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雜想三則

by on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Comments

不管是從乾裂土地上冒出的綠色嫩芽,抑或是水中浮游泅泳的紅色錦鯉,我們目光所及的蓬勃生命跟燦爛顏色,就是春天的象徵。

當綠芽自枯地升起

人喜歡看綠色植物的影像,尤其是從乾涸龜裂的土地上冒出的綠色嫩芽。據說保養眼睛的方式之一,就是經常看綠色,譬如說綠色的植物。這當然有著醫學上的理由,據說是綠色可以讓眼睛恢復疲勞,像重生。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綠色植物往往也意味著食物。從沒有食物的嚴冬可以活到食物萌芽的春天,也像重生。

所以綠色的嫩芽從乾涸的土地中冒出,暗示了生命的重起,也暗示了季節的變換、春天的來臨。就好像童話故事總是結束在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影像裡框住的瞬間是綠芽長了、春天來了,從此世間幸福快樂。不過我們都已經不是讀童話的年歲,我們知道現實中王子公主的日子沒那麼好過;春天裡的嫩綠也是。

春天帶來的是機會。萬物的生長代表食物的豐富,這個世界由食物鏈組成。於是生長出來就是被賦予了生存的機會,不保證長生。俗話說春天後母面,哪個時候會讓生命向重生輪迴,誰知道?就好像其實影像裡除了綠芽以外,還有大片的枯黃;而這大片的黃能不能轉變成綠,那可是未知數。

話說回來,如果沒有滅亡,又哪來的重生?沒有冬天,春天又有什麼意義?所以春天或許不是我們一向想像的只有正面;影像也是,綠色嫩芽只是被框住的,而其實沒被框住的更多。


small04春意,從嫣紅開始

某位台灣的前輩畫家曾經說過,他覺得最能代表台灣的顏色,是紅跟綠。前輩畫家那個年代沒有「紅配綠,狗臭屁」這種渾話,他想的當然不是這種戲謔的意思。事實上對顏色相當敏感的畫家來說,紅跟綠的搭配,是非常顯眼的顏色。而台灣的顏色,就是春天的時候,滿山遍野的紅花綠葉所形成的色彩。

春天因為有了紅色而更加的耀眼。想想畫家的話,看看台灣的土地,就知道那被綠色襯托出來的紅,有多麼的光彩。生長在台灣的我們,於是很自然的就把紅跟春天連結了起來。因為雖然說台灣四季如春,但仔細觀察,在真正的春天季節裡,許多紅色的花朵才爭先恐後的從一整片的綠中鑽出來。環境的變化經常在不知不覺間印刻在我們的潛意識裡,然後形成我們的印象。

有的時候,即使沒有了綠色的對比襯托,光只有紅色也會讓人感受到溫暖。那個溫暖不只來自於本屬於暖色系的紅,而還來自於紅色所代表的春天意象。即便是沒有綠葉的樹枝,當被紅所包圍的時候,那影像也好像在說:春天就要來了。


春之象徵:繽紛的生機

春天不像酷寒的冬天,不像蕭瑟的秋天,也不像炙熱的夏天,春天常常是很隱晦的。春天有生也有滅,有機會也有危險,春天常常讓人看不清楚意向。就好像水中的錦鯉,一身春天般的紅,在綠水裡若隱若現;也好像鳥居前的許願,曖昧的在神居跟人間遊走,不知道是祈求進入神界的無憂還是留在人間的少煩。

不過這都無所謂,那浮游泅泳的紅色錦鯉或者那一枚枚的許願,其實就是一種象徵;如同我們在春天裡面看到的蓬勃生命跟燦爛顏色,就是春天的象徵。有時候,僅只是知道,而非掌握,那就夠了。


攝影|李權哲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81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