艋舺乞丐婆與台灣史懷哲

by on Friday, 25 February 2011 Comments

<清水照子和施乾的愛情故事>

「外婆過世後,子孫整理遺物時,意外發現一張日本男人的相片,才知原來那是外婆當年的未婚夫,是京都銀行家的富家公子。當時他的猛烈追求未擄獲外婆芳心,外婆反而逃婚來台嫁給外公。」

──洪子卿(清水照子的外孫)

日本政府在治台之初,本著人種優生學的角度,主張血統的純粹,嚴禁日本人與台灣人通婚。軍政時代(1895年8月—1896年3月31日)來台的日人全為男性官吏和士兵,僧多粥少,每每為爭奪台灣藝妓而起爭執。民政時代(1896年4月1日後)日本開放民間人士來台,初期渡台的日本女性幾乎都是娼婦(註)。

之後日人在台定居人數增多,為了促進殖民地的經濟繁榮及穩定台灣民心,日本政府將《內地法》及日本本國國法引進台灣,讓台灣人可以和日本人一起求學,同時也鼓勵台灣人參與政治事務。1933年正式頒佈「台日通婚法」,更鼓勵台灣男子與日本女性結婚。


異國婚姻的虛幻與現實

婚姻除了愛情,向來也包含現實的因素,比如殖民者男性與當地婦女結婚,通常為了政治招撫(如日本警察與原住民頭目結婚,有「和蕃」之意),而台籍男性想娶日本女子為妻,則多希望藉此有更好的出路。

當時著名的台籍作家龍瑛宗,在其成名作《植有木瓜樹的小鎮》中便有相當生動的描述:

「雖然也許是個虛妄的希望,但是如果有機會的話,就和內地人的姑娘戀愛並結婚吧。不是為此才頒布內台共婚法的嗎?」

「不過要結婚,還是當對方的養子較好。戶籍上要是成為內地人,如果在官廳工作就會加六成薪,其他各方面也都會有利益。不,不,就算把那種功利的考慮摒棄於外,如能和有著無與倫比的柔順和教養深厚,且又美麗如花的內地人姑娘結婚,把自己的壽命縮短十年或二十年,都不會埋怨的呀。然而這麼少的薪水,不是無可奈何的嗎?對,要用功,要努力,那才是解決境遇的一切吧。」

然而不管是虛妄的希望或現實的考量,政策既然開放了,就有種種愛情發生的可能。其中富家女清水照子不顧家人反對,遠赴台灣下嫁鰥夫施乾的故事,更是傳為美談。


施乾:艋舺乞丐的救星

doctor02

施乾於1899年在滬尾出生。父親原本服務於警界,後來轉業從商,家境相當不錯。1917年,施乾以優異成績自台北州工業學校畢業,不久便被日本總督府商工課聘任為技士。有一次,施乾奉派到艋舺地區貧戶時,發現到處都是乞丐,大都是基於貧窮、生病、殘廢、遭遇急難或吸毒等原因淪落至此。

這些乞丐除了吃不飽、穿不暖、住不好之外,還常常被歧視、欺負,甚至乞丐頭子也會欺負底下的小乞丐,而施乾最同情的就是一家三代均靠乞討維生者。這些生活在最底層的人似乎永無翻身之日,而當他們生病了便常常露宿街頭、無人聞問,非常淒涼。在實際接觸、瞭解過乞丐的困境後,施乾發現教育是讓乞丐脫離悲慘生活的好方法,於是他常利用下班時間去跟乞丐聊天,幫助生病的乞丐就醫,並教導他們認字。

後來到了1923年,他乾脆辭去公職,說服家人支助金錢,在大理街創建「愛愛寮」,全心全意幫助乞丐改善生活。這裡免費收容乞丐、鴉片癮者、精神病患和痲瘋病患等被社會遺棄的人,最多達兩百多人。


在「愛愛寮」內發揮大愛

根據施乾的外孫,國內修飛機的頂尖教官洪子卿表示:外界不知的是,當年外公為了「撲滅」乞丐,經常將他們「捕入」院內強制收容,也就是將其強行抓進院內(在現今法治社會當然行不通),輔導訓練學做畚箕、種菜、或到豆腐工廠學做豆漿等,至少要學得謀生一技之長才能出院。

不但如此,施乾還會為乞丐理髮、剪指甲、捉虱子,也會親自餵食生病的乞丐,幫助他們接受治療,並替他們洗澡、洗衣。

1925年,施乾出版《乞丐撲滅論》、《乞丐社會的生活》兩本著作,呼籲社會大眾發揮悲天憫人的精神,一起幫助乞丐脫離黑暗角落,這份用心深深感動了許多人。1927年,日本裕仁天皇甚至邀請施乾參加登基大典,並頒發獎金補貼愛愛寮。然而艱苦的生活,卻讓施乾的第一任妻子謝惜女士在1933年積勞成疾去世了。


doctor03清水照子:從富家千金到乞丐婆

不久後,另一個傳奇的女人走入施乾的生命,她是來自日本京都富貴人家的清水照子。

當時日本文豪菊池寬來台,發現台北街頭竟看不到乞丐,對施乾收容及教育乞丐的做法非常敬佩,在日本媒體撰文披露此事,引起廣泛注意。

清水照子看到這故事大為感動,便和施乾透過書信交往。1934年,照子不顧家人反對,決心嫁來台灣。

然而出身富裕的照子,一開始很難適應在愛愛寮的生活。一方面恐懼滿身跳蚤、骯髒不堪的乞丐(有些人毒癮發作還會以暴力威脅她),又加上施乾個性非常急躁,有時對自己的妻兒相當缺乏耐性,外號「雷公」的他常會對耳朵有點重聽的照子吼叫,讓她感到十分委屈。所以據說結婚初期的清水照子常常沿著鐵軌走,望著火車、想念家鄉,一個人痛哭落淚。

後來,照子終於克服內心的恐懼,試著對乞丐微笑,對方也「先生娘」、「先生娘」的叫她。她開始替乞丐洗澡、擦藥、剪指甲、抓蝨子,也和施乾一起教乞丐技藝和認字,還變賣身邊值錢的首飾衣服,幫助愛愛寮度過經濟難關。


不為人知的「海角九號」

1944年,施乾因腦溢血英年早逝。隔年日本戰敗,原本清水照子打算回到日本,卻禁不住愛愛寮院民的哀求,兼以放不下丈夫照顧乞丐的理想,決定歸化為台灣人,改名施照子,留在臺灣繼承施乾的遺志。之後她將「愛愛寮」改名為「愛愛救濟院」,繼續經營下去。

2002年,92歲的施照子去世了,么兒施武靖承繼施乾夫婦的遺志任職院長,「愛愛救濟院」也改名為「台北市私立愛愛院」,提供免費的老人安養服務與自費的老人安養業務。

關於清水照子,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2008年12月21日,洪子卿接受《中國時報》的專訪時表示:「外婆過世後,子孫整理遺物時,意外發現一張日本男人的相片,才知原來那是外婆當年的未婚夫,是京都銀行家的富家公子。當時他的猛烈追求未擄獲外婆芳心,外婆反而逃婚來台嫁給外公。她生前都沒說這段往事,只把照片偷偷收藏在五斗櫃,可見當時隻身來台心情之複雜。如果把這櫃子珍藏的照片回寄日本,那就有點像變調的海角七號——應該是海角九號了!」



**註釋**

見竹中信子著,蔡龍保譯。《日本女人在台灣(明治篇1895-1911)》第二章(台北:時報出版,2007)。



照片提供│財團法人台北市私立愛愛院


圖說(順序由上至下)

1. 1934年清水照子與施乾在日本京都的結婚照。

2. 在愛愛寮的乞丐並非只是消極接受院方的照顧,還得學習謀生的技藝(例如圖中的竹藝編織),才能確保出院後生活無虞,避免再度流落街頭。

3.「台灣史懷哲」施乾照顧乞丐可謂面面俱到,甚至還親自幫乞丐抓蝨子:如此的耐心與愛心,深深吸引了清水照子。



本文亦見於2011年3月號《人籟論辨月刊》---變奏之春

cover_80_erenlai_article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Fang-Yu Shi (石芳瑜)

Shi Fangyu. Formerly translator, now primarily creates her own works which are found in newspaper supplements, magazines and blogs. Former winner of the China Times prize in literature, the Lin Rongsan prize in literature, the BENQ Truth, Purity and Grace first prize etc. 

文字工作者。曾任譯者,目前以創作為主。作品散見報紙副刊、雜誌、部落格。並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BENQ真善美首獎……等。

Website: blog.roodo.com/paulineshyr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8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091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