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素质一代不如一代?

by on Friday, 28 May 2010 Comments

当台湾每年约有出生人口比例六成的人,进入全台164所大学院校就读;当「大学生」这个头衔,已「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一般大众的基本配备时,讨论「大学生素质」这件事,其实已经不是论断社会中少数秀异分子程度如何的问题,而是检视一整个世代里,在教育体系适应较好的前半群人,他们的受教成果。

 

评量教育成果,方法明显谬误

我不是很喜欢大学生素质「一代不如一代」这种过於简化的说法,首先,在不同的政策目标下,拿大众化政策的教育成果,去跟菁英时期的教育成果相提并论,本来就很怪。举一个容易了解的例子,在体育政策上,一个国家究竟是要以赢得奥运等国际比赛为目标,集中资源挹注於少数比赛菁英丶追求奖牌数目;还是要走全民体育路线,将体育资源广置於全民,强健国民体魄,是可以讨论的。但如果拿全民体育政策下一般民众的体育表现,去跟精选重训过後的明星选手的成绩相比,甚至以此暗示大众体育政策成效不彰,其谬误明显可见。

其次,就算不管菁英或大众路线的根本差异问题。沿用旧世代的评量标准,去评断现代学子,常常会出现似是而非的论点。举一个最常被人拿来批评的话题,有关大学生中文程度降低一事。的确,大众化时期大学生驾驭中文的整体水准,比起菁英时期为低,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这个数位化的时代,学生被要求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除了纸笔的手写表达,他们必须熟稔各种电脑文书与影音软体的操作,甚至肢体的运用开展。这些,都不是过去世代所能想像的。

判断学习能力,指标应更多元

假如我们承认,文字只是众多表情达意方法的一种,在这个时代,倘若还将表情达意的学习能力指标,局限於纸笔文字的运用,甚至,局限於中文文字的书写,未免失之过窄。

举例而言,假如一个老师规定学生必须缴交一份手写的中文心得报告。等到期限届至,在众人缴来的作业中,的确会有龙飞凤舞丶字迹潦草,甚至文句不通的情形。但是,如果开放让学生自己决定作业的格式,或许,就会有不同的惊喜。

喜欢「秀」自己的现代学生,懂得截长补短。搭配着简单的文句,他们会去结合自己擅长的各类表现媒介,来传达心中的意念。举凡PPT丶网页设计丶动画绘制丶录音剪辑,甚至,纪录片拍摄,都是常见的作业表现形态。

他们不喜欢制式,经常以词曲创作丶自弹自唱丶自编自导自演等形态,展现独特的创意与能耐。这些,在在都让人耳目一新。毕竟,新世代学生的知识基础,以及他们所使用的沟通工具,都跟过去明显不同。假如你现在随手连上youtube网站搜寻,不难发现,目前台湾各大学里的活动,无论是教学丶经验分享丶成果验收丶社团活动宣传,甚至各类干部竞选等,不少都转以网路为媒介,透过数位影音的形态,向世界发声。


摄影/林鼎盛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10年6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72_small 现在的大学生和以前相比,究竟有何不同?关於这个问题的深入分析,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Heng-Wen Liu

台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助理教授。

Latest from Heng-Wen Liu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61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