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Economy and Environment 經濟發展VS環保意識
Economy and Environment 經濟發展VS環保意識

Economy and Environment 經濟發展VS環保意識


These materials assess changing trends in the economy and the environment, and how they impact on the future.

高唱經濟發展的同時,中國也看到它在生態環保上所面臨的挑戰。究竟要如何因應呢?當下的每個抉擇都牽動著未來的走向。

 

Monday, 27 November 2006

Air Pollution in China

- China’s air pollution is one of the worst in the world: The country is leader in sulfur emissions and ranks as the second largest producer of greenhouse gases

- 70% of Chinese monitored cities are moderately to severely polluted (i.e., they do not meet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ir Quality Standards).

- According to the World Bank (2004) Chinese cities make up 16 of the world’s 20 most polluted. (A 1998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port on air quality in 272 cities worldwide concluded that seven of the world’s 10 most polluted cities were in China.)

- 33% of urban dwellers breathe toxic air, equivalent to smoking two packs of cigarettes a day.

- According to various estimates, air pollution is responsible for 100,000 to 400,000 premature deaths a year. Restricted activity caused by illness, cost China 25 billion US$ a year, 8 to 12% of its annual GDP.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occurs at a rate twice the average for other developing countries.

- The main factors causing air pollution are (a) China’s breakneck development ; (b) the fact that 70% of China’s industry and domestic energy is supplied by coal-burning; (c) construction industry that generates suspended particles, soot and dust.

- Polluted air also causes less rainfall in mountainous areas, with direct effects on big rivers, which receive much of their water supply from mountainous precipitations.

- Private car ownership in Chin rose from one million vehicles in 1994 to 16 million in 2004.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trend would mean 170 million private cars on China’s roads by 2020, requiring 100 million tons of oil equivalent (MTOE) per year and producing 102 million tons of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In 2005, China had 32 million operative vehicles of four or more wheels, plus 57 million two- and three-wheelers . According to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over the next 20 years, China’s vehicles will grow to 183 million, plus 194 million two- and three-wheelers. By 2010, China’s cars will consume 138 million tons of oil each year, and this will grow to roughly 430 million tons by 2030

- If present trends are not reversed, "China will overtake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world’s biggest emitter of CO2 before 2010."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2006, November)

- Reliance on coal poses a special problem. China is using 42 per cent of the world’s thermal coal for power and 48 per cent of its coking coal for steel. Taiyuan, the capital of Shanxi, where much of the country’s coal is mined, has the world’s worst air pollution. Presently, China accounts for almost half of world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of coal. In 2002, the Chinese government vowed to cut sulfur emissions by 10 percent by 2005. Instead, they rose 27 percent. 2.2 billion tons of coal were extracted in 2005 ,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conservative) estimate puts the output at 2.6 in 2010. Private analysts estimate that this figure will already be reached in 2007.

- The average American still consumes more energy and is responsible for the release of 10 times as much carbon dioxide as the average Chinese. While China now generates more electricity from coal than does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s consumption of gasoline (which also releases carbon dioxide) dwarfs China’s.
Detailed analysis of the nature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a’s industrial growth and atmospheric pollution in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air.swf{/rokbox}

Friday, 03 November 2006

中國的水資源挑戰

水資源:
水資源管理是中國文明的一部分。

人口比例占全世界20%的中國,擁有的水源卻只占全球的7%,因此,「水」問題一直是中國面臨的嚴苛挑戰。

2004年水資源消耗量比例:
- 農業用水:64%
- 工業用水:22%
- 民生用水:12%
- 其他:2%

在中國的660個城市中,有一半以上飽受缺水之苦,影響一億六千萬人的生活。

中國每人平均用水量僅占世界平均值的25%。

水污染:
90%城市的地下水及75%的河川與湖泊已受到污染。

2004年污水排放來源比例:
- 民生:34%
- 工業:66%

由於普遍性的水污染,七億人民每天飲用被污染的水。

主要污染源:
- 動物及人之排泄物
- 砷化物
- 化學物質
- 氰化物
- 食品與飲料
- 汞

由水污染所導致的疾病,使得兒童早夭的人數節節上升,其原因為:
- 天生缺陷
- 癌症
- 霍亂
- 腹瀉
- 智能障礙
- 肝炎
- 腫瘤
- 傷寒症

在2005年11月至2006年1月之間,發生了三件主要的意外,導致數以百萬的人民無水可用,讓中國越來越正視水資源問題的挑戰。

預報:
中國政府計劃大舉投資於廢水處理設備,以遏止水污染問題。

然而,如果水污染的情勢沒有逆轉,專家預測,2020年前中國將會因為水資源緊張,而產生三千萬的環境難民。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Water_ct.swf{/rokbox}

Saturday, 30 September 2006

Water in China: For reference

A short press selection of paper articles on China’s environment and water problem in 2006

Jan 6, 2006 asia times
China’s threatening environment
By Nathan Nankivell

(…) There is little disagreement that China’s environment is a mounting problem for Beijing. The country is one of the world’s leaders in sulfur emissions, but with only a fraction of the vehicles of most countries; China is home to 16 of the world’s 20 most polluted cities; water pollution affects as much as 70% of the country; air pollution is blamed for the premature death of some 400,000 Chinese annually; crop returns are steadily decreasing in quantity and quality because of polluted land and water; and solid-waste production is expected to more than double over the next decade, pushing China far ahead of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largest producer.

Environment faces ’fragile’ balance
By Li Fangchao (China Daily)

Excessive logging, degradation of natural pasture land, shrinking wetlands, overuse of pesticides and fertilizers in farmland and contaminated coastal areas are just some of the major problems the country faces, according to China Ecological Protection, the first overview report released by the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 (SEPA).
The release of the report coincides with World Environment Day today, and the national theme is to promote "Ecological Safety and an Environment-friendly Societ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laces great importance on ecological protection and has adopted a series of strategic plans," the report said. "As a result,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in some key areas has improved," the report said.
"But due to the meagre per capita resources and regional disparities, the deterioration trend of the country’s fragil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as a whole has remained unchecked," said the report.
Among the findings are:
The ecology of 60 per cent of the country’s territory is considered fragile. A national study in 2000 rated the ecological quality of one-third of the country’s territory as good and another third as bad.
About 90 per cent of natural pasture land, which accounts for more than 40 per cent of the country’s territory, is facing degradation and desertification to some extent. Desertified pastures have become the major source of sand and dust storms.

China solves insecurity in drinking water
(Xinhua)
Updated: 2006-06-05 10:23

China has completed more than 800,000 rural drinking water projects in recent years, solving difficulties and insecurity in this regard for 67 million rural residents, says a white paper entitle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 China (1996-2005) issued on Monda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launched campaigns to build towns and townships with a beautiful environment and ecologically advanced villages in recent years, pushing forward comprehensive control of the rural environment, according to the white paper released by the Information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of China.

China is concentrating on the demonstration of comprehensive control of pollution from livestock, poultry and fish breeding, and non-point pollution in Taihu, Dianchi and Chaohu lakes, as well as in the Yangtze, Zhujiang and Yellow river deltas, the white paper says.

Some provinces and municipalities have beefed up control of the village environment and improved village infrastructure, and made progress in treating rural sewage and waste and controlling agricultural non-point pollution, according to the white paper.
The government has, as well, started the investigation of soil pollution and demonstration of pollution control throughout the country, and set up a system of testing and controlling the security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the white paper says.

It also strengthened the environmental security control of pesticides and chemical fertilizer, popularized high-efficiency, low-toxicity and low-residue pesticides, and prohibited the use of high-toxic and high-residual pesticides in the production of vegetables, fruits, grain, tea and Chinese medicinal herbs, the white paper adds.

The government also prevented non-point pollution brought about by irrational use of chemical fertilizer, pesticides, farm-use plastic sheeting and wastewater irrigation, so as to ensure the security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 according to the white paper.

China, at the same time, encouraged the development of eco-agricultural projects that closely integrates breeding industry with crop farming, the white paper says.

Diversion of the Shiyang River for irrigation has turned Qingtu Lake, foreground, into a plain. The Badain Jaran desert, rear, is fast sweeping the area, near Minqin.
By JOSEPH KAHN
Published: June 8, 2006
The New York Times

Yet a desert pincer is squeezing this struggling oasis town, and China’s long campaign to cultivate its vast arid northwest is in retreat.
An ever-rising tide of sand has claimed grasslands, ponds, lakes and forests, swallowed whole villages and forced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to flee as it surges south and threatens to leave this ancient Silk Road greenbelt uninhabitable.
Han Chinese women here cover their heads and faces like Muslims to protect against violent sandstorms. Farmers dig wells down hundreds of feet. If they find water, it is often brackish, even poisonous.
Chinese leaders have vowed to protect Minqin and surrounding towns in Gansu Province. The area divides two deserts, the Badain Jaran and the Tengger, and its precarious state threatens to accelerate the spread of barren wasteland to the heart of China.
The national 937 Project, set up to fight the encroaching desert, estimated in April that 1,500 square miles of land, roughly the size of Rhode Island, is buried each year. Nearly all of north central China, including Beijing, is at risk.
Expanding deserts and a severe drought are also making this a near-record year for dust storms carried east in the jet stream. Sand squalls have blanketed Beijing and other northern cities, leaving a stubborn yellow haze in the air and coating roads, buildings, cars and lungs.

Especially noteworthy is the excellent series of articles on the Yellow River,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November 20-22.
Report on the Yellow River,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Asia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desert_en.jpg{/rokbox}

Saturday, 23 September 2006

洪水台灣

【王愷寧專訪經濟部水利署長陳伸賢】

緊隨洪水之後,交相煎熬的土石流、水污染及缺水…
不僅嚴重危害全民百姓生命財產安全,
更是人人難以揮去的恐怖夢魘。

每逢下雨必成災 台灣人民的夢魘

每逢下雨必成災,儼然成為台灣人民的宿命。平心而論,每當颱風或豪大雨來襲,眾多家園瞬間淪為「水鄉澤國」,已是台灣近年的常態。
而緊隨洪水之後,交相煎熬的土石流、水污染及缺水…等,諸般持續以往的現象,不僅嚴重危害全民百姓生命財產安全,更是人人難以揮去的恐怖夢魘。不諱言,確已成為阻礙台灣經濟發展及普羅社會民生困窘的極至。
因此,在諸多災害中,若論及緊急程度,「洪水」當屬目前台灣社會,最是迫在眉睫的民生危機,也是灶首。
再以缺水問題為例,雖有部分地區一年中,仍會有幾天必須限水,但以台灣目前的應變能力,畢竟不致對民眾的生命財產形成立即性的威脅。
況且,要徹底解決缺水及水質污染問題,皆屬長期且持續性的工作,其成效亦必須逐步累積,並非短期可見。
而水質污染等問題,其與人類經濟活動密切相關,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即刻恢復清澈。
因此,各項改善水質的工程如污水下水道截流、污染源的找尋確定、查察取締…等,都是必須長期持續進行的工作。

桃園大停水 曝露管理缺失

二○○四年八月,艾利颱風造成桃園地區大規模停水。並且導致兩百萬民眾,持續數週無水可用。
當時,正值我擔任水利署長剛滿一年。在毫無預警下,突然爆發如此危機,著實令人措手不及。
今日回首深省,我們從中學到兩項重要功課:其一是「風險管理」,其二則是「永續發展」。
先談「風險管理」,對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而言,水資源政策的規劃,不能只看短期,它必須是二十年以上為階段的長程規劃。
在一般正常狀態下的地質、氣候、水文等變遷,是微小而漸進。然而它一旦逾越某個極限,就會發生「突變」。 瞬間,無法預期的災害便可能隨之而來。
再以二○○四年的桃園大停水為例,石門水庫自一九六三年竣工迄今,已逾四十年。當初興建的目的,是為農業灌溉用,對於水質的要求較低。
因此在取水設計方面,石門水庫只設置一個取水口,而且是位於接近呆水位的位置(註1)。回顧當時,每天民生工業用水量約只需十萬噸。因此應合當時的取水設計,確已綽綽有餘。
反觀今日,民生工業用水的每日水量,卻已高達一百零五萬噸。不論是用途、水量或水質等,石門水庫原來的構造與設計,都已不合時宜。供需,亦因此產生極巨大的落差。
於是,當艾利颱風挾帶空前超大的洪峰流量突然來襲,加上石門水庫集水區連續三年都遭逢乾旱,以及數年前九二一地震所導致的地質鬆散…多重因素匯集,終使兩千五百萬立方公尺──接近五個寶山水庫容積的巨量砂石,隨著豪雨滾滾而下,造成水庫高度混濁。
一般而言,混濁的庫水因沉澱作用,水庫上層的水會較清澈、下層的水則較為渾濁,故此取水口位置較高原本不致影響取水。
但如先前所提,石門水庫的取水口位於低處,再加上台灣的淨水廠目前仍無法處理濁度高於八千NTU(註2)的水,遂造成桃園地區大停水;明顯反映石門水庫的風險管理,確實未盡周延。
如今反省,諸如氣候及地質的變遷、水利工程結構、取水口濁度…等問題,如果早幾年即著手先行佈署預防,並且做好備援工程,當不致釀成如此嚴重的災情。

因應洪水危機 務實標本並治

落實徹底解決交相煎熬,台灣社會的洪水與缺水等問題,標本當然均須並治。
在「治標」方面,石門壩頂的抽水工程目前已經完工,每日取水量可達九十六萬噸。而且抽水地點位於岩盤上,不致影響水庫安全,同時亦可銜接下游管線。
另外,石門淨水廠處理沉澱池,全部工程則在今年四月皆可完竣。因此今年,桃園地區民眾將可望不再承受缺水之苦。
至於「治本」的各項水利工程,我們都已逐步落實。其中最重要的「分層取水工程」將於近日內招標。而可增加儲水量的「第二後池」,刻正進行規劃中,預計今年公開招標。此外諸如淨水廠設備改善、沉澱池的施工…等,亦按照進度逐步推行中。
更長程的治本之道,則在於集水區的治理。以石門水庫為例,其集水區面積約七萬六千三百四十公頃,是全台集水面積最大的水庫。但長期以來,集水區的治理權責紊亂;如河川上游的林班地屬林務局管理,中游的治山防洪為水土保持局業務,下游取水範圍則歸水利署管轄,其間道路屬交通部權責…繁複糾結,不僅造成行政效率低落,亦導致資源的錯置與浪費。
因此,針對石門水庫集水區的整體治理,我們正著手彙整各部會的分工權責,並且訂定完整的水資源政策,分六年逐步施行。其中跨部會含括農委會林務局、水保局、交通部、水利署、原民會…等。

永續發展 落實行動

永續發展,是我們另一項重要的功課。根據聯合國的定義,所謂的「永續發展」最重要的內涵是--「世代公平」。
意即我們不能因為自己的需求,便率意剝奪下一代應有的資源。其中,「水資源」誠屬所有資源的首要,它是生命、生活、生產…萬物的泉源。惟有水資源永續,國家社會才能永續。
台灣向來側重經濟發展,不僅毫無節制的濫伐與開發山坡林地,甚且不擇手段的「與水爭地」;恣意破壞大自然的水文平衡,土地利用率嚴重偏高,山區水源超限使用…純然世界之冠。
再加上地狹人稠的海島地形及快速的都市化,亦使得「不透水」的地表面積急速擴增,致使雨水無法滲入地下,嚴重破壞水文循環…如此「重開發而輕保育,重開源而輕節流」當然釀成今日,逢雨便成災,土石流災難不斷緜延…大自然絕地大反撲現象。
有鑑於此,政府為落實國土保育政策,責令土石流災情最為嚴重的新竹縣尖石、五峰鄉山區等,必須減少人為的開發及破壞。在治理上,不僅營建署的土地管制法令已趨嚴謹,且因豪雨所造成的道路崩壞等,亦以「復原」為原則,將不再開闢新道路。
另外,經由評估屬於破壞自然或水源污染的不適永續聚落,則予以強制遷村安置。當然,執行之前必須先進行充份的溝通。
坦言之,永續發展必須具體務實的行動與循序漸進的落實。

開源止於節流 保育超越開發

開源止於節流,保育超越開發,世界才可能永續。因此提倡節約用水及省水器材的推廣,盡力做最有效率的調度,減少需求,都是水資源管理的當務。畢竟,大自然的水資源有其極限,須以「總量管制」為原則,不應無止境地開發;這已經成為台灣水資源政策既定的大方向。
根據統計,目前全台每年的用水量約為一百八十六億噸。為落實總量管制,現階段必須先調整產業政策,減少工業區開發、更靈活地調度農業用水、加強宣導節約、汰換不良管線以降低漏水率…等。
依此貫徹執行到民國一百年至一百一十五年間,台灣的水資源將可達成供需兩平;預計可供用水量,則約為每年一百九十億噸。如果供需平衡的時間點提前達成,我們便即刻停止開發水源。
唯有如此,水資源才能生生不息。我們的後代子孫,也才能持續享有豐沛的水資源。

台灣水價過低 調整勢在必行

相較於世界各國,台灣的水價確實偏低。以台北市為例,目前每度水費為七‧五元,其他各縣市為四‧五元;是其他國家的三分之一,甚至是六分之一的差比。
由於過低的水價,導致民眾欠缺節約用水觀念,甚至任意浪費。設若水價因應成本調高,不僅國家勿須承擔額外龐大支出,同時並可充分教育民眾,落實節約用水,兼收雙重成效。
在工業方面亦如是,雖然只須花費數百萬元成本,即可將產品製程略加改變,便可以節省大量的水資源。但由於水價太低,致多數企業主咸認,花費數百萬元所節省的成本有限而作罷。
對許多企業來說,數百萬元並非龐大數目,但在成本效益的考量下,實在難以構成企業,為此投注資金的誘因。
故此,在水價仍不合理的狀況下,亟思有效推動節約用水,無異於緣木求魚!
目前台灣,每人每天的用水量約為二百九十公升,而全世界每人平均的用水量卻只有二百五十公升。歐洲人更少,每人每天約只有一百八十公升。相較之下,台灣人實在應該加強節約用水教育。
除了水價的調升之外,級距的調整亦勢在必行。其基本原則乃在於:用水越多,單價越貴,如此方能強化民眾節約用水的動機。
例如:每月用水若在十度以下,其價格最為低廉;使用十度至三十度(約為一般四口之家的用水量)的用戶,則維持原價或是略為調升;而每月用水三十度以上者,則以每十度為一級距,用水越多,單價越高。未來水價的調整,基本上即是以此為原則。
除了節約水資源之外,水價合理化亦可帶來許多正面效應,例如:水利產業及建設將可蓬勃發展、民間資金得以導入、省水器材的生產及研發勢必也會有更多企業參與。

老舊的輸水管線是嚴重漏水的灶因

台灣自來水管線總漏水率約為24%,台北市即高佔其中的26%。反觀其他國家,大約只有10%-15%,顯見台灣的漏水率實在過高。讓人扼腕的是,這些漏掉的水並非原水。而是歷經千辛萬苦,淨化過程後的自來水,卻在輸送的過程中大量漏失,實在可惜!
根據世衛組織(WHO)所公布的建議標準,每年應定期換裝1.5%的自來水輸水管線。但台灣每年至多只換裝0.5%,與此標準差距甚遠。究其原因,其與水價不合理有直接的關連。
亦即,由於過低的水價,造成自來水公司營運困難,無力換裝輸水管線,加上政府補助不足,形成惡性循環。
因此我認為︰在水價尚未合理調整前,應由政府出資,全面汰換輸水管線。待水價合理化之後,再回歸自來水公司投資進行。

靈活調度農業用水 逐步移轉水權

在台灣,農業用水佔最大宗,約為70%;民生用水佔20%;工業則為10%。其中農業用水管理較為粗放,也是水資源浪費的最大宗。因此,落實提升農業用水的調度管理,便顯得急迫與重要。
除了調度管理之外,如何讓水資源充分流通、運用,進而促使農業用水的水權合理化,是我們亟需努力的方向。
台灣過去是農業社會形態,「水權」多屬於農田水利會,若冒然收回,勢必面臨阻力,甚至演變成政治抗爭。
因此,我們目前的策略是,先致力水的移轉價格更加透明化。例如工業區開發需要用水,我們出面促成企業和水利會直接洽談水的交易。或在乾旱或休耕時期,由政府向水利會調度用水。如此,一方面水資源得以流通,不致被把持壟斷。另一方面,水資源的交易將可更加制度與透明。此為合理移轉水權的第一步。
第二步,我們將協助水利會發展多角化經營,如小水力發電、礦泉水…等,接下來再開徵水權費。在水資源充分運用的情形下,徵收水權費不僅合理,而且可行。反之,如果水利會仍拒絕充分利用水資源,政府則將強制收回水權,捍衛全民權益。

加強保育減少破壞 致力永續舊水庫

世界各國,皆有眾多環保人士,積極推動「反水壩運動」。水庫的興建,必定造成自然環境的破壞,這在台灣已經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因此,對於環保團體人士的立意,我深刻理解。
回顧過去,生態保育的觀念並未深植人心,亦使得水土林資源遭到過度開發。雖然有些開發案確實是必須的;不可否認,也有部分開發案並非絕對必要。
再者,水庫興建後所產生的大量砂石沉積在水庫內,造成下游河床被沖蝕,河流橋墩裸露,堤防基角被刷深,海岸線遭侵蝕,國土資源受到嚴重損害。至於它對動植物所賴以維生的自然環境,又豈能不造成負面影響!
姑且先不論及生態保育,台灣地狹人稠,若要再動工興建新的水庫,光是居民的遷移安置問題,便已極度複雜。若不周詳考量諸多種種因素,便冒然興建水庫,只會造成人力財力的浪費,全體社會亦將付出龐大的代價。
至於已核定興建的部分,就應努力加強溝通,逐步執行。不可因少數人士的意見,而隨意喊停。否則,許多既定實施的重大工程,豈非永無完工之日。而動輒停工廢建,豈不更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
當然,在施工過程中,我們當盡一切所能,致力提升施工品質與效率,加強保育,減少破壞。例如湖山水庫的興建,政府編列兩億的生態保育預算,在環評委員會當中,並廣邀環保團體充分參與。
況且就全球趨勢,水資源開發勢將朝向「再生」方式發展。例如:雨水與污水的再利用、興建人工湖、海水淡化廠等等。透過水資源循環使用,有效降低天然水資源的汲取量,繼而突破天然水資源總量之限制,是為永續發展的正確作法。至於已興建的水庫,則應使其永續運作,發揮蓄洪濟枯的水資源調蓄功能。
相對於台灣,水庫的永續利用尤其重要。國外的水庫,滿庫一次的容量,通常可以使用好幾年;台灣則是相反,一年要用掉好幾次滿庫的水量。
換言之,石門水庫每年要用掉將近五次滿庫的容量,方能滿足北台灣的用水需求。萬一石門水庫因淤積「死亡」,在缺乏可供開發的新水庫之下,其嚴重後果,令人難以想像!

再生水利用與節流社會形態是趨勢

除了開源節流及永續利用,我們亦持續性地輔導校園、機構與社區,普遍設置雨水與中水循環利用系統。
透過硬體設備的建置,將用過的污水或雨水導引儲存於地下,經過簡易的水處理,即可作為沖廁等用途,不僅可節省大量的水資源,還可作為節水教育的最佳素材。
例如,慈濟醫院、環球科技學院、三芝國小…等,其中最成功的案例,當屬木柵動物園。
諸如類此的社區雨水或中水利用建設,我們目前係採取獎勵輔導的方式推行。
未來,則將由寬轉嚴,透過立法的方式,進行全面實施。例如營建署已經規定建築物的興建,只要樓板面積超過一定標準,就必須設置雨水回收系統…等。
至於全面實施的細節與日期,目前尚未定案。我們將與營建主管單位持續進行溝通協調,期儘早落實。

行政架構混亂 權責亟待釐清

台灣水資源管理的重要,不言可喻。但論及台灣水資源行政體系,其組織系統及權責分工之紊亂,長久以來,實已造成無數資源的錯置與浪費。光是河川的上、中、下游所牽涉到的管理單位,就已經多得數不清。
例如去年敏督利颱風來襲,大甲溪床的砂石,甚至高過岸邊的台八線公路。如此嚴重的問題,即使興建再高的堤防也無濟於事。
具體務實的做法是,必須規劃出一套涵括上、中、下游的整治措施;同時並且建置,一個充分協調分工的平台。才能落實不同部會,都能各司其職,妥善運用資源,朝向共同的目標努力。惟有如此,才是久長且正確的治理之道。
因此我認為,台灣水資源行政架構的改革以及組織再造,勢在必行。
水資源的行政體系,必須得到適當的地位及尊重,否則必定造成政策規劃及執行的混亂。
然而,行政架構的改革並非易事。曾有人提出,應於中央設置「環境資源部」,並將環保署、水利署、林務局、水保局、國家公園管理處和營建署…等單位置於其下。
果真如此歸化,勢必產生矛盾與衝突。因為環保署是保育機構,水利署則是開發機構,兩者的立場本就不同。若將之置於同一部門,豈不造成自我矛盾與內鬨!
另一項行政架構的改革方案,則是建議成立「流域管理局」。亦即,將河川的上、中、下游的水土林區統一管理。
想法當然立意良善,但如此一來勢必將林務局、水保局、環保署、營建署、水利署…等眾多單位全數納入。加上流域管理的業務原就複雜,必將使得「流域管理局」的組織成為龐然大物,其與地方政府之間的權責區分,亦將成為另一難題。
就現階段而言,我則認為至少應建置統一的分工協調平台。
即使無法將各單位置於同一部門,亦必須建立流暢的溝通管道及靈活的分工機制,以解決目前行政體系過於複雜及權責不清的問題。

雪山隧道湧泉不斷的因應對治

雪山隧道在施工過程中,因內部蘊涵的千年水脈被挖掘爆裂,不斷冒出大量湧泉。流量最多時,每日曾高達數十萬噸。有人質疑,雪山隧道湧泉大量流失,是導致翡翠水庫儲水不足的主因,並且繼而造成乾旱。但根據研究證實,二者並無直接關連。
透過同位素分析結果顯示,雪山隧道的湧泉水是數十萬年前,蘊含在岩層中的水,因地質結構平衡遭到破壞而湧出。雖未造成立即性的危害,但湧泉不斷的流失,確是事實。不僅造成水資源的嚴重浪費,同時亦破壞自然環境的平衡。
積極利用這些湧泉水,是最佳的處理方法。但就長期而言,如何加速調查,確實掌握山區地下水的水文地質狀況,明確避免含水層再因工程施工的破壞,方是當務之急。
因此,針對高地岩盤中的地下水,我們會繼續加強研究,以了解它的蘊藏量、流向、地質結構等資訊。若沒有充分蒐集這些基本資料,實在無從談及如何保護它。

如果我是中國水利署長

無論身為哪一國的水利署長,都必須充分了解國家當前的發展需求及其階段性目標,才能據以制定最恰當、務實的水資源政策。
以台灣為例,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就必須著重環境永續和生態保育。
至於中國,其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平衡點何在?實為其主事者,必須慎思明辨的課題。例如三峽大壩的興建,有人認為是世紀浩劫,有人卻認為是經濟發展的必須。
設若我是中國水利建設的主導,當然必須通盤了解中國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目標及需求。並且多方參考專業能賢的意見,再進行全盤性的考察與規劃。
坦言之,水資源的管理,已是世界各國均須審慎對治的重大課題。如何讓水資源得以永續,是政府與全民必須共同努力的目標。
我們日常所使用的每一滴水,都是歷經千辛萬苦,動用無數資源,才能清澈潔淨地,流淌在我們手中。
因此,珍惜與愛護水資源,是每一個人無可推卸的責任。

【人籟論辨月刊第24期,2006年2月】

註釋
----------------------
註1 「呆水位」是指水庫取水、排水工程的最低水位。由於呆水位以下的水,無法靠自然力量流出,因此,呆水位以下的水庫空間,主要是用來讓泥沙淤積,無法用來儲存可利用的水源。石門水庫的呆水位是位於一百九十五公尺處。
註2 NTU(Neph-elometric Turbidity Unit)為水質濁度的測量單位。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Debate_taiwan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Debate_ChefChen_01_ct.jpg{/rokbox}

Friday, 22 September 2006

乾渴中國

超過十三億的中國人,喝不到乾淨的水。

流經中國十億多民眾家門前的眾多河流,已變成一條條的毒水。如果你還想在中國大陸看到清澈乾淨的江河,那只好跋山涉水,登上青藏高原。那兒,長江、黃河和瀾滄江等一些大江大河的上游,還可以稱得上「純淨」。
二○○五年年底,幾十年來形成的水危機,以一種劇烈的形式,突然讓中國人恐慌起來。

松花江污染致中俄居民恐慌

二○○五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東北吉林市吉林石化公司的雙苯廠發生爆炸,劇毒氣體苯大量洩露,直接流入松花江。苯污染對人類為害甚烈,可引起各種類型的白血病,國際癌症研究中心已確認苯為人類致癌物。
在松花江下游,三百多萬哈爾濱人飲用松花江的水。由於水源污染,這個巨大的城市,在五天之內停止供水,令數百萬人口陷入集體恐慌。這在中國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
而且,由於松花江與黑龍江匯合後,流入俄羅斯境內,令俄羅斯數百萬人面臨飲水安全風險,中國面臨重大外交事件。十一月二十七日,俄羅斯第一大政黨統一黨的青年組織——「青年統一運動」,在中國駐哈巴羅夫斯克領事館附近舉行了抗議示威,要求中國方面重視生態環保,挽救黑龍江(阿莫爾河)免遭污染。
阿莫爾河是哈巴羅夫斯克和共青城居民生活用水的主要來源。得知阿莫爾河即將受污染後,沿岸上百萬人為水源而發愁,居民走出家門搶購飲用水,瓶裝水的價格立即上漲了五倍多,一些退休的老人因無法支付昂貴的礦泉水而聽天由命。
十一月二十五日,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政府通知民眾提前貯備生活用水,並公佈了應急電話,各家醫院騰出床位,貯備藥品,當地政府還宣佈,禁止到阿莫爾河捕魚,禁止河魚的交易,禁止從中國受災地區進口魚類、魚肉製品以及飲用水。俄羅斯環保官員也宣稱,由於俄羅斯遠東已經進入了冰凍期,有害的物質可能被凍結在冰中,俄羅斯自然開發檢督總局的副局長米特沃爾也表示,俄羅斯將不得不考慮從今年起幾年內禁止到阿莫爾河捕魚。
十二月二日,中國官方宣佈,環保總局局長解振華引咎辭職。這是中國因環境問題而被解職的最高官員。但官員的解職,並不能解決由於松花江污染帶來的嚴重後果。
哈爾濱工業大學孫德智教授說,江底泥污染將持續很長時間,即使污染水流過去,水質監測也完全合格,但沉積的苯和硝基苯會對底泥產生很長時間的影響。他說,松花江以前曾發生過汞污染事件,持續了很多年,即使到十年後檢測還發現底泥裡有污染物,更何況苯和硝基苯也許會因化合作用,生成別的化合物,這種影響必將是長時間的。只有時時監測,長時間檢測,才能真正保證市民用水安全。

中國難以找到安全飲用水

禍不單行,一個月之後,廣東省北江被污染,起因是一家企業違法超標排放污水。北江下游韶關、清遠、英德三個城市的飲用水受到威脅,部分城市自來水供應暫時停止。廣東省在上游加大流量稀釋污染,並通知沿線居民不要飲用江水。
中國的飲用水污染問題不是偶發現象。二○○四年二、三月間,處在沱江上游的川化第二化肥廠將大量高濃度氨氮廢水排入沱江支流毗河,導致沿江的簡陽、資中近百萬居民出現飲水危機。實際上,中國近年來水污染事故頻繁,平均每年達一千起左右。
中科院院士、北京師範大學水科學研究院院長劉昌明說,中國很難找到安全的飲用水。百分之九十流經城市的河段受到嚴重污染;大部分湖泊氮、磷含量嚴重超過地面水水質標準,在東部和西南地區被調查的二百多個湖泊中,有百分之八十不同程度富營養化,水生生態系統全面退化。
而中國的地下水,也高達百分之九十被污染。環保總局副局長張力軍說:「中國百分之九十城市的地下水已經被有機以及無機污染物所污染,並且有明顯的跡象顯示,污染正在擴散。」
地下水污染是因工業廢料和未經處理的人類排泄物進入江河系統然後滲入地下導致,而中國百分之七十的人口依賴地下水作為飲用水,百分之四十的農業灌溉依賴地下水。
全球水夥伴(中國)名譽主席楊振懷發表文章表示,目前水污染問題已經繼洪、旱、水土流失等自然災害之後,成為最嚴重的人為災害,是威脅城鄉人民生活和身體健康的大問題,洪、旱等自然災害是天災,而且是一時的;而水污染是人禍,是長期的,每天都需要水,因此需要大力防治。
法新社報導說,除了污染的問題,中國一百六十四個地區地下水資源同時面臨被過度抽取的問題。中國六百個大城市中,有四百個存在水短缺的問題。

不潔飲用水傷害健康

因為飲用水的污染,中國很多地方出現「癌症村」。廣東韶關翁源縣的上壩村,被稱為「死亡村莊」,三千多上壩村民,從一九八七年至今,已有二百五十餘人死於癌症。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一條被礦山工廠污染的橫石水,流過這個村莊。二十多年前,橫石水還清澈見底,現在,河灘邊的石子已被染成深棕色,就像劣茶泡出的厚厚茶垢,河岸上沿沉澱出一條黑色金屬帶。這景色沒有任何生物作襯,村裡人說,這河裡的魚蝦一九八○年後就絕跡了。橫石水邊異常安靜。河邊不長一根水草,岸旁沒有一個人,沒有牛羊的蹤影,也沒有昆蟲的吵鬧。
橫石水究竟有多毒?二○○五年七月,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林初夏取了一些橫石水,化驗後發現,稀釋了一萬倍後,水生物仍不能在裡面存活超過二十四小時。就是這樣的一條河,上壩村村民在它邊上生活了三十多年。二○○五年,上壩村又有九人死於癌症。
全國其他地方也出現不少「癌症村」,如淮河流域的河南省沈丘縣東孫樓村、周營鄉,大批村民因癌症去世;天津市北辰區西堤頭村、劉快莊村,癌症患者多達一百二十多人;有些石化工業地區,癌症發病率高出周圍十幾倍;河北、山東沿海有些村莊惡性腫瘤的發病率也極高。河南林州每年因食道癌死亡人數很多,每十萬中就有一百五十人發病,同時發現該地區的雞也有很高的食道癌死亡率。
目前在中國平原地區,要尋找出一塊未被污染的地下水地段,很不容易。北京—天津—唐山地區地下水有機污染物種類達百餘種。北京市地下水污染問題更加突出,即使是市政管道的自來水,二次污染現象也時有發生。北京市某些垃圾掩埋場的地下滲漏污染,已造成周圍十幾平方公里範圍內的地下水不能飲用,即使是在上風上水的北京小湯山地區,也竟然出現了高發病村。
按官方數字,目前中國大陸三億多人的飲用水不安全,其中約有一億九千萬人的飲用水有害物質含量超標,農村有六千三百萬人飲用高氟水,二百多萬人飲用高砷水,三千八百多萬人飲用苦鹹水,另外南方血吸蟲疫區農村飲水也不夠安全。

工業廢水大增 治理效果不彰

劉昌明說,工農業和生活污染是造成水污染的主要原因。目前中國每年的廢污水排放總量達六百二十億噸,相當於每人排放四十多噸,其中大部分未經處理就直接排入江河湖泊。「中國與美國輕工業污染物排放的比較,如造紙,中國污染物排放量是美國的四倍到十倍。」劉昌明說。
同時,重點水環境治理項目進展緩慢,如「十五」計畫中應建的汙水處理廠共六百八十七座,現在僅完成一百二十四座,占應建項目數的百分之十八,在建工程二百一十二座,占應建專案的百分之三十一,未動工的三百五十一座,占應建項目的百分之五十一。
不少老企業無錢治理,高污染的鄉鎮企業仍大量存在,企業違法排污現象普遍。一半以上的城市沒有建成污水處理廠,相當多的城市沒有建立污水處理收費制度,已建成的城市污水處理廠中,能正常運行的只占三分之一。因此,除特大城市外,許多城鎮污水沒有得到有效的處理。
自上世紀九○年代開始,經過十五年的治理,特別是一九九八年以來的七年間,累計投入一千一百一十五億人民幣治理水污染,局部地區水環境質量有所改善,但水環境惡化趨勢尚未得到根本扭轉。
以太湖為例。太湖是中國第三大淡水湖,面積二千四百平方公里,流域面積三萬六千八百九十五平方公里,是上海和蘇州、無錫、常州、杭州、嘉興、湖州地區最重要的水源——如果把太湖流域視為人體的話,無論從其地理位置、輪廓還是戰略功能上看,太湖就是上海和蘇錫常、杭嘉湖七城市的「心臟」,縱橫交錯的河網,就是維繫該地區生存、發展的各類「血管」。
財政部農經司副司長曹廣生說,行政區劃涉及江蘇、浙江、上海、福建、安徽五省市的太湖流域片,去年以占全國不到百分之三的土地面積、百分之八的人口,創造了全國四分之一的國內生產總值。
但是,經濟繁榮付出了沉重的環境代價。十年前,太湖流域水污染已觸目驚心,因此,為了實現「二○○○年太湖水變清」、「不讓污染進入二十一世紀」,上世紀九○年代中期開始,中央政府和江蘇、浙江、上海發動過聲勢浩大的水污染治理運動,其中規模最大的是一九九八年底的「聚焦太湖零點達標」行動。所謂的「零點達標」,就是在一九九八年底,太湖地區一千零三十五家重點污染企業必須全部實現污水排放達標。「零點行動」結束時,宣佈所有企業實現治理目標。
然而,進入新世紀後,太湖水持續惡化。上世紀九○年代在規劃「太湖水變清」時,當時估算每年進入河道和湖泊的工業廢水只有五億四千萬立方米,生活污水也只有三億二千萬立方米。但在要求「變清」的二○○○年,排放的污水量驚人增加:二○○○年太湖流域污水排放量五十三億三千萬立方米,其中工業污水三十二億四千萬立方米,城鎮生活污水二十億九千萬立方米。
太湖水難以按計劃「變清」,國家投入上百億元的治理資金還沒有給太湖流域的近四千萬居民帶來記憶中清潔的湖水,原因錯綜複雜。但最根本的一點,就是治理措施跟不上長三角地區迅猛的經濟發展。也就是說,水消耗量越來越多,而對工農業和居民生活所排放的污水、廢水,治理措施和治理標準嚴重滯後。

「以清釋污,以豐補枯」的政策

二○○二年起,太湖流域正式啟動「引江濟太」調水試驗,也就是說,從江蘇常熟引水入太湖。這一做法代表了目前中國解決水危機的思路之一:以清釋污,以豐補枯。
水利部總工程師劉甯提醒說:「跨流域調水要科學決策,慎之又慎。在缺水面前,人類要學會『克制』,不能搞『以需定供』,調水應當堅持『少取、高效、補償』的原則。」
就太湖引水問題,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吉余說:「今天要強烈呼籲,儘管目前長江、錢塘江的水比太湖好,但千萬不要忽視這樣的事實,就是這樣的『好』是相對的,而且這些河流也在不斷地被污染,污染量不斷地在增加。」他認為,根本措施在於治污。
南水北調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這項「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水利工程」,總投資金額五千億人民幣,工期十五年,有東線、中線和西線三條調水線路。通過三條調水線路與長江、黃河、淮河和海河四大江河的聯繫,構成以「四橫三縱」為主體的總體佈局,「以利於實現水資源南北調配、東西互濟的合理配置格局」。但在工程進行的同時,人們提出疑問:南水北調會不會變成污水北調?因為水源地長江已被污染,而淮河污染更加嚴重,當地民眾守著淮河都沒潔淨水可用。
儘管有關人士信誓旦旦保證說將加大治污力度,但從中國的水「越治越污」的現狀來看,人們沒有理由感到樂觀。
專家們還提出各種方式,比如統一監管、嚴厲執法、節水等,但都是治標不治本。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一向以開明、敢言著稱,他認為,中國環境問題的根源,不是一個專業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根源是中國扭曲的發展觀。
他說,中國一直認為單純的經濟增長就等於發展,只要經濟發展了,就有足夠的物質手段來解決現在與未來的各種政治、社會和環境問題。如今,考核地方政府官員政績的主要指標是當地GDP的增長,各種發展規劃都沒有考慮生態環境的情況,無數製造業在沒上環保設施的情況下建造起來。
他說,政治問題必須在政治的高度上解決。中國政府已在二○○四年提出了以可持續發展理念為核心的「科學發展觀」,這是中國發展道路上的一次戰略性轉折。但正確的理念如果沒有堅實的制度框架,對那些大部分仍處於工業化與城市化發展初期的地區而言,很容易淪為一句空洞的口號。他引用一位國外科學家的話說:「如果中國不迅速轉變生產與生活方式,人類歷史上突發性環境危機對經濟、社會體系的最大摧毀,將可能出現在中國。」
對於中國的環境問題,潘岳開出的藥方是,轉變發展觀,對官員的考核引入綠色GDP。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提供法律與政治上的保障,支持環保領域內的公眾參與。「如何對待公眾的環保參與,政府必須明白,公眾參與環保不是施捨,而是憲法賦予的權力。」他說。
也許這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水危機,讓乾渴的中國人喝上乾淨的水。

【人籟論辨月刊第24期,2006年2月】
--------------------------------------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Debate_thirsty_ct.jpg{/rokbox}

Thursday, 07 September 2006

環境保護與中國永續發展模式

【陳麗卿 譯】

環保並不是經濟成長之後才想要做的補救措施,因為環保不只是經濟問題,更考驗人們面對自然的態度。作者探討華人破壞自然的傳統迷思,並指出未來的方向。

環境保護已逐漸成為中國大陸領袖、知識份子和一般民眾的主要關注的焦點。長久以來,大家認為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必須犧牲空氣品質、自然資源或都市文化遺產等等作為代價。然而,環境損害的程度很難加以衡量,而普遍的看法認為在經濟成長與保護環境的取捨上,中國大陸的人民寧可確保收入的穩定成長與經濟的潛力,而不願堅持原有的傳統生活方式。時至今日,有兩項主要的議題逐漸浮現:
首先,環保與發展之間的輕重畢竟並非截然分明。或許,經濟發展與國民所得提高所能帶來的好處到頭來比不上環境被破壞的成本。環境被破壞的程度往往難以衡量,損害到何時也不確知,這又使得環保與發展之間的損益計算變得更加複雜。即使此刻發展的收益仍然大於環保,生活環境的破壞卻大可以在幾十年內嚴重地危害到繁榮中國大陸經濟的命脈。
有許多人已開始去挑戰這個環保與發展的損益運作理念,這是一個更值得重視的事實。「永續發展」1的概念與「文化、哲學」上的多方思辨改變了環保與發展的論證。環保的觀念不是應該在一開始就納入經濟發展的概念中嗎?換個角度來問,我們的經濟發展模式是不是過於簡單?而環保的助益不是應該成為「構思發展過程」與「健全社會」中的一個基本要素嗎?全世界都問過類似這樣的問題,然而這樣的問題在中國大陸卻是格外地迫切。

廢氣排放未來第一名

污染的問題不僅關係到中國大陸,更關係到全世界。例如,目前單單美國一個國家就必須為全球四分之一以上能源類二氧化碳廢氣排放量負起責任。但據專家估計,到了西元二○一五年,中國大陸將會產生比美國更多的廢氣。
在全球十大高度污染城市的黑名單中,中國大陸就有九個城市榜上有名。這類城市的污染程度都超出世界衛生組織可接受污染指數的五倍以上。如果中國大陸在都市污染的相關政策上無任何改變,攸關都市污染的健康風險會在一九九五年至二○二○年之間增加三倍。
自然資源的遞減,特別是水資源,可能將成為最具威脅的環境難題。雖然幾個大型草原與森林綠化企劃案已進入完成階段,植被面積仍然不斷縮減。土壤流失的情況也非常嚴重,有許多地區已成為荒原一片。
人們使用的交通運輸方式,由鐵路逐漸轉成航空與車輛運輸,這樣一來不但加劇了空氣污染,同時也加快了可耕地的開墾速度。較諸私人汽機車等交通工具,各地方政府對大眾運輸如地下鐵這類有益於生態環保的運輸系統,並無給予特別的優惠或支持。選擇私人汽機車這種運輸方式,除了必須面對交通擁塞的問題外,還使得人對石油更形依賴,因而讓這個問題更為棘手。
郊區污染問題的加重,也使得稻穀的生產在品質與數量都有下降的趨勢。在鄉間,據說因煤窯的室內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數每年超過十萬人。
姑且不論以上的種種缺失,中國大陸在過去十年間,生態意識抬頭、公共政策輪替、大型保育工程的開展,並率先成為簽署國際環保公約國之一等等,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

自然環境反映社會環境

「自然環境」與「社會環境」並非兩個毫不相干的領域,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式就好比人與自然環境之間的互動方式一樣。我們必須在創意與尊重、和諧與衝突、團隊與個體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在社會裡,一個人必須學習去尊重自己與他者,必須有著與人類一體的共存認知,並同時意識到單一個體的獨特性。同樣的,在人類與大自然相處的過程中,人類將領悟到自己與自然本為一體,而人也有其特定的需求。在大自然的演進過程,人類與大自然進入一種「鬥爭」,但是人必須尊重大自然的基本的平衡。我們在社會裡學到的技能有如我們跟大自然相處所學到的技能,基本上兩者是一樣的。當現代化所帶來的衝擊與挑戰來得太過突然,人們便忘記以成熟、尊重的方式與大自然相處,於是自然環境的毀壞也隨之加速。
簡言之,如果你想要挽救我們的環境,你就必須去正視人與人之間的應對,正視教育體系所欲倡導的價值觀,並致力於社區內公正而開明關係的發展與開創。若能達成這項任務,人們便會自然而然去注意空氣品質與水源保護的問題。更重要的,人們在問題的應對上將更具創意。人們若尊重自己也愛護自己生長於斯的社區家園,便會動員起來為其所屬的自然與人文環境的提升而努力。
在此再舉一個例子。眾所皆知,煤炭是造成中國大陸境內城市污染的元兇之一。然而,燃煤取暖卻也是最經濟的家庭供熱方式。如果你不正視中國大陸貧民所面臨的經濟困境,而想要一昧地禁止或甚至以其他較昂貴的能源去替代煤炭,不論你對替代能源的優點如何加以提倡,也不會有任何的成果。各個家庭取暖供熱的方式,不但是生態、經濟、社會的問題,而且是全人類的問題。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改革開放大大地提升了中國大陸的財力與潛力。然而,規範一個全新發展模式的契機也已到來。當我們定義新的發展模式的同時,卻想把「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分開來看,那是不可能的事。為求人類整體性的發展,在定義一發展模式的過程中,所有的層面 經濟面、社會面、文化面和精神面 都要一起考量在內。若將生態議題看作是次要的問題,中國大陸便是冒著毀損財基 水、空氣、土壤
的風險。再說,我們已經知道,若僅將生態問題當作技術問題來考量,並非構思對策的正確方法。換句話說,發展方案必須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是一個通盤性的方案。

傳統發展模式:「愚公移山」加「桃花源」

幾千年以來,中國既然在人與大自然的倫理議題上發展出一門相當豐富的學說,我們也勢必要去應用這些智慧資源來因應中國大陸今日的種種環境問題。我們探索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將這些資產加以盤點與闡釋。在此,我將會指出某些傳統造成的矛盾,使得人們難以面對今日的種種挑戰。中國大陸在環境議題上,部分問題來自於對中國社會影響至深的兩種烏托邦式的空想主義。我把第一種主義稱為普羅米修士式2的空想主義,第二種我則把它叫做懷舊型的空想主義。雖說這兩種主義也存於許多其他的文化中,兩者在中國社會裡卻有其獨特的結合方式。
何謂普羅米修士式的空想主義?乍看之下,這個辭彙既然指涉的是希臘神話裡的一個角色,明顯與我們的議題有所出入。但是為了將中國傳統與世界上其他的思想體系與生活方式作一連結,我還是以之為例。中國版的類似神話大概就屬「愚公移山」這個看似乏味的故事了。這兩個故事有很多顯而易見的相異之處,但兩個故事都敘述人類與神明在對物質世界的支配上所產生的對峙。其實,在中國版的故事裡,人類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將高山移至他處。普羅米修士最後卻因為贈與人類用火的神力而受到懲罰。一般的說法原本都認為西方的傳統在本質上屬功利主義,而中國的傳統重視的是宇宙的和諧。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中國人在林木的砍伐和水利的治理上和其他國家的人民一樣熱心有勁。
中國歷代的君王常有對自然環境進行大規模改造工程的傾向。軍事考量通常是主因,萬里長城的建造便是一例,而其建造必定阻礙了草原動物的遷徙,也影響了依賴這些動物維生之人的生計。而水資源的操控通常也有軍事企圖,例如:有計劃地製造淹水以破壞敵國領土。所以廣義的來說,為求課徵最多的實質財稅,中國歷代的統治者對資源的開採和自然環境的重整上,是相當積極進取的。於是,同樣的論調不但使他們的意圖得到合法化,也使其對大自然進行技術性控制的夢想合理化了。
像渭水河谷這類的水利重整工程,通常都有強烈的政治動機又相當損耗人力。有些中國知識份子的確曾一再強調勞工們為了執行此浩大工程所受的苦痛,他們瞭解基於政治目的而動員人力與自然資源所進行的生產投資,結局都是嚴重的反生產效果。
中國傳統理念裡的確存有普羅米修士式空想主義的思想,此一事實常未能為中國知識份子所察覺。然而,一旦這種思想模式覆上了西方的面紗時,他們卻又對之給予熱情的擁抱。嚴復將史賓瑟(Edmund Spencer)的作品傳播至中國各地,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對嚴復而言,史賓瑟正是西方普羅米修士式空想主義精神的縮影,他的精神就是去動員物質、知識與道德的力量,去保衛國家團體的財富與權力。就如本雅明.舒瓦茲(Benjamin Schwartz)所確切批註的,嚴復之所以能夠接受並詮釋史賓瑟的思想,是因為他的眼光和中國古代形而上學的宇宙哲學觀有些近似。無論如何,和西方的相遇給了這個潛伏在中國傳統中的普羅米修士式空想主義一股新的動力。
毛澤東也引用過愚公移山的故事。他的例子融合了中國的傳統與西方馬克斯的普羅米修士式空想主義,它們凌駕自然的意念已經合而為一。這個融合了東西方普羅米修士式空想主義的混合主義,其作用力還正在運作中。而且它甚至借助於改革與開放政策所引進的技術與經濟動力而更為強化。即使今日的中國大陸對環境保護表達了許多的關注之情,但私底下的認知,卻是中國的發展與強盛仍有賴於對環境的駕馭與改造。中國人是愚公的後裔,而愚公移山的野心沒有靠神明,卻也終於靠著中國大陸新世代的努力與其所掌握的科技而實現了。
中國版的普羅米修士式空想主義是否受其傳統和諧宇宙觀的制衡呢?對於這個世界觀在政權與環境的對立態度上,是否有任何廣泛的影響力,我頗感質疑。我認為「宇宙和諧」是以另一套看重一個假想過去或地方的空想主義來呈現的。就如同「愚公移山」的故事證實了第一種空想主義,「桃花源」的寓言故事也可以用來證實中國懷舊式空想主義中糾結的情感與道德觀。假想過去的人類與自然萬物曾活在一片和諧的世外桃源中,給予了中國大陸知識份子某種感慨社會、自然環境中種種衰敗現象的理由與空間。然而,這樣的一個世外桃源卻不能作為抑制政治動員過度與人力、自然資源過度工具化的替代發展模型。即使是中國權貴所擁護的經典儒家思想,也流於空想之嫌,「田園政治」也不過是夏、商、周三代所投射出來的理想美夢罷了。

傳統資源新詮釋

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在今日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去動用各種資產,使社會在管理人與自然之關係的規章上達到一個嶄新的共識。他們所面臨的挑戰不是去開創一個新的理論架構,而是要務實地評估、詮釋傳統在哪些方面可以有所助益。為了去發展今日中國大陸境內的生態危機共識,中國大陸必須借助於現代科學、西方傳統的原理或國際間的考量與價值觀。然而,對於中國傳統類似的要素也應加以利用。其一、中國傳統有著滋養世界大同、人本同根、天下一家等生態觀的寶貴資產。其二、在各種理念、作者與世界觀等為他們所熟悉之文化資產的幫助下,中國大陸人民勢必自然而然發展出一套全新的生態觀。我想做的只是去指出幾個對現行中國傳統的重新詮釋上,或能證實有所助益,而以生態議題為念的研究方向。我提議在三個層面上為中國生態思想的再詮釋,進行整理編制:簡單與平等的強調、多元化的增進、一個基於社區文化的發展策略。再者,傳統的再詮釋不僅不會為我們帶來一套單一的發展模式,傳統的再詮釋反而會引導我們去鼓勵多樣的文化模式和策略。

將正義納入和諧自然觀

首先,我認為除了透過「和諧」的綱領去為中國大陸對於自然的傳統再作詮釋,「正義」的綱領也很實用。舉例來說,人有勞動與生活的權利。然而,「執行正義」有更廣的含義,如聆聽人的話語,接納他人的話等等。正義的第三層意義,就是建立人與自然之間的正義關係。在這一點上,我們遇到了一個問題:對許多中國大陸知識份子來說,執行正義似乎和實現和諧的任務有所衝突,這個難題通常未能在書籍或期刊文章中被公開討論。然而,在與幾位以和諧作為最高社會規範價值的學者討論時,我卻發現這個難題。「正義」的理想必須藉由暴力的手段來達成,這是常被一再強調的信念:這個常被稱為「正義」的正義,其實就是和平過程中的暴力。就如他們所說的,正義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為了避免誤解,讓我特別說明我所指涉的是正義的社會意義,向來為中國的哲學傳統所推崇,特別是儒家一派。「義」可以解釋作「個人的正直操守」,這和《聖經》裡最初的意義一樣。個人正義和社會正義的維持可能有其當然的關係,但這樣的發展理論相當依賴於社會、學術結構的全面發展,而這樣的發展模式在中國大陸並未曾發生。
然而,道家傳統中心思想的「平等」和正義的概念卻還近似。由佛家所彰顯與強調,平等在最初指的是一切眾生的本性皆平等的存有概念。平等也是一個生存的概念,這個概念和所謂的「簡單」、「樸實」與「節儉」有密切的關聯。《老子》和其他道家作品所瞭解的平等概念,與一種不受異國風味、迷人歌樂、奇裝異服所吸引而迷失的念舊情懷有相當的關聯。在這一方面,它和之前所提的懷舊式空想主義也搭上關係。
現今的中國大陸正處在一個日趨不平等、資源浪費與消費浮誇的時代,而且這種消費模式並沒有面對任何嚴重的挑戰,若有絲毫的挑戰之聲乍現,想必是來自道家傳統,畢竟道家有其厚實堅固的歷史淵源。換句話說,要使「和諧」模式更有一貫性與可信度的方法之一,就是要敢去將其所屬的傳統再作發揮。社區的價值觀也大可納入消費模式的批判理論下,以求社會的更簡樸與平等。換言之,將「正義」層面納入「和諧」的模式裡,或許是克服其因強調「和諧」而寓意模糊不明的一個方法。過去二十五年所謂的現代化過程也可作為歷史與精神上重新評估的辦法。

生態多元來自思想多元

儘管新的保護計畫業已存在,生態的多元性在中國大陸卻正受到威脅,這實際上有其長期的趨勢。國家與社會逐漸侵蝕中國大陸的多元性,為了使人類作物的收成增加到極限,中國大陸將其生態系統單一化。幾個世紀來,中國大陸喪失了許多生態系統中的緩衝地,如森林、濕地與野地。值得注意的是,生態上的多樣性與思想上的多元性或許有其部分的協調性。當單一發展模式被推廣提倡時,大地景色也跟著單面化了。唯有特定文化與發展的模式能受到尊重,且生態的多元性代表了與大自然多樣的相處方式,民族的多元性才會與生物的多樣性一同發生。
就這方面來看,我們還要讚許最近不斷被強調的西部大開發計畫。因為這個計畫將給予我們提倡由地方傳統與區域傳統所啟發的多方發展策略的良機。倘若這個內地發展計畫僅是仿效沿海地區的發展模式,以一個生態觀點來看,這不但將會有反生產效果,還會摧殘更多的自然資源。若是將新興發展模式實驗納入此次的開發計畫中,並尊重當地的情況、條件,或許這將是中國大陸挽救其自然環境的一條明路。換言之,問題不在於去開創一個新的發展模式,真正的挑戰是如何使各個區域的思想與策略方法更為多樣化。若就其在傳統思想、民族族群與生活方式的多元化上做好全面考量,中國大陸對全世界的生態意識與創造上也就有所貢獻了。

永續發展以社區為基礎

社區團體是在定義一個有益環境發展模式上的另一個基本層面,這個層面確實與中國傳統精神有其相似之處。必須再次強調的是,中國大陸多數的和諧模式的問題,在於它們將其理論建立在一片回到過去的情懷上,其模式和理想化的農業社會所欲傳達的意象類似。今日最重要的課題是以社區的價值作為設計創造發展模式的工具,將社區團體與發展做連結,也就是說,若以社區團體的發展來思考,則將有助於我們對某項工程案進行評估時的多面向思考,使我們能以當地居民的智慧去策劃當地的灌溉、運輸、工業工程。透過溝通的過程,環保議題便會在發展模式中產生。因為社區團體提供了溝通、議論與交流空間等功用,這個由社區公有理念所衍生的發展模式,自然而然會是個有助環境的發展模式。
「社區團體發展」和「永續發展」的概念之間有著緊密的關聯。因此,國際組織便設立「永續經濟財富指標」(Sustainable Economic Welfare Index),對發展的質量加以衡量。在對經濟活動進行評估時,此一指數可反映出發展對環境與人民所造成的損害。
社區團體發展計畫的實行者自然有其一套倫理、理論來引導大家工作。此外,他們能夠去描述多種曾經受其運用,而證實對社區進步具備實用價值的策略與模式。在這一方面,婦女在社區團體決議工作上所扮演的角色就特別重要:婦女更進一步地融入發展決策工作,這是促使社區重新掌握自身用來規劃未來遠景之傳統、智慧資產的一個方式。地區經濟也將因婦女的受教育與訓練而更具生產力。
有些工具可以用來幫助社區,使其進入以社區團體發展為基礎的永續發展模式。這包括了畫圖說故事,為社區景點拍照,為達成共識而努力,重視種族議題與少數民族的需求等等。為了去克服純技術理論的限制,敘述與視覺的呈現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社區團體明白自身的議題何在,則能瞭解其解決之道。因為社區人民若能提出他們自己的問題,相對的,他們也能夠為了尋找問題的答案而動員起來。如此一來,便會使他們對其共同效命的團體產生強烈的信念,特別是去體認一個社區得以塑造自身的命運,同時也擁有掌控地方的能力。藉由一同對話、工作與相互觀摩,從業人員也可以分享彼此工作上的想法。
給予以社區為基礎的發展更多的空間,這也意味著遵循「授權原則」。這意思是說,上級政府要允許社區團體自行決定其大部分的議題,只有在某議題超出社區層級的許可權時,才予以干涉。我要再次強調的是,我們不應該只設計一個單一的環保發展模式,相反的,我們必須具備提升社區文化,亦即促進多元化的信念,而此一多元化的本質也將對環境有正面的影響。

* * *

總而言之,在中國大陸所面臨的環境危機問題上,結構性的解決之道在於採納「社區文化」所提供給我們的答案。社區文化強調溝通,拓展參與者之間的平等,並善用他們的多元性。再者,社區文化促進社區與社區之間的多元,因此也能提出更具創意、彈性的解決方案,以因應環境的種種挑戰。重新詮釋中國文化傳統必能對社區文化的促進有所助益。事實上,一旦沒有社區網路,我們就必須進行社區重建。目前中國大陸眾多的區域與村落皆屬「建設中的社區」,對環境無害的發展模式之相關主題與社會建設的課題也是密不可分。
「平等」、「多元」、「團體」,這聽來或許屬於現代化的字眼,但是它們卻是中國大陸政治與哲學思想自古所遭遇到的問題與挑戰的縮影。中國大陸所面臨的環境危機使得這個永無止境的爭論再度熱烈了起來。我們要再三強調的是,中國大陸的思想家們發現自己正處於抉擇的十字路口。他們是否將會延續正統守舊的模式,對社會與自然環境加以控制、壓抑,或者他們會充滿自信,仰賴可在自身傳統覓得更具彈性、多樣性與創造性的種子?

【人籟論辨月刊第4期,2004年4月】

註釋
--------------
1.「永續發展」的通俗定義:能迎合目前發展的需要,而不危害將來世代滿足其需要的能力。
2.普羅米修士為希臘神話中的一位神明,他因偷火種給人類使用而受到懲罰。作者在此暗喻人雖自以為凌駕自然但最後卻落得失敗的下場。

--------------
中國水資源管理面臨危機
--------------
《新軸心時代》目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dam_ct.jpg{/rokbox}{rokbox}media/articles/ma_demolish_ct.jpg{/rokbox}

Monday, 28 August 2006

Tobacco in China...

While the government is getting huge tax profits from the smoking habit of Chinese people, it is also worried about the exploding healthcare costs of tobacco. A few figures show the amplitude of the problem: 1 of every 3 cigarettes consumed worldwide is smoked in China. There are more than 300 million Chinese smokers. About 3,000 people die every day in China due to smoking. Smoking will kill about 33 percent of young Chinese within the next thirty years. Presently, 67 percent of men smoke, and 4 percent of women do. What will happen if women, like in other countries, also take up the habit?

China’s prospects remain... smoky!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a_tobacco_en.jpg{/rokbox}

Sunday, 27 August 2006

A New Path of Development?

In March 2006, the Chinese National Popular Assembly ratified the documents of the eleventh plan. This was a turning point that had been in preparation for at least the past three years : China intends to take the path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ill fosters and foresees a high growth rate between 2006 and 2010 – it is talking about around seven percent per year. However, it is focusing its attention on the nature of the projected growth: from now on, in theory, the revenues of the poorest should increase faster than those of the richest ; basic consumption, and no longer investment, should draw growth. An extra share of national wealth needs to be devoted to making social services accessible to all. Industrial recycling, investments in the fields of waste management and water cleaning, the raising of environment protection standards should receive special attention. All public policies must concur towards the creation of a « harmonious society » that is more concerned with the poorest populations, underdeveloped areas and future generations. Measures have already been taken or announced which coincide with the general orientation . However, it is obvious that such a policy change will demand a lot of time and will include many risks.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path_en.jpg{/rokbox}

Sunday, 27 August 2006

Desertification in China

Planting trees is a national priority in China. In Hubei, some peasants are specifically employed for this sole purpose. In certain areas of Sichuan and Yunnan, tree cutting is now strictly forbidden. In Gansu, the authorities try to plant thousand of trees along the sand dunes that border the highway. Beijing wants to erect a “green Great Wall” for protecting itself against sand storms.
Most cities suffer very heavily from pollution, and the “green label” that many of these cities would like to get is still a far-away dream… The situation is actually degrading. The millions of trees that are planted each year, mostly along the roads, are not enough for stopping the progression of erosion and desertification. Basically, older forests are still disappearing (740,000 hectares of forest have disappeared in 2004) and the quality of newly planted surfaces is far inferior to that of older forests. In China the wooded area per inhabitant is four times inferior to world average. Since the quality of Chinese forests is very weak, the ratio of wood quantity per inhabitant is even weaker: only one sixth of world average.
National regulations are still often disregarded, and the rise of paper consumption makes things worse. China is nowadays the first world importer of wood and imports from countries that manage very badly their own wood resources (Burma, Cambodia, Congo, Eastern Russia.) In other words, China is exporting its wood problem. Not only it is a ecologically devastated country but its crisis is starting to reverberate on the world’s ecology.

April 2005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desert_en.jpg{/rokbox}
Page 5 of 5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May 201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17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