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角色的變與不變

by Chia-lin on Monday, 25 February 2008 Comments
從教育者、養家者到剛柔並濟的新好爸爸…
在不同時代,「好父親」的樣貌如何改變?為何改變?
作者也向每位父親提問:在生活的優先順序中,「做爸爸」排第幾位?

王舒芸 撰文

工業革命把父親帶出家庭

在農業社會裡,一個家庭的經濟與育兒責任常是夫妻一起分擔,工作場所通常就在家附近,父母親一起從事勞務。在那個時代,父親既是經濟供給者,也是道德監督者,當然,更是小孩教育的啟蒙者。
到了工業革命之後,市場經濟興起,所謂「現代核心家庭」改寫了父親角色的內涵。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工廠,把生產事業帶出了家庭,各家各戶開始得有人外出到工廠謀職,才能賺取足以維持家計的收入。這個產業結構的巨大變遷,造就了嚴格的性別階層體系。在這個體系裡,妻子在家從事無酬的家務勞動,以支持丈夫在外從事全職工作。而父親在照顧小孩這件事上,慢慢撤退到第二線。父親漸漸成為養家者的代名詞。因此,「離家工作」可說是工業革命將父親模塑為「養家者」角色的過程中,相當關鍵的一個歷史性因素。
這時,社會上對於父親角色的期待已經大不相同。隨著「養家」與「家務」的分工,親職(parenthood)漸漸開始等同與母職(motherhood),母親跟小孩的連結被認為是天生的、自然的特質,加上母親花許多時間跟孩子在一起,「自然而然」變成育兒專家,多數的男性成為單純的養家者,成為家庭的局外人。

好父親不是成功男人

根據社會學家班諾克堤斯的觀察,既然當時男性的價值主要由工作來定義,那麼他最主要的認同感也就來自他的所得能力。「養家者」代表穩定的工作、高收入、職業成就、物質的累積等等,這些便是男子氣概與成就的指標。因此,成功的男人典型,應該是投注大把的時間與精力在工作上,父親角色變成了次要任務。也就是說,爸爸常藉由事業上的成功來達成「顧家」的任務,所以在傳統的觀念裡,爸爸常常因為工作而不在家。反之,如果一個男性比較常待在家,反而會被視為偷懶、沒有男子氣概或失敗的象徵。
此外,社會上對於家庭內非傳統的性別角色,也還沒有足夠的支持與準備。現有的工作職場總是假設妻子理所當然應該對男人在工作上的需要給予支持,社會也沒有提供柔性的男性角色模式(nurturing manhood),反而對樂於育兒的爸爸存有負面的看法。在政策上,政府或企業界也不會想到如何均衡工作與父職角色的雙重需求。

全球化下的家庭異變

不過,這個「養家者」的角色期待,又再一次地隨著社會變遷而改寫。因著全球化時代的來臨,再加上女性教育程度不斷提高,大幅降低了女性進入職場的窒礙;另一方面,男性的失業率反而節節升高,尤其是那些低技術的勞工階級,男性在家中的經濟權威受到嚴重的挑戰。全球化趨勢使得聘僱主導權掌握在龐大的跨國企業手中,廣大的受薪階級只能被動地配合。
另一方面,因為全球化的趨勢,有一群男性即使擁有優渥的資源,卻同樣無法好好扮演父親的角色。這群父親通常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高薪階級,但是他們在事業上能否發展,已不再單純地取決於學歷、年資,而在於他們的工作績效,或者他們是否能夠心無旁鶩、日以繼夜地投入工作,以及能否隨時隨地、無牽無掛地遷徙於不同的國家。對於這一群父母來說,跟時間賽跑的壓力越來越大,使得他們沒有太多時間精力照顧家庭。對他們來說,有時候辦公室甚至比自己的家更像家。
另外一個改變父親角色的是婚姻。在傳統的農業社會,婚姻制度基本上是以經濟與傳宗接代為主,感情為輔,所以離婚是一個很難被接納的選擇,非婚生子女也就被視為異數。因此,大部分的孩子是和有血緣關係的雙親居住在一起。二十世紀之後,越來越多女性有了經濟自主的能力,於是,因為經濟保障而進入婚姻的可能性大幅降低,愛情漸漸超越經濟與傳宗接代的目的。

父親角色M型化

當大部分的婚姻奠基於愛情,的確締造了比較高的婚姻品質。但是,相較於經濟或法律約束,「愛情」顯然是一個流動性很高,也很脆弱的機制。一旦伴侶之間的吸引力消退,那麼,無論是同居、離婚、再婚,都逐漸被社會認可與接受,法律上的限制也鬆綁了許多。於是,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小孩,有個不在家的親生爸爸,或是和沒有血緣關係的繼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父親跟孩子的互動關係也有了不同的面貌。
簡而言之,從農業時代到工業社會,父親角色從教育、照顧與養育責任集於一身,到後來撤退成養家者角色。到了全球化世代,家庭的概念已經變得相當多元,再加上全球化勞動之特殊性,使得有些父親也許仍然善盡養家的責任,有的卻連這個基本的責任都無能為力,更遑論照顧了。總之,今日的父親角色開始往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流動:一端,是所謂剛柔並濟的「新好男人」,他們主動參與育兒活動,分擔照顧的重擔;另外一端則是一群不在家的缺席爸爸。

父親為何缺席?

男人與父親角色的連結,相較於女人與母親角色的密不可分,顯然薄弱了許多。許多男人即使有了親生的小孩,也不必然保證會善盡父親的責任。畢竟成為父親(being a father)和真正做父親(doing a father)是兩回事。事實上,單親媽媽越來越普遍,正反映出有越來越多的男人,就算已經成為爸爸,卻放棄做爸爸的機會。
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後,那些沒跟親生爸爸一起居住的小孩,大部分是因為爸爸離家從軍或者因病早逝,媽媽守寡或改嫁。但近年來,小孩不和親生爸爸一起居住的理由卻大異其趣。以美國來說,非婚生子女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中又以未成年的小爸爸小媽媽居多。另外,有的家庭是因為父母離異,媽媽獨立扶養小孩,因此孩子從小就沒有跟爸爸共同居住的經驗。
現在,所謂的「缺席爸爸」已不再侷限於那些不跟小孩同住的爸爸,也包括那一群既不跟小孩同住、也不支付生活費的爸爸們。至於那些按時拿錢回家、但在實際的照顧上卻相當疏離,甚至袖手旁觀的爸爸們,也屬於缺席爸爸的行列。
這些種種「缺席父親」的現象在一九九○年非常受到關注,遂有所謂「父親運動」的說法。各地方組織、草根運動領導人開始積極地串聯,跨越各種意識型態、政治與種族的界線,開始共同為促成父親與小孩的連結而努力。這樣的行動並非企圖減少母親在小孩生活內的地位,而是表達出,父親角色在孩子生活中也是不可忽視的。

親職是權利也是義務

瑞典政府的作法,是透過法律與社會政策雙管齊下。瑞典明文保障並積極鼓勵新生兒的父親得享有留職帶薪的親職假,就是所謂的「爸爸月」(daddy month),且只限定爸爸才能享有。如果爸爸不善加利用這個權益,媽媽也不能代替。因此,瑞典的男性申請育嬰假的比例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此政策的目的在表達:每一個為人父母者,不論性別職業或者所得多寡,都有權利、也有義務照顧子女。
在法律方面,瑞典強制合法婚姻關係之外(從未婚、同居到離婚)的父親,須善盡對未成年子女的財務責任,並大力推動婚姻解組後的夫妻共同擁有小孩的監護權,使得夫妻即使離婚後,父親仍然能夠跟小孩維持某種程度的互動。這些政策的歷史流變,透顯出瑞典的公民社會與文化典範是如何看待父親角色的轉換:從把男性視為養家者,到鼓勵他們成為實際參與照顧的爸爸。
此外,越來越多兒童權利的捍衛者積極倡導,除非是因為家庭暴力而失敗的婚姻,否則在婚姻解組之後,父母親只要有能力,都應該共同享有監護小孩的權利。在北歐國家,共同監護權已經變成越來越受青睞的判決原則。這一方面代表當代的社會文化開始反省,在這個家庭結構不再如以往穩固的世代裡,未成年小孩的成長不應該成為父母脆弱婚姻的犧牲品,他們有權同時享有雙親的照顧。

做個剛柔並濟的新好爸爸

自古以來,這個世界對於父親與母親,似乎存在一套截然二分的標準。但隨著社會結構的不斷變遷,以及不同的社會文化對於性別角色的一再改寫,父母親之間的分工界線越來越模糊。只不過,在這個親職角色趨向中性化的過程裡,女人向外跨出的步伐似乎遠遠大過了男人踏進家裡的速度,許多父親對於擴展自己的家庭領土似乎仍意興闌珊,這與他們在商場或政界開疆闢土的野心與衝勁相比,遜色不少。
除了父親本身的角色認知之外,也有研究顯示:一位父親如果能夠得到重要他人的讚賞與支持,會提高他投入親職角色的熱忱。有的爸爸之所以不投入,是因為妻子不願意,或者無法放棄家中的母親角色。而妻子之所以不願意,可能出於傳統觀念對男性的認知,或者女性害怕放棄在家的核心地位,畢竟丈夫已經擁有較多的外界力量(事業、地位、頭銜、權力、收入);也有妻子之所以不鼓勵丈夫投入家務,是因為覺得男人在家事上的笨拙;最後,婦女也會因罪惡感或因避免被批評,而不鼓勵丈夫投入。
不過,當越來越多女性進入職場,她們的自我認同就不會完全依靠養育角色來確立,這也會慢慢帶領女性往親職角色平權化(shared parenting)的方向邁進。而做爸爸的也開始體會到,與孩子互動的經驗,往往可以幫助他澄清生活中不同事務的優先順序。因為工作上的成就,絕非衡量生命價值的唯一指標。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arente_wangshuyun.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ne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25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