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兩種公民?

陸籍配偶在台灣社會屢遭歧視,多半被認為是民族主義惹的禍。然而透過對香港陸配問題的觀察,或許更能讓我們瞭解歧視背後的真正原因。


陸籍配偶在台灣的權益問題,近年來備受關注——從入境審核的面試程序到取得居留權的漫長等待,甚至在取得身分證後,部分的公民權(例如服公職的權利)仍然受到限制。在兩岸的特殊處境下,新移民相較於一般人確實在權利上受到限縮。筆者今年曾兩度針對種族歧視問題赴香港訪談,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在同一個國家內,陸配仍然面臨了許多壓迫。

歧視源自階級差異

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2009年發布的報告,目前每年約有五萬人從大陸赴香港依親團聚,其中成人與兒童各半,成人中九成是女性,而超過八成的新移民表示曾遭受過歧視。新移民的婚配對象有時社會階層較低,「老夫少妻」的景象亦不罕見,甚至有部分家庭是丈夫失業,只能領取香港政府發放的「綜援」(綜合援助金),因此面臨巨大的經濟壓力。

除了經濟壓力之外,領取「綜援」更導致香港人敵視這些移民,認為他們好吃懶做,只想等著拿「綜援」。一位前香港立法會議員就曾提到,部分的香港人十分歧視這類中下階層的新移民,會以污衊性的字眼稱呼他們,但社會地位較高的陸配就不會有此問題。一位NGO工作者也舉例說:「有誰會歧視伏明霞(中國著名跳水選手)呢?」即使具有同樣的膚色與相似的面孔,階級差異仍成為歧視的根源。

同為中國人,待遇大不同

2008年香港通過種族歧視條例,雖有許多限制,仍能為當地的少數族群帶來些許保障。香港是聯合國《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的締約體,因此特區政府有義務改進歧視問題,而來自聯合國的壓力也促使港府採取更積極的作為。但在陸配問題上,香港政府認定新移民同樣是中國人,不符合「種族」的定義,致使陸配在反歧視法規中被排除在外。諷刺的是,在英國時期,這些新移民在香港法律上被獨立劃為一類,被認為是不應受到歧視的特殊族群,甚至連殖民地政府都主動解釋他們與港人在文化歷史上的差異;反觀現今在中國的統治下,他們面對歧視卻求助無門。

港人如果與外籍配偶結婚,只要經濟能力足夠,配偶很快就可獲准入港;但若迎娶中國配偶,就需要等候更長的時間。陸配必須取得由中國公安局發放的「單程證」方能入港定居,但他們在入港時往往會受到「母國」政府的拖延,甚至有官員藉此機會收賄。即使獲准進入香港,這些陸配的權利仍不完整:他們必須先申請香港身分證,在拿到身分證七年後才能夠成為「永久居民」(獲得居港權),其間過程有時超過十年。

相較之下,台灣在2010年將陸配取得國籍的年限縮為四年,反而比香港更為寬鬆。香港的陸配拿到身分證後,雖享有教育與醫療照顧方面的福利,但無法申請「公屋」(社會住宅)與「綜援」,也無法投票。同時,成為「永久居民」之前,如果犯法就可能被遣送回中國。如此看來,香港新移民面對的處境可說比外國人更加嚴苛。

解決移民問題需對症下藥

大陸非婚生子女的居留權,亦曾在香港引起很大的爭論。香港終審法院(即最高法院)曾在1999年的吳嘉玲案(註)做出判決,認為香港人在大陸的子女,無論婚生或非婚生應一律具有香港居留權。這引起特區政府的激烈反彈,包含當時的特首董建華都宣稱,此舉將為香港帶來巨大的人口與經濟壓力,甚至會讓香港「陸沈」。該案之後送交「人大釋法」(基於《香港基本法》中的規定,中國人民大會擁有香港法律的最終解釋權),而人大推翻了終審法院的判決,剝奪非婚生子女的居留權。事實上,香港特區政府與親中派多反對給予居留權;積極為爭取新移民居留權奔走的,反而是與北京政府不睦的泛民主派和人權團體。中國人受到自己政府的壓迫,為他們爭取權益的卻是「反對黨」——這不禁讓人想起1980年代的台灣,協助老兵爭取返鄉探親的也多是黨外人士,而非國民黨政府。

無疑的,台灣目前也存有對新移民的歧視問題。有些人認為是台灣民族主義高漲造成歧視現象的發生,但從香港的經驗可以發現,即使去除國家認同,歧視仍然存在。特區政府在新移民人權上的作為十分消極、甚或反動,而人大的釋法更做出對自己國民不利的判決。認同真的是最重要的因素嗎?「階級」的影響可能更為重大。如同香港人不會歧視伏明霞,也很難想像台灣人會歧視汪小菲。陸配的經濟處境與其婚配對象的社會地位,或許才是歧視的根源。因此在關注台灣的陸配時,也應把階級因素考慮在內,而非一昧的歸咎於國家認同或統獨意識形態,否則在錯誤的診斷下,將難以找到真正的藥方。



**註釋**

吳嘉玲及其妹吳丹丹均出生於中國,於1997年7月4日向香港入境處報到。當時她們的中國籍父親已為香港的永久居民,依《香港基本法》規定,其子女即便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出生,亦可取得永久居民的身分。但在同月10日,香港政府修訂入境條例,規定香港永久居民所生的中國籍非婚生子女,如欲成為香港的永久居民,必須先向中國公安局申請單程證,並附上香港政府簽發的「居留權證明書」。這項新規定導致吳氏姊妹遭到入境處拘捕,其家人遂控告這次修法乃違憲之舉。


撰文|

黃秀端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主任暨人權學程主任

陳中寧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huang-xiuduan-chen-zhongning (黃秀端.陳中寧)

黃秀端
現為東吳大學政治學系主任,同時也是東吳大學人權學程與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主任。2008-10年間曾主持一項關於華人社會移民權利的研究計畫。

陳中寧
現為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生,也是東吳大學人權讀書會與大學思潮研究社成員。亦是前述研究計畫的助理之一。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7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17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