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藝術樂園到空殼廢墟:華山文創園區的空間戰爭

by on Tuesday, 29 March 2011 Comments

除了籌組「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的文化運動外,湯皇珍也曾號結藝術家發動爭取「華山特區」(華山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的前稱)為「華山藝文特區」。


現在的「華山文創園區」在日治時代期間原是一個酒廠,隨著台北城的發展與都市人口的增加,導致酒廠於1987年遷至林口,而這塊地則於1992被劃為立法院預定用地,稱為「華山特區」。但立法院遲遲未進行相關建設,華山特區遂成城市中間被圈圍的禁地。

1997年,湯皇珍與其他藝術家尋找展場之際,發現華山特區,驚豔於此地作為藝文展演空間的極佳條件。她認為城市中心應該有屬於人民的公共藝術空間,而且需進行活化打通,不應是少數人才能進出的權力機構。於是在政策、法治等重重窒礙下,開始了第一次藝術創作者的自發運動,想以華山藝文特區為國家預立一處進攻藝術世界位置的橋頭堡基地。

華山特區

湯皇珍回憶,第一次看到華山廠房的時候,立刻連結到自身在法國求學的經驗,「讓我想到巴黎東邊的那處由軍事基地改成的『彈藥庫』園區(la Cartoucherie)。那裡總共有五個劇場,各自獨立,每個進駐的劇團都可以改變裡面的空間──進入彈藥庫一個晚上,可以同時看到五個劇場的演出。」湯皇珍認為,「華山」空間的地理位置與展演空間潛力甚至不輸彈藥庫,只要掌握核心觀念,用對做法,台灣不是沒有條件和機會。當時,藝術家非法進入園區突顯議題,一邊修繕一邊展演,進行很多實驗,產生極大文化震盪與迴響,卻不為政府所重視。

文建會接手後,華山這處在藝術家集體長期努力之下的藝術樂園,搖身變成國有藝文用地,在2006年被文建會ROT(註)給台灣文創有限公司,訂了營運十五年的契約,以六億的總投資發展文創業務,讓原本華山藝文特區的目標以及藝術家的倡議皆被政府改弦更張。身為國家主掌藝術的最高單位,文建會從未選擇與藝術家合作,卻是直接與商人打交道。

湯皇珍無奈的表示,華山藝文特區本來充滿了發展成世界級展場的可能性,就像北京798藝術區、新加坡的榴槤地標「濱海藝術中心」一樣,是讓台灣登入世界藝術版圖的橋頭堡。在1997年我們曾有大好機會,甚至還可能早於2002年才發展的北京798藝術區,結果就這樣白白錯失了!

關於華山文創園區空間變遷的議題,2010年11月的《人籟》專輯也曾提到過。在藝術家姚瑞中與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系主任阮慶岳的對談中(詳見當期雜誌第39頁),姚瑞中表示,現在的華山文創園區宛如喪失內在精神的廢墟空殼,因為這裡受到官方和商人的過度管理,以觀眾為導向的藝術創作因此再也無法像昔日那般開放多元、充滿各種可能性。以華山為借鏡,也許官方在擬定藝文政策前,應該多多參考藝術家的觀點,如此台灣的藝術環境才可能有茁壯的一天。

華山特區

註釋

ROT(Rehabilitate Operation and Transfer),指的是由政府委託民間機構,或由民間機構向政府租賃現有設施,予以擴建、整建後進行營運;營運期間屆滿後,再將營運權歸還政府。


照片提供|湯皇珍

 

 

本文亦見於2011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時間.夢境.狂想曲

cover81_small_erenlai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歡迎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Raining (陳雨君)

人籟論辨月刊前編輯
Ex-editor of Renlai Monthly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15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