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黏土娃娃的忘年之交

by on Sunday, 27 March 2011 Comments

友誼有年齡的限制嗎?誰說電腦動畫才是當今卡通的王道?且看亞當˙艾略特用黏土一塊塊塑造出小女孩與亞斯伯格症患者之間的奇異故事!

 

片名:《巧克力情緣》(Mary & Max

導演:亞當‧艾略特(Adam Elliot)

出品年份:2009年

台灣上映時間:2011年1月(原子映象發行)


2009年可說是動畫當紅的一年,陸續上映了多部精彩好片,如:《崖上的波妞》(崖の上のポニョ)、《天外奇蹟》(Up)、《超級狐狸先生》(The Fantastic Mr. Fox)、《巧克力情緣》(Mary & Max)、《第十四道門》(Coraline)、《公主與青蛙》(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等,各自以手繪賽璐珞、3D電腦動畫、偶動畫、黏土動畫等多樣技法與風格訴說有趣動人的故事。2009年美國以獨立製片為特色的日舞影展,其開幕片即為澳洲導演亞當‧艾略特(Adam Elliot)首部黏土動畫劇情長片《巧克力情緣》,而這也是該影展25年來第一次由動畫片開幕。無獨有偶的是,同年坎城影展由皮克斯公司的《天外奇蹟》揭開序幕,亦是坎城史上首度以動畫片作為開幕片。《巧克力情緣》在2009年金馬影展播映時頗受好評,並於2011年初在台灣院線放映,預計也會發行DVD。

《巧克力情緣》在上述眾多優秀的動畫長片中有極獨特之處:這主要來自其寫實的故事背景,取材自導演亞當‧艾略特的真實經歷。電影主角之一麥斯(Max)的角色靈感便是源自艾略特患有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的紐約筆友,和麥斯一樣是猶太人,也是無神論者。至於影片內容則描述一位寂寞又自卑的八歲澳洲小女孩瑪麗(Mary),有一天在郵局的電話簿上,看到地球另一端紐約市內一位叫做麥斯的人的地址,便突發奇想寫信給他,於是兩人意外成了一對互相傾吐心事的筆友。

影像與想像,動畫,巧克力情緣,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

超越年齡的珍貴友誼

44歲的麥斯是亞斯伯格症患者。他無法確切辨識他人的表情並給予適當的回應,導致肢體互動與語言表達方式異於常人。但是麥斯個性正直且心地善良,正因如此,當他收到瑪麗的來信時,便非常耐心地以自己的理解能力,回答她天真充滿童趣的疑問,例如:老人穿褲子時為什麼總穿得那麼高?計程車如果倒著開,司機是不是要反過來付乘客錢?不過這些提問常常觸發麥斯許多不愉快的經驗,使他陷入極度的憂鬱狀態。雖然有著年齡差異與地理距離上的隔閡,兩人藉著書信互吐心事,隨著一來一往的書信往返與等候,逐漸建立起深厚的情感,甚至在精神上依賴著彼此。

亞斯伯格症患者的障礙之一是無法維持長久的人際關係,但麥斯和瑪麗兩人的筆友情誼維持了將近二十年。因為麥斯的啟發,瑪麗在25歲生日時出版一本關於亞斯伯格症的書,並以麥斯為例說明;然而麥斯從來不覺得自己有病,因此非常驚訝自己唯一的朋友會將他視為病患。在失望與憤怒之下,他把打字機的M字母鍵拔下來寄給瑪麗,象徵兩人絕交,從此不再通信。但到了最後麥斯還是選擇原諒,因為他體認到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人無法選擇不要自己的缺點,卻可以選擇朋友。兩人的故事結束在多年後,瑪麗帶著兒子來到麥斯在紐約的公寓,不過麥斯已經安詳逝去,留給瑪麗的是空蕩房間中貼滿天花板的信件。這毋寧是最適合的故事結局——在感傷與淒冷中,飄著陣陣溫暖的餘韻。

影像與想像,動畫,巧克力情緣,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

色彩與素材的奇幻效果

瑪麗和麥斯自始至終從未真正見到對方,卻能成為彼此唯一且最知心的摯友。生命中有太多未知,也因此充滿意外的驚喜。在本片中,導演刻意使用不同的色調來詮釋兩人所處的世界:他一方面用明亮的彩色質感,表現澳洲小女孩瑪麗即使面對酗酒父母、同學欺凌等惡劣環境,卻仍充滿活力與好奇的特質;另一方面又以黑白色調,描述麥斯陰鬱與孤寂的紐約生活,並且在結局以不尋常的手法帶給觀眾驚奇。最後一身彩色的瑪麗來到黑白色調的紐約,無法改變或挽回什麼,而影像中唯一帶有色彩的,只有那些被保留下來的信件。對瑪麗來說,這些彩色信件代表的友誼,正是支持她一生最重要的事。

此外,以黏土動畫來表現這部影片的寫實題材,比起真人演出確實有更好的表現。黏土動畫的動作與表情多受限制,質感也不盡完美,如果刻意處理,甚至可以產生古怪與諷刺的效果。然而這也是導演自拍攝短片以來的一貫風格:不是刻意帶著同情眼光或營造「笑中帶淚」的誇張,而是帶著淡淡憂傷的苦笑,更接近片中那些看似「非常人」角色的自況意味。

影像與想像,動畫,巧克力情緣,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

正視生命的缺陷

亞當‧艾略特天生具有神經學上不自主顫抖的疾病,所以一直在作品中處理患有生理缺陷者的人生經歷和哲學。早期的《叔叔》(Uncle)、《表哥》(Cousin)、《哥哥》(Brother)短片三部曲、獲得2003年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的《裸體哈威闖人生》(Harvie Krumpet),以及第一部動畫長片《巧克力情緣》(Mary & Max)都是這類的例子。他將這種不自主顫抖的身體體驗融入偶動畫的製作,因此在這些作品中都可以看到不平衡的抖動線條和粗糙、生動的手感,而這也成為他獨特的美學風格。

相較而言,好萊塢式的動畫影片習慣以輕盈幻想和文學手法處理沉重的現實題材,帶有強烈的勵志色彩,就算片中人物經歷種種難關,到了結局也多半能找到解決方法。但《巧克力情緣》不試圖粉飾角色生命中的疼痛與難堪之處,甚至揭開那些讓人不忍直視的、血淋淋的傷疤,逼著觀眾感受不同生命經驗的沉重之處,例如長大後的瑪麗以所謂正常人的角度來研究亞斯伯格症,希望找出方法治療包括麥斯在內的患者,卻因此失去最要好的朋友。至於麥斯教她的重要課題則是:接受自身先天的缺陷,不要將其視為一種病症,而是看作自己的一部分。

在現今電腦動畫才是王道的潮流中,導演亞當‧艾略特堅持純手工製作拍攝《巧克力情緣》。他在老家成立工作室,雇用了五十個製作組人員,用黏土製作片中所有角色,以木材來搭建實際場景模型,拍攝一天只能完成四秒左右的影片;這也是為什麼本片花了五年時間才得以完成的原因。現今的動畫電影製作模式,幾乎都是透過影像合成來製作背景與特效,但艾略特認為這些電腦虛擬的背景和特效無法傳遞帶有缺陷的美感。順帶一提的是,他唯一運用到的數位科技只有以數位相機拍攝影像,並將其儲存在硬碟裡。


對喜歡偶動畫的人來說,《巧克力情緣》是一部不容錯過的好片;其中蘊含的豐富寓意,也值得所有觀眾細細沉思。


 


親愛的你不懂我的心

淺談亞斯伯格症病患的困境

撰文|潘嘉和 新光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影像與想像,動畫,巧克力情緣,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

電影《巧克力情緣》的主角麥斯看起來是個「比較奇怪的人」,但這個比較奇怪的特質,卻讓他的生活受限,且遭遇更多挫折。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就是這樣一種看似正常、但又不太對勁的特質。即便到了這個病症已被定義數十年後的今天,大部分人的都還不曾聽過這個疾病,遑論深入瞭解,更何況片中的故事還是發生在數十年前。

目前為止,亞斯伯格症都還被粗略地歸為自閉症的一種類型,但亞斯伯格症與典型的自閉症其實很不一樣。典型自閉症患童在獲得適當療育前,其語言能力多半帶有障礙,很多孩子甚至到四、五歲時在口語表達上還相當有限。大部分群眾看到的結果,則是他們透過失調的腦袋,表現出難以控制及理解的情緒與行為。舉例來說,自閉症的孩子可能在公車上摸每個人一把,害的家長必須一一道歉,然後趕緊下車逃離現場;但要是碰上大排長龍的廁所,必須抱著只會不停厲聲尖叫、一刻也忍不得的自閉症孩子插隊時,該如何跟大家解釋「我的孩子沒辦法等廁所」?而旁人也會質疑:「你家的孩子哪裡比較特別,居然不能排隊?」

不同於自閉症,亞斯伯格症患童的症狀可能更為隱晦:他們好手好腳、吃飯也吃得又快又好,甚至可能三歲時說話就像小大人,誰能理解他們有需要被幫助的人際障礙?他們或許博學多聞、飽讀書經,像片中的麥斯能完成筆者現在只能解出五成的魔術方塊,卻不能理解「please take a seat」為什麼是「請坐」而不是「請拿一張椅子」?

亞斯伯格症不是絕症,且部分患者擁有優於常人的智力,也因此讓人難以理解他們的真實處境,而這也是他們遇到眾多挫折與辛苦的原因之一。電影中不只麥斯、還有瑪麗,都需要很多的caring(關懷) 和 support(支持)。在此希望看過《巧克力情緣》的朋友,能給予亞斯伯格症患者們(Aspies)更多的體諒和鼓勵。


劇照提供|原子映象

 


本文亦見於2011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時間.夢境.狂想曲

cover81_small_erenlai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歡迎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7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12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