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的那一天

by Shufan on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Comments
饥饿,将不再只是未发展国家的问题,而是全人类都必须面对的严峻考验。

方岚萱 撰文

过去一个月间,各地不断传出因为粮食与物价造成的动乱,如泰国米价三个月内翻涨两倍;埃及首都开罗民众群起上街头抗议物价一个月内飙升两倍;中共总理温家宝最近则频频至河北省考察春耕情况,同时对内强调「有粮则安」,不过香港已经出现抢粮情况。海地首都太子港数千人上街示威抗议,主因也是物价高涨。菲律宾总统艾若育则宣布:「任何人被发现偷人民稻米者都将被送进监牢」。
台湾白米价格一年来涨幅约为一成,三月政府释出公粮价格回稳,但小麦、大豆、饲料玉米等杂粮主要都来自进口,因此面粉、食油、畜产品价格不断上升。而最新消息指出,高粮价的情况将持续十年以上。
这不是突然发生的状况,去年美林证券报告便已指出小麦、稻米及玉米等谷物全球库存只够满足全球人口六十天的需求量。联合国粮农组织同样提出警告:「全球粮食存量为过去二十五年最低水准。」有些人将其归咎于崛起中的印度象与中国龙,这确实是缺粮危机的主因,但缺粮的隐忧其实早在迈入全球化、乃至更早的工业革命开始时就已踏上这险峻的陡坡。
工业革命开始后,以及随后而起的全球化浪潮席卷下,国家疆域模糊了,人员、物资来往呈倍数成长,尤其跨国公司及全球性的生产网络亦发紧密时,看似壮阔的世界市场俨然成为资本主义者的天堂。不论身在何处的世界公民们,似乎只能够蓦然接受这不公平的经济结构。而自工业革命开始人类毫无节制破坏环境与生态的作法,成了毁灭人类栖息地的主因;地球天然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话,亦随著不断攀升的油价幻灭。为了解决能源问题而兴起的「生质能源」推广计画,反成了缺粮的帮凶。美国的玉米、巴西的甘蔗、东南亚的橄榄油,这些原本计画解决能源问题的救命仙丹,数年内反而成致命毒药。因为,用来填饱肚子的玉米少了;种稻的田被用来种甘蔗;而东南亚为了应付欧洲对橄榄油的需求,大片雨林成了满足欲望的亡魂,过度使用化学肥料也造成当地土地与水污染。
刚刚光复的台湾,那时不论怎么穷至少都还有蕃薯签的稀饭能吃。如今台湾人要面对的不仅是全球性经济停滞性通膨危机,无粮的日子将是另一项更为重大的考验。因为那早在人类将「破坏」视为「建设」的开始,便已注定我们要承受这历史共业。除非,我们不再将「工业」与「环境」视为二元对立,并且愿意减低满足欲望的念头。那么,剥削的经济结构才有可能导正,对于世界环境的破坏才可能减少。你、我也才不用担心无粮的那一天,就是「明天」。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louice_endoffood.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944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