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小愛為大愛 ---「法扶志工」柯媽媽的故事

by on Wednesday, 29 June 2011 Comments

柯媽媽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她摯愛的大兒子,今天早上出門前,不是還開心地向她微笑揮手道別嗎?上個星期,這個貼心的孩子 ,不是還興高采烈地跟她分享學校生活的點點滴滴嗎?

這一切,不是都應該一如往常,繼續運轉下去嗎?怎麼才一個下午,原本好端端的寶貝兒子,就離開了這個世界、連再見也沒有說一聲?

難以承受的道別

在醫院冰冷的太平間,看著孩子不成形的身軀,柯媽媽雙腿一軟,忍不住頹坐在地,痛哭失聲。

床上躺著的,是柯媽媽的愛子——柯重宇。重宇是東海大學企管研究所的學生,在台中東海別墅附近,一條屬於管制區約五米七的產業道路上,遭到一輛聯結車追撞而當場喪命。

愛子驟逝的噩耗,打亂了柯媽媽原本平靜的生活。柯媽媽承受著內心的悲痛,卻還得面對肇事司機與車行罔顧人命、只為卸責的惡言相向。

「我們開了二、三十年的車行,壓死人是常有的事,就好像是吃飯一樣尋常!」車行老闆抖著腳、抽著菸,一派輕鬆地對柯媽媽說:「前一陣子我們才壓死兩位學生,一個人給二十萬。妳兒子是研究生,三十萬要不要拿?不然就去告呀!就算妳去告,也等於是拿雞蛋碰石頭啦。全台灣有勢力的人,包括我在內,沒超過五個人……。」

柯媽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見的話。這些人大言不慚地數落著柯媽媽,聽起來倒像是肇事的人一點錯也沒有。難道,這世界已經沒有王法、天理了嗎?

然而,對法律一竅不通的柯媽媽,想起兒子的死、想起這些人的惡行惡狀,實在束手無策,什麼辦法拿也不出來,只能一個勁地哭個不停。

biglove2

夢中的承諾

每天夜裡,柯媽媽都懷抱著心痛勉強入睡。模糊之間,她依稀感覺到大兒子化身交通警察,正忙著指揮、疏導與管制交通。他對母親說:「媽媽,我們碰到的事情在台灣只是冰山一角,不要再自憐自艾了。除了妳之外,還有更多更可憐的受難家屬,需要更多的協助。這個社會存在太多不合理、不周全的法律,需要有人去改革,透過『立法』來維護與保障後人的權益。人生短暫數十寒暑而已,我希望妳能勇敢站出來,為其他無辜的生命做些有意義的事。」

柯媽媽睡醒後,揉揉有些紅腫的眼睛,不禁回想起睡夢中兒子對她說的那一番話。這是不是所謂的托夢呢?柯媽媽思前想後,決心當成這是兒子希望她能代他完成的志業。

於是,已經三十多年沒認真提筆寫字的柯媽媽,抱起字典,開始親筆寫下一封封的陳情書。兒子的臉、肇事車行老闆的臉、那些意外身亡者親屬悲痛的臉,無一不在眼前晃盪。每每想到這裡,柯媽媽就感覺心頭一緊,眼眶發熱。柯媽媽暗自下了決定,即使散盡了家產,也要毫無怨尤地為這些因意外車禍喪生的人爭取權益。

就這樣,柯媽媽走上了與立法院抗戰八年的漫漫長路。


挺身而出為正義

剛開始,柯媽媽將陳情信寄給包括五院在內的各級政府機關,以及愛子留美、日、德的高中同學,告知對方兒子出事的原因及情形,這些同學也都很熱心地加入柯媽媽寄信到國內各相關單位的行動。柯媽媽更透過東海大學企管研究所老師的安排,親自到校向學生說明並求援,聽聞這消息的學生,正義感無不油然而生,不平之鳴在東海校園快速燃燒,甚至發動兩輛校車到車行抗議,因而引起了媒體關注。

柯媽媽進而登高一呼,組織「中華民國車禍受難者救援協會」,遍訪全國車禍受難同胞。不到半年,柯媽媽就找到了五百多個跟自己同樣遭遇的受害家庭。

車禍的意外,往往讓整個家庭陷入痛苦無助的漩渦中。尤其往生者身後留下的多半是幼兒寡婦及年邁雙親,他們在法律上、財務上,甚至情緒上,幾乎都沒有辦法承受這晴天霹靂般的打擊。因此,柯媽媽成立救援協會為受難者及家屬提供諮詢服務,在這過程中柯媽媽深刻體認到現有法律並無法保護受害者,這也使她更下定決心,要爭取車禍損失求償應有的基本保障。

柯媽媽深知,車禍的善後牽涉到極為專業的知識,要即時蒐集證據以利後續的官司或理賠申請。但對於陷入天崩地裂般傷痛的受難家屬而言,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妥善處理這些事情。甚至,有些肇事者為逃避責任,還會偷偷地在事故現場動手腳,使得受難家屬更得不到合理保障,遭受到雙重傷害。


不信公道喚不回

正因為如此,柯媽媽立志推動「強制汽車責任保險」。然而,爭取立法這條路並不好走,抗爭之路一走就是八年。想當年,每當車禍意外發生,依據的是舊版的「汽車第三人責任險」。它主張「過失主義」,對肇事者比較有利,受害人必須面臨可能的舉證困難;而肇事者在「連保制度」下,則可利用資金運轉,財大勢大地打通各機關部門,為肇事者脫罪或減低賠償責任。

這種對肇事者有利的法律規定,甚至導致泯滅人性的事情發生,像是竟有駕駛肇事後發現受害人還沒死,就再倒車壓死、以求死無對證。特別是一些營業用的大卡車,因肇事率高,對相關法律特別有研究;每當發生車禍,他們已學會很快地湮滅現場證據,讓警察到場時找不到任何線索。這情況讓很多受難者家屬非常無奈,因為無法掌握到現場證據,又死無對證,最後如果想靠繁雜的司法程序討回公道,實在是難如登天。

落伍的制度無法制裁殺人者,導致了一件件無頭公案,實在可稱得上是台灣舊時代法律的遺毒。於是,柯媽媽本著一顆正義之心,化母愛為大愛,展開一連串請願活動。每當寄出的請願信件石沉大海,柯媽媽就到行政院、立法院、中央黨部靜坐,並且為所有受難者舉辦跨宗教的統一超渡法會。她甚至採取過激烈的絕食手段,希望喚醒大家的重視,也曾因此身體虛脫而送醫。

biglove

小蝦米力量大

柯媽媽靠著自己如同小蝦米一般的微小力量,力抗許多利益薰心的大鯨魚,而為了支持協會運作與長期抗戰,柯媽媽賣掉了兩棟房子,最終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爭取「強制車險」立法。這背後需要有多大的堅持啊!柯媽媽一直認為,自己背後那股支持的精神力量,來自愛子柯重宇。只要一想到重宇,她就更能設身處地為那些失去孩子的母親著想,一切的努力都變得值得了。

在柯媽媽的努力下,「強制車險」實施已經超過十幾年,有了這把保護傘,等於天天都可讓車禍受難家屬,免於陷入經濟狀況巨變的困境。目前,基本保障已提升為一百六十萬,可達救急效果。其實,強制車險投保金額換算起來是很便宜的:以機車為例,兩年的保費平均下來一天不過才兩塊錢。萬一發生事故,就可以保障兩個駕駛人或用路人;如果一切平安,也等於是做善事,可以救助別人,是立意非常良善的民生法案。

立法實施之後,柯媽媽的法律志工之路並沒有就此結束,反倒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她要為監督法令的落實而努力,一切以護法為己任。柯媽媽並不後悔走上這條立法奮戰之路,她還會更努力,和痛失親人的母親肩並肩,繼續一同攜手努力下去!


圖片提供/ 文向基金會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1年七八月合刊號,第84期《人籟》論辨月刊

7-8月:戲劇的力量

84cover_200

banner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WeShare Fund (文向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文向教育基金會』於1993年成立於彰化縣永靖鄉,初期只是小型地方性服務組織,自2007年06月開始轉型為全國性服務的組織,同時於台北成立服務據點,並在『台灣人壽』提撥盈餘挹注經費下,成為企業回饋社會的公益平台。《WeShare》是『文向教育基金會』英文名字,我們以《分享》做為使命,提醒「時時、處處、人人」珍惜與分享社會資源。基金會秉持「以人為本,尊重生命」的公益理念,以「弱勢關懷」及「生命教育」為推動主軸。

文向投入弱勢家庭學童的教育關懷,對於學業成績優異的弱勢家庭學童,我們以「向學計畫」獎助學金,持續陪伴他們專心於課業,讓孩子不必因家裏經濟的困頓被迫休學,可以安心地努力於學業,完成自我設定的目標學程;同時,招募「企業志工」對所認養學生提供關懷,共同陪伴弱勢家庭的孩童完成學習之路。

針對課業落後的弱勢家庭學童,文向透過「策略聯盟」合作模式設立「鄉村課輔班」,讓弱勢家庭學童課後有專心學習場所。我們希望幫助這些在班上成績落後的學童,協助他們按時完成作業,到學校不會受到老師的處罰、同學的排擠,同時安撫孩子情緒,讓他們因而喜歡上學不會中輟,進而因學習找回自信與快樂。

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的風潮已在全球燃燒,越來越多的企業組織紛紛投入社會公益行列,並鼓勵同仁加入企業舉辦的公益活動。有鑑於此,台灣人壽朱炳昱董事長重視企業員工參與公益活動的程度,推動由企業帶動全體員工,把社會服務使命融入企業的內部活動,激起同仁志願服務的熱情,將志工文化落實在企業內部,建立人人都是志工企業家的典範。

Website: www.weshare.org.tw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October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398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