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手撐起一片天

by AZ on Wednesday, 24 October 2007 Comments
在四川省閬中縣下新街,住著一對夫妻,向仲尹和楊桂芳。
提起這對夫妻,周圍鄰居除了讚歎,更多的是佩服。
他們要對同樣身體有缺陷的朋友說:不能因為身有殘疾就看輕自己!

失去右手右腳

我(向仲尹)六個月大時,在永川煤礦工作的母親抱著我搭坐人貨混裝的拉煤小火車到外地探視父親。火車啟動時,煤突然塌下來,被母親抱在懷裡的我被甩落鐵軌,火車輪從我的右手右腿碾過。經過搶救,我的命保住了,卻從此失去右手右腳。
禍不單行,在隨後一年多時間,我父母先後被下放精簡到農村,成為地道的農民。在我兩歲時,父母離婚,母親遠走他鄉,從此杳無音訊。
兒子殘疾,失去工作,夫妻離異,一連串打擊讓我的父親一蹶不振。因為從小在外讀書,對農活一竅不通,書呆子父親連自己的日子都朝夕難保,哪裡還有精力照顧被稱為「半條命」的兒子!九歲以前,我一直癱在地上,父親很少給我做飯,村裡的叔伯大嬸見我可憐,時不時給我送點吃的。在那個年代,家家的生活條件都不好,天天在地裡勞作的人都吃不飽,更何況一個癱在家裡的殘疾孩子。實在餓極了,我會爬到水桶邊,不停地喝水。所以對我而言,童年時代最深刻的記憶,就是我有一個被水灌得很脹的肚子,一動便唏哩嘩啦地響,肚子堅硬得居然能夠承受調皮的孩子用腳踩在上面。(說到這裡,向仲尹笑了,笑得很燦爛。)

與命運抗爭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我活不了多久,但我的生命力似乎特別頑強,我奇跡般活了下來。九歲以後,我慢慢可以活動僵硬的腿,單手單腳依著牆竟能漸漸站起。再後來,居然能單腳保持平衡跳著走,許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在那樣貧困的小山村,我甚至不知道拐杖為何物。
從我能夠跳出家門那一天起,我便開始靠自己的方式養活自己:在莊稼地裡拔草、在麥田稻田拾麥穗稻穀、在稻田裡拿著長長的竹竿驅趕麻雀、在生產隊幹活,每天掙兩、三分錢。勞作一天,還得撿拾落在地上的樹枝、枯葉和竹殼,回家點鍋做飯。小小的我,背著辛辛苦苦揀了很久才裝滿的一背兜竹殼回家,因竹殼太輕,每當我跳躍時,竹殼都會撒落,當我跳到家時,背兜裡的竹殼往往所剩無幾,為此我常常傷心落淚。但我從不服輸,哭過之後,又從頭再來。

單腳跳著去上學

雖然缺吃少穿,但看到別的孩子上學,我還是很羡慕,於是我不顧父親的反對,去問到村裡招生的小學老師,問我能否上學。老師打量我好一會兒,對我說,只要你能走到學校,就可以上學。
我家到學校有三里多的路程,全是田埂那樣窄的鄉間小道,即使這樣,我仍然單腳跳著去上學,就是颳風下雨,也從未缺課。春天栽秧時,農人會將田裡的稀泥堆在田埂上,這時我十有八九會掉在水田裡,稀泥弄髒全身不要緊,最可恨的是許多螞蟥會鑽到我身上吸血,扯都扯不下來。聽老人們說,人被螞蟥吸乾血會很快死掉,這讓我很害怕,每次掉在水田裡總會拼命往田埂上爬。當然,也有同學和路人會幫助我。
就這樣讀了兩年半的書,學習一直不錯,到後來父親連兩塊五毛錢的學費都交不起了,於是對我說,這個年代,健全人讀書都沒用(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何況殘疾人。儘管我心中萬分不捨,卻也不得不聽從父親的決定。那時,生存畢竟比讀書更現實。
一九七八年,我父親重新回到學校教書,我也終於有機會回到學校,那年我十八歲。殘疾的我,看起來很小,沒人知道我的真實年齡,就這樣,我和比我小得多的同學們一直讀到初三。

養活自己,立業成家

從小學到初二,我的成績一直很好,甚至做過讀大學的夢。到了初三,父親學校一位老師的對我說:像你身體這種情況,大學是不會錄取你的,將來你父親去世後誰管你?老師的一番話點醒了我,我突然意識到,擺在我面前最現實的問題不是讀大學,而是生存。除了父親,我沒有其他親人可依賴,我只能靠自己。
從此,每到星期天,我就會到鄉鎮的集市中趕場,從這個集市買雞蛋、鴨蛋,到另外一個集市販賣,掙一點兒差價。有點本錢後,就開始販賣雞鴨。後來,我開始奔波於閬中、劍閣、南部之間做木材生意,因為講誠信,生意越做越好。到後來,不得不請人幫著打理生意,週末一個場趕下來,有時可以掙到幾十元錢。到我初中畢業,我已有一千多元錢,那個時候,這已經是很大一筆錢了。
初中畢業後,我開始全心全意做生意,販賣蔬菜,水果,什麼能掙錢就做什麼。雖然辛苦,但的確能靠自己的能力養活自己了。
這時,有人開始給我介紹女朋友,有雙目失明者、聾啞人,也有肢殘人,也不乏健全人。但我很明白像我這種情況,與健全人成家太不現實,我決定還是找一個和自己一樣身體有缺陷,但能相互理解信任的人相伴一生。最後我選擇了楊桂芳,因著她的單純善良和她父母的信任。

生活磨難,心靈豐足

成家後,我必須承擔起生活的重任。懷著對新生活的嚮往,我帶著妻子來到閬中縣城。我們租了一間小屋作為安身之地,揀垃圾,收破爛,做點小本生意,經濟非常拮据,生活雖清苦,但我們夫妻倆相親相愛,和和美美,不久,便有了我們的女兒。
為了養家,我不得不拖著殘缺的身體在外奔波,一次為了趕時間談生意,我向人借了一輛殘疾人專用三輪車,因避讓一輛卡車,我連人帶車衝到一座橋下,摔得頭破血流。
在我們最需要錢時,我偶然拾到一個錢包,裡面有五百多元錢,雖然我很困難,但這不是我的東西,我絕不能要,這是我做人的原則,我想方設法找到失主,歸還了錢包,這事在閬中被傳為佳話。我也因此被評為「拾金不昧」。從那以後,不斷有人和單位請我當門衛、倉庫保管員、會計等,因為我的認真負責和踏實肯幹,大家都很相信我,我也結交了很多社會上的朋友。

感受真情,苦盡甘來

一九九三年,我租房附近有一處臨街房要出售,為了在城裡站穩腳跟,我打算買下這套房子。房產售價四萬多元,而我只有一萬多元錢,但我實在太想買下這套房子,考慮再三,我決定放下自尊向朋友和鄰居們借錢。可我又有顧慮,像我們夫妻這樣,別人會借錢給我們嗎?
出乎我意料的是,出去借錢的妻子總是歡歡喜喜回家,還有不少人直接把錢送到家裡來,不到三天時間,我們就借到三萬多元錢,順利買下這套房產。
朋友和鄰居們的信任讓我和妻子感動萬分,我們在買下的房產裡開了茶館,附近航運公司、絲綢公司的員工常常來照顧我們的生意,靠著厚道和誠信,我們的生意做得紅紅火火,後來又開了一家雜貨店,兩、三年就把所有的債全部還清。生意走上正軌後,我便將生意交給妻子打理,自己拜師學習維修電器技術。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很快掌握這門技術,成為小有名氣的維修電器高手,登門找我修電器的人越來越多,有時根本忙不過來。苦盡甘來,憑著自己的勤奮和努力,我和妻子終於能夠自食其力,養育女兒,供女兒讀完旅遊學校,成為一名導遊。

人助、自助而助人

我們曾經得到大家幫助,現在我們也想盡自己所能幫助別人,回報社會。為了幫助更多的殘疾朋友,我和朋友發起成立了「閬中殘疾人互助會」,我們一直遵循互助章程中所說的「有技藝特長的會員要無私幫助想學技術的殘疾人,以求共同發展」、「殘疾人在生活或社會中遇到困難,會員要鼎力相助」等原則,團結友愛,互相幫助。在幫助別人的同時,自己也得到快樂。
經過這些年的拼搏,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能因為身體的缺陷而看低自己,自暴自棄,怨天尤人,只有自尊自強自重自立,才會得到社會的接納和認可,得到人們的尊重和愛戴。
最後,希望更多像我們一樣身體有缺陷的朋友們熱愛生活,珍惜生命,用殘缺的身體撐起自己的一片天空,祝願更多的殘疾朋友生活在陽光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handicapped_zhun.swf{/rokbox}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pril 202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5953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