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Building communities 族群重建
Building communities 族群重建

Building communities 族群重建

 

The materials here explore how community frontiers and boundaries are being reshaped in Asia, at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levels.

從山巔到海濱,從語言到文化,亞洲族群靠著不同的力量逐步重建。在這條未知的旅程上,有許多值得分享的智慧與動力。

 

Wednesday, 26 November 2008

十七世紀東福島

時間:東福島‧十七世紀
那圍繞著異族聽聞與黃金冒險而展開的年代

這是一則偶然捏造的故事,主角是一名彼得潘(Pieter Boon),他和故事中出現的其他荷蘭人衛色林(Maerten Wesselingh)、特勞丹紐(Traudenius)、范陵哈(Johan Van Linga),以及西班牙人波提羅(Portillo),都是歷史上確曾活過的人。故事的基礎是以下的史料記載:

‧一六三八年二月,來自哥本哈根的高級醫師兼下席商務員衛色林被派駐卑南覓(今台東),學習當地語言,試圖與當地人建立友誼。此後衛色林經常奉命往返大員與卑南覓,以尋金為主要活動,甚至曾在一六三一年二、三月左右自卑南覓北上,據推測,他該次旅程所到之處,可能位於現在的豐濱鄉。(DZII-A, p.7及同頁註30)

‧一六四一年九月,消息傳回熱蘭遮城,衛色林與兩名士兵及一名翻譯員被大巴六九及呂家望兩社土著殺害。(DZIIA, p.7)

‧一六四二年一月十一日,大員長官特勞丹紐親自率領三五三人的軍隊前往卑南覓,為衛色林復仇。一月二十二日大軍抵達卑南覓,二十四日即行攻打大巴六九及呂家望,將兩社殲滅後,村落予以焚燬。(DZII-A, p.13)

大巴六九(Tamalakaw)和呂家望(Rikavong)都是卑南族部落,位於現在的台東縣卑南鄉,現「利嘉林道」所在之地,大巴六九山則是台東市背後的那片山地。


一六四一年(註1)九月是個令人難耐的月份。突如其來的颱風在月初襲擊福島南部,數日不斷的豪雨造成大員灣海水暴漲,一時之間大員沙洲似乎有被淹沒之虞,使大員的荷蘭人全都籠罩在一片憂慮之中。然後,這來得莫名其妙的颱風在九月十日凌晨頃刻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連日來聽慣了風雨聲的彼得潘中尉(註2)此刻從夢中驚醒了。他披上外衣走到窗口向外眺望,在整齊排列的低矮屋舍上方,一彎新月高掛在午夜剛過的天頂,厚重的雲層不知何時已經全部退到極西的水平線上,在微弱的月光下反映出深藍紫色的光暈,隱約透露出一絲令人不安的訊息。
第二天早晨,中尉如往常般面見大員長官特勞丹紐。當他們正在商議要如何對付固守雞籠島要塞的西班牙人時,一名衣衫襤褸全身都是傷痕和泥巴的士兵被人扶了進來(註3)。
「長官…」這名年輕的娃娃臉士兵拉扯著顯然淋過大雨又被烈日曝曬過的一頭亂髮,按耐不住似地喊叫出來:「衛色林在卑南覓被當地人殘酷的殺害了!」
站在特勞丹紐桌邊的彼得潘中尉睜大了眼睛望著這士兵,一時之間竟不能會意過來。
「四天前的深夜,大巴六九社的人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竟然趁夜將衛色林砍死在森林裡。我僥倖逃了出來,是從卑南岬沿海的山路奔回來的。路上遇到颱風,我險些落海,又摔傷了腿,因此耽誤了行程…」士兵說著,聲音漸漸低了下去,隨即昏倒在特勞丹紐的門口。
傷兵被抬出去的同時,另一名士兵走了進來,一臉不安的將一封背面用鮮紅色蠟漆封妥的信遞到中尉手中。中尉低頭看了這薄薄的文件,回頭對特勞丹紐說,「長官,這是西班牙人送來的。」
特勞丹紐臉色陰沉的點頭,於是中尉拆開這封信,輕聲唸了起來:

致大員長官:我等確已於今年八月二十六日收到閣下信函。依良善基督宗徒應守之律法,及業在我國國王前所設之誓言,我在此回覆,我既不願亦不敢交出閣下所要求者,亦即這座城堡,且我與我方人馬皆已決志抵禦。我慣見大批敵軍,在法郎德(Flanders)等地亦有過數次此等戰役經驗。請閣下勿再勞煩寫信為如此要求。且讓各人各自備防。吾等係信仰基督之西班牙人,所信仰的上帝自會庇佑我們。願神保全你們。
  
寫於主要塞聖救主城
一六四一年九月六日
波提羅(註4)

彼得潘中尉輕輕的將這封字跡工整非常禮貌的信放在特勞丹紐桌上,不過並沒有看著他的長官。他早就已經知道,驅逐西班牙人的戰爭終究難免。如今衛色林死了,雖然並不清楚他的長官作何感想,但對他來說,這筆帳勢必要算在西班牙人頭上。早幾年熱蘭遮城也曾派員前往高山的另一邊,去尋找傳說中的黃金河,但每次繞過卑南岬要往北前進總是遇到諸多困難。福島東部的海路非常險惡,一旦遇到惡劣的天候海象,連補給都立刻成為問題,因此拿下西班牙人的領土,由北海岸前往傳說中的黃金河,就成為探金事業的唯一可能了。
前幾年范陵哈上尉率領三艘戎克船前往卑南一帶探金,千辛萬苦自當地人探得口風,說在卑南覓以北進入谷地約三日半路程之處,有一盛產黃金的河流,但路程中的聚落全都與卑南覓居民處在敵對狀態下,因此卑南人並不樂意為范陵哈領路。是因為這樣,有著高深化學知識的衛色林才會以商務員的身份被派遣常駐卑南覓,一邊學習當地語言,一邊試著與當地人建立友誼。
「若不是因為西班牙人盤距雞籠島和淡水,我們早就可以從北方前往谷地,也許現在已經發現了黃金河,不必冒險將衛色林派駐在卑南覓,他也不會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中尉想著,但他沒有出聲。他已經回過神來,在靜靜等候長官特勞丹紐做出進一步的指示。

即將攻打西班牙人的消息傳出,整個熱蘭遮城突然都被一種緊張氣氛所籠罩,暑熱也在這一天正午過後攀升達於極點。暫時了結公務之後的彼得潘中尉抱著重重心事,冒著烈日去探視那名報訊的傷兵,卻很遺憾的聽說了這士兵因為感染瘧疾已是命在旦夕。

註釋

註1 據中譯本《熱蘭遮城日記》第二冊譯者序的說明,1641年的《熱蘭遮城日記》現僅存4月11日關於福島首度舉行地方會議(Landdag)的摘錄記載,其餘均已佚失。
註2 關於Pieter Boon,較常被引述提及的是他於1643年帶隊展開的尋金冒險行動(詳下則故事)。不過1641年時他的軍階還是中尉,到1643年才升為上尉見DZII-B,p.21註7。
註3 《熱蘭遮城日記》中收錄大員長官致總督的信件(1641年11月6日),其中提到,9月12日有一士兵自卑南覓捎訊前來,通知衛色林及兩名士兵和一名譯員已被殺害,但此外並未再提及這名報訊士兵(DZII-A, p.7)。
註4 譯自:José Borao, Spaniards in Taiwan, I, p.326.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Tafalong_focus_Nakao_PeterBoon.swf{/rokbox}

Wednesday, 26 November 2008

想要長根

昭和六年,也就是1931年,八月,日本人類學家馬淵東一訪問我的家鄉太巴塱。四年後,台北帝國大學土俗人種學研究室出版了移川子之藏、宮本延人與馬淵東一共同撰述的《臺灣高砂族系統所屬の研究》。根據該書的記載,馬淵東一在1931年的訪問期間獲得消息,推算出太巴塱的歷史。
  馬淵造訪太巴塱前一年,在高山的另一邊,同樣是八月,台灣民眾黨分裂了,「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結成。兩個月後,賽德克人莫那魯道在中央山脈的高處發出撕裂人心的吶喊,在他的刀下砍倒了一個又一個的日本人。這一年,楊守愚發表新詩〈動盪中的一個農村〉和〈人力車夫的叫喊〉,賴和出任《台灣民報》的新詩主編。
  馬淵踏進太巴塱前不久,七歲的鐘肇政才剛剛進入台北市的太平公學校,開始學習國語(日本語),稻葉直通和瀨川孝吉關於紅頭嶼的研究也在東京出版。
  那段時間裡,台灣島上發生了許多事,而馬淵在靜靜的谷地村落太巴塱,聽著一名族人講述他的族譜。那個人濤濤不絕的說著,從他自己開始,將他的家族史回溯了四十代之久。我想像中,馬淵坐在那人的屋裡,在他的小記事本上很快的算了一下,然後喃喃自語起來。

  (啊,這些人在這裡竟然已經住了一千年這麼久了嗎。)

  一千年嗎。那時候,歐亞大陸的西邊正在上演一些奇怪的情節。
  貪心的諾曼地大公揮軍渡海,霸佔了英格蘭統治者的王座。沒過幾年,神聖羅馬皇帝亨利四世就和教皇額我略七世大打出手。又過了沒幾年,天主教世界第一支東征的十字軍烏合之眾在匈牙利全軍覆沒,連君士坦丁堡的城門都沒見到。
  在歐亞大陸的東邊,支那全境已經脫離戰亂,在宋國皇帝治下安靜了相當年月,海上的日本則進入古都貴族雅好賞櫻的平安時代。
  當南美洲的馬雅人在豔陽下舉辦「贏者砍頭」的球賽祭儀,大洋彼端的島嶼上,這個狹長的谷地裡,決定落腳的祖先們正在搭蓋居所。

  馬淵離開太巴塱後六年,我的家鄉被改名為富田。這一年總督府頒布禁令,新聞報紙中不可再使用漢文。不久後「台灣地方自治聯盟」遭到解散,公開的政治結社隨之被禁。
  不知道1931年八月是否有颱風過境。離開太巴塱的時候,馬淵想必沒有被夏日裡結滿果實的麵包樹傷及頭顱。強風將麵包果吹離枝幹時若是被砸中腦袋,應該會受很重的傷才是。
  我所確知的是,那一年我的阿公已經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那一年他一定也吃了麵包果,而家門口的那株番龍眼,想必已經長得比我還高了。

Matiya kilang kako
我像一顆樹
Mangalay a palamit ko saripa’
腳掌想要長出根
Ma’olah a malikat ko kamay
雙手喜歡擁有光
Matakaw a ci’adingo ko tireng
身體渴望有影子
Caliwen ako ko tangal no romi’ad
我要借來時日的光亮
sapilisin to kalokawas
好去向諸神做祈禱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Tafalong_focus_root.jpg{/rokbox}

Tuesday, 25 November 2008

Ilisin

An excerpt of the "Ilisin" in Sado (Hualien County, August 2008): men from the same generation as the deceased come to his house and perform a dance of farewell and commemoration.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tafalong_docu_ilisin.jpg|}/media/articles/Tafalong_Focus_Harukogarden_ENG.flv{/rokbox}

Friday, 21 November 2008

The marvels of oral history

The oral history of illiterate aboriginal peoples is remarkable, not only for its elaborate content, but for the way it has been passed down by memory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It certainly puts to shame those who consider themselves as civilized and superior.

There are several kinds of narrative. Some are based on accounts of events that actually happened. They commemorate persons who actually lived, glorifying or vilifying those involved. Quite possibly the things they say and did are elaborated and exaggerated to reflect the judgment of history. Why were the stories told? As mere entertainment in times when there were no books or as lessons intended to pass on the moral values and traditions or to instill pride and a sense of identification in the deeds of the clan or nation or tribe?

Some of the oral material is mythological, not describing events or persons that were witnessed and the news passed on, but attempts to visualize and explain what was shrouded in obscurity: the origin or creation of the world, the appearance of the first humans, the mysteries of fire, weather, disease, life and death and the realization that somehow humans are dependent upon some unseen powers that seem to reward and punish and require acknowledgement and sacrifice.

Myths are not history, neither are they strictly fiction. They are symbolic attempts to make sense out of reality. How literally were these myths believed by those who listened to them we will never know, but we do know that they built real temples to honor and worship and ask for protection from the deities their myths commemorated.

There is also the possibility that some of the oral material was merely for entertainment, stories invented to amuse or instruct without any claim to authenticity or real events, like the Canterbury Tales.

The big civilizations had the advantage of written language. But I doubt that the myths and stories about times ancient to them began with someone writing on parchment or inscribing on stone. They were not original to their transcribers but what had been passed on orally for years before first being recorded. We should be grateful to those scribes who preserved the material so that we can enjoy and learn from their insights.

But there are still today “primitive” aboriginal tribes and cultures who still pass on orally the traditions and legends and beliefs of their people. But as the traditional ways are dying out and the cultures fading away into oblivion as civilization claims victim after victim to modernization, fewer and fewer of the storytellers are surviving, so that unless more efforts are made to record what they know, those oral histories and narratives and theologies and sciences and philosophies and pharmacies will be lost forever.

So what? Who cares? These losses don’t spell the end of civilization or threaten the survival of humankind, but they represent unique achievements of the human spirit. To compose these narrations and preserve in memory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of storytellers is a truly superior human task.

It seems so strange to me how upset some people become when something seems to threaten the extinction of some rare inhuman species, but feel absolutely no concern for the impending demise of some human culture. I am not at all advocating the preservation of those cultures by isolating and keeping those peoples locked in their primitive, traditional ways, but we should at least show enough respect for their humanity and individuality to preserve the memory of their achievements and traditions.

Modern day scientists have the relics of archaeology and the fossilized remains of creatures that once roamed the earth. There will be no fossils of the oral histories of lost cultures, but we still have time to record those that still exist before they too are lost forever.

Here is a fable I wrote about the origin of an historical narrative handed down through the centuries.

+++++++++++++++++++++

The Origin of An Epic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n ancient civilization that was very proud of its achievements. One day the king and his advisors were sitting around in the council chamber sipping wine and nibbling on some fruit and tidbits of food that their slaves were providing when a discussion arose about a recent battle they are victoriously won. One of the men began to recount his part in the battle, when he was interrupted by another.

“You’re wrong,” he said, “I was there and that’s not the way it happened.” Soon the whole meeting was in an uproar, each one trying to convince the others that things had happened his way.

Finally the king intervened. “No one is ever going to believe anything you say if you cannot agree on small details. From now on, the official version will be mine, the one that glorifies most the royal power and our local heroes and gods. What we should be discussing is how to memorialize this victory so that future generations will remember our exploits. Do you have any suggestions?”

“We could build an arch of triumph with scenes of the battle carved on it. Or a tall obelisk in the center of the market square carved with a narrative of the whole battle depicted on its sides.”

“But what’s the use of such a high structure? Anything above eyelevel will not be seen clearly enough.”

“We can build a temple with statues of the principal personages or paint murals on a long wall depicting the entire history of the battle.”

“Well,” replied the King, “those are excellent ideas which we can and will bring to reality. It doesn’t matter what is carved high up on an arch or obelisk. Anyone who sees them even from afar will be reminded of the victory they commemorate. Marble statues in a temple will carry our images down through time. Painted scenes on a wall can insure that each one of us gets his share of the spotlight.

“But there is one fundamental limitation in all these schemes. They are local. One has to be right here to see them. So far as the rest of the world is concerned they are out of sight and out of mind. What we need is something to make us household words, heroes known to everyone everywhere. What I propose is we hire some poet storyteller, some creator of epics like Homer to compose a masterpiece of literature that will spread throughout the world and be repeated to every generation to be memorized and told wherever the common people cannot read or do not possess books.”

What the King proposed was unanimously seconded by all the council, but what was so easily decided upon was very difficult to accomplish. Choosing the right band of writers wasn’t easy, neither was it easy to compose verses and include details of episodes that could be agreed upon by those who had taken part in them. By the time the epic was completed most of those it memorialized had passed on to the next life where they could no longer make objections or add amendments. Now there is no part of the world that has not heard of them.

There are lessons hidden here.

The epic that was produced
reflected all the king and his council wanted everyone to know,
so it glorifies the good and vilifies the bad.
It should be read with caution:
the good were probably not as good, nor the bad quite as bad.

Still it commemorates events that were truly great
and presents models of what to do and not to do
in similar circumstances.

Facts and figures appeal to few and are quickly forgotten.
Elaborate stories told in terms
that stir the imagination with graphic imagery
remain forever as fond recollections and significant lessons.

Attached media :
{rokbox}media/articles/Bob_OralHistory.jpg{/rokbox}

Wednesday, 29 October 2008

部落的希望在孩子

一个台湾,两个世界

一连串的忙碌,还记得那时候是接到人籁杂志的电话说,我得奖了,有点错愕,那时候我急切的挂下电话,继续跟部落家长沟通他的孩子的户籍问题,每次遇到这种很特殊的状况,就会很心酸也很挣扎,这样被送出来的原住民孩子真的会幸福吗?十三年前第一次踏进原住民部落,尽管自己是个小康家庭的孩子,到了养老部落让我著时的体验与经验到原来台湾真的是一个台湾,两个世界,台湾这块土地上还是可以这么贫穷。
穷不能穷部落,苦不能苦孩子

常常有人问我曜诵你怎么可以这么愿意在山上奉献作部落的工作,我没多加思考,因为一句话【穷不能穷部落,苦不能苦孩子】;大学一年级进到部落,叹著一口气说,部落这么远、学校这么远、家里这么穷,如何让这里的孩子真的有受教的权利呢?为什么这里会没有幼稚园呢?很多的疑问,那时候就埋下了在这里成立幼稚园的想法,这个梦想在最近两三年,因为九三年艾莉风灾我回到山上工作,终于实现,原来只要我看见了,坚持著,坚持著,其实上帝会听见我的声音,给我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礼物。


孩子的微笑是我最大的生命复原力

很多时下的年轻人,常常会问我,在山上工作,难道没有困难跟辛苦吗,薪水不多,身体与心里都相当疲惫,怎么撑得下来呢?最近我的答案是因为我负责两个原乡地区的的幼稚园以及在尖石国中担任中辍生辅导的工作,我发现我有了很多的孩子,这些孩子会因为认识我而多了个朋友,多了个像爸爸的人,我从她们脸上的微笑化解了我的工作压力,我只是希望这群从小受伤的孩子可不可以幸福点,可不可以因为我的分享与回馈,让她们在她们的伤口长出茧,然后有复原力,最后也伸出双手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我都这么期待著。
我的工作常常会遇见人生中的苦楚,而不知不觉我发现我有了敏锐的感受力与同理的力量,真的是很不一样的力量,可以带给更多周遭的生命韧性,我很开心,也很希望台湾的社会,能够将具有生命力的人事物加以彰显,让社会阳光多一点,大家开心一点,而苦难将就会慢慢减少,诚挚的邀请大家一起关怀原住民孩童。

一连串的忙碌,还记得接到人籁杂志的电话说,我得奖了,有点错愕,那时候我急切的挂下电话,继续跟部落家长沟通他的孩子的户籍问题。每次遇到这种很特殊的状况,就会很心酸也很挣扎,这样被送出来的原住民孩子真的会幸福吗?十三年前第一次踏进原住民部落,尽管自己是个小康家庭的孩子,到了养老部落让我体验到原来真的是「一个台湾,两个世界」,台湾这块土地上还是可以这么贫穷。


穷不能穷部落,苦不能苦孩子

常常有人问我,曜诵你怎么可以这么愿意在山上奉献做部落的工作,我没多加思考,因为一句话「穷不能穷部落,苦不能苦孩子」;大学一年级进到部落,叹著一口气说,部落这么远、学校这么远、家里这么穷,如何让这里的孩子真的有受教的权利呢?为什么这里会没有幼稚园呢?很多的疑问,那时候就埋下了在这里成立幼稚园的想法,这个梦想在最近两三年,因为艾莉风灾我回到山上工作而终于实现,原来只要我看见了,坚持著,坚持著,其实上帝会听见我的声音,给我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礼物。

孩子的微笑是我最大的生命复原力

很多时下的年轻人,常常会问我,在山上工作,难道没有困难跟辛苦吗?薪水不多,身体与心里都相当疲惫,怎么撑得下来呢?最近我的答案是因为我负责两个原乡地区的的幼稚园以及在尖石国中担任中辍生辅导的工作,我发现我有了很多的孩子,这些孩子会因为认识我而多了个朋友,多了个像爸爸的人,她们脸上的微笑化解了我的工作压力,我只是希望这群从小受伤的孩子可不可以幸福点,可不可以因为我的分享与回馈,让她们在她们的伤口长出茧,然后有复原力,最后也伸出双手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我都这么期待著。
我的工作常常会遇见人生中的苦楚,而不知不觉我发现我有了敏锐的感受力与同理的力量,真的是很不一样的力量,可以带给更多周遭的生命韧性。我很开心,也很希望台湾的社会能够将具有生命力的人事物加以彰显,让社会阳光多一点,大家开心一点,而苦难将就会慢慢减少,诚挚的邀请大家一起关怀原住民孩童。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9Yangyaosung__ZH.swf{/rokbox}

Wednesday, 29 October 2008

部落的希望在孩子

畢業於社會系的楊曜誦,早於大學時代,即步上服務原住民的志工之路,至今已有十三年。
2004年,令新竹縣尖石、五峰兩鄉滿目瘡痍的一場風災,則促使楊曜誦辭去台北的工作,同時創設「台灣原住民族部落培力協會」。因風災而遷居平地的災戶,不少人直接把孩子留在平地就讀,許多孩子出現適應不良狀況。楊曜誦為改善這群孩子的弱勢學習處境,就在竹東租下一間房子,作為孩子的課後輔導班。

此外,楊曜誦眼見偏鄉部落與城市的數位落差,而在海拔一千五百公尺高山上的泰雅部落司馬庫斯,成立了電腦教室。他說,電腦可以刺激圖像思考、也能做為教學的輔助工具,孩子更應是電腦教室中的主角。

【得獎感言】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一連串的忙碌,還記得那時候是接到人籟雜誌的電話說,我得獎了,有點錯愕,那時候我急切的掛下電話,繼續跟部落家長溝通他的孩子的戶籍問題,每次遇到這種很特殊的狀況,就會很心酸也很掙扎,這樣被送出來的原住民孩子真的會幸福嗎?十三年前第一次踏進原住民部落,儘管自己是個小康家庭的孩子,到了養老部落讓我著時的體驗與經驗到原來台灣真的是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台灣這塊土地上還是可以這麼貧窮。
窮不能窮部落,苦不能苦孩子

常常有人問我曜誦你怎麼可以這麼願意在山上奉獻作部落的工作,我沒多加思考,因為一句話【窮不能窮部落,苦不能苦孩子】;大學一年級進到部落,嘆著一口氣說,部落這麼遠、學校這麼遠、家裡這麼窮,如何讓這裡的孩子真的有受教的權利呢?為什麼這裡會沒有幼稚園呢?很多的疑問,那時候就埋下了在這裡成立幼稚園的想法,這個夢想在最近兩三年,因為九三年艾莉風災我回到山上工作,終於實現,原來只要我看見了,堅持著,堅持著,其實上帝會聽見我的聲音,給我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禮物。
孩子的微笑是我最大的生命復原力

很多時下的年輕人,常常會問我,在山上工作,難道沒有困難跟辛苦嗎,薪水不多,身體與心裡都相當疲憊,怎麼撐得下來呢?最近我的答案是因為我負責兩個原鄉地區的的幼稚園以及在尖石國中擔任中輟生輔導的工作,我發現我有了很多的孩子,這些孩子會因為認識我而多了個朋友,多了個像爸爸的人,我從她們臉上的微笑化解了我的工作壓力,我只是希望這群從小受傷的孩子可不可以幸福點,可不可以因為我的分享與回饋,讓她們在她們的傷口長出繭,然後有復原力,最後也伸出雙手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我都這麼期待著。

我的工作常常會遇見人生中的苦楚,而不知不覺我發現我有了敏銳的感受力與同理的力量,真的是很不一樣的力量,可以帶給更多周遭的生命韌性,我很開心,也很希望台灣的社會,能夠將具有生命力的人事物加以彰顯,讓社會陽光多一點,大家開心一點,而苦難將就會慢慢減少,誠摯的邀請大家一起關懷原住民孩童。

一連串的忙碌,還記得接到人籟雜誌的電話說,我得獎了,有點錯愕,那時候我急切的掛下電話,繼續跟部落家長溝通他的孩子的戶籍問題。每次遇到這種很特殊的狀況,就會很心酸也很掙扎,這樣被送出來的原住民孩子真的會幸福嗎?十三年前第一次踏進原住民部落,儘管自己是個小康家庭的孩子,到了養老部落讓我體驗到原來真的是「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台灣這塊土地上還是可以這麼貧窮。


窮不能窮部落,苦不能苦孩子

常常有人問我,曜誦你怎麼可以這麼願意在山上奉獻做部落的工作,我沒多加思考,因為一句話「窮不能窮部落,苦不能苦孩子」;大學一年級進到部落,嘆著一口氣說,部落這麼遠、學校這麼遠、家裡這麼窮,如何讓這裡的孩子真的有受教的權利呢?為什麼這裡會沒有幼稚園呢?很多的疑問,那時候就埋下了在這裡成立幼稚園的想法,這個夢想在最近兩三年,因為艾莉風災我回到山上工作而終於實現,原來只要我看見了,堅持著,堅持著,其實上帝會聽見我的聲音,給我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禮物。


孩子的微笑是我最大的生命復原力

很多時下的年輕人,常常會問我,在山上工作,難道沒有困難跟辛苦嗎?薪水不多,身體與心裡都相當疲憊,怎麼撐得下來呢?最近我的答案是因為我負責兩個原鄉地區的的幼稚園以及在尖石國中擔任中輟生輔導的工作,我發現我有了很多的孩子,這些孩子會因為認識我而多了個朋友,多了個像爸爸的人,她們臉上的微笑化解了我的工作壓力,我只是希望這群從小受傷的孩子可不可以幸福點,可不可以因為我的分享與回饋,讓她們在她們的傷口長出繭,然後有復原力,最後也伸出雙手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我都這麼期待著。

我的工作常常會遇見人生中的苦楚,而不知不覺我發現我有了敏銳的感受力與同理的力量,真的是很不一樣的力量,可以帶給更多周遭的生命韌性。我很開心,也很希望台灣的社會能夠將具有生命力的人事物加以彰顯,讓社會陽光多一點,大家開心一點,而苦難將就會慢慢減少,誠摯的邀請大家一起關懷原住民孩童。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09Yangyaosung__ZH.swf{/rokbox}

Wednesday, 29 October 2008

台灣原住民樂禮與文化涵義

撰文│多明尼克.波第(Dominique Baudis) 阿拉伯世界学院院长

编译│ 沈秀臻


几十年来,气候变化在显著比例上是人类活动的产物,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自然气候的变化长期而言承受太阳活动,短期而言承受火山活动的交互影响,但今后由温室效应以及气溶胶污染主导。对于全球暖化的规模以及后果,大家持有不同光谱的看法,但确实是威胁地球的第一要素。自然环境的变化将破坏(甚至完全毁灭)微妙的平衡状态,并危及人类种族的延续。提出这样的声明,并非听任宿命摆布,而是让我们严谨看待与思索生物学家、化学家、气象学家以及地理学者的观察,同时懂得理性地权衡事实与风险,因为我们以及子孙的未来正握我们的手中。此外,我们能将这件事实当成一个好消息,如此一来我们才能部份改变未来的气候条件,我们也只能说是部份,因为温室效应在大气中早已存在,而往后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我们将更感受到它的威力,关键在于我们现在的作为。

人类活动所产生的温室效应是直接造成全球气候暖化的主要因素,这个现象的起源于工业革命,距今一百五十年前。这样的生产模式逐渐被广泛推展到极致,为人类夺标争锋,但同时产生许多结构性的难题。虽然过去多次被人提出,现在总算能够量化看待。根据国际能源总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估计,燃烧化石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百分之四十来自能源生产,百分之二十五来自工业,百分之二十五来自运输,剩馀的百分点则来自其他活动,如开暖气。

平均每人温室气体排放量与已开发国家密切相关。「平均每人温室气体排放量」位居前三名是澳洲、美国与加拿大,而印度、布吉那法索与墨西哥则贡献有限。已开发国家的消费模式与生活水准已经为其他国家立下标竿,使得这样的模式愈见普遍,全球暖化及其后果于是成为整个环境与物种的必然命运。经济发展如今成为排放量高增的代名词。中国的情形就是一例,它已经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第一大国。这个情况处处可见,欧洲另有一例:西班牙十五年来经济追赶而上,使得每个人的排放量增加40%。

根据这些数字,我们能够理解与这个主题相关的国际协商是何等激烈。发展中国家指责西方国家自一个半世纪以来早已是温室气体高量生产国,同时平均个人温室气体排放量仍居首,但这些国家不但延续以往的生活方式,而且不指望他国追其步伐。经过多年的讨论与国际草案的研拟,相关词语的交锋辩论总算得到改善,同时增进双方的了解。发展中国家与八大工业国(G8)于今年七月在日本高峰会面,虽然协议时语带模糊,没有获得重大突破,但其措辞有益于二○一○年归结出一项国际框架的协议,作为京都协议书(Kyoto Protocol)的延续。该项协议早见于一九九二年在里约召开的「地球高峰会」所签署气候变化公约的决议附件。

确实,气候变化的原因不能单单被视为技术问题,它们与一套价值体系与行为模式息息相关,价值体系与行为模式构成了全球共通的文化,并将发展的型态推展到全球各地。深具创造力的态度将使得我们重新发现源流,重新诠释文化资源,甚至创造新的文化资源,面对社会、经济与技术面的调整,培育更为负责与团结的国际社会。

在此,我提出三个省思的取径,划出今日研讨的范围:

一、文化与气候之间的依存关系为何?

二、对于全球性如此复杂的问题,地方团体如何尽其本份,以作为连结「全球气候」与「地域气候」的枢纽?

三、最后,我提出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作为例子,探讨这个主题如何将我们凝聚在一起,同时说明在全球建设的机制下如何透过跨文化的相助面对全球共通的挑战。


文化与气候

谈论气候与文化的方式众多。不管怎么说,深究气候与文化是古老的政治学提问。十八世纪孟德斯鸠(Montesquieu)有系统地提出「气候理论」,论及古希腊与罗马时代,说明政治制度与纬度之间的因果关系,并为之分类为暴政、民主或是专制制度。我们的疑问正如法国历史学家与哲学家沃尔涅(Volney)所言:「我们说一个热国是什么意思?寒冷与温带的界线在于何处?若诚如孟德斯鸠所言,一个国家的气温决定一个国家的能量,那么温度计上那一点决定自由与奴役的界线?」换言之,文化某部份受该地区的气候所形塑,我们也必须承认气候本身的条件本身正在改变,例如历史上可见沙漠边界的前移或后退。

重点在于别处:我们的消费模式、生产模式与价值体系息息相关,最终决定我们的发展模式是否能挽救人类活动对气候的影响。壤科维奇(Jean-Marc Jancovici)说:「自从人类对抗贫穷(现在地球上的饥荒不是因为战争所导致或是政治压迫的结果),对抗疾病(不管哪个国家,预期寿命近于五十岁,大约是法国一九○○年的平均寿命与几个世纪以前的法国人平均寿命的两倍),对抗寒冷与破坏者以后,于是我们变得在『打发时间』,发明行动电话、浴室垫、软体、冷冻蔬菜、发光的篮球。这些发明无法满足我们主要的需求。

在我看来,这样是很荒谬的,因为作为统领地球的物种,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舒适的生活,而目前的情况正是如此。」(参见L’avenir climatique, Seuil, 2002, pp.140-141.)或许有人认为这种说法显得夸大,但确实指出重点:我们的价值体系决定我们的选择。我们的文化资源与精神资源能够带领我们走向物质的堆积,或是选择过平衡俭朴的生活,例如对于短程路选择走路而不开车,选择和朋友在一起而不是盯著电视萤光幕。这些资源将使我们学习对抗气候的恶化,换言之,对于温室气体的排放,我们的「欲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我们的价值体系决定的不只是二氧化碳的足迹,同时考验我们面对新条件的调适能力,以及不同的准备、对抗、修复的能力,使得气候以较佳的方式得到改善。将这些能力与大家共享,运用智慧面对自然环境的变迁,对能源问题做出一致的决定,这都是我们必须共同面对变迁并回应的群体能力。

当我们思索文化与气候时,我必须强调最后一点:气候变化改变了全球文化,同时改变了我们对人类群体的归属感。气候变化的症结在于两个走向:一个是让我们见到一个真正的国际社会,或是相反地加深了「文明的冲突」。

全球治理的机运将维系在一个共识上:单一排放点将影响到全球,全球各国都必须在同时间致力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否则全部的努力都将因为单一排放点而化为乌有。除了必须切实执行众国所接受的集体目标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气候变化导致自然资源的损耗,因此为了争取水与肥沃的领土隐藏潜在冲突,导致「文明冲突」加深的风险,同时又因「环境难民」的迁移而加剧。在这样的情况下,伴随历史、宗教与认同问题而来的冲突与反感与日俱增。总而言之,全球暖化早已成为各文化与国家是否能共存的一大挑战。



地方团体与都会群

随著工业革命而来的城市发展先在西方社会扎根,接下来遍及整个地球:今日大多数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一九○○年只有14%而已。其实,这并不一定是个坏消息:城市汇集了许多分析家,能够成为对抗气候变化的良地;大众运输系统、水资源净化、能源分配的制度化更见证这项事实。绿色建筑的实验设计将消耗的能源予以再生更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城市同时也是高速资讯交换、创造发明、群体讨论的地点,并使之往前推展。这一切都将取决于城市居民、为城市居民打造环境的决策者,以及认同城市的群体归属意识。由此可见,地方官的角色不可或缺。当我担任土鲁斯市长时,我必须为地铁系统更新奋斗,因为我相信这样的技术解决方案将使得街道畅通、空气洁净。

结果证明确实如此,于是反对声浪随之消散。市中心的规划、市中心与郊区的衔接,家庭垃圾的回收、分类、再利用,以及水道系统的改造……每次一出现新的问题,部份归属技术问题,部份归属政治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出现总是挑战著既得利益者与特殊意见者的两端,共同建立一个更亲善、更平衡与更人性的城市。这些考验著地方官的智慧,他们必须列出选项,告诉公民可供省思的素材,让大家明白如何在多样不同的观点中谋求「大多数人的利益」。我的当地施政经验告诉我,将赌注放在公民的反省能力,并开启公民的辩论空间永远不会错。城市民主化将使得城市能够承担自身的未来,将使得各城市团结一致,勇于肩负环境革新的计划。

一旦主要的问题能够被清楚地提出,并推出一项真正的选择方案,寻求大多数人的利益有时透过类似地方公民投票的形式完成。对抗气候暖化的战役有时需要民众自愿牺牲(开不开车、水费调整、选择某一项投资或舍弃某一项投资),或许这正是超越困境的好方法。就让城市公民正式地被充份告知,让他们列出优先顺序与价值观的先后选项,让他们知道自己必须承担选择的后果。


阿拉伯世界.对抗气候暖化的夥伴

现在我谈回对抗全球暖化的战役中阿拉伯世界积极投入的资源对于国际社会的贡献。请允许我引用一段蒙格梅瑞教授(Montgomery Watt)的话作为开始:

我们无法了解阿拉伯人的科学实验、思想以及著作涵盖的领域是多么广阔,我们知道若没有阿拉伯人,当时欧洲的科学与哲学无法如此发展。阿拉伯人不自足于承转希腊思想。他们是真正的接班人(…)一一○○年左右,欧洲人对于敌人──撒拉逊人的科学与哲学产生了兴趣,这些学科的发展已达高峰。欧洲人必须向他们所有必须学习的事物,然后才能将自己往前推进。

换言之,阿拉伯世界形同智慧、科学以及技术的宝库,当人们反思人与环境的关系时,能够动员运用之。此外,阿拉伯世界不局限于伊斯兰教,而伊斯兰教义已经能就这个主题为我们带来独树一格的哲学与神学省思。其起源基本上是一体(tawhîd)的原则,从而建立严谨的一神论,并确定被创造所有的组成部份最终一体。于是,人被创造是来加入社会生活与自然界,同时确认自己的本性。个人的生活、社会的生命与自然的生存都无法分而视之。
根据伊斯兰教的看法,人在土地与生物间发挥「辅佐」(khilâfa)的角色。人不是主人,只是受托人。随著这个观点而来:对于被创造的全体,我们必须以尊敬、公平与平衡的态度看待。伊斯兰教张显在刻苦、乾旱及不容许浪费土地上,它载有许多禁止浪费、对待动物与水管理的规定。

即使如此,阿拉伯世界与其他所有的文明一样,承载自然遗产衰退的责任,并非总是能够根据其原则采取行动。阿拉伯世界对于多数国家的经济领域扮演石油输出的重大角色,阿拉伯世界在全球任务中所付出诚挚努力常遭人质疑。从历史的角色来看,这样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但我必须强调现状正在改变当中:不少专家赞成将剩馀的资源精打细算,认为碳氢化合物并非唯一能源的来源,但自有别的工业用途。此后,我们不再处于石油与其他不同能源来源的「竞争」局面。

七月十三、十四日「地中海联盟」(Union for the Mediterranean)正式创立,在巴黎召开高峰会,给予世界新气象:地中海联盟推出新视角,从「具体的计划」出发。计划必须符合两项原则:首先是平等的夥伴关系,计划必须是由地中海南岸与北岸国家共同确立与提出;然后是几何连结关系,促使志愿国家能够为一项具体的计划齐聚一堂。

优先确定的领域如下:生态环境、再生能源、人民安全、教育、培训、文化。特别是目前正在筹拟「太阳能计划」,希望未来能在地中海岸南侧发展太阳能源产品。

地中海地区在环境议题上扮演先驱的努力并非是突有所感:为了更好地保护环境,一九七八年以来,地中海沿海国家通行一项公约框架的协议:巴塞隆纳公约。二○○五年,降低二○二○年地中海域污染的预期目标已经得到相关国家元首的支持。但这些创见并没有在今日得到真正的实现。地中海联盟提供了一个组织架构,先进的决策与创新的融资案方得以进行。

地中海是半封闭的海域,对抗污染的能力很弱:60%的沿岸城市直接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不论是从城市地区或是农业区,内陆的污染随著河流排放到海中。工业排放的化学污染物不断在海洋生物体内累积。压力与日俱增:因为未来二十年中,地中海盆地的居住人口将多出一亿人。因此,彻底改变这个地区的环境管理模式迫在眉睫。如果阿拉伯世界与欧洲全体的夥伴关系能够成功出击,必能树立国际合作的标竿,同时也是阿拉伯国家运用其文化资源为全球团体尽贡献的典范。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2008speach-Baudis.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巴西發展與南美整合

在全球政經情勢中,南美各國面臨著極為獨特的挑戰。
巴西作為南美洲最大國,其發展方向更牽動洲陸、板塊乃至全球。
在金磚光芒背後,巴西更需尋求一條兼顧社會平等與環境挑戰的道路。

山姆爾‧金瑪哈(Samuel Pinheiro Guimarães)撰文
姚翰‧申德律 翻譯

強權主導的全球政經板塊

當前全球經濟舞台有以下特徵:即時的全球化,以及歐洲、北美及亞洲大板塊的逐漸形成。其成因為科技的加速進步,尤其在資訊和生化科技領域,這又與軍事預算與軍事活動有著密切關係。另一因素為資金的集中以及市場的單一化,由兼併與收購的數字來衡量,也由經濟的金融化來衡量,因為金融資產(股票、證券和存款)從一九八○年的109%世界生產成長到二○○五年的316%。另外,也由於勞力市場的轉型、保護勞工權益的持續壓力、環境的加速惡化、能源的不安全以及移民。
至於全球政治舞台則有以下特徵:高度發展國家中的政治、軍事、經濟、科技及意識形態的集權;大國的專斷與暴力;恐怖主義的實際威脅與伺機而動;大國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對不干預原則及對自決原則缺乏尊重;富有國家的個人主義,對國際合作參與不足。此外,還有中國的覺醒,無論在經濟和政治上,或在地區和國際領域上皆然。
在這個多元大板塊的暴力與動盪的舞台上有一種趨勢,就是小型國家,甚至是中型國家都會漸漸地、多少有點官方地被大國所吸附。小國與大國的關係有些是傳統上的連結,因為殖民地的緣故或在其歷史影響的地區之內,例如中美洲;或者如獨立國協中的國家,是獨立國協的一部分領土;或是在道德與文化之間皆有著緊緊相繫的關係,如同亞洲的中國與其周邊國家。

南美國家進退兩難

南美洲的中型國家正面臨進退兩難的狀況:她們要不選擇團結起來,形成一個一千七百萬平方公里的大板塊,擁有四億的人口,一起護衛其經濟發展及其政治自治與文化認同的共同利益;不然就是被其他的板塊吸收,如同邊緣地帶一般,無權參與這些板塊的政經導向,那是板塊裡的核心國家才有的權力。
然而最基本的問題是,整合架構中的核心大國,其特徵、歷史發展與利益與低開發國家是相當不同的。這些低開發國家透過自由貿易條約,或諸如此類的名目加入大國板塊,使她們自己屈從於核心國家決策的種種效應當中,而那些核心國家可能未必注意到這些低開發國家歷史上的需要。

跨越巨大的差異鴻溝

南美洲國家面對此一關鍵性的難題,其挑戰是非常大的:她們要跨越彼此先天差異的障礙,例如大自然中的領土、人口、天然資源、能源、政治發展水準、文化、農業、工業與服務業等等,她們還要很有毅力地面對這些國家所共有的極大的社會貧富差距。此外,她們還要瞭解該地區在經濟上的特殊潛力,還要化解阻礙她們整合的歷史怨氣和不信任。
在領土上,各國的差距是很巨大的。以巴西而言,其面積有八百五十萬平方公里。還有阿根廷,面積三百七十萬平方公里。另外還有十幾個小國,每一個都不超過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三個國家完全面對太平洋,三個國家完全面對大西洋,四個面對加勒比海,兩個是內陸國。巴西的國界與九個鄰國接壤;阿根廷、波利維亞、祕魯各與五國交接。由於這些地理環境,每個國家的地緣政治觀點根本是不同的。而使這問題更雪上加霜的是,此地區的國家之間橫隔著高大的山脈、廣闊的叢林、遙遠的距離,以及人口統計上的巨大空白。

基礎建設為整合的首要

若要建立一個南美的政經空間,無論是資本主義的或是社會主義的都無妨,我們都必須有一個寬廣的建構與整合計畫,將南美各國的交通、能源與資訊的基礎建設都含括進來。歐洲經濟共同體的六個主要創建國,彼此間的貿易在一九五八年佔其貿易總額的40%,今天已經高達80%。反觀南美洲各國間的貿易,一九六○年為10%,到了二○○六年還未超過其地區外貿總額的17%。
這樣少的貿易量,乃是因為南美經濟的工業多樣化非常之小(今天依然是個困難,因為經濟越多樣化,則其相互的貿易量越大);另一原因是,從古至今,交通系統的密度一直都很小。現在人們對於連接各國的交通系統有很高的興趣,想要跨越叢林與山脈的阻隔,就像巴西與祕魯北部正在進行的,並且還要向南方挺進,穿越巴西、阿根廷與智利。
除了硬體的基礎建設,諸如公路、橋樑、鐵路、電力之外,地區通信的整合也是很必要的,因為這對經濟與政治相當重要。就像媒體,尤其是電視,對南美想像力的塑造是很必要的,藉此可以使更多人認識此地各國的政治生活、經濟生活、社會生活。今天大眾對此皆頗感陌生,導致種種成見與操縱,而毒害大眾的意見,進而影響著各種言論、各種活動以及種種政治的決策。

面對能源危機與貧富差距

能源危機是我們這個時代、也是可見的將來的重要課題。在南美,能源整合、能源的地區自主權,以及確保能源的供給安全,是巴西對外政策的絕對優先考量。若要長期持續成長7%的能源消耗,卻沒有足夠、安全、提升的能源補充,這是不可能的。這取決於投資策略的長遠成熟,例如探勘石油、天然氣、鈾,興建水壩,建設水力和火力發電廠,以及核能發電廠。南美洲擁有過剩的全球能源,但是現在與未來,某些國家大大地過剩,某些國家卻嚴重的不足。
巴西的整合策略中,第二件重要的事情是降低貧富差距。在一個整合過程中,許多地區的貧富差距很顯著,人們正進行一些不可或缺的特別計畫、大膽計畫,以促進差距的減少。很明顯的,此處所談並非領土及人口的差距,而是經濟與社會的差距。在整合結構中,參與國的投資形式存在低收入的過渡期,這是必然的,就如同歐盟過去和現在所發生的一樣。

要團結,不要霸權

南美共同市場(Mercosul)及南美的整合要成功的第三個重要因素,是盧拉(Lula)總統常常提到的,大國以及已開發國家的慷慨與善意。這份慷慨與善意應該轉化成差別待遇,而不要求互惠。包含南美所有的國家,參與地區整合過程的國家,參與貨物貿易、服務、政府採購、智慧財產權等等的地區。
也就是說,巴西應該準備好給鄰近國家提供更有利的、沒有互惠的待遇,尤其給那些相對開發較少的國家,那些內陸國,以及國民生產毛額較低的國家。巴西雖是本區最大的國家,並不想要獨自發展,而希望全區社經發展,並確保合理程度的政治穩定及合理程度的安全。因此,在南美的發展策略與整合的努力中,「團結」是一個核心的概念。這樣的過程是一種平等的合作夥伴的過程,沒有霸權主義,沒有個人領導者。
在當今世界,核心國家日益累積經濟、政治、軍事、科技和意識型態的權力;已開發國家與低開發國家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環境與能源危機日益嚴重。核心國家設法織一個網,國際規範的網,來確保核心國家享受歷史過程中所獲得的種種特權。在這樣的交涉當中,有大量的國家參與其中。個別的、單獨的行動,在這樣的交涉當中並不是有利的,儘管擁有像巴西一樣的領土、人口與國民生產毛額。
因此,對巴西來說,能夠與南美鄰近國家接觸,參與國際貿易是至關重要的。不過,也許還更重要的是鄰近國家的彼此聯盟,好能以更大的效率保障這些貿易所得的各種利益。

攜手共度二十一世紀

儘管南美地區各國在各方面都有明顯的差距,但都是低開發國家,而低開發的核心特徵就是社會的貧富差距、外部的脆弱性,以及我們社會尚未被開發的潛力。在社會不平等方面,南美洲被認為是全球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在另一方面,巴西業已推動一系列的計畫,來解決飢餓與貧窮問題,大致而言是屬於社會性質的。這可以作為有用的經驗交流。
另外,此區另一個特徵是難民與流亡的移民人口逐漸成長(合法與非法都有),這種情況需要以團結且人性化的方式加以正常化,就像阿根廷與委內瑞拉所做的一樣。
巴西把邊境地區的合作視為優先,而且越來越活躍地提倡減低官僚阻礙勞動人口流動的影響,以免阻礙南美洲所有國家政治權利的讓步談判;從巴西開始。另外,為了南美社會與文化的整合,巴西更決定將西班牙文排入中學課程。
此外,還有許多需要努力的目標,特別是在先進的領域,如科學發展與科技研發,藉此可以塑造未來的社會。另外還有太空活動、航空、國防、通訊及生物科技等。巴西和阿根廷官僚架構下的組織,今天還經常處在歷史所留下來的對立、怨氣與不信任中。大家都必須瞭解,在二十一世紀的開始,阿根廷與巴西所面臨的挑戰,以及阿根廷涅斯托‧克齊納(Nestor Kirchner)總統和巴西盧拉總統所提出的策略願景。大家都要貢獻一份心力,好實現一個嶄新的光榮時期。正如(阿根廷強人)璜‧多明哥‧培隆(Juan Domingo Perón)所言:「二十一世紀,我們不是攜手共度,就是被他人支配。」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guimaraes.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以色彩與靈魂獻祭

法里亞(Roberto Faria) 文‧攝影 Nakao Eki 翻譯

我出生於薩爾瓦多(Salvador),職業是牙醫師。不過,攝影才是我真正的天職。巴西豐繁的慶節、各種融合的宗教、民俗傳說……對我總是有著莫大的吸引力。當我與沃爾特‧費摩(Walter Firmo,一位來自里約熱內盧的攝影家)相遇,人生道路因而轉向。我看待攝影的方式,有90%受到他的影響。直到現在,他仍不時帶給我靈感與啟發。
對我而言,最大的使命就是捕捉那隱藏在簡單事物之中的美感。此處所發表的攝影作品主題是巴伊亞地區(Bahia)主要的三種民間節慶:葉滿沙節、善死節和編貝市集節。

葉滿沙節 Yemanjá Feastival
「葉滿沙」(Yemanjá)是非裔巴西巫毒教的神祇之母。慶祝「葉滿沙節」的二月二日,有成千上萬的觀光客及巴伊亞(Bahia)當地人到此向水后致上敬意。許多人帶著玫瑰、香水、肥皂、洋娃娃等供品到海灘,在鼓聲的伴奏和花朵的芳香中裝船,之後的海上遊行則將之帶往深海。要拍攝這場節慶,就必須與信眾為伍,聆聽他們的祈禱,感受人群的情緒,在這場巴伊亞最受歡迎的節慶當中,見證整個儀式的過程。

善死節 Feast of the Good Death
「善死節」(Boa Morte)於每年八月十三日到十五日「聖母升天節」期間在卡丘葉拉鎮(Cachoeira)展開。善死聖母姊妹會(Brotherhood of Our Lady of Good Death)是由奴隸後裔成立的組織,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的歷史,成員全部都是四十歲以上的婦女,現在共有二十二人。其信仰融合了非裔巴西巫毒教與天主教傳統。八月十五日的遊行是整個節慶的最高潮,吸引大量的信徒及觀光客前來,善死聖母的聖像則在遊行中通過卡丘葉拉的大街小巷。

「編貝」市集節 Feast of "Bembé" Market
「編貝」(Bembé)是非裔巴西巫毒教「康東布儡」(Candomblé)的簡稱。編貝市集節的歷史超過一百五十年,固定在五月的第二個週日舉行,很接近巴西的奴隸制廢除日(五月十三日)。節慶共計兩日,第一天的慶祝活動於週六在公共市集展開,供品在隔天(週日)早晨被帶往海灘,獻給神祇之母「葉滿沙」(Yemanj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Faria_01.jpg{/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Faria_candomble.swf{/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文學中的巴西認同

或許,足球、森巴舞和嘉年華會並不足以代表巴西。
作者以文學的角度,勾勒出巴西身份認同的特色與過程,
並期待「混血」與「對話」有朝終能成為巴西社會公平的面貌。

利培德 撰文
陳太乙 翻譯

我小時候學過一首詼諧的歌曲,歌詞唱道:「是誰創造了巴西?是卡布拉爾先生。」當時,我並未想過,這首輕鬆的小曲,除了教導孩童認識卡布拉爾(Pedro Álvares Cabral)之外(葡萄牙航海家,公認是第一位抵達巴西的歐洲人)(註1),同時還保存了一件重要的事實:所有身分都帶有創想的色彩。而在國家認同方面更是如此。

創想出的共同體

每個時代都會遺留下各種傳統,而這些傳統習俗之間的複雜對話則造就出一支民族的合理整體意象。有時候,傳統之間不僅以單一語言交談,更經常以各種不同的思想模式相互拉扯,會話因而高昂緊繃。在這樣的情況下,邊線勾勒成形,而輪廓之中,一種文化、一種傳統、一個國家逐漸發展出特性。在巴西,這種現象特別顯而易見,或許因為巴西是個近代「創想出的產物」,也或許因為巴西人自己最認同的民族特色之一就是模糊曖昧,融合,混血。
然而,「緊繃」尚不足以呈現那隱藏在國家身分認同的「官方說法」後面的,其實是多麼猛烈的暴力。即使弱勢團體發出異聲,一個文化的特質卻被某種特權以偏頗的角度陳述、操弄,或試圖禁止意見相左的言論表達。

以混血為基調

就巴西而言,握有優勢的主導觀點是歐洲文化,更正確地說,是葡萄牙文化。無論在農業或工業方面,這種文化觀點常與政經精英的背景密不可分。事實上,葡萄牙人抵達之後,這片本來生活著多種族原住民的領土才漸漸地轉變,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因此,從卡布拉爾(註2)到今天,無論耶穌會傳教士在十六及十七世紀如何努力教導並發展當地土語,葡萄牙語仍強行輸入,成為巴西唯一的語言。
此外必須說明,這裡用來描述這種觀點的「葡萄牙」一詞,卻也與巴西文化對話中的原住民及非洲傳統(更正確地說,應是各種本土傳統與各種非洲傳統)相互交錯,因而已有劇烈變化。
然而,最令人驚訝也最正面的現象是,這種主導觀點中卻保存了混血特性。直到今日,種族及文化融合之原則雖多少受到批判思潮影響,卻仍始終與之抗衡,而這並非沒有道理。小說《王國之石》(Pedra do Reino)的作者,也是今日巴西最重要的作家之一阿利安諾‧蘇亞蘇納(Ariano Suassuna)就是一個好例子。在七○年代,他曾用一種豹(onça castanha)來當作巴西文化的意象。這種豹是巴西東北部的典型動物,蘇亞蘇納認為,豹的棕色皮毛代表了巴西的種族融合。非洲巴西運動致力於揭露巴西社會至今仍可見的排黑壓迫(註3),為了反應對這項運動的支持,蘇亞蘇納決定改用「onça malhada」,那是同一種豹,但豹皮是黃色,並帶有黑色斑點。
總而言之,種族混血是一種思想形式,並能表現主流葡萄牙文化操作出的同化形式;而且,即使含有暴力成份,卻也開拓出一片天地,以接受新血及變化。

定義「泛」巴西文學

種族混血是當今巴西文化的原動力,而要探討由混血原則主導的文化對談脈絡,文學堪稱當然的理想領域。事實上,各自以不同傳統之間的緊張對話趨向創造一種合理的身分,這一點在文學中以較明顯的方式呈現。
但是,在今日,談論文學很難控制得精準。「文學」可能包含觀念界定極為模糊的文獻。我願意冒險採用一個彈性定義,只要是巴西作者以葡萄牙文寫成的,或將巴西視為祖國的記載皆可納入。這也是殖民時期許多作者的狀況,如耶穌會士喬瑟夫‧德‧安契塔(Joseph de Anchieta)和安東尼歐‧微耶拉(Antônio Vieira)。

文學中的巴西身分

我認為巴西文學認同中有三股主要動力:肯定特殊、肯定共通,以及對個體之相對性的理解(註4)。然而,在本文中,文學領域中與巴西身分形成相關的事件是我特別感興趣的,尤其是巴西獨立宣言前後所發生之事件。的確,從殖民時代末期開始,如何描繪一個有別於葡萄牙的國家身份,已成為一個重要問題。在葡萄牙王若奧六世(João VI)及其王室抵達殖民地(註5)(1807)到巴西獨立(1822)這段短暫時期中,這個趨勢更顯著增強。攝政王來到巴西之後,報社媒體進駐,皇家圖書館也從里斯本遷移過來,皇室劇院興建,而其他建設更是不勝枚舉。這一切都有助於開發更多讀者,並鞏固作家的社會地位,為更具整體性的知識活動打下基礎。
在這段時期之前,曾發生幾起愛國運動,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十八世紀末期,米納斯傑納斯州(Minas Gerais)的詩人活動。詩社中有些作者與巴西第一次大規模獨立行動「敏納斯獨立革命」(Inconfidência Mineira)關係密切,甚至必須流放逃亡(註6)。不過,一八八二年的獨立宣言開啟了愛國主義時期,從此之後,他們的詩社運動受到了重視。

強調「當地色彩」價值

史詩《卡拉穆魯》(Caramuru)是這股潮流中一個奇特卻又典型的例子。作者為巴西教士杜朗(Santa Rita Durão)。杜朗一生大半在葡萄牙度過。他的詩作是美化了真實人物狄雅哥‧科列阿(Diogo Álvares Correia)的故事。柯列阿是葡萄牙人,一五○○年左右他的船在巴伊亞(Bahia)海域觸礁,船難之後與當地原住民一起生活。卡拉穆魯是他的圖披語(tupi)名字。圖披族南巴部落的頭目將女兒巴拉瓜蘇(Paraguaçu)嫁給他。巴拉瓜蘇後來被授名為卡塔琳娜 (Catarina)。
這篇著作雖在十八世紀末便已出版,但要等到十九世紀巴西獨立之後,才大受歡迎。兩位主角自然非常適合這項創造這「巴西典型」的計畫。卡拉穆魯是好殖民官典範,完美融入野蠻環境,並幫忙墾拓。在詩歌中,他保護圖披南巴人及他親愛的巴拉瓜蘇對抗壞原住民的威脅。巴拉瓜蘇(卡塔琳娜)則是純潔柔順的好榜樣,不僅同意融入歐洲文明,甚至接受了天主教(夫婦倆於一五二六年造訪法國,後來她就在那兒受洗)。
經過美化的土著及卡拉穆魯形象特別受到浪漫派(註7)作者青睞。這首史詩在一八二九年由法蘭斯瓦‧孟格拉夫(François Monglave)翻譯成法文,當作「愛國主義」文學之範例。但是,作品的結構遭到改變,史詩變成了一種本土化的「前小說」(pré-roman),文中有三項常態元素互相激盪:殖民官的優越感,理想化的原住民形象,以及對大自然的歌頌。

尋求國際認同與肯定

巴西的經濟和政治體系逐漸成形之後,文化共通之處成為主要趨勢(註8):最迫切的當務之急,是在歐洲環境中尋求地位承認。很快地,生產一種能與歐洲大陸相提並論的文學成為急切的需要。事實上,這項工作隸屬皇帝佩多羅一世的計畫之一,他下令翻譯二十套以葡萄牙文寫成的作品,以顯示該語文學的價值。
到了自然-現實主義時期,這種態度顯得更加積極。漸漸地,本土化的題材和人物被都會角色取代。在那個時期,巴西僅依賴蔗糖的經濟本質爆發危機,而布爾喬亞及都會文化也開始發展。這時期的第一部代表小說即為阿茲維鐸(Aluísio Azevedo)的《混血兒》(O Mulato)。作家並未用這個原則來扮演調停角色,反而常把它當成諷刺的源頭。馬查多‧德‧阿西斯(Machado de Assis)即為一例。
事實上,在巴西文化形成的過程中,馬查多本身的境遇堪稱特殊。他的父親是被解放的奴隸,母親是葡萄牙人,出身非常低微,從小就受歧視。即使樹敵眾多,後來無論在巴西或世界他國,仍被公推為一位偉大的文豪。
在生涯初期,馬查多頗受阿倫卡爾(José de Alencar)影響與支持。阿倫卡爾是浪漫主義時期的重要作家。馬查多出身浪漫主義,不過卻以一部充滿勇氣的作品《巴拉思‧谷巴司的死後回憶錄》(Memórias póstumas de Brás Cubas)奠定地位。作品中,一名死者講述生前的不幸遭遇,並將這本回憶錄獻給「碰觸我冰冷屍肉的第一條蟲」。從此之後,馬查多的作品不再以為純正巴西傳統正名為主要訴求,他轉向描述社會矛盾及人類生活。透過這樣的轉型,他的作品呈現更開闊的視野,符合推動巴西文化獲得世界肯定之潮流。

接受多元差異

巴西文化形成運動中,較不易受自我封閉及崇拜他者之意圖掩蓋。這股趨勢強調關聯性,所以,較能接受多元與相異──無論在內部或外部。
巴西人鮮少將外在影響視為威脅,他們的目光通常望向大西洋,期待看到歐洲,或在少數時候,也包括從美國所帶來的新事物。二十世紀初注入的新潮流可稱為世某種文學上的「去官方化」,也就是說,與推動文學活動的國家政府保持距離,另有一群知識份子勢力漸趨成熟,懂得省思,勇於批評巴西文化。
象徵這股潮流的事件發生於一九二二年,稱為現代藝術週。那是巴西所有藝術領域現代化的關鍵。一群具有經濟能力、接受歐式教育的知識菁英(註9),特別深受前衛運動影響。一些被視為典型民族文化的元素再度顯現,但這次並非要強調其價值,而在於批評,轉變。
現代主義份子的手段中帶有一抹破壞聖像(iconoclasme)的色彩,因為那些關於巴西的刻板說法被隨意濫用。顛覆傳統是為了顯現真實,並突顯誇大面的荒謬可笑。在安德拉德(Oswald de Andrade)於一九二八年發表的「食人族宣言」(Manifesto Antropófago)中,土著與殖民者的關係顛倒過來。安德拉德用食人意象來表達,巴西原住民遵行這種殘暴儀式,深信攝食他人就能獲取其優點(註10)。透過這個意象,作者提出新的觀點,認為外族並非被驅離,而是被吸收。在此,混血原則以包埋他人的極端形式呈現。根據「食人族宣言」的觀點,原住民再次代表典型的巴西人,但不再純潔溫馴地順從殖民者。對現代主義派的安德拉德而言,巴西原住民既狡猾又兇殘,懂得吸收其他民族的優點,力量更強大,更能反映巴西精神。

期待對話帶來社會正義

關於巴西的文化身分認同,這篇文章必然無法公正地處理其他建構巴西文化的主要層面。想到巴西,不可能忽略音樂、舞蹈和足球,雖然這些文化特質已被嚴重刻板化。
儘管如此,而且瀏覽的方式有些淺略,但將焦點放在文學能讓我們看出,混血原則如何以多種面貌經常出現。巴西擁有多重身分,而且尚待發創,或透過少數族群聲音,正在發創。在二十世紀的巴西文學中,這些族群開始以較顯著的方式表達發聲。在下結論之前,我想再做一些最後的補充。
我們以亞馬多(Jorge Amado)的作品為例。亞馬多生於巴伊亞州,該地深受非洲文化影響,首府薩爾瓦多甚至因而有「黑羅馬」之稱。在他的小說裡,亞馬多讓非洲宗教傳統發聲,而他本人也是康東布儡教(Candomblé)的信徒。他寫的故事為非巴傳統爭得主要地位。故事中的人物也經常來自較低階層,如著作「沙塵中的將領」中的主角,是一些無家可歸的街童。
當各種不同的聲音,或者說,多種文化的聲音聚集在一起,相互對話形成巴西文化,這固然有利,但不應將其想像得過份天真。巴西不是一個公平的國家。在國際上,它是世界第十大經濟國,但資源的分配卻排名倒數。因此,混血原則以社會公正的面貌呈現之日,仍遙遙無期。

註釋

註1根據官方說法,巴西這個國家的歷史肇始於一樁意外的偏航。事實上,在瓦斯科‧達‧迦馬(Vasco da Gama)於1497年初次完成印度之旅,葡萄牙海軍再次遠征印度時,無意中發現了巴西。1500年,卡布拉爾的艦隊預期外的靠岸於此,他們沒有時間探索新發現的土地,逕自稱之為「聖十字島」。在十六世紀中,葡萄牙人在新發現的大陸上萃取一種紅木汁液當作染料。這種樹木被稱為「pau brasil」,也就是「巴西木」,而最後,「巴西」這個字流傳下來,成為國家名稱。
註2卡布拉爾(Pedro Álvares Cabral, 1467-1520)葡萄牙航海者,最早到達巴西的葡萄牙皇家船隊指揮官。
註3從十六世紀末起,巴西東北部開始生產蔗糖,黑奴大量輸入巴西,一直延續到十九世紀下半葉。具體來說,從一開始到1850年,約有三百五十萬非洲人被帶往巴西。1888年廢除奴隸制度之後,外來移民取代奴隸從事手工業,以致大多數黑人失業,失學,只能自生自滅。
註4 本文中所謂的「主力」或「趨勢」並非意指隨著時代相繼發展出的學派或文學運動。儘管主流意識在某些時期強調某些重點,但無論哪個年代,於每一次身分建構時期,這些主力都存在,即肯定特殊、肯定共通、理解單一個體之相對性。
註5攝政王若奧六世及其王室於西元1807年抵達巴西,首先停留薩爾瓦多,隨後轉往首都里約熱內盧。葡萄牙政權之所以轉移到巴西,是為了躲避拿破崙勢力入侵之威脅,而事實上拿破崙並未攻破葡萄牙。歐洲恢復和平之後,葡萄牙王於1821年回到里斯本,但其長子佩多羅一世(Pedro I)卻決定留在巴西,並於1822年九月七日宣布巴西獨立。
註6如龔札加(Tomaz Antonio Gonzaga),因抨擊殖民政府,於1789年被捕入獄,1792年流放到莫三鼻克。與這群詩人親近人士之一為綽號「拔牙者」的席爾瓦‧沙維爾(Tiradentes),叛軍首領之一,今日則被尊為民族英雄。拔牙者被葡萄牙軍隊處死,遭五馬分屍,屍體示眾,警告其他獨立份子日後亦將遭此命運。
註7在西元1781年1836年間,這首史詩只有一版。然而,從1836年到1878年則印了四版,而在1887年到1964年之間,又另外發行了三版。
註8這次也一樣,前一股趨勢並未因新潮流成形而消失。潮流之間的轉換接替,實為一種引用這三條主力現的新方式。主要強調的是與其他文化共通之處,而非特殊之點。
註9經濟勢力逐漸從東北部(適合種植甘蔗的區域)轉移到巴西中部。首先是十八世紀初期,米納斯傑納斯的金礦開採。後來,十九世紀下半葉,隨著咖啡之生產及工業興起,經濟發展集中於聖保羅(São Paulo)。
註10內容敘述巴西的第一位主教薩丁納(Dom Pero Vaz Sardinha)於1556年六月被今日的阿拉哥斯州海岸附近的原住民吃掉的故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litterature.jpg{/rokbox}

Thursday, 29 May 2008

三等艙的希望之旅

三等艙的希望之旅──巴西移民史見證

走一趟聖保羅市的移民紀念館,我們見證了巴西移民的斑斑歷史。
在這塊廣袤而豐饒的土地上,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飄洋過海,
以他們的血淚與汗水,在此勤懇灌溉,落地生根…

卡赫西(Fábio Caraciolo)文‧攝影 André Lo 翻譯

巴西是一個移民的國家,其中又屬聖保羅市(São Paulo)聚集了最多國家的移民。位於聖保羅市布拉斯區的「移民紀念館」成立於一九九八年,是一處收藏、保存和展出巴西各國移民文史資料,同時紀念移民先驅開拓精神的地方。這座移民紀念館的前身是有百年歷史的「移民會館」(Hospedaria de Imigrantes),雖然在一八八八年才完全蓋好,但一八八七年就開始接待移民,所以到二○○七年剛好屆滿一百二十年。

巴西移民來自八方

當年,移民會館的成立是為了接待初到巴西的新移民,並安排他們前往農場工作。會館一次可容納三千人,但在特殊情況下,甚至曾經接待八千人。自一八八二年至一九七八年,這裡共接待七十個以上不同國籍的移民,共計三百餘萬人次,來源國包括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國、德國、荷蘭、土耳其、波蘭、匈牙利、捷克、俄羅斯、黎巴嫩、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中國、日本、韓國、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波利維亞、祕魯、智利、東非、安哥拉等七十多個國家。
一八七○年代,開始有大量移民擁入巴西,主要來自歐洲。由於巴西在一八八八年宣布解放黑奴後,內地的咖啡園嚴重缺乏人工,當時的聖保羅省政府便實施有系統的移民計畫,由官方預付船票,鼓勵歐洲勞工舉家移民巴西。紀念館裡也展出當時移民所使用的某些職業工具和歷史背景簡介。
隨著二十世紀初的經濟成長,移民勞工從事的產業範圍逐漸擴大,工廠工人、鐵匠、木匠、鞋匠、裁縫師和披薩師等技術工人逐漸增多。巴西最早的罷工行動就是歐洲移民發起的。

千人同居三等艙

二十世紀初前往巴西的中國人多由香港出發,經日本乘船橫越太平洋,越巴拿馬運河,然後繞大西洋抵達聖多斯港(Santos)。當時的亞洲移民大都是循此途徑,歷時五十至六十天,坐三等艙抵達巴西。長達數月的時間住在狹窄的船倉裡,帶著很多的期待和很少的行李,還要抵抗船倉中蔓延的疾病…很多人尚未踏上巴西這塊土地,途中就身染重病死亡,棄屍大海。
紀念館裡,我們在一張一九一二年的郵輪乘客名單中發現,坐頭等艙的只有八人,其餘一千四百多人都坐三等艙。
整批移民在乘船抵達聖多斯港後,就直接搭火車前往會館。舊火車站早於一九六○年拆毀,現在的火車站和月是館方使用原始建材重建的。每逢星期假日,訪客可以搭乘巴西現存最大、一九二七年制的蒸汽火車,體驗一下前人移民的經歷。

飄洋過海討生活

移民紀念館占地廣大,似乎自成一個世界。除有過去移民住宿的地方和大食堂之外,還設有藥房、郵局及火車站。紀念館內,有一面牆上寫著超過數萬個家族的姓氏,按照從A到Z的字母順序排列,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的一九七九年,已有超過兩百萬個家庭在此登記了移民紀錄。
一九○六年,巴西政府在這裡成立了專門處理移民工作事務的辦事處,引導移民到鄉下農場工作。相關的事務分成兩部分:其一類似工作介紹所,為工人安排簽定工作契約;另一方面則是處理買賣交易及土地所有權的事務。過去,辦事處曾有很嚴重的黑箱作業問題,例如:農場主人所開的工作條件與實際的狀況有很大的差距。十九世紀來自中國的移民,許多是被招工的工頭欺騙,他們懷著在異國工作致富的美夢,來此後得到的卻是牛馬式的勞動和極微薄的酬勞。他們言語不通,有怨無訴,希望落空,有家歸不得。

見證移民斑斑歷史

一九七八年之後,移民會館只接待從外州前來聖保羅的國內移民,外國移民事務則交由聯邦員警負責辦理。目前,會館只核發領事館認證的入境證明和雙重公民身分申請的服務。
一九八二年,整棟移民會館的建築被聖保羅州政府列為古蹟。一九八六年設立移民歷史資料庫,收藏會館的所有官方紀錄,方便移民後裔用電腦查詢父母或祖父母是搭乘哪一艘船抵達巴西。
在移民紀念館,我們看到了巴西移民歷史的縮影。看見巴西移民,我們也彷彿看見了自己,也看見了屬於腳下土地的歷史。

註:本文部分內容來自http://news.epochtimes.com/2008年1月6日報導。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resil_immigration.jpg{/rokbox}

Friday, 07 March 2008

經濟發展與國家主權之間

各種無益於彼此信任關係的耳語,看似維護國家主權與尊嚴,但極可能失去潛在的經濟成長與發展契機。

楊昊 撰文 攝影
寫於2007年5月21日
拍攝地 新加坡清真寺

東盟國家在追求經濟成長的進路上,曾推動一系列微型區域主義的發展策略。這些策略強調以小規模國際合作,營造出一個兼具國際互補功能且更有經濟效率的發展型態。在實際操作上,這些策略落實在1990年代的區域長三角計畫上,其中包括了南方的新柔廖成長三角(SIJORI)、北成長三角(IMT-GT)以及湄公河成長三角等。到了2007年的今天,此種以次區域發展帶動鄰近國家經濟成長、促進跨國經濟整合的發展邏輯,仍然是東盟國家經營雙邊關係的重要策略之一,但影響類似計畫推動的關鍵問題--國家主權的維繫--亦同樣存在。

近日,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正在研議就依斯幹達發展區(IDR)進行密切合作。依斯幹達發展區原名南柔佛經濟區(SJER),是一個在面積上足足大上新加坡三倍的發展特區。在2006年重新規劃後,由馬來西亞總理阿布都拉宣示擴大為依斯幹達發展區。該特區是馬國追求國家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計畫,希望能建立一個類似於深圳的經濟特區,提供超過八十萬個工作機會,帶動馬國經濟發展。然而,在計畫推動初期,特別在外資吸引方面,並未獲得熱烈的國際響應;除了柔佛州過去發展的誘因有限之外,部分原因亦來自於當地治安不佳的問題。

本月15日,馬來西亞總理阿布都拉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就雙邊合作計畫進行會晤,期望能成立部長級聯合委員會,以順利落實依斯幹達發展區的推動計畫。雙方希望能在招商、投資、貿易活動、觀光與通關程式方面,推動進一步合作關係。新加坡的善意表現,的確能帶動該次區域發展計畫的加速落實;尤其在資金與基礎建設的協助上,新國的參與角色則更是關鍵。然而,近期雙方所欲設立的部長級聯合委員會,卻引起了馬國國內的質疑耳語。這些反對意見甚至直指相關機制的安排,將可能成為干涉馬國內政的舉措,直指一旦新加坡主導了整個發展特區計畫,將可能嚴重損及馬國主權。

對於跨國合作計畫的推動而言,雙方合作關係的建立除了有能力互補的考量外,更重要的一項指標在於彼此互信程度。在東盟區域裏,儘管有許多發展計畫正在推動著;然而各種無益於彼此信任關係的耳語,看似在言語上維護了國家主權與尊嚴,但在實質效益上,許多無限上罡的質疑,將極有可能會使得國家喪失各種潛在經濟成長與發展契機,成為損及國家利益的真正挑戰。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hao_100.jpg{/rokbox}
Page 3 of 7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Februar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We have 484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