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Monday, 27 April 2009
本文亦見於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去年底立法院一讀通過行政院提案的「農村再生條例草案」,未來將設置兩千億農村再生基金,協助地方政府進行農村改造等相關事宜。這項堪稱規模宏大的擘劃,究竟將使農村再生亦或是滅農的前奏,引發各界不同評價。長期關注台灣農業並親身投入美濃新農村運動的張正揚,對農再條例提出他的建議及看法。
----------------------------------------

初聞「農村再生條例」,我的心中充滿了期待。兩千億的經費,可以解決農村許多問題。但是當我看到條例內文,發現它著重於硬體建設和土地開發,不見農民面孔,沒有農業思維,我的憂慮遠遠大於喜悅。


土地休耕,文化失落
多年前,我帶領一位記者前來美濃採訪。時值盛夏酷暑,放眼望去盡是雜草叢生的休耕地,且因噴灑了除草劑,大地呈現一片黃褐色的蕭瑟景觀。這幅景象極大程度地違反了美濃予人的富麗想像,當下將記者震得半晌說不出話來,「農地不種作物,那農人如何維生?美濃尚且如此,其他更邊緣的農村呢?」

我在一所農村型社區大學工作。但在台灣社區大學創立十年、數量已將近一百所的此刻,即使從最寬鬆的標準來算,台灣的農村型社大仍然不到十所。此外,若細細聽聞農村兩代之間的對話,即使是使用母語,年輕輩的詞彙也漸趨貧乏。語言的失落,適足以反應其所承載的文化、傳統的失落。農村中數百年所累積起來的文化,正面臨著不知如何傳繼的困境。


真實農村的雙重面向
但是,即使前景如此堪慮,我們的農村以及生活於其中的人,卻不僅沒有消失,而且頑強地存活至今。農村的老農是一部活生生的智慧大百科,也是眾多專家眼中的瑰寶;農村中那種與自然和諧共生、與大地同步作息的特質,吸引了許多年輕人在此譜寫生命的樂章;小農之家簡樸的生活態度,以最低的生活需求善用有限的資源,在地球資源漸趨枯竭的當下,為人類文明的出路保留了文化的基因。

這就是我們所面對的台灣農村:一方面正在枯萎和崩解,不知道還有沒有翻身再生的機會;一方面頑強自立,擁有獨一無二的在地價值,足堪未來文明指引。然而,「農村再生條例」能否細緻到將此種看似兩極、實則是真實農村的雙重面向納入其中,從而設計出能真正解決農村燃眉之急,同時鼓勵農村既有積極性的法案?


開放參與,以農為本
我們必須斤斤計較法案內容,因為未來無論哪一黨執政,至少未來十年內,很難再有其他的經費投入農村。若將這筆基金均分給農村家戶,小農之家必定將此經費妥善運用,用在問題最迫切之處。同樣的,政府在討論如何使用這兩千億時,難道不應該對農村問題進行全盤考察,再以適當的比例投入各個問題項目?

那麼,農村的需求何在?這是一個任何人都難以完整回答的問題,因為各地農村原本就存在可觀的歧異性,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迴避它。透過若干程序可以讓我們獲得這些資訊,例如以一年的時間,於各農村舉辦廣徵農村問題的說明會。必須強調的是,說明會必須具有實質的開放性,讓民間意見得以納入,也就是官方一再宣稱的「由下而上」,而非「由上而下」的單向宣導。

而在龐雜的農村問題中,我們如何理出頭緒?二○○七年四月,日本《九州的鄉下》(九州のムラ)雜誌編輯長養父信夫來台訪問時,提出了一個有趣的算式。他問大家:

「1(一級產業)□ 2(加工產業)□ 3(行銷服務)= 6級產業」

在這個算式中,方框中應該是「+」或「」?正當眾人猶豫時,他為大家解答:「是,因為若沒有一級產業作為基礎,所有的可能性都不會存在!」正如他所說,農業的問題,是農村的首要!


由下而上,才能「再生」
農村因為有農業和農民,才能被稱為農村。核心問題是,農民能否在各種生活需求都得到基本滿足的情況下(例如生計和教育),願意繼續在農村生活?農再條例立法與執行的同時,是不是能夠將農村視為主體,讓農村自己提出問題,而非被動地接受資源,只能將資源用於有限的硬體項目?另一方面,農再條例是否有助於維護和延續農村的豐富資產和價值,讓農村得以繼續保有其獨特的在地性?

兩千多年前凱撒曾說,「這世上充滿了結果為惡,但立意良善的善意。」在龐大預算的投注下,長年凋蔽的農村似乎終於有了再生的機會。然而,作為一個完全執政的執政黨,主政者能否具有讓「農村再生條例」為政績扳回一城的智慧與格局?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進一步了解農再條例
農委會水土保持局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hangchengyang_agriculture.jpg{/rokbox}
Tuesday, 28 April 2009 00:35

文藝復興風的福島征服行動

本文節錄自《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更多內容見於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十七世紀是荷蘭的黃金年代,當荷蘭人在自己的故鄉爭取脫離西班牙統治獨立建國的同時,他們也以新海上霸權之姿在香料群島與日本競逐財富,從而對早已在遠東建立龐大勢力的西班牙人造成莫大壓力。為此,西班牙人來到福爾摩莎,試圖建立一個抗衡強敵的新據點。
----------------------------------------

馬尼拉的三場危機
西班牙人於1571年在馬尼拉安頓下來,之後的幾年裡開始與鄰國交誼。白銀流使馬尼拉意外獲得饒富魅力的名聲,這座城市因而成為一個商業轉運站。但馬尼拉也因此而受盛名之累,在十六、十七世紀之交,先後落入與日本(1597)、荷蘭(1600)和中國(1603)的三場危機當中。十六世紀末,日本因為一名軍事領導者的權威而走向國家統一,此人便是幕府將軍豐臣秀吉(Toyotomi Hideyosi)。但他的野心尚不僅止一統日本,1597年甚至考慮要征服菲律賓。西班牙人為日本可能來襲而預做準備,於1597年探勘福島海岸,以備抵禦日本帝國野心之時建築要塞、充作戰場之需。這場危機後來因為秀吉猝死而煙消雲散,西班牙人也不再視立足福島為第一要務。

第二場危機隨著范努特(Oliver van Noort)麾下的荷蘭艦隊而來。范努特在橫越太平洋之後,於1600年以私人身份航抵馬尼拉,正是這起危機的背景。強大的荷蘭東印度公司(VOC)此刻尚未成立,但范努特在商業上所獲致的成功,對這家商業公司的創立(1602)確實起了加速作用。

第三次危機與中國人有關。定期自阿卡荸果(Acapulco,位於墨西哥)流入的白銀,吸引愈來愈多的中國人到馬尼拉定居,他們製造並散佈謠言,宣稱甲米地(Cavite;馬尼拉附近的港口,傀儡王船在此停靠)一帶有著一座黃金礦山。到十六世紀末,甚至還有中國官員前來求證此事,但西班牙人懷疑他們此行別有他圖,恐怕是將馬尼拉的中國居民視為中國臣民,意在評估是否有加以控制的可能。一系列的誤解和猜忌隨之而來,最後以1603年中國人的一場叛變,和因而爆發的大屠殺事件告終。


在福島建立新據點
在另一方面,馬尼拉的西班牙總督就跟後來的荷蘭人一樣,十分豔羨葡萄牙人能夠立足中國的門戶──媽港(Macao,今稱澳門)。西班牙人曾於十六世紀末試圖在媽港附近建立類似的據點,但這場冒險只持續數周,便被葡萄牙艦隊給制止了。事實上,西班牙人於1606年奪取了摩鹿加群島上的一些葡萄牙據點,大概就是唯一稱得上壓倒葡萄牙人之舉,而那還是因為自十七世紀伊始,荷蘭人便經常現身海上,葡萄牙人頗受壓力之故。

荷蘭人海上活動的目的,是要透過武力終結伊比利半島的競爭對手,他們定期封鎖媽港和馬尼拉,以切斷菲律賓與中國的貿易線。馬尼拉的西班牙總督則於1626年在福島建立據點,以與早先荷蘭人建立的城市大員(Tayouan,即安平,在今日的台南一帶)相抗衡,同時也試著以之作為第二個吸引中國貿易的地點。此舉在宗教上也有其重要性:首先,日本迫害基督宗教漸趨嚴重,1624年以後愈演愈烈,福島據點有助於傳教士偷渡日本。其次,傳教士也能迴避葡萄牙人所控制的媽港,另覓他途進入中國。

以上所提到的這些因素,是文藝復興時代的西班牙人抵達福島、構築雞籠要塞的時代背景。福島只是龐大的西班牙帝國裡極小的一個區塊,大概也是最為偏遠的地區,西班牙軍隊在此宣稱主權十六年,恰與帝國勢力加速衰退同時。



您想知道更多關於過去外國人在台灣的記錄嗎?請看
美麗的台灣-異國人眼中的福爾摩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JoseBorao_Formosa.jpg{/rokbox}
垃圾不落地政策,原本是為了進促進環境整潔,卻意外成為人際關係疏離的都市居民,交流感情的機會,這是這項政策最意外的收獲。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IChu-Chun_LowCarbon_Trash_April09.swf{/rokbox}
Monday, 27 April 2009 23:18

'Trash-Never-Touch' Program

Ecological and Friendly

The Trash-Never-Touch program is a garbage collection system implemented first in Taipei City in the mid 90s. It is planned to prevent residents from leaving their garbage on the sidewalk or in dumpsters as they have to wait for trucks and throw their trash directly onto them. This measure improved the hygiene of the streets and also encouraged recycling. And it has also an unexpected impact on social relations...
Know more about the ’Trash-Never-Touch’ program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IChu-Chun_LowCarbon_Trash_April09.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September 2011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774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