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非常」

by on Tuesday, 02 July 2013 Comments



炙夏,心浮氣躁,但我們選擇「觀看瘋狂」,讓自己更躁。

撰文|林佳禾

瘋狂,紿終是一種吸睛的影像話語。張力,是人們喜愛服用的感官剌激。一張照片,有了眼神,帶出表情,最好再加上一點肢體,然後置入一個背景,瞬間凝結。我們解讀畫面裡的蛛絲馬跡,心裡不自覺出現一張計算「怪異」的量表,加一分、減兩分、再加三分......一直算到能將它擺進腦中「正常」與「非常」之一的小抽屜裡,然後我們安心──了嗎?

「瘋狂乃是脫離自然的生活的產物,瘋癲借用了野獸的面孔,因此它永遠只是一種後果;那些被鐵鍊拴在囚室牆邊的人不再是精神錯亂的人,......瘋狂讓人的本性,也就是理性,保持完整狀態,像是一時忘記的祕密。而是被某種狂暴本性攫住的野獸:這個祕密,有時會在奇特的環境中重新出現,似乎瘋癲發展到極點便越出了包容,其脆弱型態的道德失常範圍,彷彿他又以狡計和欺詐手段,在一個新的錯亂狀態中重新出現。而借助於某種突發的力量與純粹的獸性發作結合在一起。」

這是取自法國哲學與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兩段」描述瘋狂的文字,經過拆解、重組,而合一。
要觀看瘋狂,怎能不提到傅柯?可我們讀不懂傅柯。

於是只好玩起無厘頭的小遊戲。字串裡,其實藏著簡單的解密關鍵字,透過它,任何人都可以重組出原本的邏輯字句。乍看之下很「尋常」、細讀過後「怪怪」的──這字串是如此,它原本所要描述的事物,又何嘗不是?就像兩個世界隔著一面有窗有門的牆,「正常」與「非常」之間的距離,只是通過那道勉強上了鎖的門而已。只不過,有人偶然從窗子窺見另一頭的風景,奮力想撬開門上那鬆動不牢的鎖具;有人卻憂心開了門會有收拾不盡的混亂,情願將鑰匙深深藏起。

通過不同鏡頭下呈顯的牆後風景,「攝影非常」試圖將焦點從門與鎖移開,瞧一瞧整面牆,以及人們習慣透過窗子的觀看。我們往往執著於開不開門,卻忽略決定「我」與「他」之辨視的觀看,始終是被窗限制的框景。如果我們恐懼失序,從沒打算到門的另一邊去,即使開了門,又如何可能互為主體?
所以,你,快翻過去,別再想解開字謎。

cover102

七、八月 ─ 攝影「非常」

Jiahe Lin (林佳禾)

撰述/Writer at 經典雜誌
人籟論辯月刊 前編輯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19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