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Social Changes and Challenges 變動中的華人社會
Social Changes and Challenges 變動中的華人社會

Social Changes and Challenges 變動中的華人社會

Here are materials that examine and assess the current issues that are influencing the Pacific-Asian culture and society.

經濟發展所產生的變動已經全面衝擊了人們的生活型態與觀念。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我想看外面的世界

我放弃了学业。我初中一年级念到下学期末。我的成绩不好,而且我很不快乐。我后来听说有机会到上海工作,我准备去。我觉得这样很好。
我知道很多人在外面工作。他们说工作容易,薪水好。他们也说常常想家,不过没法回来。
我想到外面待多久?一年、二年、三年或者四年。我是想离开的人。我离开学校的时候,父亲很不愉快,但他不反对我到上海去,他觉得很安全。我想要看外面的世界。做什么,学什么,我还不太知道。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LiuFang.swf{/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孩子的教育费

2007 年,我和我的妻子去江苏,建筑做了两个月。我们一起离开,一起回来。工作很累人。我们做砖块,一块砖一分钱,一个月领差不多700 人民币。我做夜班,从晚上八点做到早上九点,白天我睡不著。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出去工作,因为我必须付孩子的教育费。老大21岁,老二17岁,老三是个女孩, 13岁。老大在西昌读高中。
最好的工作是做建筑,我们会挖地基。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Xiazhengming.jpg{/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彝族打工者的心曲

在这段短片中,您可以听到凉山彝族自治州彝族人,外出打工的心曲…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VoicesofYiMigrantWorkers_erenlai.swf{/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彝族打工者的心曲

在這段短片中,您可以聽到涼山彝族自治州彝族人,外出打工的心曲…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VoicesofYiMigrantWorkers_erenlai.swf{/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成都彝族打工者

一群来自大凉山深处盐源县白乌镇的彜族打工者,他们到成都工作,希望改变生活现状。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MigrantYiworkersinChengdu_ch_erenlai.swf{/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新經驗與新視野

我沒到外面打過工。我的丈夫和我的三個孩子也沒有出去打工。不過,我知道為什麼很多人想出去。我聽過很多故事。有的人在路上餓肚子,有的人沒找到好工作,有的人摘田裡的玉米吃,有的人在戶外過夜。這些人通常不想再外出打工。有的人在城市找到工作,帶回來2,000 或3,000 人民幣。
對村莊來說,外出打工有好有壞。如果我們需要人手,我們找不到人。出去打工錢多一些,但並多不了多少。等回到村莊,又無法真正改善村莊的現況。再說,在外面待得比較久的年輕人,他們可以把新經驗與新視野帶回來。很多人帶著挫折與失敗而歸,回來以後什麼能量都沒有。實際上,很多人存不了什麼錢,大概比到田裡工作稍微多一點。
還有一個挫折是,如果爸爸媽媽兩個人一起出去,對孩子並不好,因為孩子多半變得憂愁,而且生活壓力相對變大。為什麼父母要一起離開?這點我弄不明白。
如果能在大城市學到東西,我覺得這對村莊本身有益處。我們需要科學,需要用新的方法養牛、種田、做衣服、種菜等等,這都是好事。人不在,又要發展村莊,這是不可能的事,培養一個小組幫助地方發展應該是折衷辦法。我對做衣裳感到很有興趣。
對,發展旅遊是好事。如果這裡設一個旅遊中心,我們的生活也許會更好,但目前這裡仍缺乏吸引力。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jiji.jpg{/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為了生活而打拼

2006年8月,我參加一個培訓,參加的都是想要到外面打工的人,但最後我並沒有離開。我丈夫一個人出去,五個月以後,他拿了一萬人民幣回來。後來他又離開,但我現在我不知道他在哪裡,到現在五個月了。他第一次打工是到蘭坪。
我們有三個孩子。最大的剛從小學畢業,班上排名第四。我們需要錢讓孩子升學,其他賺的錢就作為生活開銷。我們沒有其他生涯規劃。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jiajia.jpg{/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我還要出去

很久以前,大概是五六年前,我第一次到外面打工,到德昌。之後,大概三四年前,我到新疆收割棉花,但我們被騙了,連一塊錢也沒拿到。2005年,我到上海一年。最近這次,我和我妻子到溫州工作一年,我做建築,我太太在玩具工廠。
有人召集五十到六十個人,其中五六個人是同村的人,大家相互照應。
只要回到村,我就照往常一樣照顧田地。這裡沒什麼經濟刺激或是遠景。沒有孩子、配偶的,到外面待得一點,結婚的大部分早點回家鄉。
從第一次到最近一次打工,前前後後我差不多拿給我的父母一萬人民幣。我的父母買了綿羊、馬和母牛。
在外面,我不覺得被歧視。其他看到我們的皮膚,知道我們是少數人,他們對我們都很好。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XiaZhijun.swf{/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孩子的教育費

2007 年,我和我的妻子去江蘇,建築做了兩個月。我們一起離開,一起回來。工作很累人。我們做磚塊,一塊磚一分錢,一個月領差不多700 人民幣。我做夜班,從晚上八點做到早上九點,白天我睡不著。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出去工作,因為我必須付孩子的教育費。老大21歲,老二17歲,老三是個女孩, 13歲。老大在西昌讀高中。
最好的工作是做建築,我們會挖地基。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Xiazhengming.jpg{/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我想看外面的世界

我放棄了學業。我初中一年級唸到下學期末。我的成績不好,而且我很不快樂。我後來聽說有機會到上海工作,我準備去。我覺得這樣很好。
我知道很多人在外面工作。他們說工作容易,薪水好。他們也說常常想家,不過沒法回來。
我想到外面待多久?一年、二年、三年或者四年。我是想離開的人。我離開學校的時候,父親很不愉快,但他不反對我到上海去,他覺得很安全。我想要看外面的世界。做什麼,學什麼,我還不太知道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LiuFang.swf{/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我不打工

我住在白烏第一村。我沒有打過工,雖然我的朋友都出去打工。差不多兩年前,我買了一輛卡車,然後開始買賣羊皮、玉米和四川胡椒。我每個月到西昌兩次。
我的朋友到外面,遭遇每個人不同。有的人帶回來幾千人民幣,有的人兩手空空地回來。每個人都想回家。他們說,在外頭賺錢很辛苦,代價很高,甚至沒有時間上洗手間!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wihe.jpg{/rokbox}

Friday, 28 September 2007

最終還是回羊圈

村子的人出去工作,有的人到成都、江蘇、山東,有的人去其他地方。很多是夫妻一塊兒去,就像前村長和他的妻子,現在他們兩個人在成都工地工作。在外面待得久一點的,他們會用銀行匯款寄錢回來。有的人現在懂得使用信用卡…
村裡以前大概有1,800 個人,但現在包括外面進來的人,特別是從木里來的,總共大概是2,100 個人。現在還是有許多人選擇離開村莊。我不知道數目是多少,目前大概是150個人左右。
對,到外頭工作是一件好事。大多數的人,大概是所有的人,最後還是回老家生活。不過,現在真的有人不回家過年。有的因為上司不給車錢,有的因為怕回家,他們怕一回家就得把所有賺得錢都給親戚朋友。
對,大家到外頭學到新的技術。現在,有些人懂得蓋磚房,白烏附近就看得見幾間磚房 。磚房比傳統的彝族房子好。
出去的人大概一個月賺1,000 人民幣。通常,一個人一天若有工作的話,大概賺50 到80 人民幣,但只要一天不打工,就什麼都賺不到。
這個地區要發展應該從養家畜、買賣四川胡椒和種樹開始。2000年,我自己種白楊樹,種了八畝地,花了我3,000人民幣。15 年以後這些樹就會長大,但投資的成本並不是說很高。玉米的報酬高,向日葵生產過剩,利潤越來越低。我們還計劃大規模種植馬鈴薯。如果有小額借貸,那會幫我們很多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henga.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7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19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