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手妈妈染出流行客家物

by Yadrung on Friday, 24 August 2007 Comments
打造客家名牌不是梦
说到客家庄,你的印象是否还停留在满是桐花或者传统美食呢?来到东势镇,走进市区的一条巷子,朴素的招牌上写著「细手物染」,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手工艺品店,然而它却不仅是这么简单。
进了店门口,是一条小小的走道,穿越后见到的,是挂满整片墙的植物手染商品,一群踩著缝纫机的妈妈们,正在认真地画版、裁缝,为的是做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客家品牌,这里是由东势镇爱乡协进会所建立的「东势客家文化工坊」。
东势这个小镇,由于林业和农业的发展,加上位居交通要道,使它成为繁荣富裕的地方,也因此有不少替有钱人家做西服的手工裁缝师傅。然而,民国八十八年的九二一震灾,却震掉原本热闹的东势家园。基于对家乡的热爱,曾经是知名合唱团的团长邱宪荣(艺名邱晨)带著妻子杨晴子,结合地方上社区妈妈们的努力,在隔年成立了「东势镇爱乡协进会」,希望利用当地的植物,做出属于客家人的植物染,并期许自创的品牌能够达到「LV」的等级。
谈起这个「客家LV」的称号,邱宪荣笑著说,「因为LV的品牌知名度较高,加上要比出这个手势很简单,所以希望能打造一种像这样等级的通俗奢侈品。」于是便产生了「细手物染」(See So),期望呈现既有文化特色又精致的客家产品。「细手物染」是取自客语「巧手」之意,象徵商品的「客家、精致、手工」精神,协进会的执行长陈秀云开玩笑说,「See So就是因为看了很好,所以要买。」虽然是句玩笑话,却看得出他们对这个品牌的自信与热忱。

塑造流行的传统味
在协会的工作坊里,除了有主推的植物染服饰、配件、包包外,还有近年来很受欢迎的客家花布商品。陈秀云表示,「虽然有很多人在做植物染,但我们希望以客家文化为诉求,主打纯手工的客家衫。」由于客家花布到处都有,如何提高实用性和用途,成了他们目前的研究方向。她说,「我们会拿客家花布来当点缀植物染上衣的一部分,或是改良成不同的东西,像礼服、筷袋等。」因为这样积极开发大众化的产品,甚至接受「客制」,让他们受到不少消费者的肯定。
由于这里强调的是独一无二的手工精品,透过客制化的订单,由资深的师傅替客人量身订做,经过不断沟通,结合传统和客人想要的款式设计,往往都让顾客带著满意的笑容离开。邱宪荣强调,东势有很多原本做西装、手工很好的老师傅,九二一震灾后,这些师傅改做手染商品,其细致的手工自然不在话下。
正因为在东势的「本街」上,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师傅,陈秀云指出,除了协进会的工作坊之外,也盼能结合本街上其他产业,带动整个东势的发展。「一旦人潮进来,就能增加这里的可看性,所以才会有『工艺本街』的产生,假日来到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平常不常见的东西,也可以参加各种产业的体验工作坊,希望能让这些老师傅的手艺流传下来。」
此外,协会还打算明年开始为本地工艺师拍摄纪录片,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他们期盼能透过这样的方式,落实保留传统的目标。当我们问道:既然想要留下这些好手艺,何不让年轻人直接来传承呢?陈秀云无奈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哪里会愿意回来学?现在只能与学校的设计科合作,像是屏科大、云科大和台中技术学院等,透过实习的方式,让学生来看、来做,或者举办一些传统服饰的创意比赛,看看是不是会比较有效果。」

运用科技开发创意
不愿单单局限在传统产业的工坊,他们近年来不断改良、创新产品,以达到提高消费者用量的目标。负责设计的邓雪琴,目前正在研究如何结合客家拼布和传统服饰蓝衫,她指著作品开心地说,「因为拼布太花俏,蓝衫的颜色又太暗沉,所以希望能够结合他们的特色,也可以创造流行。」
一旁的陈秀云也补充道,「我们正在开发一种『摇篮式』的满月礼盒,用传统的竹编搭配客家的手染布,里面再放一些小柿子(代表「事事如意」)和婴儿穿的客家服饰。」这个想法乍听之下非常有创意,但现实的成本问题,却让它的实践有些困难。有些时候,反倒是从客人身上,得到更容易付诸行动的创意和概念。
她说,有个高雄的老客户,「每次来这里看到喜欢的就买,也不管穿不穿得下,纯粹收藏。」因此,引发他们做「小衣服」,再用框裱起来的想法。如此一来,既能降低成本和售价,保存性也提高,不论自己收藏或送人都可以,甚至能纳入他们的DIY教学课程。谈到教学课程,目前有染丝巾及缝制福袋,未来还将结合彩绘或客家花布的元素,增加游客DIY的乐趣。看来这些妈妈们不仅手巧,也非常有生意头脑呢!
陈秀云强调,因为对品质要求严格,顾客都非常满意,但统整客户资料的能力还不足。由于工坊内都是中高龄的就业妇女,如何运用现代的科技帮忙管理,也成了一门课。她说,「我们会开一些课程,训练妈妈们使用电脑,像基本的Word、Excel,做简单进出货的整理。」不仅如此,他们还懂得利用网路行销,在网站上展示工坊的各式商品图片,若有客人喜欢,自然就会跟他们连络,也是另一项通路管道。

产业受肯定 更胜金钱补助
然而,小小的工坊却逐渐承载不住这群「爱乡人」的梦想。陈秀云认为,虽然传统手工艺的发展非常困难,但只要努力就能得到收获。因此,他们最终的目标,还是希望结合本街上的产业,集中成立专属的客家园区,进而推动观光与产业的合作。她说,「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点』难找,目前找到点够大又有吸引力的,就只有旧车站的『客家文化园区』,但是卡在招标问题和租金太高,让我们不得不找其他的地方。」
协会希望,在多元就业开发方案的计画结束后,能成立独立的合作社型态或工作坊,让留用的人员继续拥有一份工作,陈秀云表示,「我们不要求政府一直给补助,只是希望能靠自己自立,让大家学有一技之长。」至于政府的辅导方面,她则希望能多一些实质的鼓励,「这些都是能代表台湾文化的东西,起码应让他们有生存的机会,最直接就是买他们的产品,而不一定是金钱的补助。」而协会最终的目的,便是让工坊脱离协会自主,使「工艺本街」和「细手物染」两方面都有很好的发展,希望协会在未来仅扮演从旁协助的角色。
对传统产业的工作者来说,直接给予生产上的肯定,绝对比只给他们补助金来得有价值,毕竟有人喜欢他们的东西,才是维持他们继续这些产业的动力。既然要做文化推动和创意产业,或许直接回馈基层,才是让他们能向上进步的要素。
对于未来的发展,陈秀云笑著表示,「当然是希望『细手物染』能成为东势的代表!让大家知道这里不是只有农产品而已。」或许因为这分用心和责任感,让人看见日渐独立的「东势客家文化工坊」已悄然成型。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4Dong-Shih.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an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199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