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NPOs on the Rise 非營利計畫的萌芽
NPOs on the Rise 非營利計畫的萌芽

NPOs on the Rise 非營利計畫的萌芽


Changes in China and the whole of Asia-Pacific are coming from the grassroots. Furthermore, when different Asian NGOs exchange their experiences, even more is happening for the better. Here you will find information about local NGOs and NPOs, and reasons to hope in the future…

亞洲與太平洋都有一些區域型的非營利計劃正在快速發展,推動這些計劃的民間團體與個人是經濟發展下一群非常另類的生力軍,用希望譜寫著動人的種子之歌!

 

 

 

Thursday, 01 May 2008

Networks for Mutual Help and Civil Society: from Shanghai to Yunnan

I am a New Shanghaise, or at least this is what other people say. In 1991 I came to Shanghai from Sichuan, and with Ku Haiyang, a disabled person, started a happy family, living a simple and quiet life. But in 2001, an event changed my previous ideas. I was given the opportunity of getting a free prosthetics by a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and getting help in a gratuitous way changed my feelings and moved me deeply. Later, I gradually understood their activities, and introduced disabled people so that they could receive free prosthetics, and, when seeing their self-confidence increasing once the prosthetics was installed, witnessing also their happy smile of satisfaction, I was feeling very happy. Afterwards, I started to know more and more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and also more and more benefactors.

One day, I heard that a 16-year-old female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 had been bathing in her home when a fire started and her face was disfigured. I told her story to a German friend working in Shanghai, who contacted a German principal living in Shanghai, the Germany principal contacted a Foundation based in the state of Bavaria, and the Foundation raised 100,000 Euros for her going to Germany for treatment and rehabilitation. The small link I had established towards this students have been such a big help - such a thing was really unbelievable to me. Later on I created a “network of love”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introducing them to good people eager to do good deeds and mobilizing resources to help the disabled encountering particular difficulties.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we have had a lot of volunteers coming to help, our volunteers come from around 20 countries and also from Shanghai proper. At the start, the work was focused on prosthetics, material for rehabilitation, clothing, and so on, but I was thinking that this was not long-term support, we should have been offering skills training and learning opportunities. We slowly found volunteer teachers for organizing two English classes, two arts and crafts training classes, and also organized outings and encounters with others. In such an atmosphere, volunteers also learnt to know other people and made personal progress.

An online appeal to aid a Tibetan six month girl to go to Shanghai in order to be operated for the resection of a tumor created a network of more than 20 volunteers for implementing the project. We united together to help the girl get over 37 days of hospitalization. Once, because of a mistake, the doctor in charge of anesthesia cancelled the planned surgery, and the volunteers got very angry. We understood at that time that volunteers’ behavior was not always as ideal as imagined. After a patient process of communication with the doctor, the operation was rescheduled, and after having patiently waited for the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the operation, all volunteers participating in this rescue operation were in tears; people thus banded together for saving a girl unknown to them and were moved [by what happened].

In 2006 I learnt online about a small village in Yunnan - Napa village – recruiting volunteer teachers, and then in October I went to that small village, then understanding that the small Napa village located in the county of Shangri-La is a Tibetan village, 12 km away from the county township, located at an altitude of 3,260 m, the villagers being half farmers and half herders numbering 41 households for a total of 227 inhabitants. When I left the village, I could not forget the simple and smiling face of the children.

In May 2007, I recruited online a Shanghai volunteer for going to Napa one year and teach children. The determination with which this volunteer teacher quit his job moved the whole of us. In July and August I and 19 volunteers from Shanghai went to Napa in order to help in organizing activities.

Napa village’s location is beautiful, between mountains and a lake. Before arriving to the village there is an "alpine wetland bird habitat Natural Reserve" consisting of the "Napa Lake." After the village lies a virgin forest typical of highlands climate. The village's per capita arable land accounts for less than three acres, and the harvest fiduciary product allows only for food and clothing. Considering the situation, our plan focuses on the development of an eco-tourism village. At the start, two villagers ha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build and convert rooms in their house [for that purpose], repair toilets, and rely on solar energy. Each villager gave some money, and so did our volunteers, in order to help two villagers to rebuild their houses, with the conditions that, when receiving visitors, the villagers give 8% of the revenue to the village committee as management fee. When the toilets and shower rooms were installed in the village, villagers went from harboring doubts [about the usefulness of the improvement] to gradually becoming accustomed to using the toilet, which made us most happy. We have participated in the meetings of this traditional village, from the ones focusing on projects to the ones concerned with implementation, and we were most surprised to see the villagers being extremely democratic [in their discussions]. Once there was a meeting to discuss whether to send children into the township for the fifth grade of primary school, half of the parents were not agreeing, considering the road too long and unsafe, and also the lack of labor force; they boldly stated their concerns, I thought it was a very good thing to express one’s difficulties, for it also shows the willingness to be helped out of them..

Napa's future has been a constant topic of our discussions; children’s education is the core issue; within this village of over 200 people, none of them finished primary school. It is necessary to continue to search for teachers, the standard of the fourth grade students of the village is more or less the one of first grade students in the cities, but the children's cleverness and capacities are far higher than our initial assessment. The one year experience of a volunteer teacher has given us a lot of information to ponder over. For instance, while learning Chinese, we hope that at the same time the children can learn to read Tibetan; the only lama in the village is also the only one who will write Tibetan. Villagers and children only speak it, and now the village lama has opened a Tibetan reading and writing class for free, saying that what we can do, he can do it too.

Among the events we organized, we have brought 25 school-age children in the village to the county for a medical and physical check-up, 14 students were under standard, with problems in height, weight calcium deficiency, presence of hepatitis B, and so on. During a village’s meeting, we asked the parents to attach importance to their children's health problems. We also surveyed 41 households, made records and analysis, so as to understand their present state and their mode of existence.

Once, a volunteer was bitten at the waist by a Tibetan mastiff dog, just during the time when the village was experiencing annual floods, so we had no way to leave the village, and felt very anxious. Villagers tied three logs together, we stood on them, and the villagers paddled for one hour in order that our volunteer may arrive in time at the township and receive an anti-rabies vaccine. Afterwards, we went to the county and the prefecture government, exposing the situation of Napa when there were floods, the county government allocated special funds to buy a boat for the villagers;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they were enjoying a boat trip experience. Before, during the annual floods they had to make a full circuit throughout the mountains or to find a ford. With a boat, the villagers can go in a much shorter time to the township for selling matsutake, for July and August are the time for the matsutake harvest, which constitutes the only opportunity for fiduciary revenue.

This is the end of my account of a small experience in a village. I can not say that the situation we witnessed in Napa is ideal: the villagers have been doing much logging, the sale of timber helps them to make a living for surviving; the so-called preserved wetland area you find before arriving at Napa has become the sewage place for the county township, where garbage is piling up; grassland and husbandry are continuously regressing…

I very much hope that in 2008 even more volunteers will be willing to go to Napa, we wish to provide volunteers with a real experience in the field, make them pursue their various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and then make their own judgment. Nevertheless, we always stress, what is always to be maintained is that we need to know what [the villagers] are thinking, because we and they are living together.

(Photo by C.Shen)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互助網路與市民社會

我是一個新上海人,別人都這麼說1991年我從四川來到了上海,和同是殘障人士的庫海洋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過著簡單而平靜的生活。但在2001年的一次活動改變了我以往的想法。我得到了一個慈善活動的免費安裝假肢的機會,無償受到幫助和以往不同的心情,讓我感動不已。後來我漸漸瞭解他們的活動,並不時介紹身邊困難的殘障人士得到這個免費安裝假肢的機會,看到他們安裝了假肢有了自信,並露出滿意的笑容,讓我很激動。之後我認識了更多的殘障人士,也認識了更多的資助者。
一天,我聽說一個16歲初中女學生,在家中洗澡時面部被火燒傷而遭到毀容,我把她的事情告訴了在上海工作的一個德國朋友,德國朋友聯繫了在上海的一個德國校長,德國校長聯繫了在德國巴伐利亞州的一家基金會,基金會募集資金10萬歐元幫助她去德國醫治和康復。我的一個小小的聯繫,那個女學生得到了這麼大的幫助,對我來說真是想不到,後來我做一個殘疾人愛心網,介紹這樣的好人好事並聯繫資源幫助一些困難的殘障人士。

幾年下來,我們有了非常多的志願者來幫忙,我們的志願者來自世界20幾個國家和上海本地的,一開始是安裝假肢、贈送康復器、送衣物等,但我覺得這並不長久,應該給大家有技能培訓以及學習的機會。慢慢我們找到志願者老師辦了兩個英文班、兩個手工培訓班,還有籌辦外出活動與別人交流。志願者們也在這樣的氛圍中相互交流並有了進步。

一次在網上呼籲救助西藏6個月大的女孩來上海切除腫瘤一事,網路上的20多位元志願者來到了現實中,大家團結一起幫助女孩渡過了在醫院的37天日子。在一次醫生人為的事故上,為女孩打了麻醉針主治醫生也取消了手術的時刻,志願者們被激怒了。我們此刻明白了,志願者行為不是我們想像的這麼美好,最後和醫生耐心溝通後,終於迎來了再次手術的日子,在耐心等候女孩成功動好手術的刹那,參加那次救助的所有志願者都流淚了,大家為了救助陌生的女孩走到了一起,並被感動。
2006年我在網上看到雲南一個小村—納帕村招聘志願者老師,隨後的10月我去了那個小村莊,並瞭解到位於香格里拉縣的納帕村是一個藏族村落,,離縣城12公里,海拔3260米,現有半農半牧的藏族村民41戶,人口227人。離開小村時看到孩子們純樸的笑容,讓我很難忘。

2007年5月我在網上招聘了一位上海的志願者前往納帕村支教一年,志願者老師辭掉自己的工作義務去支教的決心和行動打動了我們。7月-8月我和上海的19名志願者一起在納帕村幫助做一些活動。

納帕村是一個靠山靠湖泊的美麗地方,村前是“高山濕地鳥類棲息地自然保護區”之一的“納帕海”,村後是高原性氣候的原始森林,納帕村的人均耕地面積不到3畝,收穫的糧食只能維持溫飽。看到了這樣的現狀,我們共同策劃為納帕村開發生態旅遊,剛開始有兩家村民有機會得到改建客房,修廁所,裝太陽能的機會,全村每家拿出一點錢,還有我們的志願者借一點,這樣幫助兩家村民改建了房子,有了條件可以接待遊客,村民旅遊收入的8%要交給村委會作為管理費。全村有了第一個廁所和淋浴房,村民從最開始的抵觸、懷疑到後來也慢慢習慣了用廁所,這是我們感到最開心的事。這個傳統的小村,我們都參加了他們的村委會的會議,從設想到計畫的設施,村民都非常的民主,這是我們感到很意外的。有一次開會討論是否願意把孩子送進城裏讀五年級,一半的家長不同意,因為要考慮路途遙遠和不安全,還有家中缺少勞動力,他們都大膽地說出了擔憂,我感到是非常好的事情,能說出來困難,那一定是想要得到幫助。

納帕的未來一直是我們討論的話題,孩子的教育是重點,全村二百多人,沒有一個讀完小學的。繼續尋找支教老師的幫助是必需的,村裏四年級的學生水準只相當於城市學生一年級的標準,但孩子們的聰明和善解人意是遠遠高於我們的評估。支教老師一年多來的經驗給了我們很多參考,比如學習漢語的同時,也希望孩子們學習藏文的讀寫能力,全村也只有喇嘛會寫和認識藏文,村民和孩子只能說話而已,現在也開設了藏文課,由村裏的一個喇嘛免費傳授,因為他說我們能做的,他也能做。

這次活動我們也帶了全村25名適齡學生到了縣城體檢身體,有14名學生體檢不合格,有身高、體重不達標,有雞胸缺鈣、有乙肝患者等等,一次全村會上,我們告訴了家長,希望家長能重視到孩子的健康問題。我們也去了41家村民家訪問和調查,作了記錄和分析,瞭解到了他們的生存狀態和現狀。

一次志願者腰部被藏獒狗咬傷,正逢村裏每年必漲的水災,我們沒有辦法出村,非常著急,村民用三塊長條木頭綁在一起,我們站在上面,村民在水里拉著木塊行走一小時把我們的志願者及時送到了縣城,打到了狂吠預苗針。之後我們到縣政府、州政府反映納帕村受水災實情,縣城府撥專款買了一條鐵船給納帕村民出行,這是他們第一次享受到了坐船的滋味,每年的水災村民不是繞山走路就是涉水過河,有了鐵船,村民縮短了進城賣松茸的時間,因為每年的7、8月是採摘松茸的時機,也是唯一有收入的機會。

很快的一次小村的體驗就要結束,我不能說我們在納帕看到的情況很理想:村民們一直以採伐森林、出售木材添補生活維持生存;納帕村前的濕地保護區成為縣城排汙、堆放垃圾的地方;草原、畜牧業在不斷退化。
我很希望08年有更多的志願者願意去納帕觀光,我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向志願者提供一個真實的現狀,讓他們進行不同的理解,然後做出屬於自己的判斷。但無論如何,我們強調的,始終堅持的是,我們需要瞭解他們在想什麼,因為我們和他們生活在一起。
(Photo by C. Shen)

Friday, 30 November 2007

亞洲的行動拼圖

藉著投身海外服務,許多青年開始認識亞洲。
他們接受文化衝擊的洗禮,卻也驚覺於自身對於改善社會的無能為力。
作者邀請年輕人以更開放、自省的心態展開探索,在行動中創造亞洲新未來。

【賴樹盛 撰文】

許多人問我:為什麼當初選擇來到泰緬邊境?我的回答是:當時我只是選擇了亞洲,而泰緬邊境卻給了我機會瞭解亞洲,認識世界。
離開大學校園進入職場兩年後,由於嚮往海外異文化的生活,我前往蘇格蘭參加語言課程,並以自助旅行方式待了將近半年,耗盡了帳戶裡所有的積蓄。這趟一九九九年世紀末的旅程,促成我日後前往歐陸進修,並結識許多來自亞、非,以及長期在亞洲工作或旅行的歐美朋友,才驚覺自己對亞洲的陌生。課業結束後,我因緣際會來到泰緬邊境擔任國際志工,繼而從事援助發展工作,至今已將屆五個年頭。

從泰緬邊境 走進亞洲

泰緬邊境的邊陲小鎮,有著來自中國與印度的經濟移民、自緬甸逃難而來的難民、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更有泰國境內的各式族群。湄公河孕育了中南半島各國的富饒土壤與豐富人文,海峽的彼岸連結起包含台灣在內的各個海島國度。這幅疆界延展的圖象,提供給無數人們參與和實踐的多樣舞台。
在泰緬邊境從事服務工作的過程中,藉由難民(refugee)和移民(migrant)的產生背景和流離狀況,我開始探索亞洲民族之間或國家內部的爭戰衝突,逐漸了解這大陸塊與眾多海島上的人群,長久以來早已交流著相似的文化元素,共享著相同的自然資源,彼此競爭影響,卻也相互依賴而生存。
二十世紀後期,國際流動資本在亞洲聚集,劇烈的人口流動,日益擴散的全球化更促使亞洲持續地改變。文化傳統促使亞洲秉持著包容內蘊的態度,而外來衝擊又讓亞洲對於多樣文化懷抱開放的胸懷。擁有悠久歷史的亞洲,在近代經歷著殖民、戰爭、衝突、移民、合作等多重激盪,促使她呈現出一種既古老又青春的面貌。

海外志工旅行 蔚為風潮

許多亞洲國家不斷地進行著政經制度改革,城市的擴張伴隨著各項發展,而部分國家戰後世代的勤奮努力不僅改善了現狀,更為其子女們創造了追尋夢想的資本。這些新世代的亞洲青年由於較無經濟壓力,金錢和物質無法滿足其興趣,他們對於未來雖然懷抱想像卻又充滿不確定感。因而,越來越多青年選擇利用在學假期或工作替換之際,前往發展中國家參與服務活動,逐漸在亞洲各新興國家形成另類出走風潮──志工旅行。
根據筆者的觀察,台灣青年擔任志工前往海外服務,從早期的民間團體組織持續辦理的志工派遣活動,到後來公部門的資源投入和媒體的報導效應,這股風潮逐漸擴散至學校社團或個人,服務足跡廣及印度、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各國。
然而,在相關文宣或媒體報導中,常可見到「青年參與海外志願服務活動,可拓展全球視野之思維行動,增進台灣與國際社會間之接軌交流,並有助於公民社會的發展與落實」這類論調。但,在為期數週或數月的志工旅遊活動,青年是否真如許多文本中所標榜的,能培養出國際觀並拓展全球視野、接觸在地文化、學習謙卑並尊重文化差異?而在海外服務活動結束後,這段經驗真正為青年帶來了什麼樣的意義?

服務結束後的自我詰問

筆者在泰緬邊境服務的經驗中,多數志工皆表達出對於亞洲貧窮的角落感到驚訝和難過,雖然仍無法清楚解釋出它背後的社會性結構議題,對於企圖改變世界亦感到無能為力。並且,他們無論在海外停留多長的時間,多數終究會回到自己生長的土地,繼續自己的學業或投入職場。因此,青年的態度常轉而對自己過往「視為理所當然之現象」展開自我提問,質疑自我對於資源的輕易浪費、對於文明社會慾望的無限膨脹,以及對於公共事務參與的冷漠,進而引發了自我對話的過程。一位來自台灣大學的志工曾經提及:
「(亞洲的)多民族、多文化、多宗教,許多見聞和經歷都是我前所未有的學習和體驗,很多東西是不一樣的,讓我練習敞開心胸,避免自我本位的思考模式與觀點…。我能做什麼嗎?我在做什麼呢?來到這個地方,我們用自以為是的方式,表達自以為是的善意,那樣就是服務嗎?我常常想起這樣的問題…」

接受衝擊 重新思索

另外,由於身分差異和不平等狀態的衝擊,許多青年志工常提起「自己身在福中卻未惜福」的感慨。並且,身處於第一線服務的田野場域,促使青年志工從原本的「旁觀者」成為思索力行的行動者。在海外接受文化衝擊和洗禮,青年也得以與當地社區產生更深層的接觸。
然而,當青年身處於文化歷史錯綜複雜的服務地點,接觸與自己經驗背景截然不同的人群,有時亦會出現價值衝突,發現過往所接受之教育和訓練並無法全然適用,但此困境同時提供了不同的觀察角度和思考契機,促使青年志工開始自我思索「服務」、「付出與接受」的真義,以及行動之「供給與需求」的深層思考。尤其是當青年發現自己無法帶給當地真正的幫助,並了解到爭戰衝突和貧窮的根源,並非一己之力與短期介入便能改變的。
返觀台灣,關於國際志工與海外服務的文本,彷彿是篇「國王新衣」的童話故事,仍充斥著浪漫動人的慈善語言,鼓吹著鄉愿式的善行無私,反倒隱含並滋生著我族中心主義的優越心態,這些對於青年的自我探索發展並無所助益,更遑論藉此培養出真正的國際視野和人文素養。

在行動中創造新亞洲

海外服務的場域,即是亞洲各國青年最佳的交流平台,藉由彼此的互動,檢視自我社會、理解亞洲區域,並探索全人類社群。例如,在投入服務的地區,我們常可以看到:緬甸難民青年雖然生活在顛沛流亡的環境,仍把握有限學習機會努力地充實自我,對於國際情勢和亞洲民主化運動的掌握理解,充分展現著堅毅性格與真誠實踐;歷經戰禍殺戮的柬埔寨,人們的身心所受的殘害,更是外人難以想像估計,但失去教育機會甚至歷經親人喪生的柬國青年,仍利用各樣機會自學英、日、法等外語,奮力地踩著三輪車爭取觀光客的服務酬金來改善家境;擁有極佳的多語言能力和異文化經驗的馬來西亞人或菲律賓人,藉由社會內部競爭壓力或蓬勃公民參與活動,更在國際機構和外商企業上展現優秀的工作成果;香港青年長期關注國際貧窮議題,不僅採取積極倡導觀念和採取行動,並長期進入中小學校園深化國際關懷的厚實度…
筆者認為,國際志工旅行可作為青年實踐行動的選項之一,但在文化接觸和體驗方面,必須學習如何保持自覺,並秉持平等誠摯的態度對外溝通,才能創造出真正理解差異性的存在,並且彼此分享著經驗相同的共鳴,在更公平對等的平台上競爭且合作。同時,亞洲新世代在互動過程中持續進行深度反思與內在對話,才能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重新檢視生命經驗,進而提出觀念調整和價值形塑的內化,以厚植起適應時代變化的能量,並共同耕耘踏實穩健的未來。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action.jpg{/rokbox}

Monday, 27 August 2007

旧聚落•新色彩

马赛克镶嵌艺术 重建地方文化产业
高雄市红毛港在长达三十六年的禁建之下,面临著巨大冲击,社区许多居民渐渐移居外地,人口流失严重,尚留在红毛港聚落的人,大多为经济弱势的居民。今年红毛港迁村结束,民众熟悉的环境及网络面临破裂。为了教导民众学习新技艺及传承旧技能,重拾生活价值及尊严。高雄市红毛港文化协会总干事李亿勋思考如何结合社区大量的劳力及技术,重建地方文化产业。
现为国立高雄师范大学视觉设计研究所所长李亿勋是红毛港人,他表示,红毛港经历社会变迁后,「社区民众年龄偏高,学历低,必须学习新技艺,才能突破就业市场高门槛的困境。」
李亿动运用在学生时期曾跟随艺术家前辈颜水龙所学习的马赛克磁砖技巧,及运用社区人力、资源,发展「红毛港马赛克镶嵌艺术」,成立「高雄市红毛港文化协会」(现改为红毛港马赛克工作室),藉由申请政府「多元就业开发方案」,辅导社区民众学习马赛克艺术,重新找回事业第二春。
进用人员林玉枝曾在红毛港开设槟榔摊,后因迁村而结束营业。后来藉由就业服务站协助找到这份马赛克艺术创作的工作。「还未真正认识马赛克磁砖时,我还以为马赛克是指电视上的『马赛克』。」林玉枝笑著说。李亿勋看著林玉枝工作的背影说,「虽然玉枝学历不高,但悟性很高,常常一点就通,触类旁通,学习很快。」他也望向一旁工作的进用人员丽华和秀香,「她们也很努力学习,现在已成为协会不可多得的人才。」
与玉枝同时期进来协会工作的秀香,都属中高龄者,求职不易,经由就业服务站介绍来协会工作。「刚开始还不了解马赛克磁砖还可以拿来做成艺术品。但是一投入进去,发觉真的很有趣。」秀香看著手中各式各样的磁砖说著。
曾在百货业上班的丽华,初期接触马赛克磁砖艺术时还曾怀疑自己的能力,但时间一久,练习越多,渐渐上手,「现在还是保持学习的心态,因为马赛克艺术是真的要下功夫学习的。」丽华微笑说道。

作品融入文化民俗 饶富巧思
经过他们巧手制作,马赛克磁砖作品都呈现活灵活现的景象,令人赞叹不已。协会成立以来凭自己力量与竞争者竞图,制作不少具有口碑的作品,成果斐然。协会作品遍及全台,其中著名作品在台北县板桥龙山寺文化广场壁画,由师大美术系教授施并锡委托制成的「飞龙在天、山河祥瑞」马赛克壁画,「飞龙」炯炯有神的目光、「气壮山河」的景色,吸引不少注目焦点。
专案经理杨慧如表示,每当有艺术工作者或画家要求将其作品制成马赛克时,我们都会尽力揣摩作者心境,以注入我们的感情及毅力,将作者想表达的意境表现出来。
此外,仔细观察其他马赛克作品,会发现其中还蕴藏著地方文化精神及民间故事等富含巧思的创意,让人看了不由自主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从基础学起 辨色剪砖  
细看每幅栩栩如生的作品,马赛克磁砖形状大小、长短粗细、色彩丰富各式各样都有,如何将磁砖黏贴在适当的位置,首先就是一个学问。观察马赛克艺术作品,会发现作品是由一小块一小片的磁砖逐递拼图形成。想要做好一个成品,则必须先了解如何拿捏磁砖拼贴的走向及大小,全凭磁砖剪成「碎形」的基本认知。
进协会不到一个月的珠霞是协会新进用的多元工作人员,正著手练习「磁砖碎形」的动作。从剪第一块磁砖开始就必须思考如何剪塑下一块磁砖的形状及缝隙线条的走向。除了打好「碎形」的基础动作,杨慧如表示,「色彩学也是每个人的必修科目。」
马赛克磁砖花纹样式繁多,色彩丰富,学习辨认磁砖种类及色彩,又是另一项课题。尤其制作色彩繁复的作品时,如何辨识取舍磁砖颜色,突显作品特色就非常重要了。当然,想要有强烈的辨识能力,还是必须慢慢练习,累积熟练度。来到协会半年多的多元工作人员潘阿美,她眼前一个「金蟳」马赛克作品已接近完工,但手上还是马不停蹄的修剪磁砖。问她在忙什么,她说,「因为李老师认为有些地方需要再修改。」一旁的模拟制作「飞鱼」及「椰子树」的多元工作人员吴名凤及刘陈秀兰也认真对照手中的图及桌上的作品,仔细看看哪个部分需要加强。

掌声是最大的成就感
马赛克磁砖质地如石头一样坚固,必须利用手腕巧劲使用工具将一块磁砖剪成适当的形状。一股脑的用力,没有办法将磁砖剪成自己想要的形状,反而容易造成手腕的伤害及肌肉的酸痛。看著林玉枝手腕贴著「撒隆巴斯」,潘阿美的手指贴上一圈一圈的「OK绷」,似乎要成为一位马赛克艺术工作人员,得要先缴些「伤痕累累」的「学费」。
望向正在制作大幅作品的工作人员,杨慧如认真的解释,刚开始动手「剪」磁砖时,每个人避免不了必须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肌肉酸痛过渡期,杨慧如苦笑的说,有时酸痛到中午吃饭拿筷子,手还会微微发抖。杨慧如回忆秀香初期接触马赛克制作的状况,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时秀香受不了,想要休息一阵子,但一看到大家工作,她也想跟著一起剪磁砖,没想到一出力,手就不停颤抖。」杨慧如的一段话似乎让一旁的秀香也想起那段时光,腆腆的笑了。
这段可能长达两个月的阵痛期,每个人都会经历,「不禁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唯有突破初期那段日子,才会逐渐掌握使用工具的力道及技巧。原本对马赛克还似懂非懂的玉枝、秀香及丽华等其他工作人员都是经过学习,克服障碍,最后获肯定加入制作大幅马赛克作品的团队。
虽然剪磁砖手很酸,贴成品时有时必须忍受太阳的曝晒,但看到一幅美丽的作品,从无到完工,是经过大家合作努力完成的过程,就让人很有成就感。眼神散发出自信的玉枝说:「尤其当亲朋好友知道我也是参与作品的工作人员之一,他们赞美、鼓励的话语,就是我继续努力下去的原因。」说完,眼睛忍不住笑眯了起来。

推广马赛克艺术 创造文化产业
马赛克磁砖不同于其他创作素材,不易毁损,经过雨水的刷洗后,又是焕然一新。在朴素的砖墙点缀色彩,还是在单调的景观摆设马赛克立体作品,都能营造景观新气象。杨慧如说,未来协会会结合其他素材,如不锈钢,让马赛克艺术有更多元的发挥空间,提升公共艺术品质,重建地方文化产业。
www.hmg-mosaic.idv.tw/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8HongMao.swf{/rokbox}

Friday, 24 August 2007

细手妈妈染出流行客家物

打造客家名牌不是梦
说到客家庄,你的印象是否还停留在满是桐花或者传统美食呢?来到东势镇,走进市区的一条巷子,朴素的招牌上写著「细手物染」,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这是手工艺品店,然而它却不仅是这么简单。
进了店门口,是一条小小的走道,穿越后见到的,是挂满整片墙的植物手染商品,一群踩著缝纫机的妈妈们,正在认真地画版、裁缝,为的是做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客家品牌,这里是由东势镇爱乡协进会所建立的「东势客家文化工坊」。
东势这个小镇,由于林业和农业的发展,加上位居交通要道,使它成为繁荣富裕的地方,也因此有不少替有钱人家做西服的手工裁缝师傅。然而,民国八十八年的九二一震灾,却震掉原本热闹的东势家园。基于对家乡的热爱,曾经是知名合唱团的团长邱宪荣(艺名邱晨)带著妻子杨晴子,结合地方上社区妈妈们的努力,在隔年成立了「东势镇爱乡协进会」,希望利用当地的植物,做出属于客家人的植物染,并期许自创的品牌能够达到「LV」的等级。
谈起这个「客家LV」的称号,邱宪荣笑著说,「因为LV的品牌知名度较高,加上要比出这个手势很简单,所以希望能打造一种像这样等级的通俗奢侈品。」于是便产生了「细手物染」(See So),期望呈现既有文化特色又精致的客家产品。「细手物染」是取自客语「巧手」之意,象徵商品的「客家、精致、手工」精神,协进会的执行长陈秀云开玩笑说,「See So就是因为看了很好,所以要买。」虽然是句玩笑话,却看得出他们对这个品牌的自信与热忱。

塑造流行的传统味
在协会的工作坊里,除了有主推的植物染服饰、配件、包包外,还有近年来很受欢迎的客家花布商品。陈秀云表示,「虽然有很多人在做植物染,但我们希望以客家文化为诉求,主打纯手工的客家衫。」由于客家花布到处都有,如何提高实用性和用途,成了他们目前的研究方向。她说,「我们会拿客家花布来当点缀植物染上衣的一部分,或是改良成不同的东西,像礼服、筷袋等。」因为这样积极开发大众化的产品,甚至接受「客制」,让他们受到不少消费者的肯定。
由于这里强调的是独一无二的手工精品,透过客制化的订单,由资深的师傅替客人量身订做,经过不断沟通,结合传统和客人想要的款式设计,往往都让顾客带著满意的笑容离开。邱宪荣强调,东势有很多原本做西装、手工很好的老师傅,九二一震灾后,这些师傅改做手染商品,其细致的手工自然不在话下。
正因为在东势的「本街」上,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师傅,陈秀云指出,除了协进会的工作坊之外,也盼能结合本街上其他产业,带动整个东势的发展。「一旦人潮进来,就能增加这里的可看性,所以才会有『工艺本街』的产生,假日来到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平常不常见的东西,也可以参加各种产业的体验工作坊,希望能让这些老师傅的手艺流传下来。」
此外,协会还打算明年开始为本地工艺师拍摄纪录片,目前还在调查当中。他们期盼能透过这样的方式,落实保留传统的目标。当我们问道:既然想要留下这些好手艺,何不让年轻人直接来传承呢?陈秀云无奈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哪里会愿意回来学?现在只能与学校的设计科合作,像是屏科大、云科大和台中技术学院等,透过实习的方式,让学生来看、来做,或者举办一些传统服饰的创意比赛,看看是不是会比较有效果。」

运用科技开发创意
不愿单单局限在传统产业的工坊,他们近年来不断改良、创新产品,以达到提高消费者用量的目标。负责设计的邓雪琴,目前正在研究如何结合客家拼布和传统服饰蓝衫,她指著作品开心地说,「因为拼布太花俏,蓝衫的颜色又太暗沉,所以希望能够结合他们的特色,也可以创造流行。」
一旁的陈秀云也补充道,「我们正在开发一种『摇篮式』的满月礼盒,用传统的竹编搭配客家的手染布,里面再放一些小柿子(代表「事事如意」)和婴儿穿的客家服饰。」这个想法乍听之下非常有创意,但现实的成本问题,却让它的实践有些困难。有些时候,反倒是从客人身上,得到更容易付诸行动的创意和概念。
她说,有个高雄的老客户,「每次来这里看到喜欢的就买,也不管穿不穿得下,纯粹收藏。」因此,引发他们做「小衣服」,再用框裱起来的想法。如此一来,既能降低成本和售价,保存性也提高,不论自己收藏或送人都可以,甚至能纳入他们的DIY教学课程。谈到教学课程,目前有染丝巾及缝制福袋,未来还将结合彩绘或客家花布的元素,增加游客DIY的乐趣。看来这些妈妈们不仅手巧,也非常有生意头脑呢!
陈秀云强调,因为对品质要求严格,顾客都非常满意,但统整客户资料的能力还不足。由于工坊内都是中高龄的就业妇女,如何运用现代的科技帮忙管理,也成了一门课。她说,「我们会开一些课程,训练妈妈们使用电脑,像基本的Word、Excel,做简单进出货的整理。」不仅如此,他们还懂得利用网路行销,在网站上展示工坊的各式商品图片,若有客人喜欢,自然就会跟他们连络,也是另一项通路管道。

产业受肯定 更胜金钱补助
然而,小小的工坊却逐渐承载不住这群「爱乡人」的梦想。陈秀云认为,虽然传统手工艺的发展非常困难,但只要努力就能得到收获。因此,他们最终的目标,还是希望结合本街上的产业,集中成立专属的客家园区,进而推动观光与产业的合作。她说,「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点』难找,目前找到点够大又有吸引力的,就只有旧车站的『客家文化园区』,但是卡在招标问题和租金太高,让我们不得不找其他的地方。」
协会希望,在多元就业开发方案的计画结束后,能成立独立的合作社型态或工作坊,让留用的人员继续拥有一份工作,陈秀云表示,「我们不要求政府一直给补助,只是希望能靠自己自立,让大家学有一技之长。」至于政府的辅导方面,她则希望能多一些实质的鼓励,「这些都是能代表台湾文化的东西,起码应让他们有生存的机会,最直接就是买他们的产品,而不一定是金钱的补助。」而协会最终的目的,便是让工坊脱离协会自主,使「工艺本街」和「细手物染」两方面都有很好的发展,希望协会在未来仅扮演从旁协助的角色。
对传统产业的工作者来说,直接给予生产上的肯定,绝对比只给他们补助金来得有价值,毕竟有人喜欢他们的东西,才是维持他们继续这些产业的动力。既然要做文化推动和创意产业,或许直接回馈基层,才是让他们能向上进步的要素。
对于未来的发展,陈秀云笑著表示,「当然是希望『细手物染』能成为东势的代表!让大家知道这里不是只有农产品而已。」或许因为这分用心和责任感,让人看见日渐独立的「东势客家文化工坊」已悄然成型。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4Dong-Shih.swf{/rokbox}

Friday, 24 August 2007

搭起一座知识之桥

人类资讯的取得有超过八成是靠视觉来达成,失去视觉功能的视障者转而利用听觉去获取资讯或学习。鉴于传统有声录音带在听读及搜寻资讯上操作不便,且资料保存上容易受到毁损,台湾数位有声书推展学会引进国外制作有声书的最新主流科技,为视障者、学习障碍的人提供另一学习管道。

有声书 视障者阅读利器
DAISY(Digital Accessible Information System),是一种多媒体文件制作的标准。其结合文字、语音同步的功能,让视障者或是学习障碍的人可以藉由它学习吸取资讯。本身亦为视障者的学会工作人员吴志超笑著谈到初次接触DAISY有声书的情景,「感觉很新奇,因为与一般有声书大不相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使用后,发觉DAISY有声书的功能比一般录音带更多、使用更方便。」
国内大多数民众仍未了解DAISY有声书的功能及用途,它与一般市面有声书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拥有「层级」的功能,是一般传统光碟、卡式录音带无法做到也不能取代的。吴志超现场示范DAISY有声书的硬体设备,搭配DAISY有声书光碟,详细介绍层级概念的特色。吴志超解释,「就像一间拥有高楼层的饭店一样,每一楼层有各式各样的房间,就像一本书籍有著标题、章节、页次等层层架构。」

阅读方式多样 提升视障权益
DAISY有声书除了可以搭配专属播放器Victor Reader Classic来使用外,也可用电脑播放。此外,若DAISY光碟内有文字档的话,亦可搭配语音合成器或点字显示器来同步听读或摸读。
视障者可以藉由标题、章节、页次之间来回移动,具有非循序阅读的特性,就连含有文字说明的图片也可以包含在DAISY有声书中,以更精细的方式来浏览。「若遇到想要注记的重点部份,也可以进行书签功能,给予数字标志,下次要阅读时,就更容易找寻了。」吴志超说,一般有声书难以做到「重点提示」的功能,「若是听取一般的录音带或光碟,要接续上次聆听的部分或是跳到想听的地方,可能还要重头开始循序听,来来回回好几次,非常浪费时间。」
学会秘书长李秀凤说明,Victor Reader Classic是一种DAISY有声书专属播放器,可随身携带且迅速浏览书的目录,及在章节或页次间跳跃听读,也可以在书中任何地方加上书签,提升听读的效率。「只是政府现在仍未将Victor Reader Classic列为身心障碍者的辅具之一,这是我们未来将努力推动的方向。希望让更多视障者也能享有『阅读』的权益。」

转档培训 学习新技能
DAISY有声书的制作过程必须经过重重的转档作业,再利用电脑进行建立架构、编辑内容、烧录等步骤,最后还必须经由专人品管验证,一「本」DAISY有声书才告完成。
为了加快制造作业流程脚步,学会藉「多元就业开发方案」计画进用人力,给予制作DAISY标准的电脑相关课程,希望让未曾接触DAISY有声书的工作人员能熟悉彻底了解它的特性,学习一技之长,有助于计画结束后提升就业能力。另外,学会还针对视障人士举办「DAISY有声书制作技术人员培训班」,除了学习电脑的基本操作外,也是提供视障人士进入DAISY工作环境的职业训练。目前,学会已经辅导六名视障人士进入职场工作。
负责指导培训班的教学老师吴志超表示,学会使用电脑,对视障人士的生活及汲取知识上,会更加方便。「需要一番学习的过程,当然也会有半途而废的学习者,但是只要学成了,技术对视障者来说就不是个问题。」

拓展对外合作 扩大雇用能力
为了增加DAISY有声书产量,学会目前主动的与持有大量有声书录音带的单位,如清大盲友会、光盐爱盲服务中心、台北市立图书馆启明分馆等商谈转档业务,可解决庞大录音带所带来的储存及流通损坏的问题。
除了进行旧书转档活用之外,学会也积极的与作者、出版社沟通,希望能藉由他们书写的内容及书籍,转换成DAISY有声书,让更多视障者及学习障碍的人也能多元阅读。
由此可见,DAISY有声书未来的转档业务及工作量会长期持续且需求会越来越庞大。李秀凤表示,这样学会就有雇用更多劳工的能力,提供失业者就业管道。另一方面,学会利用种子老师循环教学,开办课程,让曾接触DAISY的学习者实地教学,培养更多人才,以舒缓未来庞大的业务。

持续推广 思考出版方向
对于未来,学会有一连串的计划。观看国外推广DAISY有声书的例子,早期必须建立一定数量的DAISY有声书,才可能诱发读者使用,进而体会DAISY有声书所带来的好处。由于DAISY有声书在台湾并没有有高知名度,在学校、视障者之间亦甚少听到使用DAISY有声书,协会未来准备持续举办研习会,让特教老师、家长及视障人士参与,更深入认识DAISY有声书的特点及使用方法。
近年学会亦出版许多励志作品,如《风中的波斯菊:林妈利的生命故事》及《美丽新视界》,希望能藉由书中真实人物的故事激励身心障碍的朋友或是面临人生低潮的人。
李秀凤思考,励志书籍对鼓励视障者固然重要,但工具书,如视障者使用电脑、职业考照如按摩、理财、法律等书籍,对视障人士考虑其生涯规划时,也是重要的工具书来源。未来亦有可能制作畅销书,让视障者也能「阅读」当前最热门的书籍。

不只是关怀 更需掌声
不管是失业者还是身心障碍人士,在就业上常常会面临障碍,长期找工作碰壁,容易对自己失去信心,消极的面对人生。「但他们对人生都抱持乐观的心态,且积极学习。」徐素珍看著正在进行转档工作的多元进用视障人员刘少嬛、黄天佑及工作人员吴志超,感动的说。
「虽然他们在生理上有所不便,但他们利用单位举办的课程及自主学习,操作电脑对他们来说己不成问题。」李秀凤表示,传统的观念认为失明的人就只能做按摩服务的工作。其实,透过不断学习,很多视障者在各行各业都有发挥各自的长处,做得有声有色。「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对他们努力给予肯定、支持及掌声。」曾接受视力协助员课程的徐素珍说出与视障者相处的感受。

多一点了解 多一分接纳
视障人士的需求其实与明眼人没有太大的差别。他们也是社会上的一份子,想了解社会最新发展的话题及脉动的念头是相同的,一样需要藉工作来提升自我的肯定及成就,与同事朋友发展稳定的关系,增进人际沟通等。这过程中,藉由电脑、有声书等工具的帮助,视障朋友们不断地学习,期望在每一过程中,让自己往前迈进。或许会遇到困难,但他们都会一一努力克服,其锲而不舍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让有声书照亮视障者的心,让视障者因知识而重获光明,迎向灿烂的未来。
www.tdtb.org/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1Daisy.swf{/rokbox}

Wednesday, 22 August 2007

失業率‧就業力

1996年,台灣正式告別了數十年「充分就業」的黃金時期,失業率節節上升。2002年,失業率飆到5.17%歷史新高。近幾年來,失業率雖然有下降的趨勢,但青少年失業率始終高達11%以上,是總體失業率的2.6倍。
「失業率」呈現的數字,實在難以道盡無數家庭的悲劇。貧窮、酗酒、攜子自殺、家庭暴力…每當新聞披露於報端,「失業」兩個字隨之浮上我們的心頭。失業率有如社會的「安定溫度計」,它的跌宕起伏,牽引著經濟發展、人民福祉以及社會治安的盛衰。而「失業率」和「就業力」,彷彿是蹺蹺板的兩端,在槓桿上爭奪輸贏;這個情形更顯示一個國家在全球化的衝擊下,必須善用自身的智慧與特質,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本期《人籟》邀您探究台灣「失業率」數字背後的真相,也欣見民間社會「就業力」的盛放:首先,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成之約教授剖析台灣十年來失業問題的「舊結構」與「新問題」,並提出具體的政策建言。再者,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盧天麟主委暢言「多元就業開發方案」如何結合民間力量創造地方就業生機,文中他提出未來整合的方向,以開創台灣的「社會企業」。
最後,我們邀您行腳台灣,走訪十個「台灣就業力的希望苗圃」(註)。這些社區與民間團體展現的創造力與行動力,使我們深深相信,我們能夠化劣勢為優勢,並將社會發展導向更人性、均衡與公義的道路。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15.jpg{/rokbox}

Wednesday, 22 August 2007

客家精神,用吃的就知道!

一场地震凝聚妇女的力量
提起石网,你会先想到什么?是石网水坝、东丰绿色走廊,或者是情人木桥?这些都只是台中县石网乡的一小部分,极力推广传统美食文化,才是乡民们近年来想要呈现的。
民国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一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顿时让许多家园陷入慌乱与破碎中,为了帮补家计,石网开始有一些妈妈们,在政府的辅导下接受了长达六个月的专业技能在职训练,并于民国九十年六月三日成立正式店面,取名「石网传统美食小铺」。从不懂任何烘培技巧,到现在各项烹饪技能都难不倒她们,显见这群妈妈们努力的成果,而这背后的推手,正是现任石网传统美食小铺的理事长吕玉美。
同时身为妇女会会长的吕玉美说,「当时刚好政府在灾区办职训,所以没想太多就去申请了,只是希望让这些妈妈们,能够有机会学到工作技能,将来不管是回家帮忙也好,出去上班也好,都是一个经验。」就这样,在乡公所提供餐具、农会提供场地进行职训之下,这群石网妈妈们开始有了自己的新天地。

利用传统手工创造现代美食
因为小铺的所在位置,正好在石网的知名景点「情人木桥」旁,按理说应该会藉此提高店内产品的价格,不过吕玉美却认为,「因为我们是在地的产业,不只卖东西给游客,也卖当地的居民,如果提高价钱岂不是也流失更多客人?而且我们也尽量不跟地方抢生意,只顾好自己周边的客人。但是没想到有一天,有个客人特地搭车来买我们的芋粿,我就好奇地问他,这东西市场里都有卖,为什么要特地搭车来?他回答我说,因为我们的东西安全、不乱放其他东西,而且万一吃坏了肚子有店面可以找。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已经做出口碑了。」
讲究传统、手工,以及不含添加物的健康饮食概念,一直是小铺秉持的理念,因为这样的缘故,店内所用的食材都是在地自己生产的。吕玉美表示,「我们完全是运用食材本身的香气,采用在地的食材,就拿『红糟』来说,我们请教许多长辈,慢慢研究出怎么让红麴菌更自然发酵的方法,绝对不添加人工香料,所以我们的红糟系列产品,都是对身体非常有益的东西,也受到很多客人的欢迎,这是将来我们要主推的养生产品。」
除了红糟系列,小铺的蜂巢蛋糕也是招牌商品之一。吕玉美开心笑著说,「现在来到石网,如果没有买盒蜂巢蛋糕,就好像没来过一样。」为什么这么有自信?她补充道,其实蜂巢蛋糕的概念是来是客家的传统「发包」(类似发糕的小点心),「但是传统的发包很容易就会变硬,不能放太久,除非添加人工材料,才能维持它的弹性。但是我们产品的精神就是天然、不加任何添加物,所以才去研究到底怎样才能既维持发包的口感,又不致太快腐败。」于是,融合了西式蛋糕和客家发包的双重口感,这款蜂巢蛋糕就这样成为了石网的代表性美食之一。
兼具平实价格与精致精神
虽然受到大众的喜爱,然而一开始,小铺设定的价位其实跟菜市场差不多,因为考虑到「在地产业」的关系,他们不敢提高产品价格,不过在客户的肯定之下,却渐渐奠定他们自己的信誉和品牌,也开始了解包装的重要性。吕玉美说,「从客人那边我们才知道,原来多花一点心思包装,才会提升销售量,以前不懂,就只是拿个塑胶袋包一包而已。」于是小铺请东海大学帮他们做形象设计,开始注意精致的包装,「这样一来,客人除了能自己买回家吃,拿去送礼又好看,目前客人的回购率大概也有七成左右。」但这并不表示要过度包装,在环保意识抬头的情况下,小铺强调的是体面的包装,而不是过度浪费的多层包装。
既然位处观光景点,如何利用周边旅游来提升小铺的业绩,也就成为石网妈妈们的发展重点。然而他们强调的,并不是和旅行业者合作办套装行程,美食DIY的教学也不是主要的手段。吕玉美指出,「目前我们只和县政府的旅游局合作一日游的搭配,由他们来规划行程,我们只提供用餐的地方,让游客品尝传统的客家美食。有时候办美食DIY也都是服务性质,只收工本费而没收教授费。我们希望是一种教育的性质,让大家透过美食认识客家精神。」
不过,因为场地和人力的不足,这样的服务目前只有旅游局的行程或客家文物馆举办活动时才能亲自体验。不过,小铺有时也会帮社区的居民上课,若想学客家料理的民众,也可以和这群妈妈们一起进修,偶尔小铺也会和当地小学合作举办DIY活动。吕玉美说,「我们非常鼓励大家来学习,而和小学的合作是为了让小朋友能了解客家的文化,这也是一种传承。」

导正观念不忘传承客家精神
除了传承,协会不但请来专业讲师帮这些妈妈们上卫生讲习课程,讲解食材特性和保鲜方法,更重要的是导正他们的观念。吕玉美举例道,「以前他们会觉得,买回来的材料已经有用塑胶袋装著,所以都直接丢在地上,但是一旦拿上桌来料理,是不是也把沾在袋子上的灰尘一起带上桌了?我们要加强的就是这样的卫生观念。」
不仅如此,协会也针对想要自行创业的人,帮他们上「计画未来」的课程,教他们如何准备,心态应该怎么调整,分析自己拥有的技术资源是什么。吕玉美说,「这边有经济生产力的妇女都须负担家计,开店所增加的负担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我们都不鼓励她们开店。」
由于小铺的成绩越来越上轨道,协会开始想找新的地点扩大营业,进而延揽更多需要工作的社区妈妈一起工作。吕玉美表示,「因为我们会帮工作人员定期上训练课程,也不断开发新产品,所以将来找的厂房一定要够大,而且要在美食小铺附近,毕竟教育训练后还须现场实习才有用,不然很难学以致用。」
此外,小铺不仅要加强包含订做和小包装在内的客制化商品,也希望将来能利用网路平台,让民众得知小铺的讯息,进而购买商品,增加销售量。唯有如此,才能让更多地方的人吃到客家美食,正如同吕玉美说的,「发扬客家精神、传承美食文化」才是他们最大的努力方向。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16ShihKangFood.swf{/rokbox}

Wednesday, 22 August 2007

旧聚落•新色彩

马赛克镶嵌艺术 重建地方文化产业
高雄市红毛港在长达三十六年的禁建之下,面临著巨大冲击,社区许多居民渐渐移居外地,人口流失严重,尚留在红毛港聚落的人,大多为经济弱势的居民。今年红毛港迁村结束,民众熟悉的环境及网络面临破裂。为了教导民众学习新技艺及传承旧技能,重拾生活价值及尊严。高雄市红毛港文化协会总干事李亿勋思考如何结合社区大量的劳力及技术,重建地方文化产业。
现为国立高雄师范大学视觉设计研究所所长李亿勋是红毛港人,他表示,红毛港经历社会变迁后,「社区民众年龄偏高,学历低,必须学习新技艺,才能突破就业市场高门槛的困境。」
李亿动运用在学生时期曾跟随艺术家前辈颜水龙所学习的马赛克磁砖技巧,及运用社区人力、资源,发展「红毛港马赛克镶嵌艺术」,成立「高雄市红毛港文化协会」(现改为红毛港马赛克工作室),藉由申请政府「多元就业开发方案」,辅导社区民众学习马赛克艺术,重新找回事业第二春。
进用人员林玉枝曾在红毛港开设槟榔摊,后因迁村而结束营业。后来藉由就业服务站协助找到这份马赛克艺术创作的工作。「还未真正认识马赛克磁砖时,我还以为马赛克是指电视上的『马赛克』。」林玉枝笑著说。李亿勋看著林玉枝工作的背影说,「虽然玉枝学历不高,但悟性很高,常常一点就通,触类旁通,学习很快。」他也望向一旁工作的进用人员丽华和秀香,「她们也很努力学习,现在已成为协会不可多得的人才。」
与玉枝同时期进来协会工作的秀香,都属中高龄者,求职不易,经由就业服务站介绍来协会工作。「刚开始还不了解马赛克磁砖还可以拿来做成艺术品。但是一投入进去,发觉真的很有趣。」秀香看著手中各式各样的磁砖说著。
曾在百货业上班的丽华,初期接触马赛克磁砖艺术时还曾怀疑自己的能力,但时间一久,练习越多,渐渐上手,「现在还是保持学习的心态,因为马赛克艺术是真的要下功夫学习的。」丽华微笑说道。

作品融入文化民俗 饶富巧思
经过他们巧手制作,马赛克磁砖作品都呈现活灵活现的景象,令人赞叹不已。协会成立以来凭自己力量与竞争者竞图,制作不少具有口碑的作品,成果斐然。协会作品遍及全台,其中著名作品在台北县板桥龙山寺文化广场壁画,由师大美术系教授施并锡委托制成的「飞龙在天、山河祥瑞」马赛克壁画,「飞龙」炯炯有神的目光、「气壮山河」的景色,吸引不少注目焦点。
专案经理杨慧如表示,每当有艺术工作者或画家要求将其作品制成马赛克时,我们都会尽力揣摩作者心境,以注入我们的感情及毅力,将作者想表达的意境表现出来。
此外,仔细观察其他马赛克作品,会发现其中还蕴藏著地方文化精神及民间故事等富含巧思的创意,让人看了不由自主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从基础学起 辨色剪砖  
细看每幅栩栩如生的作品,马赛克磁砖形状大小、长短粗细、色彩丰富各式各样都有,如何将磁砖黏贴在适当的位置,首先就是一个学问。观察马赛克艺术作品,会发现作品是由一小块一小片的磁砖逐递拼图形成。想要做好一个成品,则必须先了解如何拿捏磁砖拼贴的走向及大小,全凭磁砖剪成「碎形」的基本认知。
进协会不到一个月的珠霞是协会新进用的多元工作人员,正著手练习「磁砖碎形」的动作。从剪第一块磁砖开始就必须思考如何剪塑下一块磁砖的形状及缝隙线条的走向。除了打好「碎形」的基础动作,杨慧如表示,「色彩学也是每个人的必修科目。」
马赛克磁砖花纹样式繁多,色彩丰富,学习辨认磁砖种类及色彩,又是另一项课题。尤其制作色彩繁复的作品时,如何辨识取舍磁砖颜色,突显作品特色就非常重要了。当然,想要有强烈的辨识能力,还是必须慢慢练习,累积熟练度。来到协会半年多的多元工作人员潘阿美,她眼前一个「金蟳」马赛克作品已接近完工,但手上还是马不停蹄的修剪磁砖。问她在忙什么,她说,「因为李老师认为有些地方需要再修改。」一旁的模拟制作「飞鱼」及「椰子树」的多元工作人员吴名凤及刘陈秀兰也认真对照手中的图及桌上的作品,仔细看看哪个部分需要加强。

掌声是最大的成就感
马赛克磁砖质地如石头一样坚固,必须利用手腕巧劲使用工具将一块磁砖剪成适当的形状。一股脑的用力,没有办法将磁砖剪成自己想要的形状,反而容易造成手腕的伤害及肌肉的酸痛。看著林玉枝手腕贴著「撒隆巴斯」,潘阿美的手指贴上一圈一圈的「OK绷」,似乎要成为一位马赛克艺术工作人员,得要先缴些「伤痕累累」的「学费」。
望向正在制作大幅作品的工作人员,杨慧如认真的解释,刚开始动手「剪」磁砖时,每个人避免不了必须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肌肉酸痛过渡期,杨慧如苦笑的说,有时酸痛到中午吃饭拿筷子,手还会微微发抖。杨慧如回忆秀香初期接触马赛克制作的状况,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时秀香受不了,想要休息一阵子,但一看到大家工作,她也想跟著一起剪磁砖,没想到一出力,手就不停颤抖。」杨慧如的一段话似乎让一旁的秀香也想起那段时光,腆腆的笑了。
这段可能长达两个月的阵痛期,每个人都会经历,「不禁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唯有突破初期那段日子,才会逐渐掌握使用工具的力道及技巧。原本对马赛克还似懂非懂的玉枝、秀香及丽华等其他工作人员都是经过学习,克服障碍,最后获肯定加入制作大幅马赛克作品的团队。
虽然剪磁砖手很酸,贴成品时有时必须忍受太阳的曝晒,但看到一幅美丽的作品,从无到完工,是经过大家合作努力完成的过程,就让人很有成就感。眼神散发出自信的玉枝说:「尤其当亲朋好友知道我也是参与作品的工作人员之一,他们赞美、鼓励的话语,就是我继续努力下去的原因。」说完,眼睛忍不住笑眯了起来。

推广马赛克艺术 创造文化产业
马赛克磁砖不同于其他创作素材,不易毁损,经过雨水的刷洗后,又是焕然一新。在朴素的砖墙点缀色彩,还是在单调的景观摆设马赛克立体作品,都能营造景观新气象。杨慧如说,未来协会会结合其他素材,如不锈钢,让马赛克艺术有更多元的发挥空间,提升公共艺术品质,重建地方文化产业。
www.hmg-mosaic.idv.tw/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8HongMao.swf{/rokbox}

Wednesday, 22 August 2007

再耕人生一番梦田

「给鱼吃不如教其捕鱼、并进而协助卖鱼。」基于这样的理念,嘉义市基督教医院接受嘉义市政府委托办理身心障碍者庇护工厂,名为「再耕园」,希望透过「多元就业开发方案」协助身心障碍者生涯转衔、职业辅导评量、职能训练,达到提供身心障碍者就业机会多元化的目的。

蜻蛉玉工房 种下希望之芽
「再耕园」提供许多生活技能训练与实习商店,如面包烘培、咖啡吧台、制作陶艺及压花等,多样性的职场工作内容,让身心障碍者可以依其生理状况学习不同的工作技巧。
九十四年六月,再耕园成立「蜻蛉玉工房」,期待透过蜻蛉玉艺品的创作,增进民众对身心障碍者的了解与接纳,认同身心障碍者就业的服务理念。蜻蛉是蜻蜓的别名,取其蜻蜓眼睛之晶莹剔透的特色,所以蜻蛉玉又称琉璃珠。再耕园副园长李铭浚解释,当初会选择琉璃珠作为职业训练,主要是考量未来身心障碍者习得技巧后可以自力更生,成立个人工作室,以创意巧思取代过去劳力工作的形象。
后来考量身心障碍者创立个人工作室有诸多不便,所以设立「蜻蛉玉工房」,让习有一技之长的身心障碍者有发挥的空间。刚开始有四位学员在工房内继续学习及创作,由于工作环境闷热、技术问题无法突破,加上没有固定收入,最后仅有二位留下来继续创作,直到获得「多元就业开发方案」补助工作人员经费及市政府补助改善工房设备,才让再耕园蜻蛉玉更具发展性。
在玉工房发展的过程中,李铭浚对于学员积极学习的精神及老师不断鼓励的互动感到印象深刻。蜻蛉玉工房是邀请来自国内首屈一指的琉璃创作艺术家许金烺担任指导。许金烺说过:「人的耐性有多大,成就的事情就有多大。」许金烺将他一生所学倾囊相授,从基础的概念、用火安全、玻璃的特性、制作技术到实际操作烧出成品,许金烺在教授的过程中也不断鼓励身心障碍学员们,做出拥有自己特色的琉璃珠。
渐渐的,蜻玲玉工房的好手艺在嘉义流传开来,也曾应中正大学社福系之邀,参加社福周──「把爱传出来」义卖活动。这是再耕园琉璃珠艺师们第一次参加外展活动,虽然行动不方便,但身心障碍艺师们总能克服障碍,一次又一次展现精采的琉璃珠技法,获得民众的喜爱与钦佩。他们不仅在工作坊内创作琉璃珠,更能实际走到户外,藉展演活动让更多人能近距离观赏琉璃珠的制作过程 。

琉璃之光照亮人生
再耕园蜻蛉玉工房艺师赵原德今年三十三岁,八年前罹患多发性硬化症,突如其来的病痛,导致赵原德下半身逐渐僵硬,行动上皆必须倚靠轮椅,人生遭逢巨大的打击,曾让他失去希望,且拒绝与外界接触,过著与世隔绝的生活。
发病两年后,赵原德得知「再耕园」正办理「琉璃珠职业特训班」,在妻子的鼓励下,他抱著姑且一试的心情,参加职训,没想到从此改变他人生的方向。在老师的鼓励指导下,赵原德尽量克服身体上的障碍,不畏高温的火焰,拿著玻璃棒,以微微颤抖的双手,创造出许多独特的琉璃作品。
克服身心障碍的限制,赵原德以琉璃的光芒照亮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获选为今年全国优秀青年代表,得到总统的嘉勉及表扬。嘉义市市长黄敏惠更前来嘉许,钦佩赵原德乐观进取的精神,努力战胜身体的不便,将对生命的热爱展现在琉璃创作上。
说著琉璃艺师赵原德转变的故事,李铭浚表示,「做过琉璃珠的人,都会被琉璃多变的世界所吸引。」
另外,双脚因小儿麻痹而委缩的多元就业开发方案工作人员美环,则充分发挥女性柔美的特质,生产一系列「心」型琉璃珠,并运用她的一双巧手,将琉璃珠串成项鍊、耳环、手链、吊饰,丰富的创作巧思完全表现在琉璃作品上,十分吸引人。
李铭浚感性的表示,琉璃珠在制作的过程中必须经过千度高温不断地缠绕冶鍊,最后才形塑成多种吸引人的花色形状。身心障碍者学习的过程就像琉璃珠,必须突破重重人生关卡,克服种种困境,才会有希望的人生。

创新未来 融入嘉义特色
看到许金烺展现烧制技巧,完成精致琉璃珠作品,每个身心障碍学员们眼中也闪著光芒,彷佛从炽热的火焰中看见自己的未来的希望。
这些学员藉由「多元就业开发方案」的培训与工作,将个人的人生经验呈现于琉璃珠上,让每个琉璃珠背后都有动人的故事,不仅激励自己前进更可感动人心。
另外,再耕园也期待琉璃珠成为嘉义新兴的文化艺术,藉由融入地方文化,充分展现嘉义温馨热情的特色。李铭浚指出,「像是阿里山小火车、兰潭、文化路夜市等著名景点,可以用琉璃珠展现嘉义精神的意象。」现在已有推出以嘉义市市花「艳紫荆」为概念的产品,红绿搭配的色调优美,令人喜爱。
除了地方文化外,学员们也不断创造新作品,如签字笔,就是以玻璃材料制成的作品。蜻蛉玉工房艺师赵原德表示,签名笔的高难度技术在于笔头的制作,如何运用玻璃材料制作能吸住墨水及均匀出水的笔头,经过多次的试作,加上老师的指导终于作出「蜻蛉玉签名笔」。

习得一技之长 开创人生新风景
李铭浚表示,「再耕园不是一个可以让这些学员永远在此生活的地方,而是一个培养身心障碍的朋友发觉自身技能的园地。」
「再耕园的意思是『再耕人生一番梦田』。」再耕园副园长李铭浚表示,「多元就业开发方案」的执行,不只提供就业机会,更协助衡量身心障碍者的生理条件与职场考量,为其量身订做一份有发展的事业与学习管道,使其自力更生,开拓自己的一片天空。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12ChiayiHospital.swf{/rokbox}

Tuesday, 21 August 2007

搭起一座知識之橋

人類資訊的取得有超過八成是靠視覺來達成,失去視覺功能的視障者轉而利用聽覺去獲取資訊或學習。鑑於傳統有聲錄音帶在聽讀及搜尋資訊上操作不便,且資料保存上容易受到毀損,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引進國外製作有聲書的最新主流科技,為視障者、學習障礙的人提供另一學習管道。

Tuesday, 21 August 2007

編織泰雅 真誠達觀

震不掉的泰雅精神
走進達觀部落的共同廚房,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門口的兩臺織布機,還有坐在一旁等待我們到訪的部落朋友們。「這是我們部落的小孩......」大安溪部落工作站的產業組經理林建治,在介紹工作夥伴前,指著一個害羞的男童開玩笑的說道,讓男童似乎不知怎麼回應我們這些突來的訪客,但仍然感受得到廚房裡的一股「共同」氣氛。
自從九二一震災之後,中華至善社會服務協會在這裡成立了一個部落工作站,秉持著泰雅族人「共同照顧」的傳統精神,建立了部落的「共同廚房」,不論是小屋、石牆,還是農地,都是大家一起從無到有努力出來的成果。從早期參加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社會型」的社會福利服務,轉變成現在「經濟型」的部落產業振興計畫,為的是讓更多部落成員能夠擁有自立的能力。原本的蔬菜種植並未直接替部落的人帶來什麼明顯的經濟幫助,資源的匱乏也曾一度讓大家不知道如何開始這項計畫,卻因為想到泰雅文化裡「共食、共享」的概念,而開始了這座廚房的使命。
基於對部落的感情而從外地回鄉的林建治說,「原本部落裡強調的是『家族』概念,但是現在家庭概念已經強化,要聚在一起工作、吃飯不是容易的事,但我們希望這裡可以提供一個地方,讓他們想來隨時都可以來。」然而剛開始的時候,部落的人並不懂這個方案究竟是什麼,也曾一度產生部落的紛爭,如何向居民倡導觀念,成為工作站的重點。

共享、共做、重溝通
「其實工作站的責任就在這裡,很多時候清楚了方向,有一定成果後,大家就會知道,做這些事到底是為了什麼,自然會接受,一起共同努力。」在傳達理念的過程中,大家已然懂得溝通、學會面對衝突。林建治說,「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人的成長』,因為大家已經產生共識,把廚房看成自己事業的一部分,而不只是單純來上班或是接受補助,我們希望可以訓練他們獨當一面的能力,即便沒有外界的幫助,也有可以支撐自己的能力。」
基於這樣的理念,他們申請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補助,也開始在共同廚房辦活動,把他們的產品帶出去市鎮,並且在東勢成立自己的資源商店,然而卻僅維持了半年,「我們部落的人本來就不擅長做生意嘛,常常買一樣送你三樣,只要大家高興就好,長期這樣虧損下來,怎麼賺得了錢?」在言談間,林建治雖然有些自嘲,卻也將他們的單純和樸實展露無遺。也因為商店的停擺,發展的重心又回到了廚房內部。目前在廚房裡,總共分有專責農場耕作和休閒遊憩的「農園組」、發展傳統技藝的「傳統組」,以及對外從事咖啡美食的「營運組」。
如今,部落的蔬菜種植,不再是以傳統市場為考量,改以市民農園方式認養,藉由認捐者每個月五百元的資助,幫忙照顧菜園,等到收成之後宅配到這些認捐者家中,不僅免去中間的剝削,也團結了更多的農民一起合作。「不過很多認養人其實也都給我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除了每個月的資助,大部分都會希望把這些收成的菜留在這邊,可以給老人們送餐,有時候也會請認捐者回來部落看看,這都是支撐我們工作的一種動力」,林建治開心地說。
深度之旅帶動廚房整體營運
此外,大安溪畔的甜柿一直是部落最主要的收入來源,然而這項收入卻僅有每年的十月到年底。為了尋求更多收入的支持,部落開始辦DIY體驗營或套裝行程,來吸引外面的朋友到訪。不僅有自製竹杯、編織品、竹筒飯,甚至嘗試打獵等部落體驗,還有專人導覽當地的步道、吊橋、籌辦晚會活動、享用泰雅風味美食等等,確實吸引了不少學生、機關團體。一次曾有「科技新貴」團體來訪,「他們一堆人來,把現場的東西能買的都買光,那個消費能力之強,真的是把我們都嚇死了。」林建治比手畫腳地指著廚房的擺飾描述當時的情形。「這裡其實平常沒什麼遊客,收入的增加也不明顯,未來我們還是希望能主推深度之旅,也順便帶動其他方面的營運銷售」,他充滿希望的說著。
既然要主推深度之旅,當然得有其特別之處才容易吸引人。一般大眾對於部落體驗的印象,很多還停留在「欣賞」原住民的表演,但林建治卻希望來到這裡的朋友們可以互相交流、一起玩,「不要老是我們在表演,偶爾也要換換人呀!」他也舉例說,南洋臺灣姊妹會的會員大會就曾在這裡舉辦,不僅來體驗泰雅的文化,也表演越南舞蹈和部落的族人交流,讓大家感到既開心又印象深刻。
「我們不希望客人來到這裡只是消費,而是像交朋友或者家人一樣,這樣關係才會長久。」林建治說。的確,這就是達觀部落特別的地方。有別於現今如同雨後春筍般的各式民宿,部落選擇以「接待家庭」來招待外面的朋友,不僅把自家的設備與人分享,也會一邊烤火一邊和客人聊天,說說泰雅的故事,聊到盡興時,甚至徹夜未眠也是常有的事。這,不僅讓訪客倍感溫馨,也更深入屬於這個部落的真實民情,雖然不一定有豪華的民宿設備,但他們有的是熱情的款待和滿滿的誠意。

維持生活步調 利用現有基礎做發展
在執行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過程中,透過工作站的訓練,以及定期視察每個接待家庭的環境,部落裡的這些家庭已經了解,應該用何種態度來招待他們的訪客,怎麼樣會做到更好。「有時候客人因為太滿意某個接待家庭的招待,每次帶朋友來都指定要同一個家庭,真是讓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呢!」林建治半開玩笑又掩不住喜悅地說著。因為這樣,部落的人們不僅能增加收入,也多了認識新朋友的機會。
雖然工作站目前希望深度之旅能增加他們的營收,但卻不希望突然一窩蜂的來,破壞原有的部落生活。「如果不能掌控品質,把原本的生活都破壞了,要拿什麼東西給人家體驗?重要的還是我們內部的成長,而不是像泡沫一樣光有外表。」林建治自信的說。因為這份堅毅和自信,在訪談中不時能嗅到他們對部落相當用心的氣息,如同他所說的,當人的好奇心不見了,那部落剩下的還有什麼?唯有隨著部落原有的步調,結合生活與工作,才是他們努力的方向。
因此,現階段的工作站,希望能以現有的基礎發展深度體驗,訓練部落的導覽人員能力,再發展有機農業,進而帶動週邊產業,希望透過這些自我訓練,讓訪客進一步體驗、了解「有機」的意義。「但是我們不會為了賺錢,犧牲掉本來的生活,因為寧靜、單純就是部落最珍貴的資源,也是都市人最想體驗的。」林建治再一次的強調。
未來,大安溪的部落工作站將要靠著自己的努力,以及民間的協助,繼續延續這項泰雅精神,慢慢減少對政府補助的依賴,實踐共同照顧、共同分享的理念,讓部落共同廚房的羽翼長得既豐又大,帶領族人飛向一片自立的天空。
www.citw.org.tw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2CompassionInternational.swf{/rokbox}
Page 2 of 7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08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