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Thursday, 01 October 2009
Friday, 02 October 2009 03:49

四川西南部的尔苏人(一)

影片中,两位来自四川省西南部石棉县的尔苏人唱著尔苏语歌谣。


今日中国境内约有两万名尔苏人。他们被划分为藏族的一支,但其语言和生活习惯却和藏人有很大的不同。在他们自己的语言中,「尔苏人」就是「白人」的意思。尔苏人主要分布在凉山的甘洛、越西、冕宁、木里,还有还有雅安地区的石棉、汉源,以及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九龙等县。依据所在地的不同,居住在甘洛、越西、汉源的尔苏人自称为「尔苏」或「布尔兹尔苏」;分布在冕宁东部地区的自称「多续」,分布在石棉的自称「鲁苏」,至于分布在九龙、木里以及冕宁西部的则自称为「栗苏」。


尔苏人称自己的文字为「扎拉玛」,有如一个个的图案,和云南纳西族的东巴文并列为中国罕见的图画文字。这种文字是由「萨巴」(尔苏文「祭师」之义)在宗教仪式中所使用,目前保留了十多种文献,内容涉及历史、宗教、天象、历法、医药、语言等。可惜的是,现在看懂这种文字的尔苏人可谓少之又少。随著当地原始社会的现代化,尔苏人的习俗和语言正在快速流失。在石棉县,虽然当地政府有提出计画,鼓励尔苏人学习自己的传统宗教仪式,却鲜少有年轻人愿意花费大量时间与心力,跟族内老人研究繁琐的祭祀过程。


倒是尔苏人的音乐透过代代相传,得以保留的部分也比较多,甚至有人致力于经典曲目的传承。尔苏歌手多为男性,他们的曲调声音高亢,和其他西南少数民族歌谣大不相同。风格上来说既有点像蒙古长调,也像陕北与甘肃一带的民歌。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LZ_Ersu1.swf{/rokbox}
Friday, 02 October 2009 03:48

四川西南部的爾蘇人(一)

影片中,兩位來自四川省西南部石棉縣的爾蘇人唱著爾蘇語歌謠。


今日中國境內約有兩萬名爾蘇人。他們被劃分為藏族的一支,但其語言和生活習慣卻和藏人有很大的不同。在他們自己的語言中,「爾蘇人」就是「白人」的意思。爾蘇人主要分佈在涼山的甘洛、越西、冕寧、木裡,還有還有雅安地區的石棉、漢源,以及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九龍等縣。依據所在地的不同,居住在甘洛、越西、漢源的爾蘇人自稱為「爾蘇」或「布爾茲爾蘇」;分佈在冕寧東部地區的自稱「多續」,分佈在石棉的自稱「魯蘇」,至於分佈在九龍、木裡以及冕寧西部的則自稱為「栗蘇」。


爾蘇人稱自己的文字為「扎拉瑪」,有如一個個的圖案,和雲南納西族的東巴文並列為中國罕見的圖畫文字。這種文字是由「薩巴」(爾蘇文「祭師」之義)在宗教儀式中所使用,目前保留了十多種文獻,內容涉及歷史、宗教、天象、曆法、醫藥、語言等。可惜的是,現在看懂這種文字的爾蘇人可謂少之又少。隨著當地原始社會的現代化,爾蘇人的習俗和語言正在快速流失。在石棉縣,雖然當地政府有提出計畫,鼓勵爾蘇人學習自己的傳統宗教儀式,卻鮮少有年輕人願意花費大量時間與心力,跟族內老人研究繁瑣的祭祀過程。


倒是爾蘇人的音樂透過代代相傳,得以保留的部分也比較多,甚至有人致力於經典曲目的傳承。爾蘇歌手多為男性,他們的曲調聲音高亢,和其他西南少數民族歌謠大不相同。風格上來說既有點像蒙古長調,也像陝北與甘肅一帶的民歌。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LZ_Ersu1.swf{/rokbox}
Friday, 02 October 2009 01:40

猴硐的沒落與再生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曾經,這裡是全臺產量最豐、品質最優的煤礦產地,創造了一段輝煌的黑金歲月。1990年封礦之後,此地快速沒落,人口外流,如今是個人煙稀少、隔代教養普遍的「老人村」。然而歷經近二十年的光陰淘洗,當地的景觀也漸漸「由黑染白」:河川清了、空氣乾淨了、生態回來了。昔日繁華榮景的遺跡,也成為觀光版圖上極具潛力的寶地。她是被遺忘的寧靜山城──猴硐。


黑金歲月輝煌 猴硐當之無愧
「猴硐多山多雨,原是不宜居住的地方,直到煤業大興,讓她風光了八十年!」猴硐文史工作室創辦人周章淋指出,百年前臺灣巡撫劉銘傳興建基隆與臺北間鐵路,築路工人在八堵段意外發現金沙,此地因而湧入大批淘金客。為了金礦礦工日常生活所需,猴硐蘊藏豐富的煤礦終於被發掘,在日本時代更朝企業化、規模化經營,開啟黑金歲月。

1920年火車通車起至1983年可謂猴硐的黃金時期,當地礦工曾超過兩千人,產量最高占全臺七分之一,單是此地的瑞三鑛業一家公司就能抵過其他縣市300家的產量。此外,猴硐的煤礦屬無煙煤,品質比其他地區及進口煤還優良,加上此地的礦業聚落保存相當完整,因此將猴硐規劃為「煤礦博物園區」絕對有十足的正當性與代表性!

昔日繁華褪盡 成就生態之美
談起猴硐的昔日風光,當年的礦工林萬福指著車站週邊說,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這裡光是賣豬肉的就有三、四攤,而賣膏藥的特技團更是每天都看得到,礦業公司的福委會還放映露天電影,真的很熱鬧!直到1990年公司結束營業,景觀全變了。周章淋以「一瀉千里」形容當時居民連夜搬家的慘狀。當年,大粗坑聚落曾有兩百多戶人家,如今只剩三戶。也因為移民社會與礦業聚落的特性,這裡的招贅、童養媳比例高達八成,形成民俗特色。

不過,煤業的消亡,卻讓生態重生。周章淋回憶,以前只要一回猴硐,衣服和鼻孔必會被「抹黑」,連空氣都黑霧霧的。封礦之後,基隆河漸漸變清,生態恢復,猴硐更多了一份靜謐與清澈之美。


生活場景歷歷 礦業軌跡重現
走進猴硐,眼前是一棟幾近殘破的選煤場。這棟八十多年的歷史建物與相鄰的運煤橋一直是猴硐的地標,也是昔日礦業全盛時期的明證。沿著運煤橋,行經當年的礦區,有幼稚園、醫護所,以及為改善礦工生活而興建的「美援厝」。

來到已封坑的復興鑛坑口,仍可看到運煤台車軌道的痕跡。成排磚造的礦工宿舍只有兩個「灶腳」,兩坪大的空間最多住過三代,可以想像當時礦工生活的辛苦。坑口旁有一處「檢身室」,周章淋說,這是為了預防有礦工入坑時攜帶火柴等易引爆物及刀械,或是出坑時夾帶爆破用的雷管、火藥等物品,所以進出坑仍須驗身……

另一處著名的瑞三本鑛興建於1940年,坑道總長60公里,其中最遠的坑長達4.5公里,來回一趟相當於走一趟雪山隧道。此坑道最多曾有一千多名礦工在此採煤。如今雖已封坑,卻因內部通風良好,坑口常傳來徐徐涼風,是當地人夏天最佳的「坑口冷氣」。

獨特礦鄉體驗 觀光潛能無限
漫步猴硐,處處可發現礦區生活的軌跡,有時還能看見臺灣藍鵲在附近翱翔,基隆河面不時出現白鷺鷥的身影,河床更有造型獨特的奇石壺穴。此外,臺鐵所有車種必定經過猴硐火車站,加上此地可飽覽彎度最美的鐵道路線,因此經常可看見鐵道迷拿著相機在此捕捉火車呼嘯而過的鏡頭。今日的猴硐,予人一份幽靜恬適、兼具生態與歷史景觀的獨特之美。

猴硐的定位是「寧靜之美」,而非喧囂的商業觀光。因此,未來即將開園的「猴硐煤礦博物園區」能否讓旅客充分體驗猴硐的前世今生,當然是在地人所關切的。周章淋認為,如何活絡此地的生活機能,彰顯猴硐的人文美景,而非只是「紙上導覽」,是未來猴硐發展的關鍵。若能提供遊客更豐富的「礦鄉體驗」,如建置煤礦台車載客路線、礦坑體驗等等,相信能吸引遊客來訪。



更多關於猴硐的介紹,請看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henHuiYing_houtong.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993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