夢想或找到夢想時,人生會產生什麼變化呢?黃明正在紐約兩個月,瞭解到有的東西是天生就喜歡,浸淫其中便可忘記一切。倒立環台是他喜歡的事,過程雖辛苦,卻在很多人默默幫助下,提供他一個意念:「只要是對的事情一定要堅持。」

這個從小就喜歡模仿、無師自通學會倒立的小男孩,因為執著夢想,從不間斷每天練習四小時,然後,帶著熱情奮力演出。誠如黃明正的英文名字Mr. Candle,原本是畫他倒立的圖案,卻因看起來很像蠟燭,乾脆以此為名。他說:「蠟燭雖然只有微弱的光,還是可以照亮別人。」我們相信倒立先生的故事,也將在他的堅持以及努力下,繼續不斷訴說並光照他人。


七月起,黃明正將在華山物文特區舉辦「百戲雜技節」,在馬戲團表演、研討會、兒童體驗營、攝影作品展覽及「千人倒立」各式活動中,倒立先生的故事將繼續說下去……

歡迎報名 「千人倒立」活動!


註釋

註1. 許芳宜,國際知名舞蹈家,出生於台灣宜蘭縣,現旅居美國紐約市與台北。先前為瑪莎葛蘭姆舞團的首席舞者,近幾年活躍於國際間,也積極與國際級藝術家、編舞家交流。

註2. 布拉維揚,雲門舞集二團註團編舞家,拉芳舞團藝術總監。

 


圖說 (順序由上至下):

圖片提供/黃明正

攝影/張俐紫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1年七八月合刊號,第84期《人籟》論辨月刊

7-8月:戲劇的力量

84cover_200

banner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Latest from Maxine Chang (張幸雯)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299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