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New Ethical Challenges 全球化之下的倫理重建
New Ethical Challenges 全球化之下的倫理重建

New Ethical Challenges 全球化之下的倫理重建

Here are testimonies and analyses that explore business ethics, life technology ethics,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 all fields that determine the way we conceive our nature, monitor our social conducts and foresee our future.

全球化的浪潮也捲起一波波對倫理重建的討論。從跨國企業到生命科學,從教育體系到宗教與社會倫理,我們窺見不同區域中的反省力量可能帶來的轉變與啟示!

 

Wednesday, 02 July 2008

Food Safety and Consumer's Education

I left the road and went into the wood. The path was large and smooth. I had been told that it would lead me to a circular wall of stones, the remains of a common house or a sacred ground built by one the people who had anonymously ventured into the island. Not much was left of the little colony that had settled there around four thousand years ago. A few weapons and fragments of pottery had been excavated, and were now exhibited elsewhere, in a little-known museum. Most of the findings had probably been kept by the locals. In the wood, there was no signpost - you just had to follow the path till you bumped into this circular wall made of heavy and reddish stones. Turning on the left, I found the opening, a very large stone adorning its top. Once inside, it seemed to be a shell carved in the heart of the forest: you could bend your back and venture into little rooms arranged all around the inner circle drawn by the rough wall. The upper ranges of stones had disappeared, but the design was reminiscent of a hut or, somehow, a big igloo. One could easily imagine a kind of rounded roof, a space left on the top for letting the smoke fly towards the sky, together with the songs, the laughs or the curses that were exchanged around the fire.

I sat outside the circle, against the wall. From there, one could not distinguish the valley, so heavy was the cover of the trees on the slopes. But the space around the remains was half cleared, and I could see the evening sky. It was still intensely blue, though, from place to place, it now seemed to mirror the shades of the stones and the trunks. The moon was already there, discreet and ill at ease like a guest who has made a mistake and arrives too early for dinner – in this second half of the month of June, the light would just not go away, and was bathing earth and sky as long as it could. It took hours before the night was night at last, ruled by the small moon crescent and by strong, vibrant stars, all of them glazing at the wall and surely also at myself, as I was now lying on my back, defiantly watching at whomever was watching me.

And then… after this long vigil, music was suddenly flowing, a rarefied music, music that gives itself from the shell of silence; from the shell of the ear, from the shell of the inner rooms this wall was encircling, from the birds and the beasts of the night, from the blind wind hesitantly touching trees, grass and stones, from the earth and its bones, from my breath and the stars, from what was dark and what was not. Maybe this ground had been chosen and erected for giving pulse and vibration to the music that flows by night, to music that searches who will capture it in its nest and will then offer it in return to what or whom music comes from. The ground had been the harp through which sounds and rhythms were finding their shape and their master, and were, night after night, spelling the sentence to utter and repeat in new and endless variations. The harp now was resonating faintly, but to the one who would apply his ear against the stones and the earth that assembled them the sentence was still audible, as clear as the stars in the cloudless night. And I finally closed my eyes, not looking anymore at who was watching over me, but listening to the silence running under my voice and to the voice hidden in the silence I was reaching.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Benoit_Corsica.swf{/rokbox}

Thursday, 01 May 2008

Good Old Charlie Brown

In the Peanuts comic strip of Charles Schulz there was one recurring scene in which Lucy persuades Charlie Brown to kick the football which she is positioning for him on the ground. Then inevitably at the last moment she pulls the ball away and Charlie Brown’s foot failing to make contact with the ball flies into the air and throws him off balance so he lands with a loud grunt flat on his back. No matter how many times he is fooled, he falls for the trick every time.

Is Charlie Brown so gullible, he never learns? Or does he realize it is still probably a trick, but goes along with it anyway? What if this will be the one time she doesn’t take the ball away? He will have lost his only chance to kick the ball.

To the Charlie Browns of this life there is nothing or no one who is so bad that there is no hope for change. Such an attitude quite obviously has no effect on Lucy, but who knows how many times in the course of his life, Charlie’s Brown willingness to forgive and allow others to redeem themselves will be the turning point that stops someone from continuing down a path that would lead to ruin.

We tend to laugh at the apparent weakness of someone who innocently turns the other cheek to his or her tormentor, but only God knows how many times that courageous gesture saved the other cheek from suffering the fate of the first.

What the world needs are fewer Lucys and far more Charlie Browns.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Bob_Charlie.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无粮的那一天

饥饿,将不再只是未发展国家的问题,而是全人类都必须面对的严峻考验。

方岚萱 撰文

过去一个月间,各地不断传出因为粮食与物价造成的动乱,如泰国米价三个月内翻涨两倍;埃及首都开罗民众群起上街头抗议物价一个月内飙升两倍;中共总理温家宝最近则频频至河北省考察春耕情况,同时对内强调「有粮则安」,不过香港已经出现抢粮情况。海地首都太子港数千人上街示威抗议,主因也是物价高涨。菲律宾总统艾若育则宣布:「任何人被发现偷人民稻米者都将被送进监牢」。
台湾白米价格一年来涨幅约为一成,三月政府释出公粮价格回稳,但小麦、大豆、饲料玉米等杂粮主要都来自进口,因此面粉、食油、畜产品价格不断上升。而最新消息指出,高粮价的情况将持续十年以上。
这不是突然发生的状况,去年美林证券报告便已指出小麦、稻米及玉米等谷物全球库存只够满足全球人口六十天的需求量。联合国粮农组织同样提出警告:「全球粮食存量为过去二十五年最低水准。」有些人将其归咎于崛起中的印度象与中国龙,这确实是缺粮危机的主因,但缺粮的隐忧其实早在迈入全球化、乃至更早的工业革命开始时就已踏上这险峻的陡坡。
工业革命开始后,以及随后而起的全球化浪潮席卷下,国家疆域模糊了,人员、物资来往呈倍数成长,尤其跨国公司及全球性的生产网络亦发紧密时,看似壮阔的世界市场俨然成为资本主义者的天堂。不论身在何处的世界公民们,似乎只能够蓦然接受这不公平的经济结构。而自工业革命开始人类毫无节制破坏环境与生态的作法,成了毁灭人类栖息地的主因;地球天然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话,亦随著不断攀升的油价幻灭。为了解决能源问题而兴起的「生质能源」推广计画,反成了缺粮的帮凶。美国的玉米、巴西的甘蔗、东南亚的橄榄油,这些原本计画解决能源问题的救命仙丹,数年内反而成致命毒药。因为,用来填饱肚子的玉米少了;种稻的田被用来种甘蔗;而东南亚为了应付欧洲对橄榄油的需求,大片雨林成了满足欲望的亡魂,过度使用化学肥料也造成当地土地与水污染。
刚刚光复的台湾,那时不论怎么穷至少都还有蕃薯签的稀饭能吃。如今台湾人要面对的不仅是全球性经济停滞性通膨危机,无粮的日子将是另一项更为重大的考验。因为那早在人类将「破坏」视为「建设」的开始,便已注定我们要承受这历史共业。除非,我们不再将「工业」与「环境」视为二元对立,并且愿意减低满足欲望的念头。那么,剥削的经济结构才有可能导正,对于世界环境的破坏才可能减少。你、我也才不用担心无粮的那一天,就是「明天」。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louice_endoffood.jpg{/rokbox}

Wednesday, 30 April 2008

無糧的那一天

飢餓,將不再只是未發展國家的問題,而是全人類都必須面對的嚴峻考驗。

方嵐萱 撰文

過去一個月間,各地不斷傳出因為糧食與物價造成的動亂,如泰國米價三個月內翻漲兩倍;埃及首都開羅民眾群起上街頭抗議物價一個月內飆升兩倍;中共總理溫家寶最近則頻頻至河北省考察春耕情況,同時對內強調「有糧則安」,不過香港已經出現搶糧情況。海地首都太子港數千人上街示威抗議,主因也是物價高漲。菲律賓總統艾若育則宣布:「任何人被發現偷人民稻米者都將被送進監牢」。
台灣白米價格一年來漲幅約為一成,三月政府釋出公糧價格回穩,但小麥、大豆、飼料玉米等雜糧主要都來自進口,因此麵粉、食油、畜產品價格不斷上升。而最新消息指出,高糧價的情況將持續十年以上。
這不是突然發生的狀況,去年美林證券報告便已指出小麥、稻米及玉米等穀物全球庫存只夠滿足全球人口六十天的需求量。聯合國糧農組織同樣提出警告:「全球糧食存量為過去二十五年最低水準。」有些人將其歸咎於崛起中的印度象與中國龍,這確實是缺糧危機的主因,但缺糧的隱憂其實早在邁入全球化、乃至更早的工業革命開始時就已踏上這險峻的陡坡。
工業革命開始後,以及隨後而起的全球化浪潮席捲下,國家疆域模糊了,人員、物資來往呈倍數成長,尤其跨國公司及全球性的生產網絡亦發緊密時,看似壯闊的世界市場儼然成為資本主義者的天堂。不論身在何處的世界公民們,似乎只能夠驀然接受這不公平的經濟結構。而自工業革命開始人類毫無節制破壞環境與生態的作法,成了毀滅人類棲息地的主因;地球天然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神話,亦隨著不斷攀升的油價幻滅。為了解決能源問題而興起的「生質能源」推廣計畫,反成了缺糧的幫兇。美國的玉米、巴西的甘蔗、東南亞的橄欖油,這些原本計畫解決能源問題的救命仙丹,數年內反而成致命毒藥。因為,用來填飽肚子的玉米少了;種稻的田被用來種甘蔗;而東南亞為了應付歐洲對橄欖油的需求,大片雨林成了滿足欲望的亡魂,過度使用化學肥料也造成當地土地與水污染。
剛剛光復的台灣,那時不論怎麼窮至少都還有蕃薯籤的稀飯能吃。如今台灣人要面對的不僅是全球性經濟停滯性通膨危機,無糧的日子將是另一項更為重大的考驗。因為那早在人類將「破壞」視為「建設」的開始,便已注定我們要承受這歷史共業。除非,我們不再將「工業」與「環境」視為二元對立,並且願意減低滿足欲望的念頭。那麼,剝削的經濟結構才有可能導正,對於世界環境的破壞才可能減少。你、我也才不用擔心無糧的那一天,就是「明天」。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ouice_endoffood.jpg{/rokbox}

Tuesday, 18 March 2008

A matter of opportunity and honesty

Every day around the globe, newspapers are full of reports about sudden changes of fortune, catastrophic events, fortuitous coincidences, chance encounters that in the space of a few moments change the course of people’s lives forever. For some it is a blessing that sets them in the direction of success and reputation beyond their wildest expectations. For others it starts them down the road to sadness and misery. It is not the nature of the event that determines the outcome, but the resilience and determination and resourcefulness of the ones affected.

It doesn’t matter what people have been or what they did in the past, but what they are doing now. Where are they heading? Are they still competing? Have they remained true to their principles?

It would be nice to always have good weather, pleasant companions, circumstances that enhance and ratify what one is doing, but often we find ourselves in difficult conditions and it is necessary to create our own opportunities and to swim against the current. If we do, then our lives have purpose and our efforts are worthwhile, even if they fall short of their goal.

Here is a fable I wrote that shows how a little ingenuity turned a piece of art into a treasure.

The Counterfeit Antique

What makes an antique valuable? Perhaps it is the only surviving specimen of some ancient object or a relic of some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or it belonged to someone famous or is made of precious materials. In the long run it is not what it was or what it is that determines its value but the fact that someone is willing to buy it at some outrageous price so they can boast of owning it or believe they have an investment that will go up in value so they can resell it for profit. The restoration of damaged or tarnished antiques is also a lucrative business. So is the illegal smuggling of ancient artifacts and forgery of fake antiques.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n honest artisan named Philip. He was making a good living from antiques, not by selling them or restoring them, but by making replicas of them. His reproductions were so authentic in every detail including the effects of aging that sometimes even the experts were fooled. One day he made an article that was almost perfect. It would surely fetch at least half a million dollars on the open market if it were real. But Philip was neither greedy nor dishonest. He knew that as an acknowledged product of modern technology, it was worth much less than that.

This didn’t bother Philip. But it did bother his wife. She was determined to find a way to get that half a million dollars. “There must be some way we can honestly get all that money for ourselves,” she thought. Then she had a brilliant idea. It wasn’t exactly dishonest. It just postponed the moment of honesty.

Since Philip left all business matters in the hands of his wife, he was unaware of her scheme, which he would surely have opposed, because if it didn’t succeed he would go to jail and his reputation would be ruined. His wife put the plan into action. She secretly arranged for the article to be discovered covered with dust in the attic of an old mansion that had once belonged to an eccentric millionaire who had sometimes bought rare antiques. It was hailed as one of the finds of the century. Experts were called in who had no doubts about its authenticity.

The one part of the plan the wife had had qualms about was the deception of the experts. She felt especially sorry for the one with the biggest reputation who was a close friend, so she let him in on the plan. Phillip’s artifact was put on the block for public auction by a prestigious auction firm. When the dust finally settled it was sold for $800,000.

When the gavel came down after the last bid, the art expert got up and made a shocking announcement. “I am very sorry to say that there has been a mistake. This sale was engineered to alert the public to be more cautious when buying antiques. This magnificent article here, which even had some experts fooled temporarily, is not really 2000 years old. It was made last year by Philip. See, right here hidden away in a secret place is Philip’s mark.”

The revelation caused a sensation. The expert who made the announcement was praised for his perception and honesty. Philip’s reputation as a craftsman was so enhanced that everything he had made immediately jumped in value and his future creations commanded much higher prices.

As for the antique replica in question, not only did it have the quality of craftsmanship to commend it, it was now famous as the piece that fooled the experts, so when it was subsequently auctioned not as an antique but as an authentic Philip’s, it still sold for over half a million dollars.

Philip’s wife was ecstatic. Philip had no time to rejoice. He was too busy working on the new commissions for his work that were pouring in.


There are lessons hidden here.

Unfortunately the pay for “it pays to be honest” is not always cash. Sometimes you just have to be content with the reward of a good conscience.

“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 but like all policies, it has to be paid for. “The truth will make you free”, but not necessarily rich.

Sometimes the only way to tell the truth so people will listen is to embellish it.

“To tell nothing but the truth” is not enough if it isn’t the whole truth.

Something good turned into something better, because someone added something extra.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benoit_globalwarmingandpoorpeople.jpg{/rokbox}

Thursday, 13 March 2008

When I was a kid, records were my teddy bears

Have you ever bought music on the Internet? I purchased my first couple of MP3s on the Web last week and it was the most depressing shopping experiment I have ever had. No illustrations or liner notes. Not even a receipt that I could have kept as a souvenir in case my computer would be destroyed by a killer virus. Just a file on my desktop, which name consisted of a series of random letters and numbers. That is not what the whole music industry had promised me. Music purchased on the Internet was supposed to be the future of music: a future where my shelves would not be clogged up with plastic CD boxes anymore, where my favorite song would not systematically be corrupted by scratches, and where I would only listen to the music I like, instead of having to buy those full-length albums in which half the tracks are rubbish. But for me, this future looks like more of a regression.

For Walter Benjamin, the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of works of art (films, records or photographs) had led to the erasure of their sacred value. Now, the digitalization of such devices leads to a further loss: that of our affective attachment to all these daily objects, vinyl records, CDs and cassettes that used to clog up our shelves. The thrilling sensation of unfolding a new disc and putting it gently on the record player has been replaced by a cold and impersonal click on your mouse. The whole ritual that constituted our listening experience is vanishing as our old musical objects are being replaced by immaterial files. In these dark digital ages, maybe the time has come to sing a happy requiem to our old and beloved records – before we import them all in our iTunes libraries.

Among my memories of childhood, some of the most vivid lie in these countless hours spent in my elder brother’s room, browsing through his huge rock and punk records collection. I was only five or six years old by that time, and I would probably have received a good pair of smacks if I had dared to put any of those black acetate discs on the record player. But however, I was still allowed to watch the covers, and that is how I discovered most of what were to become my favorite bands and artists: by looking at pictures printed on 12-inch cardboard squares. For the middle-class child that I was living in a cozy suburb where the only annoyances where the dogs and pigeons’ droppings that made the streets look like Jackson Pollock paintings, such images were like these exotic names you discover when reading an atlas: sources of dream, curiosity and excitement. At a time when reading a book gave me the most terrible headaches, record covers were like a window wide open to the world, from where I could glance at white rockers and black jazzmen, leather jackets and three-piece suits, sexy girls and freckle-faced kids. They were also a way for me to develop a rather personal culture: before the age of ten I was already able to namedrop a few hundred names of bands whose music I still had not listened to.

I can still remember vividly some particular items of such sulfurous iconography. There were the covers that paralyzed me with fright, like these Motörhead LPs full of skulls and fat bikers. There were also the mysterious ones: this big yellow banana on a Velvet Underground record drawn by a guy called Andy Warhol; or that immaculate disc by P.I.L. with just a dark triangle of hair in the middle. But my favorite covers were definitely these of David Bowie’s records: each of them seemed to portrait a different person. The young guy that still looked like any other folk singer on Space Oddity suddenly became an androgynous character on the front illustration of Aladdin Sane, before turning into a strange creature, half-man half-beast on the Diamond Dogs cover. As a channel for Bowie’s perpetual self-reinvention, these covers conveyed an almost mythological meaning that in many respects exceeded the music itself. Looking at such a rich and extravagant iconography, I think now that my teenage fascination for rock stars was created as much by images as by the music itself.

So whatever the future of music looks like, I will still cherish my good old vinyl records. LPs are not just about music and sound – they also have a smell and a specific touch quality. I guess they also have a taste, although I never tried to eat any of those old plates. But most importantly, they are primarily ritual objects. Here is my problem with computer-purchased music: I’d like to take care of my MP3s, to clean the fingerprints on their surface and to store them in nice comfortable boxes. I also would like to be able to break them, to make scratches on them, to dirty their covers with my graffiti. MP3s make me anxious: they make me fear of a world where objects would have disappeared, where books and records and all sorts of devices would become simple digital artifacts displayed on a screen. I want to have my bookshelves clogged up with things, even the most useless ones. Because objects do not only fill empty spaces on your bookshelves: they are living parts of your memories, they belong to your heart and flesh, they make you feel less lonely when you are alone. When I was a kid, records were my teddy bears.


Wednesday, 05 March 2008

基因作物能解決飢荒嗎?

魏明德 撰文

根據二月二十八日《聯合報》報導,聯合國「卡他黑納生物安全公約」去年九月生效,在處理、運用、包裝、辨識基改產品出口時建立一套嚴密的系統。一百多個國家在二月底通過有關基改產品外銷的規則,包括歐洲聯盟在內的八十六個國家。然而,全世界最大基因改造作物生產國美國缺席,並對這個結果表示失望。美國總是宣稱基改產品可以援助非洲國家,它真的能夠幫助這些國家改善問題嗎?

對於基因改造作物是否予以商業化銷售,布希政府官員和歐洲國家代表雙方針鋒相對,其中不乏「道德說」的爭論。美國貿易代表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強烈指責歐洲的立場「不道德」,因為歐洲以糧食含改造基因生物為由,慫恿某些非洲國家拒絕接受美國的糧食援助。美國當局使用「違反人性的罪」一詞,抨擊歐洲對基因改造作物的商業化銷售始終抱持疑慮的態度。我們是否應該就此相信,美國的論點只是為了人道救援而已呢?在糧食救援非洲的論戰背後,美國和歐洲其實有著重大的利益對決。

美國強力外銷
基因改造作物

糧食救援始於一九五○年代,北半球國家將過剩的農產品流通到貧窮國家,同時也是延續雙方貿易的一種方式。不過,現在美國很難打開基因改造作物如玉米和黃豆的外銷市場,不只是因為歐洲的態度保留,連某些亞洲國家如中國大陸和日本也限制基因轉殖作物的種籽進口。英國生物農業推廣協會就美國基因改造生物的現況提出報告:「一九九九年以來,為了黃豆、玉米、油菜的基因改造工程,美國政府至少補助了一百二十億美元,同時必須面臨市場價格降低、外銷市場減少、農產品回收。(…)由於出口數量下降,栽種基因轉殖作物使得國內農產品價格下跌,美國政府每年必須再補貼三百萬到五百萬美元。」在這樣的情況下,某些公司的壓力團體向美國政府施壓,希望美國政府在世界貿易組織控告歐盟,要求歐洲改變對基因改造生物所抱持的態度,因為這使得美國的農業經濟瀕臨破產邊緣。不管怎麼說,美國利用外交和經濟的手段,早已把十幾萬噸玉米成功運到辛巴威、莫三比克、馬拉威、賴索托和衣索比亞等非洲國家。只有尚比亞堅守立場,拒絕購買。歐盟執委會、荷蘭、日本、坦尚尼亞、肯亞和烏干達等國則釋出了一些基金或存糧,讓尚比亞能夠使用沒有經過基因轉殖的糧食。

第三世界實質受惠少

隨著科技和政經的爭論,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FAO)多年來表達了一體兩面的看法:該組織一方面強調基因改造的潛能可以改善熱帶作物的抗旱性,一方面也警覺到基因改造會破壞生物多樣性。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也警告大家要提防「金錢」掌控大局的危險,一九九九年該組織在報告中指出:「生物科技的研發費用通常較傳統研發昂貴,其用途必須控制在某些特殊需求,因為生物科技的回收太可觀了。」該組織的會員國已經開始擔憂,就運用生物科技的能力而言,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之間出現落差。儘管歷經諸多警告、承諾和努力,生物科技對紓解世界上的飢餓問題根本沒有貢獻。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指出:「熱帶半旱區的五種主要作物目前並沒有得到任何實質的研究投資。(…)百分之七十農產品生物科技的研究多在「已開發國家」或是「先進的開發中國家」私立研究室完成。大家並沒有針對貧窮、落後環境提出公共規劃,也沒有在這些國家針對耕種問題(如木薯耕種)提出相關的因應措施。」該組織承認飢餓的原因來自生產不足,而政局不穩和食物通路的問題也是重要因素。
事實上,目前以每人每天攝取兩千八百仟卡為基準,世界上的糧食產量應該是充足的,糧食分配不均才是造成營養不良和飢荒的禍首。怎麼說基因改造作物會讓現在的糧食分配更為平均呢?
再說,引進基因改造生物的目的在給予某些農業耕作者一個新的面貌,改採單一企業化的耕種,逐漸適應全球化的經濟貿易,這樣一來卻使得傳統多樣化的耕種變得邊緣化。換句話說,新的農業耕作者會使得原本的小型農業耕作者被淘汰或愈來愈窮。全球中耕地不足一公頃的耕作者有三分之二的人餓肚子。不論「綠色革命」或是基因改造工程,科技的進步並不像公司或企業所保證的能夠改善這些人的生活。相反的,永續經營的小型農業所使用的技術雖然簡單,資金也較低廉,卻可以增加可觀的收益。

附加的多媒體:

Wednesday, 05 March 2008

科學家評論跨國種籽公司

P24-31

人類真能為自身利益挑戰大自然嗎?
魏明德 採訪.喬凌梅 譯

魏明德問:有關基因改造食物的爭論,在全世界引起的討論越來越熱烈。生產種籽的大型公司、研究人員、耕農、消費者、政府人士各有各的看法。他們提出的觀點有時候毫無交集,有時候差別不大。有關基因改造食物的論戰,到底從什麼時候開打的呢?若要面對這個問題,主要會遇到哪些挑戰?
笛波(Thibaud d’Oultre-mont)博士
答:這場論戰從九○年代開打,最初似乎是因為商業行銷的原因,也是因為民眾會擔心。民眾會問:「基因改造食物到底有沒有危險?」對於這項新的科技,是不是還有不為人知的長期風險?如果沒有經過長期測試,是否真的可以冒然食用?許多歐洲人士認為基因食物面臨幾項最重要風險,例如:大眾的健康、生物多樣性下降及基因污染。
問:業主和科學家真的能掌控基因改造作物的技術嗎?有哪些危險性是社會大眾所不知道的呢?
答:這些技術控制得算是相當好。我不能說科學家不知道怎麼做,然而改造植物並不像改造汽車,植物比汽車來得更為複雜,而且更難瞭解。我們知道在植物的哪一地方殖入一個或多個基因,改變植物的性狀。然而,通常一個基因會做一個蛋白質,基因放入基因序列的位置,不能影響其他基因或基因群的表現,殖入的基因也才能表現出其性狀。有時我們很晚才會發現一個殖入的基因對其他基因或基因群所產生的衝擊。例如:馬鈴薯的蛋白質被改造後,植物的功能或外形出現反常的現象。有人認為這種形式的改造,對於吃下這些有機物的動物或人類是很危險的。簡單的說,科學家無法像掌握一輛汽車的製造一樣來掌握基因改造生物。姑且把它稱作是巫法練習吧……
我們知道產業界有意在植物內部累積致毒的抗蟲基因,危機則是昆蟲可能會發展出抗毒性。這樣一來,情況將會失控。就如同人類大量服用各種抗生素,細菌很快會對抗生素產生抗體,抗生素無法產生效用的話,人類將死於以前不會致死的疾病。換句話說,我們可以把昆蟲比作細菌,人類比作植物。產業界若希望讓購買產品的人安心,很可能傾向對植物「用藥」。如果往這個方向發展的話,目前我們所知道抗毒性的昆蟲非常少,至於昆蟲中長期的抗毒性則不得而知。

基因污染一發不可收拾

問:有人認為發展基因改造食物可以改善世界上「糧荒」與「飢荒」的問題,但也有人駁斥這種想法過於樂觀。姑且不論科學上需要冒怎樣的險,只要我們進行單一耕種,多樣化耕種方式勢必會消失,到時候不但影響生態平衡,耕農難免也會受種籽供應商的擺佈。你的看法如何?
答:理論上,世界上應該要有足夠的糧食讓人類免於飢餓。到公元二○二○年時,勢必需要再增加現有的80%的糧食來餵飽全球人類。關鍵在於政治層面,因為饑荒只發生在非民主國家。當人民沒有自由而且又沒有足夠的能力來管理政治、社會與經濟時,只有少數的個人、家族、族群或經濟、社會團體占盡利益的優勢。就歷史而言,民主國家從來沒有發生過飢荒。簡單來說,食物分配的政治運作可能是這項論題的最大關鍵。在未來幾年內,最好重新思考是否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恢復全球食物的均衡分配:一方面我們必須對抗社會及經濟結構的不平等,做到公平交易、保護勞工,另一方面我們必須增加全世界農產品的總產量。
接下來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我們要如何增加農產品的產量?增加農產品的產量,在某些條件下,還是必須在可耕地進行。有一個強勢的團體曾在七○年代宣稱,將多種新品種、高收獲量的稻米和小麥引入第三世界國家是第一次綠色革命。我認為第二次綠色革命是基因改造生物,實在令人神迷又令人憂心。我認為一塊土地上只進行單一耕種,就長遠來看是一件危險的事。那不但使土地侵蝕的情況變得更為嚴重(例如美國的沙漠化現象),而且整個生態體系將會變得更為脆弱。
基因改造生物具有高度的基因一致性,比起傳統多樣的農作物,它們多了一個可以對抗病蟲害的優勢。然而,為了耕種多樣性的考量,政府只要給予刺激經濟的因素就行了。否則,生態的混亂當然可能發生。例如:將蘇力菌(Bt, Bacillus thuringiensis)殖入農作物內是目前對抗蟲害最重要的一種先進技術。蘇力菌的基因被殖入農作物的染色體內可產生一種毒素殺蟲劑,抑制害蟲的生長。當昆蟲的幼蟲吃下植物的某個部分時,毒素就在昆蟲的消化系統內產生作用。以昆蟲維生的捕食性生物,吃了這些昆蟲以後,也會把致病毒素吃進去(因為毒素會釋出)。毒素通常不會導致暴斃。毒素會減低捕食性動物的繁殖力和新陳代謝的速度,新陳代謝減緩的速度隨種類而不同。因此,不但被鎖定的昆蟲種群受到影響,捕食昆蟲維生的生物和食物鏈都受到波及。當捕食昆蟲的生物吃下含有毒素的玉米花粉,又吞下吃了玉米葉的獵食者,捕食者的種群可能因此明顯減少或新陳代謝減緩,以玉米為食的昆蟲反而大幅成長,結果造成農作物更大的損失。在很多情況下,基因並非真正需要轉殖,因為耕種者並無法獲得更多財務上的收入。當然,許多遊說團體和善用此項技術的人(如科學家)他們並不會告訴我們這些。
我相信基因污染是基因轉殖最主要的危害。大家都不願意談這個問題,這是因為遊說團體向政府和科學界施壓,不讓他們說出來之故。舉一個逐漸為人所知的例子,基因改造生物的基因會傳播給其他品種的植物。假設我們在一般傳統的玉米田幾里外種植基因改造玉米,有的昆蟲將基因改造玉米的花粉傳播到相鄰的田裡,在授粉作用之下就會產生基因改造玉米和一般玉米品種雜交。花粉很快在兩種雜交的品種之間傳播,基因改造玉米出現在一般玉米田裡。一旦發生授粉作用,就不可能再回到原來的狀態,這稱為「非逆轉基因污染」。同樣的污染也有可能在有機玉米田發生,長出基因改造玉米,造成有機農業的損害。
另外還有更嚴重的污染:用來發展新品種的基因,其來源可能早已受過基因污染。另一個和基因轉殖作物有關的風險:農作物殖入了除草劑的轉殖基因,這樣的基因很可能傳給農作物的近親,也許有天會長出「超級雜草」。
你們提的最後一點我很關注,種籽供應商很有可能控制著農民,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基因改造作物掌握大企業的手中,這些企業以營利為目的,不顧人類基本的需要和福利。大企業若沒有受到慈善的感召,當然無從阻止他們不要做出傷害自然環境和人類的行為。
一般而言,歐美國家的大型農場可以從基因改造作物中獲利,第三世界的貧農的情況並非如此,而大多數西方國家的耕農也不一定能夠獲利:即使大型企業並不隱瞞產品中所含的基因成分,耕農通常也無法完全瞭解他們所購買的種籽是否會造成危害,也不確知品質是否優良並對環境無害。廣告是不會讓人想及這些的。而基因改造的新品種只能和某些除草劑搭配使用,這迫使農民必須同時採購,種籽和除草劑必須整組購買才能保證收成。這使得農民與種籽公司的依存關係趨於穩定。
問:假設基因改造食物的發展勢在必行,在同一個經濟地理區內,是否可能讓基因轉殖作物、傳統農作物與生機作物並存?換句話說,基因改造作物是否會壓縮其他種類作物的生存空間?
答:對於第一個問題,我感到很懷疑。在你們的假設裡,如果在同一地區(方圓幾里內)種植基因轉殖玉米、傳統玉米和生物玉米,基因污染將會透過同質的基因作物傳播開來。我可以想像一些為了保護菌株純淨而出現純種植物的「基因銀行」。然而,這又再次引起另一個問題:該銀行應由誰來掌管,利益又歸誰?總結來看,如果一個國家不是匆匆接受基因轉殖作物,就會發現其實我們並不一定需要它,而且有時採行這項技術反而造成金錢損失。當農民和主政者弄清楚狀況後,我想他們會重視自己的思考方式,而基因轉殖作物也不會再被輿論和政府視為「奇蹟產品」。

生物的內在價值

問:目前台灣有人種植基因改造作物嗎?基因改造產品的前景如何?
答:我不太清楚在台灣的情形,但注意到世界上一個有趣的現象。我相信有很多人認為自然具有某種程度的「神聖」,因此並不喜歡「玩弄」自然,為所欲為。自然並不是在我身外,我是自然的一部分,我和自然互相依存。我運用自然的方式意味著我個人的某種意義。有的人則有不同的態度,他們認為人類是高高在上的創造者。他們認為自己是自然的核心,可是有機體有其內在的價值,也有其演進的程度。換句話說,即使植物界比不上動物界的層次高,植物也有其內在的價值。如果我們改變狗的習性,讓牠不叫、不哭、不咬,你認為如何?這可能會激起輿論的譁然。當我把狗改造成這個樣子,狗還是狗嗎?我有權利把狗改造成這個樣子嗎?沒錯,有些人看待基因改造作物就有點像這個樣子,不是有一間實驗室誇口能夠生產出草莓口味的香蕉嗎?我再回到有機農產品的問題上。首先,我相信有機農產品有其文化上的重要性,就像反對「基因改造作物」的遊說團體。對於有機農產品,我們應該再加以擴大討論。有人認為那是一種沒有基因轉殖、沒有農藥、沒有殺蟲劑的耕種方式。通常「有機產品」的標籤依國家規範的不同而寬嚴不一。即使某些人對此不當利用,我都認為有機耕種走在正確的路上,而且對我們說出了我們和自然的關係。

法規把關

問:歐盟國家獲得銷售許可的基因改造產品約有四十多種,但歐盟立法機關要求從生產到物流的過程必須做到透明化,讓消費者可以追查產品的來源。只要產品中的基因改造成份高於0.9%,就必須在標籤上註明「基因改造食物」的字樣。低於0.9%的話就不需要標示。歐洲國家近來採取一些措施,防止傳統農作物或生機作物免於基因污染,但是反對基因改造的人士認為這些措施根本不夠,而且擔心全區的作物會很快被基因改造種籽污染。歐盟立法機關究竟太嚴苛,還是太寬鬆?歐盟的立法準則是否可作為其他亞洲地區的參考模式?
答:我想歐洲立法機關並不嚴苛,基因改造成分0.9%的標示門檻還是太低。不過,總比美國的政策好,美國根本不會要求在產品上標示基因改造成分。另外,基因改造作物田地的四周應該標出嚴格的安全範圍,以防止基因污染。我相信歐洲立法機關的作法可以做為其他國家的參考模式。

種籽公司擁有利益優勢

問:大型跨國的種籽公司似乎想要介入並逐步控制市場,並計畫要求農民每年付費購買基因轉殖種籽。這表示我們連吃的東西都必須受到跨國公司的控制,這難道不是一個危機嗎?
答:顯然大企業已經控制大片市場,而且要求農民每年採購基因轉殖作物。在美國,被抓到留下田裡的種籽再播種的農民數以千計,為什麼?因為作物的專利不屬於農民。有的農民與大企業纏訟,有的農民和大企業簽下友好協定。正如那些公司所言,我很瞭解基因轉殖作物的研究費用很高。但那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自然屬於私人企業的嗎?」種籽公司主要為了營利,並不是以慈善為目的。然而,是不是應該還有道義呢?沒有。我們能以人權(獲得適當的食物、飲水等的權利)作為呼籲嗎?沒有。他們甚至不採用公共倫理的論點去看自己的圖利文化:這就是投機者。結果最貧困的人沒有被考慮進去。我認為食物權和飲水權應由民主團隊掌握,而不是由商業集團所壟斷。某些企業有時表現出某種階層在公共倫理、經濟的優勢。
問:基因改造生物對人類的未來到底是機會,還是威脅?
答:我相信只要不衝得太快,人們最後會瞭解基因改造食物是一筆「大生意」,但並不能解決想像中的問題。原則上必須事先防範。簡單地說,我相信基因改造作食物是威脅也是機會:當基因改造生物幾乎完全落入私人企業的手中,那就是威脅。如果依照公共倫理和民主的法則加以管理並謹慎使用,那就是機會。

笛波(Thibaud d’Oultremont)
比利時人。生物學博士,現任美國柏克萊大學環境科學政策與管理中心研究員。

附加的多媒體:

Wednesday, 05 March 2008

科學學迎接基因食物

P10
人籟團隊 採訪 林慧芬 整理
基因改造作物和一般傳統作物有什麼不同?科學家如何控制基因改造作物?基因改造作物如何影響生態?消費者應該如何選擇?《人籟》邀請輔仁大學正在研究水稻與基因的蘇睿智教授及林彥蓉教授,釐清大家對基因食物的疑慮。




P11-18
什麼是「基因食物」?

人籟編輯部問:我們常常聽到「基因轉殖」和「基因食物」,兩者究竟有什麼不同呢?
林教授答:「基因轉殖」是一項技術的名稱,是指利用現代基因工程,將甲生物的某個基因轉殖到乙生物裡面的一種技術,例如:科學家看中了一種北極魚的基因,認為它有防凍的作用,於是將其分離抽出,再植入蕃茄內,育成新品種的耐寒蕃茄。「基因食物」是「基因改造食品」的簡稱,是指經由基因轉殖這項技術所得到的結果,比如說耐寒蕃茄就是一種基因食物。
我們從細胞裡面去轉殖基因,細胞經由細胞培養後長成一個成株,然後再讓它授粉,所以基因轉殖都是在細胞的階段進行。
蘇教授答:「基因轉殖技術」最早是由美國研發出來的。藉由基因轉殖技術培育出來,尚未製成食品上市的農作物,我們稱為「轉基因的作物」,也有人稱之為「基因改造作物」、「基因轉殖作物」或「基因改良作物」。名稱很多,但意思都是相同的。
台灣奇蹟—基因改造木瓜

問:目前台灣有人種植基因改造作物嗎?
答:有的,目前我們在一些實驗農場研究基因改造作物,這些實驗農場都採用負壓溫室來栽種基因改造作物。負壓溫室是一種特殊的溫室,溫室外的空氣可以進來,但是溫室內作物的的花粉卻不會散播出去。
目前在台灣比較有規模的實驗農場有:農業實驗所、台南的亞洲蔬菜研究中心,以及中興大學的實驗農場。
此外,在戶外田間種植基因改造作物的只有一處,就是中興大學葉錫東教授在台中的木瓜田。
問:能否請您詳加介紹葉教授的木瓜田?
答:早期在台灣的木瓜感染了輪點病毒1,輪點病毒是一種很嚴重的植物病害,美國夏威夷、古巴和東南亞地區所種植的木瓜都受到侵害,當時木瓜的總產量減少了百分之五十。美國的情形更為嚴重,因為輪點病毒的侵害,所有種植在夏威夷的木瓜幾乎都死了。那時,康乃爾大學的一位教授開始研究基因改造木瓜,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在台灣方面,早期農民為了避免輪點病毒的感染,所以採用網室栽培2,也就是把整塊木瓜田用網子罩起來。這種網室栽培法的確可以有效對抗輪點病毒,因為輪點病毒的媒介是一種蚜蟲,所以農民用網子把木瓜罩住。蚜蟲飛不進去,如此就可以杜絕輪點病毒的感染。然而,網室栽培的成本很高,而且颱風一來,整個網罩連木瓜田都會被吹垮。所以,現在台灣農民已經很少使用網室栽培了。
葉錫東教授早期研發的方法,類似打疫苗的方式:在實驗室培養病毒,用化學藥劑處理後變成減毒的病毒,然後再製成疫苗噴灑在木瓜的幼苗上,等到真正的病毒來了之後,木瓜樹就可以免疫。後來隨著基因工程的演進,葉教授也開始種植基因改造木瓜,現在他在台中的木瓜田已經培育了四年以上了。
問:您親眼看過葉教授的木瓜田嗎?
答:看過。我看過葉教授的木瓜田,我想不管是誰去看都會覺得驚為天人,因為那些木瓜實在長得與眾不同。以往我們看到的木瓜都是長在木瓜樹的上端,而且只結幾顆果實,葉教授田裡的木瓜樹卻是截然不同。雖然木瓜樹的高度也差不多是三公尺高,但是木瓜從樹幹的上端一直結到下端,可說整棵木瓜樹的樹幹上都結滿了木瓜!每顆木瓜的品質都很好,也很碩大,一棵木瓜樹的產量約為一般木瓜樹的十倍左右。
問:這麼說,葉教授種植的基因改造木瓜,不但可以抗輪點病毒,還有增加產量的效果?
答:並非如此。事實上,木瓜樹的果實本來就可以如此生長,只是以往受到病毒的侵害,所以只結幾顆果子。基因改造後的木瓜可以抗病毒,因此恢復了果子整串生長的型態。

台灣基因食物的發展

問:政府單位對葉教授的木瓜田有何反應?
答:農政單位在木瓜田開始栽種時,並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制訂任何規範。等到木瓜種植成功後,農政單位才開始思考如何制訂相關的法規,以及如何去管制等相關問題。所以,經過了漫長的四年,法規雖然已經通過了,但還未執行。不過我知道若有任何人或單位要種植基因改造作物,一定要先經過農政單位的核准。
問:目前台灣的市面上販售基因食物嗎?
答:現在台灣上市的基因食物都是從美國進口的,主要為玉米和大豆。目前政府還未明文規定基因食物的標示問題,不過近來衛生署已著手研訂「重組DNA技術衍生食品的安全性評估準則」,預定於近期內完成法規,以規範基因食物的消費安全性評估及標示事宜。這項法規將比照美國和日本的作法,也就是食物內若含有百分之五的基因改造生物3,就必須標示清楚。
問:台灣基因改造作物的研究經費是來自政府?還是私人機構?您們會有儘快讓基因食物上市販售的壓力嗎?
答:我們的研究經費都是來自政府,沒有私人企業的介入,所以沒有關於基因食物販售的壓力。我們的壓力主要來自實驗的結果,以及學術研究上的論文。事實上,台灣的基因改造作物仍在實驗階段,實驗的結果是為了學術研究的用途,而不是為了製成民生食品出售。
美國早期研究基因改造作物的經費也是以政府單位為主,不過仍有不少民營機構參與,其中貢獻最多的民營機構是洛克斐勒基金會,另外還有一些大型的企業,例如蒙山托(Monsanto)公司。美國的產業界和學術界連結得很緊密,台灣則不然,台灣的產業界和學術界比較疏離。
問:台灣基因食物的發展前途如何?
答:台灣囿於耕地面積太小,即使政府大力推動,技術也非常先進,但仍無法發展成大型的產業,所以將來很難在國際市場上占一席之地,與美國、俄羅斯等土地廣大的國家競爭。

基因食物VS傳統作物

問:請問「基因轉殖」和「傳統育種」之間有什麼差異?
答:事實上,「基因轉殖」和「傳統育種」都是一種基因改良的技術。兩者的目標也是相同的,都是為了培育出能夠抗寒、抗病、抗蟲、高產量等優良的農作物。不過,基因轉殖和傳統育種所使用的方法卻不相同。傳統育種是採用天然的方法,把優良作物的花粉傳授給其他作物,使授粉的作物得以改良。基因轉殖就如剛才所說的,是利用現代基因工程,將甲生物的某個基因轉殖到乙生物裡面。傳統育種只限於同種的作物,或品種相近的作物。基因轉殖技術卻可使用於不同物種之間,也就是可以把動物、植物、微生物的基因互相轉殖。這在大自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水稻和雜草可以雜交,植物卻不可能和蠍子發生任何交配關係。
問:基因改造作物和傳統農作物可以並存嗎?換句話說,基因改造作物是否會壓縮傳統農作物的生存空間?
答:一般人都認為基因改造作物占有優勢,但是以我們的研究經驗來說並非如此。事實上,基因改造作物反而是比較弱勢的,尤其在實驗階段中,我們發現基因改造後的作物非常脆弱,只要有一點的疏忽,培育中的作物就會死去,所以我們都會囑咐研究生要特別細心的照顧。經過實驗培育階段後,我們才嘗試將基因改造作物栽種於田間。
關於傳統育種作物,我用一個例子作為說明:我取的父本可能是長得高、抗病、產量低,母本可能是產量高但不抗病,然後我希望後代能結合兩者的優點,可以抗病、長得高、產量高。傳統育種結合了兩者上百個基因,產生我們要的後代。而基因工程有其先天的限制,轉的基因數目無法太多,我們一次只能送進去一個基因,目前最多不能超過五個基因,所以要讓基因改造作物馬上變得很強勢,倒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我只要送一個基因到植物裡,植物就會多了一個我可以預期的特性。這也是分辨傳統育種與基因改造作物很重要的區別。
傳統育種雖然也可達到預期目的,但是究竟混了什麼基因,我們並不知道。對於基因改造作物,我們可以控制送進去的基因,但基因送進去之後,會插到哪一段基因的序列卻是無法控制的,只能從後代的性狀4去選拔。基因改造作物並非如大家所想像的那麼強壯。

「基因食物」 安全嗎?

問:如果我們無法控制基因送進去後的位置,同時又有推出產品的壓力,基因食物真的安全嗎?
答:無法控制基因的位置和安全性是兩個問題。雖然我們無法控制基因送進去後的位置,但是不代表我們無法控制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送進去的基因會插到哪一條染色體,或者會插到染色體的哪個位置,我們的確無法控制。但插入的地方如果是一個重要的地方,原本影響生長或開花的基因,這樣植物就會夭折。送進去的基因如果插入沒有作用的DNA序列,植物就可以生長,這就是我們會選拔的植物。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基因食物輸出國是美國,剛才我也提過台灣上市的基因食物都是從美國進口的。美國外銷的基因食物包括大豆、玉米、木瓜……現在我以木瓜為例來說明。若有人要種植新研發成功的基因改造木瓜,必須經過三個政府單位審核,完全通過後才能開始在田間種植。這三個政府單位分別是「美國農業部」、「美國環保署」和「食品醫藥管理局」。美國農業部負責審核基因改造木瓜的栽種是否會影響其他作物生長等相關問題。美國環保署注重環境保育,這個單位會考察基因改造木瓜的栽種是否會對環境造成污染與毒害。食品醫藥管理局負責審核食用基因改造木瓜後,是否會導致中毒或生病等相關問題。一種基因改造作物從田間實驗,到通過上述三個單位的審核,然後製成食品上市出售,前後的時間大約五年。
問:有關基因食物的爭論,在全世界引起的討論越來越熱烈。生產種籽的大型公司、研究人員、消費者、政府人士各有各的看法。請問您個人的觀點為何?
答:種籽公司為了經濟利益,所以配合政府機關的審核,一旦通過審核後,他們希望立刻上市,這是產業界的觀點。政府單位則倚賴專業研究人員提供資訊,使他們能設立一些規範和審核標準,前來送審的基因改造作物若達到審核的標準,就讓其合法上市,這種作法可以使政府單位對社會大眾有一個合理的交代。在消費者方面,他們認為研究人員雖然協助政府訂出一套審核標準,但是他們仍有許多的疑慮,畢竟食物的安全性是很重要的,不可輕率行事。所以,種籽公司、政府單位、研究人員和消費者各有不同的立場和觀點,彼此之間很難取得共識。
至於我個人的觀點,我可以這麼說:基因改造作物大約在一九八○年左右開始研發,基因食物則在一九九六年正式上市,現在是二○○四年,所以基因食物上市至今才八年。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發現基因食物危害人體的實例,雖然曾有報導指出有人食用基因改造玉米而過敏,但經過查驗後,發現當事人本身就對玉米過敏,與基因食物並無關係。不過,基因食物上市才八年而已,現在雖然沒有發現危害人體的實例,但沒有例子不表示沒有問題。
有人認為五年的審核時間太長,有的人卻認為太短,必須再經過長期評估,這就是大家不斷產生爭議的地方。所以,強制標示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對民眾權益的基本保障。

基因工程VS生態平衡

問:請問基因改造作物是否會影響自然生態的平衡?
答:我不能說沒有。如果基因改造作物的花粉散播出去,使其他植物授粉而產生基因的變異,就會帶來自然生態的改變。
舉一個實例來說:我在美國時曾研究出一種抗殺草劑的水稻,我們研究單位向美國政府提出申請,希望能在田間栽種這種水稻,但這個方案卻被美國農業部駁回了。因為水稻田都長有許多雜草,這些雜草和水稻是近親,抗殺草劑水稻的花粉如果傳播給雜草,這些雜草就帶有抗殺草劑的基因。以後農民要使用殺草劑除草,就會完全失效了,所以農業部就駁回這項方案。
為了維護自然生態的平衡,美國政府規定種植基因改造作物的田地外圍,必須種植一大圈非基因改造作物。如此一來,基因改造作物的花粉飛散出去時,只會散播在周圍大圈裡的植物,而不會傳播到大圈之外的原野。這樣的栽種方式並不適用在台灣。
然而,有些植物的花粉壽命很長,而且可以飛幾十公里遠。所以,即使基因改造作物的外圍有一大圈作物,花粉仍有可能飛出大圈之外的原野上。如果這些花粉使原野上的某種植物授粉,而把改造後的基因也帶入植物內,那會產生兩種情形:第一種情況是授粉的植物接受了抗寒、抗病、抗蟲或增加產量等基因,因而變得非常強壯。如果它的種籽又不斷散播出去,就會變得很強勢,結果整片原野成為它的生長地盤,造成其他物種逐漸消失。竹子就是如此:當你進入竹林的時候,你很少看到其他植物,因為竹子會分泌一種毒素,把其他雜草全部殺死。竹葉一落地,其他種的草就難以有發芽、生長的機會。
第二種情況是基因改造的花粉對授粉的植物有害,因而使授粉的植物大量的死去。
自花授粉的如水稻,自己開花自己授粉,花粉的壽命很短,不會超過一天;異花授粉的花粉壽命就很長,如玉米。所以,在種植基因改造作物時,在栽培上需要有完備的安全措施。


未來基因食物大國—
中國大陸

問:目前中國大陸種植基因改造作物的情形如何?
答:目前我們從美國進口基因改造作物,但未來也許會從中國大陸進口。中國大陸會不會與美國相抗衡?我想也許會,因為目前中國大陸正在大力支持基因改造作物。為了鼓勵種植基因改造作物,中國大陸對基因食物的法規,可說是世界上最寬鬆的。目前美國和日本規定食品內若含有百分之五的基因改造生物,就必須標示清楚,歐盟的規定則是百分之一。但是中國大陸卻沒有任何規定。
問:現在中國大陸有哪些基因改造作物呢?
答:非常多。幾乎我們可以想到的農作物都有,例如稻米、麥、豆類等等。中國大陸由政府支持科學家研究基因改造作物,目前一些研發基因改造作物的科學家,都獲得非常優異的待遇,甚至有些已經移民到國外的研究人員,也願意回國協助政府研究基因改造作物。目前中國大陸基因改造作物的技術非常先進,而且基因改造作物耕地面積的增加率居世界之冠。

全素‧蛋奶素‧基因素

問:基因工程會把動物基因轉殖到植物內,吃素人口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您個人有什麼看法呢?
答:生物分有動物和植物,我的理解是吃素的人因為生物形體的差異,認為動物會思考和行動,是活的生物,所以不忍心吃牠們,認為這是殺生。植物不會走動,所以可以吃。但是,以基因工程的觀點來看,如果分析生命體的基因,會發現動物、植物、微生物的基因都是一樣的,而基因是沒有形體的。例如:我們從某樣植物內找到一段基因,經過研究後,我們發現其他物種不管是高等動物、低等動物、植物、微生物也有這段基因。人類有三萬多的基因,而這些基因在各個物種都可以找到,就像老鼠身上的基因和我們一樣,只是序列不一樣。
吃素的人應該是基於悲憐的心,不願吃活生生的動物,但是我們轉的只是動物的某段基因,那段序列是大家都有的。
問:基因食物的出現是不是會改寫吃素的定義,現在吃素者分為「全素」和「蛋奶素」,以後也許會有所謂的「基因素」?
答:其實現在台灣進口的基因食物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拿來當飼料,剩下不到百分之二十流入民生食品中。不過,政府單位仍應早日進行基因食物標示的措施,使吃素者以至於全台灣民眾都能安心的購買食品。

基因食物與飢荒問題

問:有人認為發展基因改造作物可以改善世界上「糧荒」與「飢餓」的問題,您個人的看法如何?
答:糧食供應的問題牽涉到的層面很廣,不只是科學技術的問題。一般人都認為科技的進步帶來高產量、高品質的農作物,而糧食缺乏的問題也相對的能夠獲得解決,這是一種單向的思考方式。我們若以純科學的角度來說,我們的確有實驗數據可以證明,因為基因改良的緣故,新品種農作物的產量比舊品種的產量高。然而,在收穫、儲存、運銷的過程中,若有某些環節無法配合,比方說有某個政府單位囤積農作物,以作為其他用途,人民就無法真實的受惠。
事實上,不只基因改造作物會出現這個問題,傳統育種作物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美國有很多傳統育種學家每年培育出新的品種,這些新品種作物的表現並不比基因改造作物差,但仍無法解決世界糧食供應不足的問題。所以,科學家努力改良農作物,而政府單位也有效配合運作,才能解決糧食供應不足的問題。

第三世界新希望-黃金米

問:如此說來,基因改造作物仍無法解決世界糧食供應不足的問題,這種情形會讓您們感到很氣餒嗎?
答:不會,因為仍有成功的實例。剛才曾提到美國贊助基因改造作物的民營單位中,貢獻最多的是洛克斐勒基金會,這個基金會由美國富商洛克斐樂先生所創,是一個非營利單位,他們提供資金給世界各國的科學家研究基因改造作物,並將研究成果免費提供給第三世界國家使用,其中「黃金米」即為一個成功的實例。
目前全世界以稻米為主食的人口約有三十億,對許多國家的人來說,從其他食物裡攝取足夠的維生素A根本不成問題。然而,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多半只能靠吃米飯過日子,他們在長期缺乏維生素A的情況下,不但視力變差,身體的免疫力、抗病力也不足,因而導致每年約一至二百萬個孩童死亡,五十萬人喪失視力的慘況。瑞士蘇黎世科技學院的一位教授注意到這個問題,於是在洛克斐勒基金會的支援下,他研究出了「黃金米」。他將含有能夠製造維生素A的胡蘿蔔素基因,轉殖到水稻中,而培育出富含維生素A的黃金米,之所以稱為黃金米,是因為稻穀的顏色為金黃色。
洛克斐勒基金會透過聯合國,將黃金米的種籽免費提供第三世界國家使用,以解決第三世界國家長期缺乏維生素A的問題。這是一個很好的範例。

種籽公司操控糧食的危機

問:根據資料顯示,基因改造作物開花結果後,它的種籽就無法再播種,所以農民必須不斷向種籽公司購買種籽。如此一來,以後我們連吃的東西都必須受到種籽公司的控制,這難道不是一個危機嗎?
答:現在基因改造作物的種籽都是可以有後代的,也再播種的。種籽如果帶著改良後的基因,農民就可以自行留種,再進行耕作。至於一些基因改造的魚類,反而在研究人員刻意的培育下,無法再產生後代。研究人員之所以要這麼做,是為了避免飼主不想養魚後倒到河裡或是養殖場,而導致基因改造魚類與其他原生魚類產生後代,影響自然生態。台灣外銷歐洲的魚都是不孕的。
至於種籽公司不讓農民留種的計畫,是早期在美國的種籽公司希望研究單位讓基因改造作物的花粉無法受孕。種籽公司認為如果農民有帶著基因改良的種籽,下次就不買了,所以才會想到不讓基因改造作物產生種籽。但是,這項計畫後來遭受到社會大眾的批評,因為明顯有壟斷市場的嫌疑。這個計畫因此作罷,未曾實際執行過。隨之而來的是農民與公司的訴訟案,農民聲稱沒有買基因改良的種籽,但是隔壁的農田種植基因改造豆子。後來可能是收穫的時候豆子跑到這位農民的田裡,隔一年這位農民發現某些豆子長得特別好,於是留下來種植。沒想到被種籽公司發現,於是和這位農民打起官司。
不留種的第二個原因是為了避免基因改造作物的花粉散播出去,使其他植物授粉而產生基因的變異。現在有人拿植物來生產疫苗、醫藥品,這些基因當然更特殊,更不希望飄出去,否則後果更無法預期。這樣的話,採取不留種其實是比較保險的方式,可以避免改變生態的疑慮。
留不留種,這的確是爭議性很大的議題。
問:最後是不是給消費者一點建議?
答:我希望我們的消費者有選擇的能力。基因工程是無法停下腳步的,基因工程的發展是未來的趨勢。未來每個人都會面臨到我們討論的這些問題,不管是栽種、生態或是食品安全管理,連帶也影響人文、宗教、信仰等層面。以後我們就處在基因工程的世界,讀者一定要去瞭解、認識,然後才能做判斷。這樣我們才不會盲目推崇或是沒有理由的排斥。

蘇睿智 美國普渡大學植物及植病博士,任教於輔大生命科學系。專長為植物學、分子生物學、植物生理學,曾研發轉殖技術產生具特殊商業需求的菊花與文心蘭,目前正在研究基因轉殖水稻。

林彥蓉 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博士,任教於輔大生命科學系。專長為遺傳學,目前正在研究影響水稻抽穗期的基因定位。

註釋
1輪點病毒:一種植物病害,病毒呈長絲狀,由有翅蚜蟲為媒介而傳播,其寄主除木瓜外,還有西瓜、香瓜、南瓜、絲瓜等。
2網室栽培:高雄鳳山園藝試驗所發明的一種栽培法,他們使用塑膠織成的網子,將耕種的農田完全罩住,以防止蟲害入侵。
3基因改造生物:GMO(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中文譯為「基因改造生物」、「基因改造生物體」或是「基因轉殖生物」,指運用基因工程技術改造的生物。
4性狀:生物體的形態特徵或是生理特性。

附加的多媒體:

Wednesday, 05 March 2008

慾望與心靈食糧

食糧就在面前時,很難感受到真正的飢餓……--Jalaluddin Rumi

達理.柯恩 作 李燕芬 譯

近來,探討產業與靈修的書籍如潮水般湧現,某商業期刊的編輯以嘲弄的語氣說,美國董事會議上的禪意,可能比佛教寺院裡更加濃厚。產業界的靈修精神也許式微了,但靈修這個產業的生意卻相當蓬勃。然而我們對於這個現象不該加以譏諷,處於當前的全球產業文化中,人類的心靈正遭受摧殘,我們的確必須留意魯米(J. Rumi,土耳其詩人)所說的「靈魂的飢餓」。
金錢是心靈危機的癥結。我們為什麼這麼貪戀金錢?對於金錢的貪戀如何腐蝕我們的心靈?這些是本文將探討的議題。但是首先我們遭遇到另一個問題:人類的心靈究竟是什麼?關於人類心靈的本質,其實是眾說紛紜,而且互相抵觸。因此,我不提出單一的定義,而要解析兩個關於人類心靈和貪戀金錢、物質享受的神話故事。也許這些故事可以引發我們深切反省—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心靈食糧。

故事一:漁夫和他的妻子
----認清自己的欲望吧!

從前有個漁夫,他和妻子住在海邊的一條溝裡。一天,他捕到一條很大的魚。大魚對他說:「求求你饒我一命吧!其實我不是魚,我是被魔法詛咒的王子。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呢?我不好吃,不能做成你桌上的佳餚。請你放我回水裡生活吧!」漁夫回答說:「啊,不需要多說什麼了。魚會說話,的確很稀奇,我當然應該放了你。」於是他把魚放回水裡,魚一下子就不見蹤影,身後留下長長的一道血跡。漁夫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家後見到妻子。

妻子說:「你今天捕到什麼?」
「我捕到一條比目魚,牠自稱是受了魔法詛咒的王子,所以我就放了牠。」
妻子驚叫道:「你放牠之前先許了願嗎?」
漁夫說:「沒有,我該許什麼願呢?」
「你可以向牠要一棟小房子。快到海邊去喊牠,向牠要棟小房子,牠一定會讓我們實現這個願望。」
漁夫不想去,但是因為他也不想和妻子唱反調,所以回到海邊。

他到了海邊之後,看到大片海水轉成黃綠色,海面也不再平靜。他站在岸邊召喚:
「海裡的比目魚,請來到我這裡,
因為我的妻子伊莎貝,有一事求你。」

大魚游到他身邊,開口問道:「她要什麼?」漁夫說:「剛才我抓到你,我的妻子說我該許個願。她不想一直住在溝裡,她要一棟小房子。」大魚說:「你去吧!她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漁夫回去後,發現妻子不在溝裡了。她坐在一幢小屋門前的長板凳上。一見到丈夫,她立刻起身,拉著丈夫的手臂說:「快進屋裡看看。這個家比以前好多了,不是嗎?」屋子裡有漂亮的小客廳、臥室、廚房,櫥櫃裡裝滿美味的食品。傢俱都是上等的,用具也都是亮晶晶的銅器。小院子裡雞鴨成群,甚至還有個花團錦簇、果實纍纍的小園子。妻子說:「看!多舒適啊!」丈夫說:「是啊!有了這棟房子,現在我們可以過得心滿意足了。」妻子說:「可不是嗎?」。於是他們進臥房安睡。

第一道血跡

這個故事的開頭充滿靈修的暗示。漁夫多年來在同一個地方捕魚,突然遇到一個半人半獸的生物。我們每個人其實都像這條大魚--我們都有動物性的需求,但同時也渴望滿足與動物性有別的人性需求。我們本能地感覺,生活不該只是每天打卡上班、損耗時間。漁夫似乎不覺得這條會說話的魚有何特異之處--他相信魚的話,認為這條魚不好吃。他雖然注意到魚會說話,但並不和魚建立任何關係,這表示漁夫並未體認到他個人的人性需求。漁夫和大魚一樣,都是受傷的、不完整的。相對地,漁夫的妻子不希望繼續像動物一樣住在溝裡,她希望搬到適合人居住的小屋裡,這個慾望完全合乎人性。但是她滿足慾望的方式卻令人憂心,她不思考魚能說話這件事有何意義,也不思考該如何才能長久滿足,反而立即把這個奇遇當成是獲取利益的良機--她認為丈夫應當拿他的善行做籌碼,要求大魚實現他們的願望。因此這個妻子和她的丈夫一樣,也是個受傷的靈魂。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大魚(象徵使身心得以與宇宙和諧相處的心靈法則)離開時留下一道血跡。

這對夫婦愉快地渡過兩個星期,可是妻子又對丈夫說:「這棟房子太小了,園子和庭院也太小了,那條魔魚可以讓我們住豪宅,你去向牠要一座城堡。」丈夫說,這麼快就去向牠提出新的要求,大魚可能會生氣,可是他還是照妻子的話去做。到了海邊,他看到海水不再是黃綠色,已經轉成幽暗的藍紫色,但海面還算平靜。他站在岸邊召喚大魚,大魚浮出水面,問道:「她要什麼?」漁夫顫抖著說:「唉,她想要住在一座大城堡裡。」大魚說:「去吧!她就站在門口。」果然,漁夫回家一看,妻子住在一座大理石和水晶裝飾的城堡裡,擁有許多僕人,還有座半英哩寬的園子。但是第二天早上妻子醒來時,眺望城堡周圍美麗的田野,認為自己應當統治整個國家。於是她用手肘頂頂丈夫,命令他去向大魚提出第三個要求。漁夫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到了海邊。海水黝黑而且起了波濤,同時發出惡臭。大魚說:「她要什麼?」漁夫說:「唉,她想做國王。」大魚說:「回去吧!她已經是國王了。」

層出不窮的慾望

除非我們分析我們真正的需要,否則將無法管理層出不窮的慾望。要做這樣的分析,又必須先檢視我們究竟是什麼。一旦人把自我等同為某個角色或某種身分,例如「我是一棟房子的所有者」、「我是一座城堡的主人」、「我是國王」等等,就永遠無法滿足。人不只是一件事物、一個角色、或一種功能。把靈魂貶低至一個角色或類型,必然會感到虛空。因此便以奪取更多的方式,填補內心的空洞。小房子滿足不了我們,那麼就要座城堡。於是胃口一次比一次大,因為每次實現願望所獲得的滿足感縮減了:漁夫的妻子住在小房子裡,滿足感維持了兩星期,可是住進城堡後,才一天就又有新的慾望。滿足感之所以縮減,是因為我們心裡隱約感覺到,用這種方式填補內心的空洞,其實是行不通的。

獸性與神性

漁夫的妻子名叫伊莎貝(Ilsabil),這個名字饒富象徵意味。Ilsabil由Isabel演變而來,很可能意指「巴爾(Baal)的女兒」;Ilsabil也可能由Elizabeth演變而來,意指「神的許諾或滿全」。這個名字透露出人性對立的兩面:正如我們兼具獸性與神性,我們既是神的子女,也是虛妄的物質之神巴爾的子女。我們的神性的那一半渴望成為整個世界的一部份,蒙昧、拜物的那一半卻認為自我應當併吞整個世界,使世界成為我們的一部份。這樣的蒙昧與混淆使我們的消費永無止境。
無止境的慾望在全球各地的工作場域中確實也屢見不鮮。「美國線上」(American Online)的創始人史帝文.凱斯(Steve Case)自承,他曾經以為如果他的身價值十億美元,他會覺得自己的錢夠多了。可是一達到十億美元的目標後,他又認為自己需要更多。麥可.路易士(Michael Lewis)年輕時在「所羅門」(Salomon)年薪四萬五千美元,起先感覺飄飄然。可是還不到兩年,他就對信奉佛教的同事亞歷山大(Alexander)抱怨年薪九萬元實在太少。亞歷山大明智地說:「在這一行中沒人會變成富翁,只會不斷經歷相對貧窮的各個階段。你以為顧福德(Gutfreund,所羅門的總裁)覺得自己是富翁?我敢說不可能。」1 大多數人和路易士一樣,以金錢做為衡量自我價值的標準,所以不明白亞歷山大的哲理。和路易士一樣,我們以為只要我們掌握更大的權力,迫使別人付給我們高薪,我們就會覺得快樂;我們以為駕馭了物質世界,人生自然就會圓滿無缺。就像故事裡的妻子一樣,我們開始攀登權力的階梯,儘管後來明白這樣還是不夠。

妻子對丈夫說:「你為什麼站在這裡?現在我是皇帝了,可是我想當教宗。去找那條會說話的魚。」漁夫說:「唉,妳真是什麼都要。可是全世界只有一個教宗,那條魚不能使妳成為教宗。」妻子說:「我要當教宗,你現在就去,我今天就要成為教宗。」漁夫說:「不行,我不能向牠這樣要求,這太過分了。那條比目魚不能使妳成為教宗。」妻子說:「別再說這些廢話了!牠能讓我當國王,就一定也能讓我當教宗。現在立刻去找牠,我是皇帝,你只不過是我的丈夫罷了。你到底去不去?」

雖然漁夫心裡害怕,但還是去了海邊。他覺得頭暈,膝蓋和雙腿不由得顫抖了起來。一陣狂風襲來,雲朵飛馳過天空。到了夜晚,一切都變黑了,葉子紛紛從樹上落下,海水沸騰似地洶湧著,拍打著海岸。他看到遠處有船艦開射槍炮,在海面上顛簸搖晃,但是天空中還有一小片藍,周圍卻像風暴時一樣通紅。漁夫心中只有絕望,但他還是呼喚大魚。比目魚說:「她要什麼?」漁夫說:「唉,她要當教宗。」比目魚說:「回去吧!她已經是教宗了。」

那天夜裡漁夫睡得很熟,因為他白天已經忙得很累了,但是他的妻子卻睡不著。她整夜翻來覆去,想著要更偉大,可是怎麼也想不出還有什麼更偉大的事可做。捱到天亮時,她看著黎明的紅霞,便坐起來,突然有了個主意:「我能不能命令太陽和月亮昇起落下呢?」於是她用手肘頂頂丈夫的肋骨說:「快起來,去找那條會說話的魚,我要和神一樣。」漁夫還沒清醒,他嚇了一跳,滾下床去。他覺得自己一定聽錯了,揉揉眼睛問妻子:「妳說什麼?」妻子說:「我要太陽和月亮聽我的命令昇起落下,否則我無法快樂。」妻子兇惡地瞪著他說:「快去,我要和神一樣。」漁夫跪在妻子腳邊說:「唉,大魚不可能實現這個願望。他已經讓妳做國王、教宗了,妳就做國王、教宗吧!」妻子暴跳如雷,披散頭髮大嚷大叫:「我忍受不了,快去!我命令你快去!」

漁夫穿好外衣,發狂似地快跑。但是外頭正是狂風暴雨,他幾乎連站都站不住。房屋樹木都被風吹垮了,岩石也滾進海裡。天空一片漆黑,墨水一樣黑的海浪捲得和教堂、山嶺一樣高,浪頭激起白色的泡沫。他大聲呼喚,但是因為風雨聲太大,他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大魚再次浮上海面,問他說:「這回她要什麼?」漁夫說:「唉,她要和神一樣。」大魚回答:「去吧!你會發現她回到骯髒的溝渠裡了。」直到現在,他們還住在那裡。2

統治者亦是奴隸

累積物質或世俗的權力可以讓我們獲得更多東西。可是,正如故事裡所說的,以這種方式填滿自己,不滿足的感覺仍會不斷囓啃我們的心。羅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 和諾克斯學院(Knox College)的研究報告指出,專注於追求財富等外在目標的人,比在個人活動中找尋到內在意義者,更容易陷入沮喪。3 如果我們習焉不察,便可能以為只要當上教宗或者靈修大師,問題就都解決了。我們會對內在的本性發號施令,強迫自己迎合想像中的慾望。但是意志力不能改變人性,所以挫折感油然而生。這時我們又該渴望什麼呢?如果身為人不能駕馭人的本性,那麼就必須變成神,控制整個世界,強迫宇宙迎合我們的想望。
這個故事至少有三個反諷的層面。第一,雖然妻子希望成為統治者,但其實她早已經是個女王了。從故事一開始,她說話的語氣就是命令式的,不曾和丈夫商量,丈夫只能像個奴隸,唯命是從。我們內在的動物性像漁夫一樣,任由意志力驅策使喚,汲汲營營,為一些盲目的渴望東奔西走,終究無法滿足。我們因對自己的認知錯誤,在這個假象中,既是發號施令的統治者,也是聽候差遣的奴隸。

作繭自縛的生活

第二,雖然漁夫和妻子已經在溝裡住了許多年,如果他們對自己的處境稍做反省,早該離開這個不適合人居住的地方。漁夫外出工作養活兩個人,妻子卻天天做白日夢,幻想著自己該要些什麼才能快樂。如果這對夫婦勤快一點,他們也可以蓋棟小房子,但是這兩個人被幻覺麻痺了。漁夫不願違逆妻子,也不願和大魚建立友好的關係;妻子貪得無厭,而且習慣性地把一切不幸怪罪到丈夫頭上,使得他們畫地自限,被囚禁在自己蓋的監獄裡。職場上也常見這樣的情形。既然我們不思考金錢的意義究竟是什麼,金錢就反過來宰制我們。我們對於物質的渴望使我們背上債務,而債務又使我們無法辭去不適合、要求過高的工作。如同哲學家吉尼(Al Gini)所言,許多雙薪的西方家庭生活根本是一團混亂,結果混亂造成的壓力過大,使得一些人把較有秩序的工作環境視為避難所。於是有人每天上班十到十二小時,以此為藉口忽略逃避家裡的問題。這種工作狂的態度使家庭生活的限制更多,不滿與憤怒也愈形擴大。4
我們不思考其間的連帶關係,認真質問自己為什麼上班時間這麼長?為什麼不想回家?反而找到許多理由:自認為是公司不可或缺的一員、不加班的話可能被開除、甚至認為如果沒有這份工作,自己就什麼都不是。這些說詞使我們迴避該做的省思,卡在自己創造出來的惡性循環當中無法脫身。我們像那個被施了魔法的王子,困在魚的身體裡,生活在日益混濁的污水中。除非我們停止編造合理化的藉口,否則身陷其中的王子公主永遠不能重獲自由,我們也永遠無法和大自然和諧共處。當漁夫夫婦的要求越來越高時,天氣也越來越惡劣。為了要克服環境,在剝削自然資源,滿足過度消費慾望的同時,我們對周遭環境的破壞也越來越嚴重。

作自己的主宰

這個故事的第三個反諷在結尾:漁夫和妻子最後回到原先居住的溝裡。每個人終究要面對自我,自我就是自己居住的所在。因為漁夫仍然壓抑否定自己;妻子仍然只知幻想、貪得無厭,他們最後回到原來開始的地方是十分恰當的。無疑地,他們會認為回到溝裡是觸怒大魚所受的懲罰,但這樣的結局其實只是很適切地描述出他們的生活方式。如果不認清自己的內在與最深切的需要,不論做什麼都改變不了我們的處境。我們永遠離不開自己的那條溝渠。
故事的結尾還有另一層靈修的意義。雖然我們一生體驗到一連串經歷,這些個別的經歷並不等於體驗經歷的「我們」,也不等於在這段時間中養成的性格。我們永遠都在詮釋發生(或者沒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我們對於事件的反應,主要根據我們對這個事件的詮釋。如果我們依據社會上不斷改變的看法,或者承襲前人的信念來詮釋自身遭遇的事件(例如,住進豪宅才算成功),就會感覺自己漂泊在偶然中,無法安身立命。其實這類的看法或傳統並非絕對必要,如果我們受制於此,就等於困在溝裡,毫無進展。如果我們試圖了解行動、慾望與滿足之間的關係,便能逐漸實現自己特屬人性的慾望,意識清明地隨同整個宇宙自然運轉。如果採取第二個途徑,就能無入而不自得,做自己物質與靈性生活的主宰。
如同大魚重複告訴他們的,漁夫和妻子其實已經擁有他們追尋的事物,也已經是他們想要成為的樣子。其實,追尋必然真實的過程,讓我們有機會體驗因必然而逐漸開展的靈性生活。從這方面來說,我們已經是神了。我們越認清這個基本的、必然的自我,就越能和整個宇宙融為一體;這個宇宙性的、必然的自我也就能超越時空的限制。這也說明為什麼這個民間故事在各個時代、各個文化中都能獲得迴響。

現代企業的挑戰

把企業機構看成是單純的經濟組織是個錯誤。我們該把企業機構看成是個具有意志、不斷演進,可能促進也可能扼殺主管、員工、顧客實現基本人性的社群。5 把員工當成資源竭盡剝削的主管會使機構腐化。為成長而成長的總裁落入和漁夫夫婦一樣的圈套:他們永遠想要更多,卻不曾釐清為什麼更多必然更好。許多因操弄公司獲利,欺瞞監督單位而被追究刑責的總裁,始終把擴張機構視為至高無上的目標,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我們現在要探討第二個廣為人知的故事。幾乎所有人都聽過米達斯王(King Midas)的故事。這位國王希望他所觸摸的東西都變成金子,直到食物、飲料、玫瑰花和他的女兒變成金子以後,他才懊悔自己許過這樣的願望。一般都認為這是個關於貪婪的警世寓言:貪婪是惡的,因為它使人渴求不真正需要或想要的東西。這樣的解讀沒有錯,但如果我們留意故事的細節,靈修方面的深意和教訓便會浮現出來。

故事二:米達斯王的神話
--以克制取代宰制

根據神話學家的研究,普瑞基亞的米達斯王是大自然女神愛妲(Ida)和半人半羊獸的兒子。「米達斯」這個稱號是對國王的尊稱。直到今日普瑞基亞人的後裔仍然這樣稱呼國王或統治者。這個詞可能由「米達」(mita)演變而來,它的原意是「種籽」。以「米達斯王」做為故事的名稱,即暗示了這個故事是關於統馭管理的概況,而非僅關於某一位國王。
普瑞基亞人崇敬大自然女神,象徵豐饒的玫瑰花是愛妲的聖物。以玫瑰綁縛半人半羊獸,相當於結合男性與女性的活力,產生新生命。因為米達斯的母親是女神愛妲,父親是半人半羊獸,也可以說園丁們象徵性地重現了米達斯的誕生。

一天,米達斯的園丁們發現半人半羊獸席勒乃(Silenus)醉酒在國王的園子裡睡著了。園丁們用玫瑰花環縛住他,帶到國王面前。然而米達斯看到身上滿是玫瑰花的席勒乃,不覺得有何特異之處。他把這隻半人半羊獸當做供他取樂的弄臣,命令他說故事,一連五天(也有人說是十天)聽這隻老山羊講述。

席勒乃說了兩個故事。第一個故事描述位於海上的一片大陸,住有幸福的人群,過著富裕的生活。第二個故事是第一個故事的續集。一支遠征隊出航尋找這個地方,但他們終究認為故鄉的生活比較好而回航。決定回航主要是因為旅途艱難,必須經過兩河交會形成的漩渦,才能到達新世界。席勒乃說,吃了第一條河的果實,會因悲傷憔悴而死;吃了第二條河的果實,則會由中年返回青春,最後回到嬰兒時期。人無論遭遇哪種情形,最後都會完全消失。

不前進,便死亡

兩個故事合而觀之,富含暗示意味:除非我們打破現狀,過更充實、更令人滿足的生活,否則便如行屍走肉一般空有軀殼。金錢和世俗的財物不足以使我們快樂。如不留意心靈的需要,成長為個體將永遠只是「種籽」(mita)而已。成長停滯導致中年危機,我們變得憂鬱缺乏活力(第一條河使人沮喪);或者瘋狂追尋已逝的青春,因此喪失自我(第二條河使人倒退)。狂亂的沮喪使我們陷入混沌的漩渦中。就像席勒乃故事裡的遠征隊一樣,我們只能前進、回頭、或者下沈。也許我們只有兩個選擇:前進或死亡。事實上,我們回不去。固守既有習慣和觀念不能解決中年危機,因為中年危機本身就是因為抱持這樣的觀念和習慣才產生的。這就是為什麼席勒乃只說,原來要航向新世界的遠征隊滿足於目前的生活,所以回航了,故事並沒註明他們成功返抵故鄉。

雖然米達斯聽得津津有味,但對這兩個故事卻沒什麼感想。他放了席勒乃,讓他回到狄奧尼瑟(Dionysus)那裡。狄奧尼瑟給米達斯一個獎賞:實現一個願望。米達斯許願,希望他觸摸到的東西都變成金子。一回到家,米達斯就拿起石頭、折下樹枝,把它們變成閃閃發亮的金子。起先他很開心,可是要拿葡萄、麵包果腹時,卻很難過地發現他什麼都吃不到,必須挨餓。

接下來發生的事有兩個說法。一說是米達斯走進玫瑰花園,想摘朵玫瑰給他的女兒瑪莉格(Marigold,意為金盞花),玫瑰變成閃著金光卻沒有生命的東西。女兒看到這個情形哭了,米達斯伸手安慰她。但最可怕的事就在他眼前發生了--女兒變成了黃金雕像。第二種說法是,瑪莉格看到父親不能吃東西,想安慰他,在她伸手去碰父親下垂的肩膀時變成黃金雕像。

人生無捷徑

米達斯的願望透露了人類亙古以來的渴望--控制生命。我們往往不深切嚴肅反省生活不滿足的原因究竟為何,反而尋找快樂的捷徑。我們希望抄近路,抵達「黃金般的」、具有超凡意義的人生(超越目前不完整的人生)。這種走捷徑的方法非但不能創造豐富的人生,而且摧殘生命的蓓蕾(玫瑰),使一切事物都失去生氣。米達斯的麵包和酒都變成金子,這樣的食物是死亡的食物。和米達斯一樣,我們拒絕了大自然女神梅爾(Mair,或稱Mary)賦予生命的氣息。當瑪莉格(Mari-gold)試圖安慰我們時,我們拒絕了她。我們也像漁夫的妻子一樣,寧可拜金,崇拜我們自己虛構的神。試圖藉由操弄的手段獲取幸福是絕對行不通的,因此到頭來我們只會落得憤怒而畏懼。於是我們心裡的米達斯惶惶不可終日。

驚慌的米達斯向掌管自由不受拘束的狄奧尼瑟求援,請他解除這個魔咒。狄奧尼瑟指示米達斯到提摩魯斯山(Mount Timolus,大女神的聖山)附近的帕可托樂河(river Pactolus)裡沐浴。直到米達斯遵照指示後,他的金手指才離他而去,而帕可托樂河邊的沙也因此閃著金光。

直到在生命之河受洗禮以後,我們才能從焦慮--癲狂的沮喪--中釋放出來。「生命之河」指的是一連串自然發生的事件,我們依其原貌泰然面對,僅可能從中記取教訓,而不為獲得短暫的利益加以操弄。每當我們企圖操弄宰制,其實就是固守以往因循混亂的自我形象,緊抓著錯誤的習慣和看法,毫無保留地堅持自己無所不知。人必須以勇氣面對新的挑戰,靈性才能發展。我們不該壓抑自己對於改變的恐懼,而應自問為什麼感到害怕,為什麼汲汲營營的尋找捷徑,以獲取內心的平安。

順勢應變的哲學

在這方面,當前的全球企業文化對大眾沒有幫助。相反地,企業文化鼓吹外在成功。眼看著同儕一步步沿著升遷的階梯往上爬,我們又羨慕又嫉妒,但卻忽略了這些人日子究竟過得滿不滿足。談論企業時所用的比喻,多半隱含謀劃、控制的意味,例如說主管就像是個戰士、首腦、精準掌握比賽規則的全能運動員。「管理」(management)和「操弄」(manipulation)的拉丁字源相同,都是由manos衍生來的,意思就是「手」。管理學者往往督促主管要「抓緊韁繩」、「掌握情勢」。很少聽說一個值得效法的主管如禪宗或道家的柳樹一樣柔軟有彈性。但其實最成功的企業都能迅速調整腳步與方向。一九三○年代IBM研發了計算機(accounting machine),原以為會受到銀行金融界歡迎,結果銀行並沒有採用。就在IBM瀕臨破產之際,紐約公立圖書館表示有意引進這種新型的機器。於是IBM轉而拓展因新政實施而預算充裕的圖書館市場。
很少人記得,福特汽車的「敗筆」Edsel為公司日後的成功奠下基礎。當這款車型發生爆炸時,福特的主管階層利用這個機會深入檢討,結果發現汽車市場正在轉變。通用汽車和其他汽車公司大都假定市場區分主要取決於收入,但是Edsel 的慘敗證明了市場區隔其實取決於生活形態。因此福特公司另起爐灶,推出Mustang,這款車使得福特公司成為汽車製造業的龍頭。6為IBM和福特賺進大把鈔票的不是管理技巧,而是由於領導階層能體察現實的發展,因應時勢調整策略。在這方面,IBM和福特的主管就像解除魔咒,退居山林的的米達斯。米達斯希望融入大自然,但是這回他又矯枉過正,帶出另一個靈修的啟示。

米達斯遇見秩序與藝術之神阿波羅(Apollo)和半人半羊獸馬西亞(Marsyas)。馬西亞喝醉了,正和阿波羅比賽誰能演奏出最優美的音樂。阿波羅使用的樂器是含蓄內斂的七絃豎琴;馬西亞的樂器則是牧神熱情奔放的蘆笛。兩人都演奏地十分優美,但是米達斯干涉他們的比賽,逕行宣佈馬西亞的才藝遠勝過阿波羅。河神提莫魯斯(Timolus,大自然女神的另一個名稱)聽到裁判後,給了米達斯一對驢耳朵,阿波羅剝去馬西亞蓬亂的毛皮,把他釘在樹上。

創意與節制並重

欲使企業成長茁壯,我們需要靈活自發的創意,但也需要節制與人為的秩序。福特和IBM都展現了克制與反省。住在河邊不表示可以無拘無束,任意胡為。我們的確該隨水流前行,但是在強調對公眾負責的文化中,如果不經常檢視所謂的直覺,創意可能引發危機。只有在受到河岸的規範下,河水的自然流動才利於萬物生長。一旦水離開河道,就可能氾濫成災。如果我們一味追逐金錢,忘記必須節制與檢視內心,結果就會像馬西亞一樣,被剝掉自古以來代表發展與旺盛生命力的毛皮。安隆(Enron)、世界通訊(WorldCom),帕瑪列(Parmalat)近來發生的危機,都是因為管理者過度仰賴誇大其辭的宣傳,自以為是宇宙的主宰,或者套用新聞媒體常用的辭彙,自以為是「總裁陛下」(Imperial CEOs)。這些現代版的米達斯沒停下腳步,思考他們急欲推動的計畫是否可行,值不值得拿股東百萬美元的資金和幾千名員工的飯碗做賭注。相反地,他們用盡手段炒高持股市價。和米達斯一樣,他們希望抄捷徑找到快樂。
我們必須提醒自己,詐欺犯罪終究會受到法律制裁。那些還沒被執法者逮到的總裁陛下們,內心總是不能平靜,並隱約感覺到人生除了住豪宅、開頂級轎車之外,一定還有些什麼。難怪憂鬱症流行於資深企業主管間,推銷治療藥物的廣告不可勝數。7 不了解我們的人性需求,必然要付出代價。歌德(Goethe)的一句話適切傳達了這個真理:「萬事今生終有報。」

傾聽內在,誠實以對

這兩則故事只是兩個例子,說明靈修的意義與過度貪戀金錢的危險。其共同的主題是:如果不傾聽靈魂告訴我們,究竟該如何才能與自己和世界和平共處,必然導致不快樂的下場。希望企業欣欣向榮,自由市場和財產權是不可或缺的,但我們不該拿諸如此類的理由來搪塞敷衍。這些東西救不了我們。忙碌(busy-ness)和一心數用(multi-tasking)是留意和快樂的天敵。沒錯,我們是該賺錢謀生,但是也要誠實面對自己,尋求滿足心靈饑渴所需的真正食糧。

達理‧柯恩 美國聖多默大學商業倫理中心執行長

註釋
---------------
1:Michael Lewis, Liar’s Poker (New York: Penguin, 1990), 頁203。
2:改寫自格林童話〈漁夫和他的妻子〉(“The Fisherman and His Wife”),見Household Tales, Harvard Classics Series (Boston,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09-14). http://www.bartleby.com/17/2/10.html
3:Constance L. Hayes, “Preaching Against the Evil of Conumerism,” New York Times, January 1, 2003. http://www.nytimes.com
4:Al Gini, My Job, My Self: Work and the Creation of the Modern Individual (New York: Routledge, 2000).
5:Moses Pava, “Searching for Sprituality in All the Wrong Places,” 未印行之會議論文,宣讀於二○○○年八月企業倫理學會年會(Society for Business Ethics Annual Meeting)。
6:Peter F. Drucker, “The Discipline of Innovation,”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August 2002, v. 80, issue 8, 頁95-102。
7:“Executive’s Suicide Gives a Voice to Depression,” St. Petersburg Times, July 29, 2001. 文中引述專家估計,高達10%的美國企業主管經臨床診斷證實患有憂鬱症。一位作者精闢指出,主管們「登上巔峰,同時也墜入谷底。」

附加的多媒體:

Wednesday, 05 March 2008

e世代金錢現象學

在大人們終於開始習慣信用卡的時候,
年輕人的皮夾裡,卻早已掏出一張張的「現金卡」。
從e世代的消費型態中,我們看見了什麼?

范姜群暐口述 編輯部整理

現象一:
現金卡人手一張,高利貸知多少?

如果大家常看電視,會發現最近電視上有許多「現金卡」廣告,不斷地強調現金卡是多麼方便與快速的理財工具,而且這類廣告的訴求通常以年輕族群為主。近年來,「現金卡」已經成為許多銀行的主力商品,年輕人更幾乎人手一卡,它指出了一種現代社會新興的交易行為。但我們要問大家:現金卡的利率多高,您清楚嗎?大部份現金卡每次動用要收手續費一百元,您知道嗎?您清楚現行法律對個人消費性借貸的規定,與您手上的現金卡有何關聯嗎?
例如您可知道,當您每申請一張現金卡,您在聯合徵信中心就會留下一筆十萬元的貸款記錄--即使你從未使用它。也就是說,辦現金卡就等於辦貸款。我曾經看過許多民眾,申請了好幾張現金卡,當他們有一天要申請較大筆的消費性貸款時,才發現他們可借貸的額度,已經被自己所申請的現金卡用掉了一大半。很多民眾不知道這個制度,而銀行也或多或少故意隱瞞了現金卡利率頗高的事實。
至於為什麼銀行這麼喜歡推銷現金卡?因為相較於企業融資來說,個人貸款的利率高得多:銀行貸款給企業,目前可能只有百分之三左右的利息,萬一這家公司一倒,因為貸款金額往往不小,銀行多年的努力就付諸流水。但如果借款給個人,大部份民眾都會還錢,風險較低,加上利率高,因此很多銀行都努力想賺個人戶的錢。還好民法第二百零五條有規定利率最高不得超過百分之二十,否則後果真是難以想像!
總之,身為一個銀行從業人員,我認為我們在設計商品時,還是應該有些社會責任。

現象二:
年輕人沈迷「網」事,父母一問三不知

其實,不只是現金卡,我們發現在許多新興的網路消費行為(例如網路拍賣)中,幾乎都是「年輕人」走在最前端。我雖然只是一個銀行從業人員,但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我不禁想問:對我們的孩子來說,他們是否已準備好進入現代社會的金錢遊戲中?他們是從哪些管道來學習、來認識這些新型態的消費或借貸方式?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中,沒有這方面的教材,大部份的家長和老師們也不熟悉,常常不知道孩子在網路上「玩什麼把戲」,但在實際的生活中,孩子卻花非常多的時間在上面活動。網路是現實世界的縮影,它很難界定出成年與未成年的界線,這是身為父母的我們必須注意的。根據統計,台灣Yahoo!奇摩拍賣網站一個月的線上商品數達四百萬件以上,可見網路購物、網路拍賣早已經是很普遍的消費行為了。
我曾看過一個案例,有一個高中生在網站上拍賣一雙名牌鞋子,並且要買者匯款到某個帳戶,但其實那個帳戶是另一個知名賣鞋網站的帳戶。對方依約匯款後,他便去告訴那個真正拍賣鞋子的網站,他要買鞋子,而且已經匯款,人家就把鞋子給了他,真正匯款的人反而拿不到鞋子,成了冤大頭。後來他被逮到,警察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騙人,他說因為他以前也被騙,求助無門而心有不甘,所以想報復。另外,許多孩子也愛玩「線上遊戲」(Online Game),卻也常常在線上遊戲中被騙。當他們被騙之後,最常見的反應就是報復。當他覺得大人和法律都沒辦法幫他伸張正義,他就會想要騙別人。這反應了一個事實,孩子們在心智不夠成熟、又缺乏法律知識的狀況下,便透過「網路」進入了一個充滿誘惑與陷阱的環境,於是,孩子們很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而出現偏差的行為。

現象三:
虛擬世界成了騙術訓練場?

網路對現代年輕人的影響有多大?你只需觀察一下身邊的青少年,或是走一趟網咖就不難得知了。舉例來說,MSN是現在當紅的網路互動工具。您知道年輕人在MSN上面作些什麼嗎?您知道您的孩子在網路上用的是什麼名字嗎?什麼是「天幣」?您知道現在流行哪幾種線上遊戲、其中又有哪幾個當紅的主角呢?
現在的家長對網路世界所知有限,使得家長和孩子失去了互動的語言。過去的社會雖然也有代溝,但起碼爸媽和孩子談話時,不會像現在連聽都聽不懂。有位在市刑大工作的警察朋友曾對我說,他建議線上遊戲公司應該發行級數較低的「家長版」,讓家長得以了解線上遊戲的世界。否則,當孩子在線上遊戲的世界中與人廝殺、被欺騙、或是為著某個遊戲而「運籌帷幄」時,卻沒有任何一個大人可以和他討論、陪伴他面對挫折、或是澄清某些價值觀。許多大人因為不懂,只知道孩子在家一天到晚都在玩線上遊戲、因而責罵孩子,結果孩子跑到網咖去玩,反而進入一個更複雜的環境。
「網路」本身是一種很便捷的工具,我們的下一代,從網路中也得以獲取許多有用的資訊。但是,在缺乏陪伴和引導的狀況下,如果線上遊戲變成孩子「練習欺騙」的訓練場,如果孩子們漸漸學會把虛擬世界中「取巧」、「贏家通吃」、「任何事game over後都可以重來」的邏輯與價值觀,並將之運用在真實世界中,我們做大人的,難道沒有責任多去關心、了解嗎?

現象四:
財富極大化,快樂極小化?

自古以來,人們對錢財的追求,不斷地推動這個世界向前邁進,「賺錢」本來就像是一種「運動」、「賭局」或「遊戲」(Game)。但我們應該如何判斷,賺錢賺到什麼程度是合理的?從何時開始,這種遊戲變得離譜、變得越來越不公平?又是從何時開始,大家不在意倫理與規則,而只關心誰是贏家?
「法律」是規範的底限。我覺得現在台灣的法律好比馬路上的交通號誌。我們有著令人眼花撩亂的號誌,就像我們有很多法律,但似乎都是作為參考,不是無法確實執行,就是已經過時,根本不適用於這個時代。而且,「有辦法的人」總是能透過關說、或是請好的律師幫他規避責任。於是,只要「不被抓到」,其實什麼都可以做。孩子們似乎也忙著學習各種「不被抓到」的取巧方法。我覺得法律其實不必那麼多、那麼複雜,但是一定要清楚且能夠確實執行。擁有一大堆不能執行的法律是沒有用的。
對待孩子也是一樣。孩子的價值觀反映了大人的價值觀。如果我們還是一直告訴孩子「成績就是一切」、「頭銜就是人生的意義」這些虛幻的價值,那這個社會就越來越不快樂。台灣人真的好辛苦,許多人每天工作十二小時,可是卻活得很不快樂。我有一次去德國,聽到一個油漆工說他生活得很快樂,因為他知道他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他的價值觀也很清楚,他知道他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在台灣,似乎每個人都想做董事長,每個人都在辛苦追逐成功,但生活品質卻越來越糟。至於在追逐金錢的遊戲中,究竟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可以做?每個人有著自己的一套標準,沒有對話也沒有共識,所謂的「公共倫理」也難以形成。

現象五:
流通極大化,信任極小化?

記得我剛進銀行工作時,有位前輩告訴我:你今天把這筆款項貸出去,不僅僅是幫助了一家企業,同時也為社會創造了就業機會。這樣的思考,有著金融從業人員的一份理想在裡面,也有著一份專業的嚴謹。現在的銀行在進行放款業務時,大概也很少人會從這個角度來思考了。
傳統的銀行收入來源是靠放款利息、外幣匯差等等,後來隨著全球金融市場的活絡,越來越多銀行跑去買衍生性金融商品如期貨等等,風險很高。為了預防金融風暴的發生,於是世界銀行體系便有了「巴塞爾協定」(註1)的出現,規定銀行的放款比率不能超過多少,並且強調資訊的公開與監督機制的完善。但是依我的觀察,許多不尊重專業的現象仍然存在。例如,銀行在決定要不要借錢給一家公司時,應該採取「授信5P」(註2)的原則,但有時「上頭」其實已經做了決定,然後下面的人再配合這個決定去作報告,而非事先做完徵信報告再決定借錢與否。於是銀行界流傳著一句順口溜:「授信5P,不如董事長一個屁!」
在人類歷史中,從原始時代的以物易物、到貨幣的使用、支票的出現、到現在進入塑膠貨幣、電子交易的時代,交易的型態越來越便利,但牽涉其中的技術與程序卻越來越複雜,有心人便會利用它來犯罪,很多人就因此受害。在過去,保護身家財產的方法很單純,只要一個保險箱就解決了,現在變得很複雜。例如利用信用卡、提款機、手機簡訊等詐騙犯罪行為層出不窮、就連銀行的電腦系統也會有「駭客」入侵,於是就要用更繁雜的措施、更多的人力與設備來處理,越來越多的資源便耗在上面。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也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范姜群暐 銀行工作二十二年

註釋
---------
1.巴塞爾協定(Basel Capital Accord, BCA):源於一九七○年代兩次石油危機引發通貨膨脹,利率波動導致傳統金融商品投資報酬率不佳,致使衍生性金融商品快速發展。金融機構若操作不當,易蒙受鉅額損失。一九七四年巴塞爾委員會(The 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由世界十大工業國之中央銀行共同成立,並制定「巴塞爾協定」,透過適足資本提撥等方式,以加強各國金融體系之風險控管。二○○一年並公布「新版巴塞爾協定」(Basel II),台灣將於二○○六年正式實施。
2.授信5P:即銀行用來判斷貸款安全性及額度的五大標準。分別為:People(貸款人信用狀況、獲利能力等)、Purpose(貸款資金用途)、Payment(日後還款來源)、Protection(債權確保,如擔保品)、與Perspective(貸款人未來展望)。

【數字會說話】
根據財政部金融局統計資料,截至今年三月底為止, 現金卡的發卡量約四百九十萬張,較二月成長2.5%,合計開辦現金卡業務的金融機構則達三十三家。統計全體現金卡的授信餘額達一千八百五十九億元,較二月成長2.42%,平均每卡負債2.8萬元。


【數字會說話】
台灣最大的入口網站Yahoo!奇摩於今年六月發布一項青少年調查,在有關對金錢價值觀的態度調查上,有高達48%的青少年認為「我覺得人生最快樂的事就是有很多的錢」,41%(複選)的青少年認為「人生最大的成功就是擁有很多錢」,還有近四成的受訪者認為「向別人借錢並不可恥」。(該調查委託世界性的市場研究公司Research International進行,在量化家訪的研究上有四百五十三個有效樣本。其中男女各半,並同時選擇台北、台中、高雄三地的樣本。)

附加的多媒體:

Wednesday, 05 March 2008

華人怎麼看錢?

錢的唯一缺點,就是它無法教我們面對真相。
如果我們願意面對真相、面對生命,錢財才能成為心靈的資本。

沈秀臻 撰文

華人渴望一個外在規律的節奏,如日出日落,遵守這樣的秩序是安全感的來源,而華人對於金錢的花費也同樣依賴一個外在的既定準則。因此,買房子、車子、車位、進名校等等就成了必爭的固定花費,而且很少人質疑這些支出的必然性。工作是獲得金錢最為規律的方式。我們認為辛勤工作很重要,固定收入才是正常的。我們問的問題常常是應不應該買,而不是需不需要買,因為我們常常在意「看待我們的眼睛」。然而,不需要工作的少奶奶卻又是媒體報導的焦點。擁有錢財、坐臥金城、豪門、豪宅等等有錢的閒人常常在媒體中出沒--只要閒閒就有房租入帳是人人羨慕的對象:房東悠哉有收入,晃來晃去的哲人真是不實在。

按對好按鈕

華人心目中的「錢」,打一個比喻來說很像是地面源源而出的泉水或是溫泉,華人心中預設了一個按鈕,只要按到好按鈕,錢就會像水滾滾湧來。各種不同的工作、店面、風潮,似乎都只是各種不同形式的按鈕:按對了按鈕就可以賺到錢,或是提早賺到錢,讓我們免於外在既定規律的要求,並且輕易達到物質上被看待的標準。此外,投資股市的人可能根本不認識投資公司的各項細節,只是聽聞風聲跟進,憑的也就是探聽到好按鈕的心理。因此,如果投資人不認識公司結構而貿然進場,也變成可以理解的狀況。沉迷樂透的人更是瘋狂找按鈕的人,一按再按,樂此不疲。再者,許多華人根本不以成本的概念來買東西,喜愛「便宜」、「A東西」變成理所當然:因為華人看待的東西的心態讓東西很難有真正的成本價格,甚至等於零。如同泉水自然湧出,這也說明了「錢似水」這般取之於自然的概念。

錢是依靠

對華人來說,按到好按鈕是獨立的要件。思想、態度、價值觀並不是自主能力的基礎,一個人若要堅持自己的看法及理念,例如想要辦公證結婚、爭取自己心愛的人等等往往會變得很軟弱。若要這樣做其實也不是不可能,除非手上握有好按鈕,也就是說很有經濟後盾,否則很難為自己的決定護盤。否則,父母有關愛的眼神,手中握有待繼承的帳簿,親情加上金錢起了複雜而微妙的加乘作用;再加上失去關愛後個人無所依靠,不管再美好的想法都會逐漸消失,反而選擇趨向符合外在要求的標準方得以心安。
錢對我們來說很有用,因為金錢象徵了安全感、保障、自主能力,也是家庭、家族瀕臨崩潰邊緣的救濟。於是,大家努力累積財富,把自己關在銅牆鐵壁之中,真實的世界在電視螢光幕裡面,從這座城堡往外看,世界變得那麼不真實,總是隔著一層窗。於是,社會的不公平與不正義也與自己越來越無關,許多需要待援的人也就變得更為孤立自嘆,成了窗外風中的一景。

錢與命

華人喜歡算命,某方面來說算的是自己是否按有好按鈕,算的是避免自己有朝一日流浪街頭。其實,算命算的是先天條件的長處、弱點與限度,人們根據原有的條件,面對自己的未來,希望能夠做到趨吉避凶。換句話說,就錢財這個方面,大家希望能夠提早按到好按鈕,早日擁有金錢作為安全感與穩定感的基礎。
那麼,整個群體的命又該如何呢?如果說,條件本來就是有差異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承認許多富有與貧寒並不是本身能夠選擇的?錢如果像水一樣,那麼錢的流向是否應該從有錢的這一邊流往貧窮的那一邊?而事實上,錢的走向往往是從稍微有錢的這邊流向更為有錢的一端,因為大家會覺得這樣才有安全感。如果錢的流向能夠從有錢的這邊流向原本生存條件不好的那邊,那需要的是什麼呢?那需要的是同理心、正義感、慈悲、分享與開放的心。因為這樣的人願意面對社會上原本早已存在的命、不正義的現象,並且願意拿出一部分收入做出貢獻。這樣的認知不是進一步可以將整個群體的命運導向更為良善的方向運轉嗎?
法國社會學家布赫迪爾(Pierre Bourdieu)算了整個社會的命,也就是整個社會先天的條件。在此說的命並非迷信,而是去承認每個人努力奮鬥的先天環境有所不同。布赫迪爾將社會不同層級的人所擁有的資本分為四種,分別為經濟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本與象徵資本。經濟資本是一般由生產要素及經濟財貨所構成;文化資本分別是舉止、文化財貨(如名畫)及社會認可的制度形式(如學歷);社會資本比較接近我們所謂的人脈、社會關係;象徵資本是對其他三種資本的擁有予以肯定,因其擁有而帶來信用及權威。布赫迪爾推翻品味是天生的說法,而認為社會中各個不同階層的人對藝術、音樂或是烹飪的品味會各自趨向一致。這也就是說,布赫迪爾認為在整個人類社會裡存在著一個客觀結構,獨立於社會施為者意識及意志,同時影響各階層中社會施為者的行動與再現。
就拿「經濟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本」與「象徵資本」這四項來說,這幾項資本在華人社會中客觀的運作方式又是如何?也就是說它們如何在潛意識裡影響著我們呢?
一般而言,許多華人藝術家(如舞者或是鋼琴家)到西方社會大概都會覺得自己忽然變得很有地位,受到肯定與歡迎,因為這樣的社會給予人文、藝術許多象徵意義,不管是否成名,藝術家都被認定有其重要的角色。人們的眼中會閃爍星光般的光芒對你注視,說出讚美的語言肯定你的選擇,甚至希望屈膝跪下親吻你的手。華人遇到藝術家第一句話一定憂心地說:「到底要怎麼過日子才好?」因為對現代社會的華人而言,文化資本只有在能夠轉換成經濟資本的時候才具有意義,例如教授、有實利收入的演奏家等等行業。在華人社會裡,文化資本不若西方社會有相當的象徵資本作為背後的支撐,而社會資本也往往是經濟資本附帶而來的。因此,一切資本的運用通常指向經濟資本,華人注目的是名藝術家、有票房的導演、暢銷小說家,正在發展中的才華在這樣的社會空間就較少能夠得到滋潤、灌溉。
我們常常認為小錢可以滾大錢,就像小河匯流入大海,相信小才華可以累積成大才華的人相對來說是比較少的。華人所接受的才華,是成功、實用的才華。一旦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之間的切換產生問題,才華就會變成裝飾性質,也就淪為工作之餘的休閒活動而已。

金錢萬能

除了安全感之外,有了錢就可以搭飛機、玩、養育下一代;有了錢可以決定劇本與劇情發展;有了很多的錢,我們就有了更多的自由。富足展現一種自信的美,讓我們過舒服、超級舒服的日子。即使做錯了事,錢也可以拿來修補錯誤。在〈新世紀台灣的遽變與建構:價值觀與決定力〉一文中,作者魏明德舉出一個例子,指出台灣某家企業經營得很成功,對待員工很苛刻。然而,這家公司卻每個月捐贈十五萬元給某個佛教的慈善機構。這樣看來,這家公司似乎是以迂迴的方式行善,希望這些錢流向中下階層或是殘障人士的時候,可以減輕自身的某種罪惡感。
金錢簡直是萬能的吧!當金錢與權力結合時,更是無所不能,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燃燈國王的故事。燃燈國王為了供養燃燈佛,身為一國之君,把城裡的大小花朵都請警衛看守,不准別人摘:因為他要把城裡的花全部包下來,希望能夠獻上所有的花以示虔誠。
權勢能夠幫助讓我們達到特定目的,卻不見得能夠照顧到內心的感受。在台灣現實生活中,以前年歲不好時,一個蘋果一百元,能吃到一個蘋果,是一件需要盼望很久、令人感到很難得的事。現在一個蘋果二十元,甚至可以賣到一個十元。這麼唾手可得的東西,我們可以輕易買到,卻很少聽說有人因為買到蘋果覺得幸福。我們繼續追求更難追求的替代象徵物。

面對真相

不管怎麼說,錢的功能畢竟來自「交換」,交換的是東西或是服務。錢的唯一缺點,可能是小小的缺陷,就是錢無法教我們面對真相。我們是不是必須面對為了賺錢而讓環境日益惡化的問題?我們是不是必須面對我們只想不斷得到的問題?我們是不是必須承認自己似乎只有錢,卻什麼都不會,只能換取別人給予的服務?我們是不是必須面對錢買不回「情感」、「真愛」、「生命」?
為了賺錢,我們願意遺忘。學者黃武雄在《人籟》第七期受訪時說過:「許多人口頭上說現代的社會沒有所謂的階級(…)雖然大家都反對社會有階級,但是它的確存在,而且不同的階級會有不同的待遇。」他的反省回應了社會學者布赫迪爾的觀察,面對被人忽略的客觀事實,同時幫助我們正視社會上不平等的真相。我們常常忘記這個社會是怎麼回事,我們急著要賺錢。有了錢,理所當然只顧著炫耀家中的游泳池,覺得自己高高在上。為了賺錢,我們覺得若要讓這個社會更趨於公平正義,那是少數社會工作者的問題。我們很難把自己與他人劃上等號,或者認為他人是我們的同胞,因為我們不願承認先天條件的不同,只想當起燃燈國王。然而,他人受的苦影響了環境,環境也會長期影響著與其他階層劃清界線的我們。
對於生命的終結,華人並不以生物的觀點面對,不管是對自己或是對父母都是如此,因為我們不敢去想。我們常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似乎就可以輕易逃避這個問題。死亡問題並不只是喪葬費用。面對家人的死亡或是個人必須面臨死亡,我們才忽然覺得再多的錢都與己無關,才開始思索到底生命是怎麼一回事。
重視文學、藝術或人文科學,無法教我們提前按到賺錢的按鈕,但有助於我們提早面對真相。人文教我們對各個領域做出探測、反省,其角色如同礦坑的金絲雀一樣。舊時礦工都會把金絲雀帶到礦坑,因為金絲雀對一氧化碳非常敏銳,可以用來檢測礦坑中的瓦斯含量。金絲雀若躁動起來,就必須格外小心;若先行死去,就成了叫礦工逃跑的警訊。
法國劇作家尤乃斯科(Eugène Ionesco)說過:「真相往往是叫人受不了的,但是也可能帶給人安慰與光芒。」這樣的光芒可以教我們如何去瞭解周遭的人、事、物,也才會讓個人發出內在的光芒。

* * *

面對真相才能真正面對他人、面對生命。如果我們願意面對生命,錢財才能成為心靈的資本,幫助我們按到通往心靈的按鈕。

附加的多媒體: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97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