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March 2011 16:18

種植「藝術」的社會運動

藝術家在芸芸眾生中常被視為「脫俗」、「不食人間煙火」的人。這群看似「無生產力」的群落人口對於社會的重要性究竟為何?台灣的藝術環境有什麼問題?《人籟》編輯部有幸訪問到行動藝術家湯皇珍,透過她的眼睛,讓我們更進一步認識藝術的本質、藝術家的角色以及藝術與社會的關係。


Tuesday, 29 March 2011 13:55

從藝術樂園到空殼廢墟:華山文創園區的空間戰爭

除了籌組「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的文化運動外,湯皇珍也曾號結藝術家發動爭取「華山特區」(華山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的前稱)為「華山藝文特區」。



Tuesday, 29 March 2011 13:55

從藝術樂園到空殼廢墟:華山文創園區的空間戰爭

除了籌組「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的文化運動外,湯皇珍也曾號結藝術家發動爭取「華山特區」(華山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的前稱)為「華山藝文特區」。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10:54

女孩,妳的「性」名是弱者?

2010年8月,台灣發生數起「法官輕判性侵女童者」的事件,引發社會一連串針對司法改革與兒童人權議題的抗議聲浪。然而若要真正暸解問題所在,或許應先仔細驗檢驗這些聲音背後隱含的道德觀。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10:54

女孩,妳的「性」名是弱者?

<從法官輕判性侵女童案談起>

2010年8月,台灣發生數起「法官輕判性侵女童者」的事件,引發社會一連串針對司法改革與兒童人權議題的抗議聲浪。然而若要真正暸解問題所在,或許應先仔細驗檢驗這些聲音背後隱含的道德觀。


Thursday, 20 January 2011 16:51

坐奠兩柱之閒:孔子的苦惱與當代台灣的紛爭

即使是被世人尊崇為大成至聖、萬世師表的孔子,在內心深處也有一段糾結的身分認同問題。拜鄭吉雄教授的研究所賜,讓我們認識了與眾不同的孔子。



Thursday, 20 January 2011 16:51

坐奠兩柱之閒:孔子的苦惱與當代台灣的紛爭

即使是被世人尊崇為大成至聖、萬世師表的孔子,在內心深處也有一段糾結的身分認同問題。拜鄭吉雄教授的研究所賜,讓我們認識了與眾不同的孔子。



Friday, 29 October 2010 15:51

找回線的方向——《一個女人和五本大象》

片名︰一個女人與五本大象
導演︰Vadim Jendreyko
發行︰法國 Nour Films

堪稱現今德譯俄語文學第一把好手的Swetlana Geier,1923年誕生於烏克蘭首府基輔(Kiew),原名Swetlana Iwanowa。


Friday, 29 October 2010 15:43

記憶的解放者——奇拉.塔西米克

「奇拉.塔西米克的電影都和記憶的創建與銷毀有關,他的作品以一種批判卻同時具有創意的方式,思考著在國家的歷史中,什麼是必須保留給後代,重要而有價值的記憶和事件。」


Friday, 29 October 2010 15:40

多元文化.多元記憶——海蒂.哈妮曼專訪

多元文化呈現和多元記憶保存是海蒂.哈妮曼(Heddy Honigmann)多部紀錄片背後,共同的拍攝動機。透過豐富的視覺元素和曲折的敘事步調,哈妮曼的紀錄片為觀眾展示了隱藏在我們週遭的美麗人性。


Wednesday, 30 June 2010 04:22

衝突年代尋找和平希望

為紀念利瑪竇逝世四百周年,今年五月上海復旦大學哲學學院宣布成立「徐光啟-利瑪竇文明對話研究中心」(簡稱「利徐學社」)並舉辦「文明對話與全球挑戰」國際論壇。論壇中邀請到全球倫理基金會秘書長施倫索格(Stephan Schlensog)博士進行演講。施倫索格博士特別強調不同宗教與文明間的對話,是尋求共同道德價值觀念的基礎,也是各民族和平共處的先決條件。《人籟》特別刊出施倫索格博士的演講,希望在以文化、宗教為名的殺戮、歧視仍普遍存在的今日,能為讀者帶來不同的啟示。


文明衝突論:自我實現的預言

美國著名政治理論家杭廷頓(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於1993年勾勒了一份未來世界局勢的發展進程──該進程最初以問題的方式被謹慎地提出,之後卻被奉為外交政治的「新典範」──最後,它被稱為如今相當著名的「文明衝突論」。杭廷頓聲稱的「不同文明間的戰鬥──特別是西方文明與伊斯蘭文明的衝突」,真的是無法避免的世界局勢嗎?

身為五角大廈的顧問,杭廷頓並沒有完全考慮到不同文化的內部動力與各自文化的多樣性。顯然他對其中複雜的歷史糾葛、變易不定的轉型過程、雙方的交互豐贍與和平共處都知之甚少。根據杭廷頓危險的預測,在冷戰以後,他用「伊斯蘭敵人的形象」代替了共產主義敵人形象,為美國在冷戰後重新高度武裝及為未來戰爭營造有利氣氛,提供了意識形態的理論支援。

1992年,杭廷頓文章發表的前一年,亦即第一次波斯灣戰爭結束後的第二年,美國「新保守派」思想家和政治家小團體立即開始著手準備「為確保近東石油儲備、美國霸權及以色列安全等問題」的「防戰」思想理論。在布希於2000年當選美國總統後,這場戰爭得到詳細計畫。史無前例的911大屠殺,更成了攻擊阿富汗和威脅進軍伊拉克的合理藉口;但這些都和所謂的「恐怖攻擊」沒有關係。最後,布希政府還是在2003年3月對伊拉克發動戰爭。

可是,這些戰爭非但未曾在阿富汗、中東地區以及世界各地打敗恐怖活動,反而幫助恐怖主義廣為散播。雖然全球數百萬的穆斯林不斷譴責以伊斯蘭名義發起的任何形式的恐怖活動,但這場針對兩個伊斯蘭國家發起的戰爭早已蔓延到整個穆斯林世界,挑起無以言喻的憤怒與痛苦,並造成諸多穆斯林的強硬反對態度。今日我們得承認:杭廷頓的「文明衝突論」已成為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


選擇衝突或選擇對話

我們能從這些事件中學得何種教訓?不同文化和宗教的和平共處是21世紀的關鍵問題。我們的選項已經很清楚:

──要不就是宗教間的競爭、文明的衝突和國家間的戰爭;

──要不就是在不同宗教與文明間塑造一個充滿對話、和平與理解的文化,作為世界和平的先決條件。

誠實而批評性的對話,並不是為了掩飾差異,或者是想推動宗教融合。而是試圖以彼此自我認識、客觀性和公平性為基礎,並清楚認識到造成分離與聯合的因素,來力求達到真誠的相遇與理解。

基於這個原因,我恭賀復旦大學帶頭成立「徐光啟─利瑪竇文明對話研究中心」(簡稱「利徐學社」)──這是高瞻遠矚、具有時代意義的創舉。我希望你們的工作,能為文化和宗教間的相互理解作出有價值且有益的貢獻,並且讓兩者的角色在現代市民社會中愈顯清晰。


宗教文明對話的關鍵推動力

StephanSchlensog_Global-Ethic_ch02「利徐學社」主辦人在其籌辦文件「復旦宣言」中,有計畫地提到了1993年在芝加哥舉辦的「世界宗教會議」,此舉並非偶然。他們對這個會議的主張──且讓我引用他們的話:「以和平與合作的精神,在比較性的宗教研究以及宗教和文明間的對話上,賦予『關鍵的推動力』。」那麼,這個「關鍵的推動力」是什麼?這是件歷史性的大事:宗教史上,世界各宗教的代表首次對人類倫理的基本要素達成共識,而這些要素正是《全球倫理宣言》中所提及的。

許多人早已忘記是誰鼓吹並起草這一宣言,答案就是──孔漢思(Hans Küng)。早在1990年,孔漢思就出版了《全球責任:尋找新世界倫理》(Global Resposibility: In Search of a New World Ethic)一書,並逐步發展出以下的觀念:「世界上各種宗教和哲學要能對世界和平有所貢獻,除非學會去認同那些數千年來由各大宗教和人文主義傳統所提倡的『共同倫理觀的基本清單』(basic list of those shared ethical values)。」

孔漢思一直堅信,如果宗教間沒有和平,國與國之間就永遠不會存在長久的和平;然而若缺少對話和理解,宗教間也不會有和平。隨著靈性生活的實踐,學術交流和類似的活動,人們在「共同價值」裡發現了宗教對話的基礎;這樣的價值跨越了千年以來的文化邊界,把我們捆綁在一起。


照片說明:(上)為紀念利瑪竇逝世四百周年舉辦的「文明對話與全球挑戰」國際論壇,其目的在促進人類社群融合、民族和解、機構合作及不同宗教的共存與和諧。(攝影/張俐紫)

(下)不同宗教間,並非沒有對話的可能,因為我們仍能在差異中,找到共同信仰的價值。(照片提供/天主教真理電台)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閱讀更多本月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Wednesday, 28 April 2010 05:49

雄性陽具生殖場

七○年代塗鴉圈內人有一個笑話,背景在紐約市:當政府開始整頓市容、大量清理市內地下鐵塗鴉的同時,一名塗鴉客寄了一封匿名信給FBI,威脅將把所有乾淨的車廂炸掉。此信在媒體大量渲染之後,一個所謂圈內人的玩笑,成為公眾恐慌。

這個笑話有雙重意義。其一是對都市中產階級而言,它彰顯了當代生活的脆弱。換言之,這笑話意謂著都市生活永遠有一個陰暗、不為人知的角落,而人們為了這未知歇斯底里。

對於塗鴉圈內人來說,這笑話代表的則是地下文化的反撲。它顯示的不只是塗鴉作為地下文化,具備偶爾出頭、有影響公眾的能力,同時也說明了塗鴉客的自我標示:隱密性、匿名性、像病毒一般潛在於都市生活當中。


刻板印象與鏡像

塗鴉客形象反映出的影像有兩種層面:一是外界敵視的反射,一是取鏡自戀的孤芳自賞。這兩種層面不僅映照出塗鴉客作為中產階級道德恐慌的原因,並成為媒體渲染的對象,也反映了大眾對塗鴉非法性的浪漫想像。

上述對塗鴉的雙重迷思在報紙大量報導之下,使塗鴉客的刻板形象被重複使用,形塑成都市的道德危機。它之所以形成道德敗壞危機,來自於指責塗鴉而起的滾雪球效應,邏輯則建立在本人母親經常耳提面命的:「只要抽菸便會開始嗑藥,只要嗑藥便會開始偷竊,被抓進入監牢之後,便會開始學習怎麼搶銀行。」

青少年作為一群不知該怎麼使用自己賀爾蒙的族群,其性衝動如不定時炸彈一般,會在街上引爆,成為「社會的他者」、「該被國家機器有效控管的族群」。這樣的社會恐慌可以被政府轉化,作為社會控制的一環。如九○年代的台北市長陳水扁針對青少年發布戒嚴令,禁止所有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在半夜遊蕩,其所依據的,便是一連串青少年犯罪所引起的恐慌。

而塗鴉客繼承此一刻板印象,並且有意與無意地使用著它。這刻板印象既可成為自我標示,也可以轉譯成為商品。


假想戰爭與假想陽具

塗鴉客的刻板形象還有另一面向。這個面向指出其非法性如同劇場一般,規畫了場景、角色、與劇情。儘管其間角色、細節可以改變,但劇情的主軸則恆常:個體穿梭一個又一個陰暗的小巷,超脫社會的規範,不僅孤獨,而且是法外之徒。

這樣的劇情中,有兩種類型角色缺一不可:年少輕狂的塗鴉客,與代表公權力的中年肥胖警察。

這兩者同為男性,同樣塑造一個以陽具為中心的圖像。噴漆罐如同槍枝就像陽具,噴射的同時也是射擊。如Style Wars、Street Bombing、Guerilla warfare等塗鴉圈內常用語所指,塗鴉永遠以戰爭為隱喻。因為塗鴉客在塗鴉時,操演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假想戰爭,團體內軍事分工而有階層,架構出一種權力結構。


Bbrother_Graffiti05沒有歷史的歷史

塗鴉經過國際傳播,成為華人社會的一環。上文提及的刻板印象結合當地脈絡,塗鴉成為時尚潮流、塗鴉客成為某某達人。塗鴉與塗鴉客在社會討論之中,被貼上「社會批判」、「道德低落」、「社會隱憂」的標籤,更使其成為商業、藝術體制收編的對象。

本人有幸恰好參與其中,也成為塑造此一刻板印象的因跟果之一。而這篇文章作為重新思考過去塗鴉行動帶來的效應,以及作為自我檢視的嘗試,在此回頭來談塗鴉史,則至關重要。

檢驗的開頭,必當以一般網路上所謂的塗鴉史開端為起點。首先我必先面對的問題就是,塗鴉沒有歷史,因為塗鴉的歷史問題重重。這是由於所謂的塗鴉史,是由各種謠言與鄉野傳奇構成。而事到如今,一一去評判這些謠言與鄉野傳奇的真實性已不重要。


殖民地甜蜜復仇

儘管如此,絕大部分的「塗鴉歷史」由「塗鴉――由紐約黑人社區發展,結合嘻哈音樂,成為一個世界青少年運動」這個句子作為開頭,而這也大概是可信的資訊之一。

此句所標示的,是塗鴉位處邊緣位置的雙重意義:第一是階級意涵(塗鴉作為勞工社群文化象徵,意謂勞工社群文化與中產階級文化的區分);第二是種族意涵(相對於白人勞工階級文化,塗鴉意謂少數移民社群的身分認同)。

接下來塗鴉傳播的路徑,從紐約所在的美國東岸傳播至美國西岸,很快的在歐洲的倫敦,被接納成為文化版圖的一塊。歐陸的巴黎,也同時成為塗鴉重鎮之一。塗鴉,很快地攻陷世界的殖民國首都,成為殖民地的甜蜜復仇。


Bbrother_Graffiti09我們正在運作這個系統!

到七○年代末,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逝世已十週年。由於當時象徵暴力革命的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發展大致已近尾聲,加上第一次石油危機帶來的經濟蕭條,美國都市如紐約的黑人社區,因被國家機器有計畫地鎮壓,在普遍的沮喪氣氛之下,塗鴨,於是從地鐵開始。

當塗鴉客在市內穿梭,以相同及重複的圖騰,在地鐵中標示其領域的擴展,由於地鐵是影響絕大部分人都市生活的基本設施,也象徵了一個系統;而塗鴉客以塗鴉行動占領這個系統,對於地鐵塗鴉,可說是至關重要的意念與目標――塗鴉造成的符號性占領,既是象徵性的占領,塗鴉行動本身,也可以說是實質的占領。其意義正如一個地鐵塗鴉口號所寫:「我們正在運作這個系統!」(We are running this system!)

地鐵塗鴉在這時期作為重要的政治性宣告,正如同史普尼號(Sputnik)行駛於天際,象徵了核彈降臨加州陽光之下般,意味的是象徵性的占領,及其具有行駛或毀滅系統的能力。當政治現實之不可為,象徵性的毀壞系統,包括中產階級道德觀、種族歧視的司法體系、暴力的警察執法、勞工的剝削等等,便成為另一種出路。

同時,「塗鴉」作為一(假性)革命、公民抗命、社會抗議行動,塗鴉與塗鴉客在其反叛中,所隱藏的諸如性別歧視、重視非主流身分的展現、對於男性特質的著迷等保守概念,也讓它展現了自身的失敗。在塗鴉客一再攬鏡自照的癡迷中,外界在鏡像中被簡化,而使現實社會成為相對於塗鴉圈內單純的「圈外」。


女性凝視形塑男性特質

女性主義中常探討的,是在男性凝視下,女性如何形塑社會規範意義下的女人。而在塗鴉裡,女性的凝視也同時在形塑塗鴉中的男性特質。

如前文所述,塗鴉也是戰爭的隱喻,在塗鴉客突擊牆面的同時,塗鴉的意義也如同軍事占領。由於戰爭需要一個父權的敵人與社會(或說一個以男性為中心的執法體系),同時要求形成父權為基礎的軍事組織,人一旦進入這個圈圈,就是在玩一個「比賽誰比較有種」的遊戲。因此當塗鴉客越能符合一定的男性規範,如冒險、膽識、能闖入半夜的地鐵站、能躲避警察的追趕等等,就越能在團體內得到權力。

在此同時,戰爭要求的是追隨者,亦即女性的存在。就像音樂錄影帶在描寫Snoop Dogg的乖張、暴虐,隨時準備與人火拼的同時,同樣重要的是影片主角總是被女性環繞。

而女性,作為一個他者的他者,被塑造成打架贏了可以帶回家的奬品,在刻板印象中被弱化(物化)成為一種奇觀。這也就說明了塗鴉客若擁有圈內男性的尊重,同時也就擁有得到女性的權力。至於女性仰慕者的眼光,則成為塗鴉圈內的期許和檢查系統,隨時審查男性的行為是否夠反叛、夠有種、夠有資格成為合格的塗鴉客。


攝影/Bbrother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May_2010/Bbrother_Graffiti/*{/rokbox}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5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1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本書的深入分析,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 訂閱全年份

banner




Page 1 of 2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pril 2013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We have 3605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