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

by Claire on Thursday, 23 August 2007 Comments
燃燒的雪

《向雪許願》(註1)這部電影在北海道拍攝,但是觀看的感覺熱多於冷:屋內暖爐的熱氣布滿整個空間,賽馬場上的叫嚷聲不絕於耳,賽馬奔躍有如熱浪襲來,訓練馬匹參加輓馬(註2)的熱情,馬廄工作人員吃飯時又笑又鬧…
當我們凝望劇照上的人物時,感覺時間似乎是靜止的。但我們觀看影片時,思緒卻被一波波激盪著。弟弟阿學(矢崎學)回北海道投靠經營馬廄的哥哥,弟弟常在雪地上的仰望,看來寂靜無聲,然而閃過我們腦子的問題不斷:為什麼阿學要回家?為什麼離婚?公司為什麼倒閉?他怎麼看待自己的人生?潔白無言的雪無法給我們平靜的感受。
於是,雪的第一個意象讓人全身「沸騰」,彷彿連屋頂上的積雪都在燃融,指向某種迷魅。

殘酷的雪

雪的第二個意象是殘酷。在被棄置的橋樑下,女騎師牧惠指著橋樑告訴阿學,她說有一天她找不到這座橋,因為大水一來,整座橋全被雪淹沒了。雪覆蓋人類的努力,連引以為傲的成績都頓時失去蹤影。
劇裡的每個人都害怕失敗,正如萬物害怕被雪崩侵襲。
馬廄裡的賽馬「雲龍」象徵成功過,但陷入失敗泥淖的人,就像阿學。阿學在東京闖事業,但現在失去一切。回家後他照顧「雲龍」,鼓勵牧惠——一個從來沒有贏過比賽的女騎師。哥哥管理馬廄,負擔一群人的生計,他是強者,卻面臨無馬參賽的危機。
哥哥的馬廄是阿學的庇護所。阿學調教好「雲龍」,「雲龍」要再度出賽。等待「雲龍」重新出賽的過程,導演根岸吉太郎彷彿把我們置身在輓馬的障礙坡前(註3)──女騎師在障礙坡前讓「雲龍」停下來,馬匹不斷儲備戰力,激發最高的爆發力衝向終點。一個失敗的弟弟,把女騎師和哥哥推向成功高峰。

平靜的雪

羅青在《詩的照明彈》一書中,討論一首紀弦的詩,詩名叫做《足部運動》,這裡摘錄兩段與大家分享:

試伸出左足探,
試伸出右足探,
試同時伸出雙足探,
苦悶的、焦渴的、煩亂的。

然而只有空氣。
只有空氣,沒有消息。
什麼消息也沒有啊!

羅青分析「苦悶的、焦渴的、煩亂的」的作者,追想「運動的目的」,一心一意想探索出一些東西來。然而,作者所找到的只有維持生命的「空氣」,並沒有指示生命意義或說明未來生滅盛衰的「消息」。「足部運動」一方面代表了詩人的追尋,同時象徵世上所有東奔西跑、營營為生的人群。(註4)
我們幾乎要以為「雪」等同於紀弦詩中的「空氣」,以為影片中這群人是營營為生的人群,以為導演不給我們些許說明未來生滅盛衰的消息…然而,這時出現了雪球。
弟弟堆起雪球,把雪球放在屋頂上,看著雪球,祈求上蒼。弟弟走出自己的世界,回頭面對自己的債務;哥哥忽然領悟柔能克剛的道理:諒解融化了人與人之間的成見。
雪終於給我們平靜的感受。

本文圖片皆由佳映國際娛樂提供
--------------------
註1 根岸吉太郎,《向雪許願》(What the Snow Brings),日本,2005年。
註2輓馬是北海道的傳統賽馬,馬匹必須拉著鋼鐵製的撬,馱著在撬上加的重物(約500公斤)進行比賽。(資料來源:佳映國際娛樂)
註3輓馬的競賽跑道兩百公尺,中間設有兩處障礙坡。馬匹出發後,先抵達第一個障礙坡,高一公尺,經過一段平坦路後,還必須再接受一公尺半障礙坡的挑戰。(資料來源:佳映國際娛樂)
註4 參見《詩的照明彈》,爾雅叢書79,頁35-48。
------------------------
佳映娛樂網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snow.swf{/rokbox}
More in this category:
« 祈求 Lost Paradise »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November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863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