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Thursday, 21 June 2007
Friday, 22 June 2007 06:43

台灣永續,不能只想到自己

欲角逐總統的五位政治人物在e人籟發表了他們的「台灣永續策略」,專研國際事務的俞劍鴻教授在此針對該文予以評論。

看看杜拜,想想台灣

三十六年前,杜拜是個貧困而且落後的漁村;發現石油之後,它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地方之一。可是,據說杜拜的石油可能將在二○一○年耗竭,這個強烈的危機感逼迫杜拜不得不帶頭走出中東地區以往全數依賴石油的發展道路──觀光與金融。杜拜人以他們的大膽以及豐富的想像力,再配合豐厚資金的推動,讓吾人陸陸續續看到了七星級的帆船酒店、在海岸建造巨大的人工島群,使它打出在國際社會的知名度。一位觀察家曾說:「除了錢在作怪,我不能不佩服杜拜政府的思考模式。」是嗎?我認為光靠這些創意、構想和實踐,也只能幫助杜拜發展一段時間。畢竟,再宏偉的酒店也會老舊。
我國兩大政黨的幾位總統候選人都說中華民國要永續發展,並且有信心將之建設為亞洲的典範。問題是:我國應該如何永續發展並在國際社會維持一定的空間?平心而論,必須依先依靠建立、維持和監督一系列的國際(泛)領域暨議題 (international regimes)。

台灣要永續並維持國際地位
須先建立國際(泛)領域暨議題

不幸的是,台灣地區的政治人物都不用功,他們幾乎沒有一位提到國際(泛)領域暨議題這個概念。五月二日獲准參選總統寶座的馬英九說:「環境議題是非常中性客觀而且攸關全體人類福祉的國際性事務,本來不該牽涉到政治立場或意識型態。」謝長廷則創出一個新名詞「環境外交」,並且說它可以「和緩台中緊張氣氛」。其實,他們所講的是環境保護regime。須知,每個國際(泛)領域暨議題的內部是正面的,而且它為每一個國家、政治/經濟實體和每個人所帶來的都是好的結果。亦即,就某一個議題在某一典範之下,大家可能有不同的看法、見解等等,因此有所謂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可能性;但就某一個議題,在任何一個國際(泛)領域暨議題之下,大家都是站在同一邊的。換言之,如果只想到自己,獲得別人對我國的支持或者同情就會相對減少。
另外,呂秀蓮說:「中國的領導人應釋出足夠的善意,先將大陸沿海面向台灣的飛彈全數拆除,並保障以對等的方式與台灣的民選政府對話,那麼台灣會非常樂意提供我們的經驗與技術能量。」其實,呂可以要求大陸建構一個兩岸中國的武器控制、裁減軍備和核子武器不擴散 regime。因為,每一個國際(泛)領域暨議題只會拉近雙方或者多方的距離。遵循每一個國際(泛)領域暨議題的結果就是雙贏,有了雙贏就等於多贏,因為其他的國家、政治/經濟實體和每個人也都會得到好處。
總之,筆者建議,我國政府應該把援助每一國家的金錢用來建立、維持和監督每一個國際(泛)領域暨議題。我們可以依此來進行經濟轉型。只要我們先做,中華民國的前途絕對要比杜拜來的好!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developdurable_yu.jpg{/rokbox}
Friday, 22 June 2007 06:37

永續理念應融入跨部會政策

本文作者針對馬英九、謝長廷二位先生的永續政策加以評論。

日前,民進黨、國民黨兩大陣營總統候選人已經產生,閱讀兩位總統候選人談論台灣的永續發展,本人有幾點回應:

一、擘劃台灣永續發展的藍圖,應來自深刻本土環境問題的檢討。

台灣的永續發展議題不在於口號性的宣示,也不在於任何指標制度的提出,而是牽涉到我們怎麼看待環境問題,界定環境問題,進而發展出相對的機制與執行能力,這對掌握政策議程的國家機器尤其重要。
本人以為,長久以來,台灣環境問題與只重短期經濟利益的發展政策息息相關,嚴重的過度開發、不當的補貼租稅政策、工程利益綁架等,都是環境破壞的根源。在此,在馬候選人所提出之回應中,看不到其對台灣環境問題深刻之認識,而列舉效能不彰之永續發展委員會與永續發展策略等做為國民黨支持永續發展之政績,更令人詫異不解,表象環境倫理的說詞,缺乏對環境問題深刻的政治社會認識與分析,將無法對未來邁向台灣永續之路對症下藥。謝候選人雖能直指環境問題核心,也嘗試提出政策機制來修正檢討,不過,再響亮的政策也有人謀不臧的可能。例如,提出治水預算原本立意良好,但放在台灣現實脈絡卻是工程款的分贓與政治資源的較勁,還未蒙治水之利,已受生態破壞之害(傳統水泥化治水思維)。
為此,本人也再度提醒兩位候選人,應從對台灣環境社會問題深刻的體認出發,對未來永續發展課題進行更細膩的規劃。

二、重視永續的國家發展,應展現在公部門集體認知與政策的調整

永續發展無法只靠單一部會的守門或規劃,而是需要跨部會的配合,它必須是施政的核心價值,融入不同部會的政策之中。例如,交通部的開路計畫、經濟部的產業補貼政策、財政部的稅制調整、主計處的預算編列執行、外交部環境外交的策略、甚至證券交易法等相關規定,政策規劃階段即要注意永續價值(環境、社會正義等價值)的納入。
兩位候選人皆提到永續發展委員會的設立與討論,但過去行政院永續會效能不彰,能否進行部會政策整合不無疑問;而整體公部門人員應具備永續潮流的知識與意識,運用新思維迎接挑戰。我期待未來政治領導者能將永續環境理念鑲嵌入施政的核心價值,帶領台灣走出一條永續的道路。

三、總統候選人應有低碳社會的視野與發展路徑圖的規劃

兩位候選人皆提到溫室氣體減量的重要,也提出一些機制與產業結構調整為目標。本人認為,未來國家領袖應對此議題應有高度的視野與更具體的規劃,建立減量目標的路徑圖(roadmap),路徑圖所呈現的是具體的策略與子目標。例如,要達到目前溫室氣體減量法規定的目標時程,在可行的技術範疇與社會條件,我們可以如何實踐減量?每一項改變可以貢獻多少溫室氣體減量?我們還應發展出什麼策略加速進程?這些議題同樣需要跨部會的共識與整合,而政治領導的決心同樣是重要的關鍵。

四、重視公民社會的力量與公共審議,提供有利民間團體蓬勃發展的制度環境

最後,本人認為攸關台灣環境生態永續、社會公平正義等課題,不只在政治面向有賴領導效能的展現,更重要的是民間社會的蓬勃發展,不斷創造進步價值,督促與協助政府政策的走向。
在此,政府該做的是創造一有利於NGO發展的制度環境,能使進步價值有發揮實踐的空間。永續發展不一定需要投資太多的硬體建設,卻需要好的軟體投資(如人才培育、資源回收規劃策略、參與制度設計等),執政者需要使民間社會的活力在良善的制度規則中有更好的發展,重視公共參與審議的價值,從而推動行政革新,為進步的政策實踐而努力。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developdurable_tu.jpg{/rokbox}
Friday, 22 June 2007 06:36

總統級的永續觀點?

角逐總統寶座的五位政治人物在e人籟發表了他們的「台灣永續策略」。本文作者長期投入環保運動,針對該文予以評論。

政治場域瞬息萬變。在五月六日民進黨舉辦黨內初選投票之後,游錫堃、蘇貞昌、呂秀蓮三位相繼退出二○○八總統選局。在國民黨確定提名馬英九之後,王金平也和總統大位產生一段距離。因此,今年下半年的總統大選,幾乎可以確定是由謝長廷和馬英九雙雄相爭的場面。
基本上,民進黨的候選人,因為過去七年都擔任過副總統或行政院長,以致在論述上,都可以提出長期累積的實際觀點和政策方向。

溫室氣體減量VS.非核家園?

對於永續發展,呂秀蓮提出「生產、生活、生態、生命──四生共榮」的均衡發展。對於台灣溫度上升是世界平均溫升的兩倍以上,提出溫室氣體減量之策略中提到「在非核家園政策下,考量既有核能發電機組之更新、延壽的可行性。」王金平提出的核能使用回歸理性討論,若處理得宜,可解決電能不足與環境危害的問題。此二位的主張,可能會使擁核人士歡欣,反核人士傷心。但對於日益增加的核廢料無處貯存的問題,未來「核」留子孫,對永續所重視的「世代正義」,可能傷害更大。
呂秀蓮所提五大正義中,特別提及「性別正義」,這也是女性特別關注的焦點,身為女性一定會談性別議題,也不愧是女性主義的先趨領袖。

如何將政策具體化才是關鍵

蘇貞昌由於回覆《人籟》提問時仍擔任行政院長,因此和行政部會所規畫的方向較為一致。他指出我國過去六年經濟衰退,但能源使用並未減少,反而因能源效率降低,而使CO2排放量比一九九○年多增加110%以上,可見能源使用與經濟成長,沒有必然正向的關聯。謝長廷也重視台灣CO2排放量約為全球1%的事實。以台灣人口占世界0.3%卻排放1%的二氧化碳,這是台灣要加速面對的難題。馬英九在此方面提出我們的外銷產品必須符合國際規範,否則產品就會面臨制裁或抵制。面臨全球性的議題,領導人們已經看到問題,未來擔任總統時,這是必然要面對的大挑戰。
馬英九由於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因此提出來的意見皆以國民黨執政時的主張為基礎。對於未來的領導方向,提出較多抽象性的概念,如何具體化才能達到永續的新作為,並且能夠和民進黨的主張有所區別,馬英九可以再深入一些來探討。
謝長廷已是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他的見解,我們要特別注意。他提出產業界用水與民生、農業用水互相排擠,水質污染擴及土壤污染,學童罹患氣喘及支氣管炎比例上升,應考慮一段時間禁止開發山林,處理費用太高的有害物質儘量不用,未來趨向「環境外交」的方向…其思考點已開始聚焦。如果他真能放棄眼前短暫利益,換取長遠整體利益,那麼台灣就真能邁向永續發展了。

祈願永續之舟穩健啟航

另外,在這次的陳述中,我特別欣喜的看到王金平的見解。平時,他都是以立法院長的身分在處理政治紛爭,此次論述,讓我們更清楚的看到他對議題的了解深度。他甚至認為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是低標準,而應進階到生機盎然(exuberant)的高標準概念。這是不同的視野。唯對於他所言及教育、文化、社區、健康、弱勢族群等議題,都脫不了政治干擾。我倒認為政治本是眾人之事,公共事務就是政治。我們蒙受的不是政治干擾,而是政治人物的干擾。政治人物對事務的不客觀,對人民的干擾,實在有點令人不耐煩了。
永續之舟已啟航,台灣的未來需要有能力的領導人。二○○八年,祈願台灣能航行得更穩健,而且能成為世界的模範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developdurable_chen.jpg{/rokbox}
Friday, 22 June 2007 06:24

天才

張愛玲談到自己時,曾經這麼說:「我是一個古怪的女孩,從小被目為天才,除了發展我的天才外別無生存的目標。」
愛因斯坦描述自己時說道:「為了懲罰我藐視權威,於是我自己也成為一個權威。」
有人嘲諷科學家愛迪生:「你失敗了九百次,也沒能找到做燈絲的材料。」愛迪生卻說:「我成功了九百次…」

對天才寄望過度

天才意味著脫穎而出,卓越出眾,這樣的才華連父母也都只能栽培,而無法說出其中原因。另一方面,天才總免不了散發「反權威」的氣質,與孤僻為鄰。然而,人們眼中的天才,總能在壓縮的時間內,迅速掌握某項能力,並且將這個能力往上推展,自我精進、去蕪存菁,讓自己攀向一個又一個高峰。
《想飛的鋼琴少年》(註1)影片中有一個天才少年維特,六歲的維特是個無處躲的天才,十二歲的維特是個懂得掩飾的天才。
導演找了兩位真正的鋼琴天才飾演維特。
六歲的維特琴藝驚人。媽媽希望把維特拉拔成音樂界的出名人物,就像揠苗助長的農夫一樣恨不得把稻苗快快長高。維特除了練琴以外,就喜歡到鄉下和爺爺相處,和爺爺一起做木工,在草地上嬉戲,在小徑上談心。看著爺爺安於變老,安於退休,安於創造,安於欣賞維特彈奏的音樂。
媽媽急切的火,卻燒焦了維特的心,他穿起爺爺做的蝙蝠翅膀,飛躍跳樓。雖然奇蹟似地生還,但他的智商恢復「正常」,他的母親對眼前「正常」的兒子視若無睹,整日懷念往日的天才兒童。
維特後來發現自己的天才「恢復」了,但這個祕密只有爺爺知道,維特「掩人耳目」安心地長大。當爺爺被問及到底長大要學什麼,他把帽子丟進小溪裡,把問題留給大自然解答…
也許,天才的反面並不是愚笨,天才的反面可能是大自然,可能是安於其位。

治癒力來自生命力

對導演來說,大自然與琴聲有一個共通點,兩者都有治癒力。在大自然裡,維特可以停歇,可以猶疑,可以不知所措,可以許願…
隨著維特與樂團合奏出的激昂樂曲,串串音符讓人欣喜、讚嘆,觀者探見音樂家的恢宏曲風,見識了演奏家過人功力,日常生活不再瑣碎無聊,升起一種脫離現實的美感,有一個字描述這時的情懷最恰當不過:「飛」。維特的終場演出是常人難以企及的成功演奏,音樂開啟一個不受螢幕景框限制的寬廣世界。
導演認為音樂的治癒力來自童年最純淨最豐富的生命力,以及最完整的美好回憶。童年,對一切的好奇、試探、淨化,像腐土解構慣習,像溪流穿越山谷,像樹根伸向無窮的黑暗。

【本文圖片皆由佳映娛樂提供】

註釋
-----------------------------------------
註1:穆勒 (Fredi M. Murer),《想飛的鋼琴少年》(Vitus),瑞士,2006年,本片由佳映娛樂發行。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genie.swf{/rokbox}
Friday, 22 June 2007 06:23

天才

张爱玲谈到自己时,曾经这么说:「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
爱因斯坦描述自己时说道:「为了惩罚我藐视权威,于是我自己也成为一个权威。」
有人嘲讽科学家爱迪生:「你失败了九百次,也没能找到做灯丝的材料。」爱迪生却说:「我成功了九百次…」

对天才寄望过度

天才意味著脱颖而出,卓越出众,这样的才华连父母也都只能栽培,而无法说出其中原因。另一方面,天才总免不了散发「反权威」的气质,与孤僻为邻。然而,人们眼中的天才,总能在压缩的时间内,迅速掌握某项能力,并且将这个能力往上推展,自我精进、去芜存菁,让自己攀向一个又一个高峰。
《想飞的钢琴少年》(注1)影片中有一个天才少年维特,六岁的维特是个无处躲的天才,十二岁的维特是个懂得掩饰的天才。
导演找了两位真正的钢琴天才饰演维特。
六岁的维特琴艺惊人。妈妈希望把维特拉拔成音乐界的出名人物,就像揠苗助长的农夫一样恨不得把稻苗快快长高。维特除了练琴以外,就喜欢到乡下和爷爷相处,和爷爷一起做木工,在草地上嬉戏,在小径上谈心。看著爷爷安于变老,安于退休,安于创造,安于欣赏维特弹奏的音乐。
妈妈急切的火,却烧焦了维特的心,他穿起爷爷做的蝙蝠翅膀,飞跃跳楼。虽然奇迹似地生还,但他的智商恢复「正常」,他的母亲对眼前「正常」的儿子视若无睹,整日怀念往日的天才儿童。
维特后来发现自己的天才「恢复」了,但这个秘密只有爷爷知道,维特「掩人耳目」安心地长大。当爷爷被问及到底长大要学什么,他把帽子丢进小溪里,把问题留给大自然解答…
也许,天才的反面并不是愚笨,天才的反面可能是大自然,可能是安于其位。

治愈力来自生命力

对导演来说,大自然与琴声有一个共通点,两者都有治愈力。在大自然里,维特可以停歇,可以犹疑,可以不知所措,可以许愿…
随著维特与乐团合奏出的激昂乐曲,串串音符让人欣喜、赞叹,观者探见音乐家的恢宏曲风,见识了演奏家过人功力,日常生活不再琐碎无聊,升起一种脱离现实的美感,有一个字描述这时的情怀最恰当不过:「飞」。维特的终场演出是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功演奏,音乐开启一个不受萤幕景框限制的宽广世界。
导演认为音乐的治愈力来自童年最纯净最丰富的生命力,以及最完整的美好回忆。童年,对一切的好奇、试探、净化,像腐土解构惯习,像溪流穿越山谷,像树根伸向无穷的黑暗。

【本文图片皆由佳映娱乐提供】

注释
-----------------------------------------
注1:穆勒 (Fredi M. Murer),《想飞的钢琴少年》(Vitus),瑞士,2006年,本片由佳映娱乐发行。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genie.swf{/rokbox}
Friday, 22 June 2007 06:05

勿将移民妈妈当贼防

今年五月,大家才刚欢度一年一度的母亲节,今年国内研究调查却显示台湾母亲快乐指数不及格,痛苦多半来自工作与家庭的双重负担。国内三十几万个跨国婚姻来台的新移民妈妈们,同样身为人母,不仅必须承担一般母亲的压力,还得忍受社会歧视与不公平之对待。反讽地,负责「照顾」新移民的政府权责单位──移民署,未站在新移民立场考量其需求,提供便利的服务,却反倒带头做了不良的示范。

移民服务迟迟未上轨道

移民署虽然在今年初才挂牌成立,但事实上自九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移民署组织条例」由总统公布实施,进入筹备期间已逾一年之久。至今,二十五个服务中心仍处筹备状态,无法正常运作,不是电话无人接听、柜台无人服务,就是面对新移民询问相关法令、制度问题时,常常一问三不知,服务专线形同虚设。甚至还有人提早办理展延居留却被要求等 「到期当天」才能办理,甚至连逃逸外劳至移民署自首都遭拒绝。移民署一再以组织刚成立未能上轨道当作藉口,实在无法取信于民。

查察重于辅导,漠视移民人权

尽管移民署对外一再澄清对移民「辅导与查察并重」,但光从今年度「移民辅导」的预算编列为「零」,即可看出移民署的「查察」业务凌驾于一切之上;数据会说话,移民署摆明只是警察大队的延伸。其次,从移民署人员组成比例亦可看出端倪:移民署高达63%的人员是由警察转任。不仅如此,据报导表示,在各地专勤队及服务站的人员中,许多是过去在警政署有不良案底纪录或升迁无望的警员。事实证明,移民署的前身「入出境管理局」过去多次爆发内部人员勾结人蛇集团,而移民署成立之后短短不到半年又爆发遗失重入国证与勾结人蛇集团严重缺失,如此乌合之众、蛇鼠一窝,如何能落实照顾新移民政策?

移民妈妈痛苦指数不降反升

人权团体一再呼吁移民署应主动成立申诉委员会或听证程序,让新移民家庭在不服移民署行政裁定时得有平反之机会,但移民署不但未予采纳,甚至在行政院版「出入国及移民法」修法草案中更加强化对新移民家庭的查察权力,不仅未来查察大队可随意路上拦检,更可携带枪械至新移民家中访查,且规定受访者不得逾十五分钟无故不到。如此恶法一过,可以预见,将来新移民的妈妈们在工作、买菜、接送子女上学的途中一旦接获访查通知,必须中止所有动作狂奔回家,过著战战竞竞的日子。
移民署对于移民/移工之面谈、入境、遣返,皆掌握生杀大权,如此球员兼裁判之查察机制,只会让不肖承办员更加肆无忌惮,有机可乘。未来,面对移民署此般种种漠视人权的作法,新移民妈妈们的痛苦指数恐怕只会更高!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ImmigrantMothers.jpg{/rokbox}
Friday, 22 June 2007 06:01

勿將移民媽媽當賊防

今年五月,大家才剛歡度一年一度的母親節,今年國內研究調查卻顯示台灣母親快樂指數不及格,痛苦多半來自工作與家庭的雙重負擔。國內三十幾萬個跨國婚姻來台的新移民媽媽們,同樣身為人母,不僅必須承擔一般母親的壓力,還得忍受社會歧視與不公平之對待。反諷地,負責「照顧」新移民的政府權責單位──移民署,未站在新移民立場考量其需求,提供便利的服務,卻反倒帶頭做了不良的示範。

移民服務遲遲未上軌道

移民署雖然在今年初才掛牌成立,但事實上自九十四年十一月三十日「移民署組織條例」由總統公布實施,進入籌備期間已逾一年之久。至今,二十五個服務中心仍處籌備狀態,無法正常運作,不是電話無人接聽、櫃台無人服務,就是面對新移民詢問相關法令、制度問題時,常常一問三不知,服務專線形同虛設。甚至還有人提早辦理展延居留卻被要求等 「到期當天」才能辦理,甚至連逃逸外勞至移民署自首都遭拒絕。移民署一再以組織剛成立未能上軌道當作藉口,實在無法取信於民。

查察重於輔導,漠視移民人權

儘管移民署對外一再澄清對移民「輔導與查察並重」,但光從今年度「移民輔導」的預算編列為「零」,即可看出移民署的「查察」業務凌駕於一切之上;數據會說話,移民署擺明只是警察大隊的延伸。其次,從移民署人員組成比例亦可看出端倪:移民署高達63%的人員是由警察轉任。不僅如此,據報導表示,在各地專勤隊及服務站的人員中,許多是過去在警政署有不良案底紀錄或升遷無望的警員。事實證明,移民署的前身「入出境管理局」過去多次爆發內部人員勾結人蛇集團,而移民署成立之後短短不到半年又爆發遺失重入國證與勾結人蛇集團嚴重缺失,如此烏合之眾、蛇鼠一窩,如何能落實照顧新移民政策?

移民媽媽痛苦指數不降反升

人權團體一再呼籲移民署應主動成立申訴委員會或聽證程序,讓新移民家庭在不服移民署行政裁定時得有平反之機會,但移民署不但未予採納,甚至在行政院版「出入國及移民法」修法草案中更加強化對新移民家庭的查察權力,不僅未來查察大隊可隨意路上攔檢,更可攜帶槍械至新移民家中訪查,且規定受訪者不得逾十五分鐘無故不到。如此惡法一過,可以預見,將來新移民的媽媽們在工作、買菜、接送子女上學的途中一旦接獲訪查通知,必須中止所有動作狂奔回家,過著戰戰競競的日子。
移民署對於移民/移工之面談、入境、遣返,皆掌握生殺大權,如此球員兼裁判之查察機制,只會讓不肖承辦員更加肆無忌憚,有機可乘。未來,面對移民署此般種種漠視人權的作法,新移民媽媽們的痛苦指數恐怕只會更高!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ImmigrantMothers.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pril 2021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8848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