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Daring to Take Risks 勇於冒險
Daring to Take Risks 勇於冒險

Daring to Take Risks 勇於冒險

True wisdom helps us to take risks… True wisdom weighs the risks and shows us how to face them.Here is advice and experiences that will help you to decide when to take risks and how to survive them. An alternative cookbook for success!

有趣的人生不是多少冒點險的呢?我們活在這世上的短短數十年裡,你是隨時迎向挑戰,還是躲在安全的框架中希望人生就此一帆風順呢?帶著冒險精神生活是需要智慧跟勇氣的!

 

 

 

Wednesday, 22 June 2011

A Journey in Music: Contemporary World Music in Taiwan

Dear friends,

We are very proud to finally present you with a CD that can be seen as a milestone in the production of world music in Taiwan. This collection of 12 songs is a wonderful, euphonic sample of the creativity and hard work of the bands and musicians who stepped forward to be a part of the project. We congratulate and give great thanks to all the gifted participating musicians.

Thursday, 28 April 2011

留法專訪:以人類學經驗法國

文化人吳坤墉先生以自身社會系背景觀察自己留學法國的經驗。除了對有志留學法國的朋友提出實際建議外,吳坤傭先生對兩方教育觀念及做法上的不同,也提出相當深刻的見解,值得深入思考。
 

Wednesday, 09 March 2011

The National Palace goes digital!

This article has been adapted from S. Bozzato's research project on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Like City Lights Receding: An assessment of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Digitization Project."

 

Wednesday, 19 January 2011

談談e人籟:人生總有意外

人生最怕意外。措手不及的事件總讓人欲哭無淚。而網站最怕的是駭客,對身為e人籟管理者的我來說,駭客就是一個最令人害怕的意外。


Monday, 03 January 2011

社區小農綠夢成真

到底要吃什麼?人生離不開吃,不是吃飯就是吃藥,況且再傻的人也知道,吃昂貴的飯菜勝過吃便宜的藥囊。

台灣主婦的精明幹練可謂聞名遐邇,可是盤算著讓全家吃到健康的飯菜是一回事,在傳統市場、連鎖超市或網購宅配能否買到無毒的飯菜,則是另一回事。體貼、愛家、聰明又賢慧的主婦,妳真能確定買回家的是無毒的健康食材嗎?其實,妳能百分百確定的,只是包裝上的說明及標示!主婦聯盟日前抽驗疏菜的硝酸鹽含量,發現遠遠超過歐盟規範;農委會也表示我國完全沒有制定蔬菜中硝酸鹽含量的標準。

Friday, 03 September 2010

朝夢想蠕行前進的大蟲

有段時間,我曾經每週固定參加一個團體聚會。參與的人大概有廿個,多半是不到四十歲的夫妻檔,感情和睦,有份穩定收入。有一回聚會,我們玩了一個小遊戲,談論大家的夢想

Friday, 30 April 2010

带着琴声走向人籁——专访《人籁》新总编江汉声

假日时分,如果打从辅仁大学後门走过,或许会看到医学院综合大楼前,人群三三两两结伴往大楼的方向走去。他们或许是附近社区的民众,或许是学生,也可能是从他处来访的音乐爱好者,为了一场在大楼国际会议厅举办的慈善音乐演奏会,正慢慢踱步,准备在繁忙的生活中,抽出一小段时间,沉淀心情欣赏一段精采的表演。

Wednesday, 28 April 2010

帶著琴聲走向人籟——專訪《人籟》新總編江漢聲

假日時分,如果打從輔仁大學後門走過,或許會看到醫學院綜合大樓前,人群三三兩兩結伴往大樓的方向走去。他們或許是附近社區的民眾,或許是學生,也可能是從他處來訪的音樂愛好者,為了一場在大樓國際會議廳舉辦的慈善音樂演奏會,正慢慢踱步,準備在繁忙的生活中,抽出一小段時間,沉澱心情欣賞一段精采的表演。

Wednesday, 28 April 2010

雄性陽具生殖場

七○年代塗鴉圈內人有一個笑話,背景在紐約市:當政府開始整頓市容、大量清理市內地下鐵塗鴉的同時,一名塗鴉客寄了一封匿名信給FBI,威脅將把所有乾淨的車廂炸掉。此信在媒體大量渲染之後,一個所謂圈內人的玩笑,成為公眾恐慌。

這個笑話有雙重意義。其一是對都市中產階級而言,它彰顯了當代生活的脆弱。換言之,這笑話意謂著都市生活永遠有一個陰暗、不為人知的角落,而人們為了這未知歇斯底里。

對於塗鴉圈內人來說,這笑話代表的則是地下文化的反撲。它顯示的不只是塗鴉作為地下文化,具備偶爾出頭、有影響公眾的能力,同時也說明了塗鴉客的自我標示:隱密性、匿名性、像病毒一般潛在於都市生活當中。


刻板印象與鏡像

塗鴉客形象反映出的影像有兩種層面:一是外界敵視的反射,一是取鏡自戀的孤芳自賞。這兩種層面不僅映照出塗鴉客作為中產階級道德恐慌的原因,並成為媒體渲染的對象,也反映了大眾對塗鴉非法性的浪漫想像。

上述對塗鴉的雙重迷思在報紙大量報導之下,使塗鴉客的刻板形象被重複使用,形塑成都市的道德危機。它之所以形成道德敗壞危機,來自於指責塗鴉而起的滾雪球效應,邏輯則建立在本人母親經常耳提面命的:「只要抽菸便會開始嗑藥,只要嗑藥便會開始偷竊,被抓進入監牢之後,便會開始學習怎麼搶銀行。」

青少年作為一群不知該怎麼使用自己賀爾蒙的族群,其性衝動如不定時炸彈一般,會在街上引爆,成為「社會的他者」、「該被國家機器有效控管的族群」。這樣的社會恐慌可以被政府轉化,作為社會控制的一環。如九○年代的台北市長陳水扁針對青少年發布戒嚴令,禁止所有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在半夜遊蕩,其所依據的,便是一連串青少年犯罪所引起的恐慌。

而塗鴉客繼承此一刻板印象,並且有意與無意地使用著它。這刻板印象既可成為自我標示,也可以轉譯成為商品。


假想戰爭與假想陽具

塗鴉客的刻板形象還有另一面向。這個面向指出其非法性如同劇場一般,規畫了場景、角色、與劇情。儘管其間角色、細節可以改變,但劇情的主軸則恆常:個體穿梭一個又一個陰暗的小巷,超脫社會的規範,不僅孤獨,而且是法外之徒。

這樣的劇情中,有兩種類型角色缺一不可:年少輕狂的塗鴉客,與代表公權力的中年肥胖警察。

這兩者同為男性,同樣塑造一個以陽具為中心的圖像。噴漆罐如同槍枝就像陽具,噴射的同時也是射擊。如Style Wars、Street Bombing、Guerilla warfare等塗鴉圈內常用語所指,塗鴉永遠以戰爭為隱喻。因為塗鴉客在塗鴉時,操演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假想戰爭,團體內軍事分工而有階層,架構出一種權力結構。


Bbrother_Graffiti05沒有歷史的歷史

塗鴉經過國際傳播,成為華人社會的一環。上文提及的刻板印象結合當地脈絡,塗鴉成為時尚潮流、塗鴉客成為某某達人。塗鴉與塗鴉客在社會討論之中,被貼上「社會批判」、「道德低落」、「社會隱憂」的標籤,更使其成為商業、藝術體制收編的對象。

本人有幸恰好參與其中,也成為塑造此一刻板印象的因跟果之一。而這篇文章作為重新思考過去塗鴉行動帶來的效應,以及作為自我檢視的嘗試,在此回頭來談塗鴉史,則至關重要。

檢驗的開頭,必當以一般網路上所謂的塗鴉史開端為起點。首先我必先面對的問題就是,塗鴉沒有歷史,因為塗鴉的歷史問題重重。這是由於所謂的塗鴉史,是由各種謠言與鄉野傳奇構成。而事到如今,一一去評判這些謠言與鄉野傳奇的真實性已不重要。


殖民地甜蜜復仇

儘管如此,絕大部分的「塗鴉歷史」由「塗鴉――由紐約黑人社區發展,結合嘻哈音樂,成為一個世界青少年運動」這個句子作為開頭,而這也大概是可信的資訊之一。

此句所標示的,是塗鴉位處邊緣位置的雙重意義:第一是階級意涵(塗鴉作為勞工社群文化象徵,意謂勞工社群文化與中產階級文化的區分);第二是種族意涵(相對於白人勞工階級文化,塗鴉意謂少數移民社群的身分認同)。

接下來塗鴉傳播的路徑,從紐約所在的美國東岸傳播至美國西岸,很快的在歐洲的倫敦,被接納成為文化版圖的一塊。歐陸的巴黎,也同時成為塗鴉重鎮之一。塗鴉,很快地攻陷世界的殖民國首都,成為殖民地的甜蜜復仇。


Bbrother_Graffiti09我們正在運作這個系統!

到七○年代末,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逝世已十週年。由於當時象徵暴力革命的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發展大致已近尾聲,加上第一次石油危機帶來的經濟蕭條,美國都市如紐約的黑人社區,因被國家機器有計畫地鎮壓,在普遍的沮喪氣氛之下,塗鴨,於是從地鐵開始。

當塗鴉客在市內穿梭,以相同及重複的圖騰,在地鐵中標示其領域的擴展,由於地鐵是影響絕大部分人都市生活的基本設施,也象徵了一個系統;而塗鴉客以塗鴉行動占領這個系統,對於地鐵塗鴉,可說是至關重要的意念與目標――塗鴉造成的符號性占領,既是象徵性的占領,塗鴉行動本身,也可以說是實質的占領。其意義正如一個地鐵塗鴉口號所寫:「我們正在運作這個系統!」(We are running this system!)

地鐵塗鴉在這時期作為重要的政治性宣告,正如同史普尼號(Sputnik)行駛於天際,象徵了核彈降臨加州陽光之下般,意味的是象徵性的占領,及其具有行駛或毀滅系統的能力。當政治現實之不可為,象徵性的毀壞系統,包括中產階級道德觀、種族歧視的司法體系、暴力的警察執法、勞工的剝削等等,便成為另一種出路。

同時,「塗鴉」作為一(假性)革命、公民抗命、社會抗議行動,塗鴉與塗鴉客在其反叛中,所隱藏的諸如性別歧視、重視非主流身分的展現、對於男性特質的著迷等保守概念,也讓它展現了自身的失敗。在塗鴉客一再攬鏡自照的癡迷中,外界在鏡像中被簡化,而使現實社會成為相對於塗鴉圈內單純的「圈外」。


女性凝視形塑男性特質

女性主義中常探討的,是在男性凝視下,女性如何形塑社會規範意義下的女人。而在塗鴉裡,女性的凝視也同時在形塑塗鴉中的男性特質。

如前文所述,塗鴉也是戰爭的隱喻,在塗鴉客突擊牆面的同時,塗鴉的意義也如同軍事占領。由於戰爭需要一個父權的敵人與社會(或說一個以男性為中心的執法體系),同時要求形成父權為基礎的軍事組織,人一旦進入這個圈圈,就是在玩一個「比賽誰比較有種」的遊戲。因此當塗鴉客越能符合一定的男性規範,如冒險、膽識、能闖入半夜的地鐵站、能躲避警察的追趕等等,就越能在團體內得到權力。

在此同時,戰爭要求的是追隨者,亦即女性的存在。就像音樂錄影帶在描寫Snoop Dogg的乖張、暴虐,隨時準備與人火拼的同時,同樣重要的是影片主角總是被女性環繞。

而女性,作為一個他者的他者,被塑造成打架贏了可以帶回家的奬品,在刻板印象中被弱化(物化)成為一種奇觀。這也就說明了塗鴉客若擁有圈內男性的尊重,同時也就擁有得到女性的權力。至於女性仰慕者的眼光,則成為塗鴉圈內的期許和檢查系統,隨時審查男性的行為是否夠反叛、夠有種、夠有資格成為合格的塗鴉客。


攝影/Bbrother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May_2010/Bbrother_Graffiti/*{/rokbox}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5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1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本書的深入分析,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 訂閱全年份

banner



Tuesday, 30 March 2010

The Urban Nomad film festival in Taipei

The Urban Nomad Film Fest is back Commencing tonight, April 30th, David Frazier and Sean Scanlan wil bring you the 9th consecutive year of the festival. Here we interview them on the history of the festival, their best moments and living in the underground.

As well as all the usual original and interesting films, this year's festival will have an environmental touch to it. For more information and full schedules check out the film festival blog here.

Readers in Mainland China (Apologies for advertisements):

 

 

Friday, 25 September 2009

終有雲開見日時

----------------------------------------
凡人如你我,都可能犯錯。
而我們也期待別人給予自新的機會。
簡廷顯的認真、拼命,讓他在得來不易的機會中,
為自己的人生走出另一片天!
----------------------------------------


開夜車,步入歧途
十八年前,簡廷顯剛退伍。當時他的父親以開計程車為業,為了物盡其用,簡廷顯跟父親同開一輛計程車,白天由父親駕駛,晚上就輪他出門做生意。

開夜車的簡廷顯,生活越來越複雜。他結識了一位有夫之婦,兩人發展出一段不倫之戀。

就這樣,年輕氣盛的簡廷顯被激烈的感情所矇蔽,終於在一次衝突中,殺死對方的丈夫,也因此被法院判處無期徒刑。

31歲那年,簡廷顯因減刑出獄,他說坐牢的七年多裡,父母親從來沒有放棄他,可貴的親情陪伴他度過了人生最晦暗的日子。


出獄後,重返社會
作為更生人,簡廷顯承受著重返社會的心理壓力,同時必須面對別人質疑的眼光,更曾經歷創業的艱辛。回想起剛出獄回家的那段日子,因為簡廷顯心裡仍有陰影,即使鄰居一句隨意的招呼,都可能令他懷疑別人是否在評論他。雖然有心尋找工作,又害怕雇主知道自己的過去,只能每天躲在家裡。還好一路走來,他得到了台灣更生保護會與親友不離不棄的協助,終於使他一步步重返社會。

一開始簡廷顯聽從母親的建議,到高雄學習水電維修。後來,他又把從原住民那裡學來的烤山豬肉發揚光大,做起了小吃店的生意。

只不過在他打算將小吃店擴充成規模較大的餐廳時,他遭遇了困難──無法申請到台灣更生保護會的小額貸款。

還好這個時候,更生保護會嘉義分會副執行祕書劉公明偷偷跑去觀察簡廷顯。他發現,簡廷顯白天在小吃店照顧生意,晚上還一個人在新的店面裝潢,累了就睡在工地,很認真、很拼命。

這樣的精神感動了劉公明,使他願意成為簡廷顯更生事業貸款計畫書上的推薦人,這才讓簡廷顯的餐廳獲得所需的資金,並且順利開張。

從一個簡單的烤肉架到七、八張桌子的小吃店,再擴張成現在的餐廳。簡廷顯開設的「獵人居」,因為販賣的烤山豬料理具備特殊風味,加上老闆娘阿美,也就是簡廷顯的另一半的親切招呼,吸引了很多忠實顧客。雖然簡廷顯不是原住民,但是他的餐廳從裝潢到菜色,都充滿了濃濃的原住民風情。每天都有很多客人前來光顧,為的就是要品嚐餐廳最有名的招牌烤山豬。


開餐廳,傻人傻福

或許是傻人有傻福,簡廷顯的餐廳選在愚人節開幕。剛好碰上那年SARS,市區裡的客人不敢在密閉的餐廳裡吃飯,全都跑來這個半露天的餐廳吃烤山豬肉。

因為物美價廉,餐廳生意好的不得了,員工最多的時候共有三十多人;加上這是嘉義地區第一個更生事業,更生保護會也協助廣為宣傳。只不過剛開始時,簡廷顯跟員工們都有點尷尬,不過很快的,大家也就習慣了。

在全盛時期,餐廳中共有十來位更生人,與簡廷顯一起為事業打拚。他們和簡廷顯一樣,期望藉著努力工作,重新獲得社會的接納。除此之外,也有許多外國客人,喜歡獵人居的自然氣氛。這許許多多的支持,都給予簡廷顯及其他更生伙伴,繼續向前的勇氣。

雨後,簡廷顯餐廳入口池塘中的綠意,彷彿象徵了他的重生。人生的暴雨過後,簡廷顯正靜靜地享受在許多人協助下重建的新生活。正如深愛他的妻子所説:「我們不應該一直以一個人的過去評斷這個人。」


攝影/柯蕾俐(Aurelie Kernaleguen)‧楊鎮豪




本文亦見於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本文由文向教育基金會提供,內容出自生命教育系列影片及攝影集《擁抱~孤挺在疾風中的勁草》。
擁抱勁草部落格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MrJianprison.jpg|}media/articles/AurelieK_MrJianprison.swf{/rokbox}

Friday, 25 September 2009

Mr Jian's life after prison

An outdoor, wooden, aborigine style restaurant in Chiayi City called “The hunter’s residence”. As you enter the restaurant, you can smell barbecued meat on the fire. Mr Jian is cooking, while his beautiful wife Amei is serving you the food in one of the wooden huts.

This self-designed restaurant means a lot for Mr Jian. After spending seven years in prison for murdering his lover’s husband when he was still a young boy, Mr Jian decided to start a new life by building this restaurant.

It requires a lot of efforts for people who spent years in prison to reintegrate the society. They bear the heavy burden of their past and fear that others hear about and judge them for their past mistakes

However Mr Jian never gave up. After working as a water and electricity repairmen for a couple of years, he decided to open his own restaurant. As he told me: “If not for this restaurant, I would not be the man I am today!”

I think we can all learn from his life experience and his determination that successfully led him to live a normal life again.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Mrjiang.jpg|}media/articles/AurelieK_MrJianprison.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rch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12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