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Items filtered by date: Friday, 06 July 2007
Friday, 06 July 2007 22:07

我陪邓朴方亲历香港回归

1997年6月30日,作为新华社香港分社一员,申再望负责接待邓朴方,一同见证了香港回归祖国。
1997年6月30日,即将回归祖国的香港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笔者作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的一员,亲身经历了庆典的全过程。我的工作是负责联络并接待邓朴方参加庆典活动。由于邓朴方是高位截瘫人士,对他的接待有特殊安排。

初到新世界海景酒店

根据安排,邓小平夫人卓琳参加中央政府代表团,由女儿邓榕陪同,下榻位于九龙的海逸酒店。这家酒店的店东是香港首富李嘉诚,出席庆典的中央领导都住此酒店。邓小平的另一位女儿邓楠,下榻五星级的君悦酒店。邓朴方参加的是中央观礼团,下榻在新世界海景酒店。君悦和新世界海景与庆典会场直接联通,出入会场方便且安全。
6月30日下午,通向会展中心的道路架起了许多路障,邓朴方乘坐的轿车从深圳直接开到了下榻的酒店。打开车门后,手脚熟练的随行人员立即把他抱上了轮椅车,进入酒店大堂,而后乘电梯,进入套房,前后不过几分钟。
朴方在酒店休息时,吩咐工作人员打开了电视,电视台全部用粤语和英语播音,朴方说听不懂,就看了凤凰卫视的直播节目。6月天气炎热,由于身体原因,朴方住的房间不能开空调,室内温度很高,他满头大汗。为了给他洗个澡,他的随行人员和我把他抬进了浴室。朴方说:“再望,真不好意思让你抬我。”我回答:“朴方大哥,就当是自家人,不要见外。”随同朴方的工作人员,一位是他的随身医生,另一位是多年为邓小平做饭的厨师。他的秘书留在深圳,负责联络和接应。朴方的医生向我介绍了护理要求,一是朴方需要随时饮水,因此需要带几瓶水进会场;二是朴方的腰腹部连着一个体液瓶,医生必须跟着他,必要时为他更换体液瓶;三是朴方不能在人群密集的场所长时间停留,可能需要到会场外面呼吸新鲜空气,因此他的座位要方便出入。
举行交接仪式尚早,我们请朴方先用晚餐。晚餐是新华社食堂的师傅专门准备的,朴方吃得很满意,朴方的妻子从北京来电话,叮咛朴方要注意身体,别太劳累,又一再叮嘱纪念邮册签名的事,要朴方挂在心上。朴方对我说,这本邮册是为纪念香港回归特制的,里面有邓小平肖像的金箔小型张,本来7月1日才正式发行,邮政总局提前送给他一本,他想请代表团的全体成员在这本邮册签名。

会展中心见卓琳

当晚有两个活动,午夜之前是交接仪式,在新会展中心大礼堂举行,午夜之后是特区成立暨特区政府宣誓就职仪式,在三号厅举行。因为出席两个仪式的人员有所不同,加上主席台的布置不一样,所以分别安排在不同楼层。
我们把朴方送往新会展中心。沿途有不少人认出他,围上来的人很多,我担心被堵,不得不请周围的人让出通道,不由得嗓门也提高了。朴方提醒我,别高声吆喝,要礼貌待人。朴方注意到一旁的警员,因为再过几小时他们就要更换帽徽了,他很想看一下新旧两种帽徽有什么不同。我招呼一位警员,请他帮忙说明。这位警员很友善,立刻揭下自己的帽子递给朴方,还把新帽徽从衣袋里取出来让朴方看。这位警员看上去很开心,一直面带笑容。
出席交接仪式的嘉宾有四千多人,坐轮椅的就只有朴方,所以一路上颇引人注目,在通过多个检查点时十分顺利,几乎没有验证就予以放行。没有代表证的北京两位随行人员,也以特别护理人的身份进入会场。每位代表的挂牌证件就有若干个,缺一不行,丹麦王子由于证件不齐,也被警员拒之门外。
我陪着朴方来到新会展中心,朴方想见一见母亲,我就推着他来到一个特别休息厅。刚进门,就看见卓琳坐在右边的沙发上,身边是陪伴她的毛毛。朴方喊了一声:“妈,我来了。”卓琳笑容满面回答:“我们很好,你怎么样?”我同卓琳阿姨和毛毛多年没有见面,毛毛对妈妈说:“这是井泉叔叔家的老五,大蓉、二蓉的哥哥”,卓琳阿姨才认出我来,紧紧握住我的手说:“朴方和你在一起,我们就放心了。”毛毛说:“能在这里相聚太不容易了,咱们赶快照个相吧。”她边说边掏出一个傻瓜相机,请一位工作人员拍了两张照片。
毛毛的脑筋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最灵的。比如相机,本来有规定不许带进会场,我担心在安全检查时被没收,就没敢带。结果看见不少人带了相机也没事儿,照样放行。毛毛的目光也很锐利,一见面她就悄悄对我说:“再望,你的鬓角好长,该剪了。”我才惊讶地意识到,这半个月自己在香港忙得昏天黑地,竟然连理发修面也忘记了。
朴方应去的休息厅也在同一楼层,这个厅较大,是专门安排给中央各部委和团体负责人休息等候的地方。我又帮他找人在邮册上签名,眼看邮册签名者增多,我心里也踏实多了。

亲历交接仪式

我们进入交接仪式会场时,四千来宾大部分已入座。朴方的座位在中方代表团靠前部分,为了方便他入座,工作人员特意把靠走道的一个座位拆掉,让他的轮椅能够直接停在这个位置。我的座位在同一排,我让给了随行医生,以便他护理朴方。后来,警员为我找到一个空位,这个位置甚至比朴方的座位更靠前,但当我坐上去时,才明白为什么它空着,因为有水珠从天花板往下滴。
不知在场嘉宾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是否注意到,升降两国国旗的旗杆是特别设计的,旗杆的管内通风,通过风的作用,使两国国旗迎风飘扬,而不是通常所见的垂落状,这样就显得很好看。
升中国国旗的这一刻令人十分激动,这种心情很难用言语表述,直至今日,回想到那一时刻,依然是心潮激荡;当然,也有人伤心,港督彭定康在英国国旗降下时,就止不住垂泪。
午夜零时15分,交接仪式结束,我赶快起身,把朴方推出会场透气,会场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再加上人多,这对朴方的身体很不利。随行医生为他检查了身体,幸无大碍。
特区成立仪式的会场在另一楼层。前几天我已两次进入这个会场,因为当时要演练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和大法官宣誓场面,由我们新华社的官员代替他们入场站位和宣读誓词,以便现场主管指挥调度和掌握时间。有意思的是,每个站位的人都对应一位特区政府要员,在宣读完誓词以后,要各自念出别人的名字。念完之后,大家都忍不住笑起来。大法官的宣誓还包括英语誓词,因为终审大法官有一半是外籍人士,所有大法官都要带上假发宣誓。中央电视台的导播和节目主持人当时也来到了排练场,罗京站在观众席一侧,不细看差点认不出他。

送君直到皇岗口

第二天,我利用空暇时间,跑到湾仔邮局排队,领取我事先预定的特区第一套纪念邮票和首日封。回到酒店,我送给朴方以及他的两位随行人员各一枚首日封,他们很高兴。我请朴方在我的首日封上签名,他欣然同意。我还帮新华社其他几位同事带去了首日封,朴方也一一签了名。
我们推着轮椅,将朴方再次送进会展中心,董建华说:“今日,我特别高兴,卓琳女士能够参加回归盛事,我们对卓琳女士表示热烈欢迎和敬意。”卓琳起身向大家招手致意,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接下来的文艺演出,首先上演的是交响乐,在作曲家谭盾的激情指挥下,大提琴家马友友出神入化的演奏,宛如天籁的湖北古代编钟音乐,令全场观众如痴如醉。接着表演合唱《回归颂》,这首歌由董建华夫人作词,著名歌星谭咏麟、王菲、林子祥、叶倩文、黎明、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同台献歌,可爱的儿童合唱团的小朋友们轻声伴唱,他们个个都很投入,唱出了港人的心声。演出结束后,朴方特意让我们把他推到台前,他与小朋友们热情握手,久久舍不得离去。
下午4点,特区政府在会展中心举行招待酒会。泰国公主诗琳通、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等都来了,他们纷纷走上前来同朴方握手。会场里没有配备专门的翻译,我就临时担当了口译工作,只要对方讲英语,都经我翻译给朴方。最令人高兴的是董建华来了,两人交谈甚欢。我提出邮册签名的事,董建华的助理悄悄接过邮册,答应在朴方离开香港前办好。
大批外国记者进不了会场,在门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认识不少“外记”。一位法新社记者在过道上拦住我,提出拍照请求,我尚在犹豫,没想到朴方爽快答应,这位摄影高手立马启动快门,抢拍了几个镜头。事后我打电话给记者,提出要两张作为纪念,他二话不说,给我洗印了两幅大照片,分文不取,他笑称,这是法新社赠送给新华社的“礼物”。
朴方于下午5点30分乘车返回深圳。他提出要我同行,这是原来的安排中没有的。行前,董建华的助理派人将邮册送到,不差分秒。车过皇岗口岸,来接朴方的车已等候多时。当晚,深圳领导设宴欢迎朴方,邓仙芙阿姨的儿女、小弟、小妹都来了,家人团聚,其乐融融。朴方举起一杯红酒对我说:“再望,今天让你送我,是为了感谢你,咱们干一杯。”原本戒酒的我,将酒一饮而尽。
当晚我还得乘火车赶回去,市长派车将我送到罗湖口岸。回来已是半夜,盛大的焰火晚会早已结束,但天空还仿佛流动着一丝丝光影。

【原载成都日报,2007年7月2日】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zaiwanshen.jpg{/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9219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